目擊鶴崗市第二看守所的鐵支棍酷刑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二零零二年上半年,黑龍江鶴崗警察大肆綁架法輪功學員,他們是按名單抓人,一個不落的迫害,如果抓到流離失所的學員,就連親屬也抓起來。如法輪功學員楊美珍被綁架,她的妹妹楊美娟也被判二年刑。據悉當時綁架了好幾百人,判刑的就有約三分之一,這部份學員被關進第一看守所。

鐵支棍酷刑

酷刑演示:戴鐵支棍
酷刑演示:戴鐵支棍

二零零二年六月,我被非法關在黑龍江省鶴崗市拘留所。一天,聽見從後院的第二看守所傳來叮叮噹當的鐵棍碰撞聲音,院裏養的火雞叫,狗也叫,整整大半天,不知道裏面是咋回事。

幾天後,我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有個獄警叫吳燕飛,一臉的惡氣,惡狠狠的將我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關進14號牢房。一進門我就看到了觸目驚心的慘景:對面大鋪上坐滿人,三米左右寬的地上坐著兩排法輪功學員,而且都被戴著鐵支棍子,雙手被銬在一起,再銬到另一隻腳上。後來得知,在第二看守所所長李樹林的指使下,短短幾天內,先後對53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慘烈的鐵支棍酷刑迫害。現在想起那種場面都使人想落淚。這時才明白那天第二看守所院裏的聲音是咋回事了,那是在給法輪功學員戴鐵支棍。

被非法關押在這個牢房的法輪功學員很多都是年過花甲的老人,如:有七十多歲的謝香蘭,六十多歲的孔照芹、王秀芝、牛淑芹、於秀芹等。這幾位老人雖然沒被鐵支棍迫害,每天面對被鐵支棍酷刑迫害的同修,對她們也是一種精神摧殘。

惡警下令讓刑事犯楊英當號長,監控法輪功學員,不許煉功,不許閉眼睛,刑事犯們在惡警操控下變的更惡,有的惡人用毛巾在自來水管接涼水,對著戴械具的法輪功學員的頭「嘩」地一擰,水順著頭髮淌滿臉,淌到衣服裏,濕了又不讓換衣服,只能陰乾。有的惡人用拖鞋底打法輪功學員的嘴巴子,發現閉眼睛就用水澆,有的發現煉功就報警。惡警由傑拿著大皮管子進門照著法輪功學員猛打,法輪功學員呂原秋在門口被打暈過去,他才惡狠狠的離去。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臉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臉

因為上廁所很艱難,被鐵支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怕拖累別人儘量少吃,甚至不吃飯,因為都是女性,還有更難過的事。法輪功學員向獄警勸善,都沒有撤掉刑具。大家沒辦法,給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換衣服,只好把衣服袖子和兩側撕開,就這樣披著。有位法輪功學員臀部都被坐爛了,惡警侮辱人,把她的褲子扒下來,逼人趴到大鋪上晾著,而惡警天天早晨上班,由所長領著,各監牢查看,其中就一個是女的,其他都是男的。這些惡警真不把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當人看!

有一天,從11號牢房轉過來一位法輪功學員叫陳平珍,四十多歲,她頭髮散亂著,上衣披著,整個後背沒有好地方,都潰爛了。一問才知道,是被惡警由傑打了幾十下皮管子!她的腳戴刑具,腳都不好使了。地上的法輪功學員有的整整戴了十七天的鐵支棍。

姚玉蓮命危  獄警不讓送醫院

姚玉蓮,當時不到四十歲,一次發高燒達到39度,連續燒好幾天,她的手上身上到處都像皮膚病似的,咳嗽的嗓子都破了,有一天她被燒的抽了,咬的牙咯咯響,嚇得大家都喊起來。刑事犯連續報教,惡警吳燕飛終於來了,見事不好趕緊叫來獄醫,獄醫讓我們用筷子撬開姚玉蓮的牙,讓我用酒精給姚玉蓮搓身子,搓哪哪破,真是不忍心下手,姚玉蓮抽搐了好長時間,獄警也不讓送醫院。這樣姚玉蓮連抽了好幾次,一次比一次厲害,大家都急了,到了晚上她又抽了,小獄醫喊我快撬開嘴巴,別咬到舌頭,這次她也不聽獄警的了,說:你們真拿人的生命開玩笑!人都燒成這樣還不放人。她們又扎人中,又亂弄一陣子,見還沒醒過來,只好要救護車,去了醫院。第二天,吳燕飛把姚玉蓮戴著手銬又送回監室,我們一問才知道,上面又有令了法輪功學員不能保外就醫。真是公然殺戮啊!

