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建三江農墾局惡人惡報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歷史上任何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善惡有報是萬古不變的天理。有人說這麼多年來,我也沒遭報過。殊不知你的惡報不到,是上天慈悲在給你贖罪的機會。一旦你沒有了改正的意願,惡報就會臨身。

僅以建三江墾區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遭惡報為案例,惡報表面上的原因或是權力鬥爭、或是生活作風,或是貪污腐敗,不一而足,但是,如果將這些人在迫害法輪功期間的所作所為翻開,就不難發現,他們幾乎都是在中共江澤民集團長達近十五年迫害法輪功中的積極參與者。尤其,那些作為中共打手的警察,他們罔顧真相、一意孤行,為了達到個人向上爬的目的,長期積極參與迫害,到頭來,這些參與迫害的惡警或自己惡疾纏身、或殃及家人,或被調查免職,或淪為階下囚。

周紀:男、原七星農場公安分局政保股警察、「六一零」辦公室成員,專管迫害法輪功。他參與綁架、抄家、毆打、辱罵法輪功學員,污衊大法。二零零四年突發喉癌,口不能語,只好用筆寫字表達,現在仍在病痛中煎熬,自己也說迫害法輪功學員得的報應。

王維倫:在前進農場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九月在山東老家上墳的路上遇車禍暴死,死狀很慘。其人自從擔任「六一零」主任起,多次組織迫害法輪功學員,綁架、關押、勞教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狂妄的說:「我不怕遭報應,我就不信有報應。」「我跟共產黨跟定了。」最終他成了邪黨的陪葬品。

逯剛:青龍山公安分局教導員,其妻子王淼錫任青龍山副書記。夫妻都是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對法輪功人員迫害中手段殘酷,特別在二零零八年初,有五位法輪功學員到青龍山發放真相資料,被青龍山公安局綁架,逯剛帶領警察,將一位女法輪功學員毆打致昏迷,用涼水澆醒後繼續逼供,又將一男法輪功學員肋骨打斷,腰部嚴重受傷,小便尿血。用皮帶卡子專抽打另一名男法輪功的臉部,滿臉傷口,血流如注,成血葫蘆狀。逯剛在二零一二年得絕症不治身亡,年僅五十多歲。

王道明:原建三江管理局邪黨書記,在任職期間,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長期關押在七星農場洗腦班,有六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入獄刑期最長達五年,被勞教回來後的法輪功學員,仍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迫害,最長的達近兩年之久。出現多次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事件。王道明在任職期間多次被雙規,多次用錢擺平。調到總局某公司任董事長兩年後,得腦出血不治身亡,時年五十二歲。

張廣勤:是建三江農墾局黨委書記,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指揮者,發動全農墾分局黨、政、群組織,指揮公、檢、法、司、國安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非法勞教、判刑三十多人次。成為黑龍江省迫害法輪功最嚴重地區之一。張廣勤由於貪污受賄被揭露,被判十年半徒刑。

徐茂利,建三江農墾局公安局局長,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組織者和具體實施者。徐茂利指揮所屬公安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無故綁架、圍追堵截、肆意抄家、高額罰款、縱容警察濫施暴行、非法長期關押、肆意勞教法輪功人員二十多人。其歷史舊案和貪污受賄被揭露被判刑十年。

劉慶林:男,四十歲,建三江公安局一名警察。二零零零年江氏集團瘋狂迫害按著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者。建三江更是鐵路、公路設卡,劉慶林追隨中共惡黨,威逼著來往的每一位乘客罵大法,罵法輪功創始人,否則就不讓上車,態度粗野蠻橫。一個身穿警裝的執法者,在光天化日之下擾亂著治安,踐踏著公民的合法權益。二零零二年劉慶林在去佳木斯的路上平地翻車,當場死亡。

丁元清:是七星農場居民委的一名工作人員,經常監視、盯梢法輪功學員,配合公安綁架法輪功學員,參與污衊、攻擊法輪功的活動,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二零零五年過年前,丁元清在七星農場機關大門前被車撞死,腦漿四溢,死狀慘不忍睹。其唯一兒子也在後來自殺身亡。

迫害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要求自己的法輪功學員,罪莫大焉!作為國家公職人員,理應造福一方,而不是依據所謂的命令、指示,迫害修佛修道的好人。

剛剛過去的二零一三年,是令政法系統參與迫害者心驚膽顫的一年。各級政法委官員被雙規、逮捕的多達四百五十三人:其中公安三百九十二人,檢察院十九人,法院二十七人,司法系統五人,非公檢法司系統十人,還有十二名政法高官自殺。就連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頭子李東生都因嚴重違法違紀被逮捕。薄熙來被判無期徒刑,十八名省部級以上高官落馬。雖然罪名有異,但實際絕大部份是江澤民、周永康的追隨者,是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骨幹」。

再說《中國公務員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早就規定了:「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這顯然是把「製造冤假錯案」的公檢法人員拋出,作為「替罪羊」來「平民憤」,轉移危機。這條法律堵死了所有參與迫害的「六一零」、公、檢、法、司人員妄圖推脫罪責、逃避懲罰的後路!真的是「幫黨數錢被黨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