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夢中只有一件事情:我們本地區的協調人去世了,等我趕到現場的時候,追悼會都開完了,有幾十個同修在那裏。死因只有一個,協調人是被我們本地區的同修依賴死的。

我們的協調人真的太忙了!

有同修買了一些黃布,丟到協調人家裏,讓她想辦法送到某國去做橫幅之類的。我說你和某國的大法學會聯繫好了嗎?是他們要的嗎?她說沒聯繫,不是大法學會要的。我說你和同修聯繫好了嗎?是同修要的嗎?她說也不是同修要的,但是送的時候肯定會和同修聯繫好的。我說送黃布這件事是同修自己在家拍腦門想出來的嗎?她說也不是。她說是同修在某國想做點事,需要黃布,又沒有錢,這邊的同修就支援的,大概是這樣吧。但是為甚麼海外和大陸的同修如此牽腸掛肚,這話說起來就長了,長話短說吧。

大法弟子在大陸遭受迫害已經十五年了,這期間有多少同修去了海外我不清楚,但是僅僅二零一二到二零一三大約一年時間裏,本地區就有幾十名大法弟子跑去海外做難民了,到二零一四還在走,拖兒帶女,扶老攜幼。同修去不去海外那是個人選擇,可是這期間給協調人造成多大的困擾,又有誰想過呢?有的同修跑的很快,走之前要幫他聯繫,走之後還要負責善後。賣房子、賣車子、錢財衣物、設備耗材,轉移的、處理的、給同修本人運送的等等等等。有的同修是做資料的,走的時候沒人接手,技術和工作統統協調人一人承擔。國內同修到了國外之後缺東少西,沒有工作又捨不得買,那就大陸給送吧。要甚麼的都有,據說還有同修要擀麵杖的。

這樣一來,國內國外來回跑的人就多了,國外的情況不斷的傳回國內,但是正面的東西不多,國外的困難和不足灌的滿腦子都是。當然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些黃布。可是這些事該不該做呢?統統丟給協調人自己去把握吧。

國內的情況又怎樣呢?有同修要發資料,有的發碟片,有的打電話,有的講真相,有的做資料等等,前期要買設備,後期要供應耗材,成品出來之後給少了同修不高興,給多了誰也不願意放自己家裏,最好是要多少拿多少,至於協調人怎麼協調,有多少同修考慮過這個問題呢?

上面提到的也只是協調人的一部份工作而已。

昨天本地區又有同修被綁架了,協調人又有的忙了。

我跟協調人說:你放手吧,讓同修們都去走自己的路!同修依賴你那是同修的事,被同修依賴,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也想跟同修們說:放開協調人吧,大家已經把她推到危險的邊緣上了,對同修的過份依賴,只能害了自己也害了同修!被同修扶著往前走,你自己的路在何方?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