姚玉蓮咳嗽帶血、發燒,後來吳燕飛每天押著她上醫院,打完針再押回來,還侮辱說她的皮膚病是梅毒。惡警讓姚玉蓮家人來付醫藥費。姚玉蓮丈夫去世了,兒子才十三、四歲,沒辦法,哥哥來交的錢,見妹妹這個樣子,痛心不已,花了很多錢才把妹妹辦了保外就醫。

姚玉蓮身世非常淒慘,她的丈夫是採煤工,井下瓦斯爆炸不幸身亡,小井的負責人花重金買通政府,一個大活人才換來一萬七千元錢,根本不理家人不同意,強行把人火化了。姚玉蓮帶著孩子艱難生活,政府不但沒有幫助,還將做好人的她非法勞教三年,迫害的只剩下一口氣,逼著她哥哥花了很多錢才把她贖回去。中共邪黨不滅還有天理嗎?!

郭興國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郭興國修煉法輪功前,因病只剩下一個肺葉,修煉後像好人一樣。也是大搜捕迫害,被枉判15年,哈爾濱監獄兩次拒收,返看守所,看守所所長向上級打報告都被駁回。但興安區「610」頭目孔令豔百般阻撓郭興國保外就醫,她揚言:「死也得讓他死在監獄裏。」結果郭興國再次被劫持到呼蘭監獄,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回家沒幾天就含冤離世!

其它迫害案例

法輪功學員張術霞,被第二看守所酷刑迫害六個月,家裏人到處托人花錢往外救她,丈夫差點把房子賣掉。滿六個月那天片警王才、張濤又來所謂提審,逼張術霞簽字。王才說:「你還好人好人呢,十六大開完了,對你們法輪功定位政治犯。你女兒上學都要受到牽連的。」 張術霞說法律是講證據的。他們哈哈大笑說:「對你們還用甚麼證據?」他們又把張術霞送進了第一看守所。在開庭那天,家人請了律師,好心的律師那時就敢為法輪功辯護,警察堅持不讓律師出庭,律師沒辦法,把律師費原數歸還給張術霞的丈夫。後來,張術霞的丈夫說他給審判長二千元錢才判三年,不然枉判四年。

71歲的法輪功學員謝香蘭是在家被警察綁架。她說,我甚麼也沒幹,片警去我家說派出所所長要和我談話,我說讓他來我家談吧,我這大歲數,又是小腳,黑燈瞎火的,不去。結果片警竟把老太太抓上警車,直接關進第二看守所,後來老人被非法勞教三年。

法輪功學員王秀芝,得法前就有很重的胃病,煉功後痊癒了。被關進鶴崗第二看守所後,不讓煉功,總吃窩窩頭,喝白水菜湯,胃病又犯了,吃一口吐一口,天天吐,後來乾脆甚麼都吃不進去,就是吐血了,看守所還不放人,直到王秀芝奄奄一息了,投刑哪都不要沒辦法,在醫院家裏又交不起住院費,最後讓女兒抬回家去了。

六十多歲的孔照芹,上廁所,被滑到,當時心臟病都犯了,抽的四肢顫抖,口吐白沫。楊英報警,好幾遍都不見人來。因晚上11點多他們睡的正香,心裏根本沒有把人的生命當回事,很長時間,他們來了,發現人真的不行了,才叫救護車,醫生到了給打了氧氣,用擔架趕緊抬上車去醫院,這時已經是夜裏2點多了。六十歲的老人就因為做好人被害成這個樣子!

第二看守所的伙食根本無法下咽,因為獄警將發霉的玉米麵放在外面敞著,他們養的鴿子在上面跑,狗也在上面跑,讓刑事犯出去篩,然後做窩窩頭給法輪功學員吃。每天都有人病倒,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出現生命危險,勞教所拒收,上面不讓放人,惡警出壞主意,對家屬說,要想讓你們親人不遭罪,就趕緊自己去佳木斯勞教所聯繫投刑,到那你們能辦保外就醫。家屬救親人心切,被騙的花大筆大筆的錢去托人辦投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