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商場的競爭者到大法修煉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出生在東北的一個海濱城市,爸爸憨厚樸實,媽媽秀外慧中,知書達禮。小的時候,我經常喜歡聽媽媽給我講故事,給我讀一些流行的書籍,有的故事經常令我神往。我常常想: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怎麼那麼幸福啊,遇到了真佛,我怎麼就沒出生在那個年代呀!我要是出生在那個年代,我一定會和他的弟子一樣拜師修煉!在我幼小的心靈裏,早早就埋下了嚮往修煉的種子。

一、修大法

我是家中比較聰明的孩子,念書時學習成績很好,經常參加學校的智力競賽;後來儘管「上山下鄉」的大潮席捲全國,但是我卻幸運的分配進了工廠,沒有成為「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犧牲品。一九九三年,即將三十九歲的我隨著下海大潮,開辦了一家私營企業,雖然利潤頗豐,但商海無涯。金錢給我帶來了無盡的煩惱及無休止的病痛──嚴重的神經衰弱,使我每每無法入睡,神經衰弱的理療及藥物我幾乎都用遍了,而症狀卻有增無減,我幾乎絕望。那時候的保健品中只要有治療失眠的字樣,我就要嘗試,不惜幾個療程、開著車往家買。時間長了,我感覺我對保健品有了免疫力了。沒有辦法,只好度日如年。我曾經許諾:哪位名醫能治好我的病,我願意傾盡我的所有!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我的姐姐給我送來了在我家附近的一個俱樂部播放《李洪志師父廣州講法》的錄像票,我很不情願的跟著去看錄像。晚上六點鐘,我們姐妹幾個找到了第一排的票面位置,看過錄像後,學起了第一套功法。這時我姐姐說:「師父給你祛病了,師父管你了。」當時我沒有在意姐姐說的,也沒有在意我腳底下印出的濕濕的兩個腳印。過後我姐姐說你不是有風濕嗎?師父給你拿掉了。而且在看了《轉法輪》的第二天,我的失眠症狀完全消失,找回了我那久違了的甜蜜夢鄉,我感到生活有了奔頭。

剛得法沒有悟性,加之經營企業,應酬很多,集體學法得不到堅持,我經常是帶一身酒氣參加學法。就在這時舉世聞名的「四﹒二五」開始了,可我還沒有參加集體煉功,但是,我有一種義氣,我想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要出去煉功。於是酒也不喝了,飯局也儘量放在中午。也就是說,「四﹒二五」是我修煉大法的真正起點。

二、迷茫中堅定正念

就在我堅定修煉了不久,「七﹒二零」中共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開始了。那天下午,我處理完公司的業務就早早的回家了。下午三點,我如約打開電視,如五雷轟頂,污衊誹謗大法的畫面,使我茫然,怎麼回事?是真的嗎?我的師父真是這樣的嗎?那我怎麼辦?我剛剛找到大法,沒有大法我活著還有甚麼意思?我站在電視面前,任由身體倒在床上,放聲大哭起來。我感到我的世界一片漆黑,我沒有勇氣再看下去。一連三天,我不吃不喝,公司也不去了。我留戀我們集體學法的環境、留戀我們的煉功點,那時真的後悔沒有好好利用那個環境,就這樣失去了!

四天後,我猛然想起我手抄《轉法輪》才抄到第七講,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我不能半途而廢,我要繼續抄下去。這一次我被法中的內涵吸引住了:佛法,就是佛法!我感到法中的內涵是那樣的洪大,有的字都在變顏色,真是赤橙黃綠青藍紫,一個字有這麼多的顏色組成,太神奇了!我頓時神清氣爽起來。從這天開始,我每天早晨四點多鐘起來抄法,一直到晚上十點多鐘,胳膊摩擦桌面都起了痱子,我無心顧及這些,整個身心沐浴在佛法中……我感到很幸福。就這樣,我連續抄了九遍《轉法輪》都是在抄書紙上工工整整、一筆一劃的仿宋體。最快二十五天抄一遍;最慢二十八天一遍。九個月中我抄了九遍《轉法輪》,每個月抄完一遍法,每個月的一號開始,剩下時間我就集中精力通讀兩遍《轉法輪》。我知道沒有任何力量再能夠改變我的信仰了!我就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法在我在!

三、學法得法

大量的抄法、學法讓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來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甚麼失眠、風濕、胃病、腰椎間盤突出等等全都不翼而飛了。無病一身輕,太幸福了!甚至連我的面相都改變了。過去我外甥女常說:「老姨一臉橫肉,真是一個暴發戶。」現在她說:「老姨一臉祥和,像個大法弟子。」

從修煉開始,我幾乎沒有消過業,但是,抄法後,我便有了一次大的消業。那是正月初三那天,因為放假我就在家整天抄法。突然,我感到我的全身都疼痛起來,一會兒連面部神經都開始痛,眼睛、牙齒、鼻子、三叉神經全部痛了起來,眼睛不住的流著眼淚,而且體溫急劇上升。我丈夫給我量體溫,一下溫度計的水銀到頂了,四十二度都超過了。他急忙要拉我去醫院,我不去,他不理解,說出對大法不敬的話。我很傷心。我哭著對師父說:「師父,是弟子沒有做好,讓常人造業了。」我半夜打坐,第二天早晨煉動功,當我踉踉蹌蹌扶著牆來到廳裏,我對自己說:「無論如何我不會去醫院,就是死,我絕不做常人。」隨著煉功音樂,當我抻的時候,我的天目開了,我看到一眼望不到頂的沙子山,好大的砂石在往下滾,一直滾了半個小時也沒有停止,那可是業力呀!師父給我消掉了那麼大的業力。我煉了一、三、四套功法後,我全身的衣服全部濕透,我換下了濕衣,重重的扔在地上,驚醒了隔壁還在夢鄉中的丈夫,他爬起來到處找我。我看到他說:「我好了。」他不信,拽著我的手摸著我的額頭,要看個究竟。我說:「四十二度的體溫,到醫院打吊瓶,也得三天、五天的才能好,是吧?」一向不善言語的他連連稱是、是,並說真的是很神奇。從那天開始他認可我學大法了。

緊接著,又有了心性上的考驗。記得那是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去檢車,想上廁所,來到車場的廁所裏,發現有一個女孩子在上廁所,半天不出來。我有點著急就問她,還需要多長時間?結果她劈頭蓋臉的罵了起來,最後竟然要起來打我。我沒有動心,我知道是在給我提高心性的。最後她說:「今天你得罪我了,我不能讓你檢查合格。」哦,原來她是檢車線的工作人員。她一邊罵一邊狠狠的盯著我走了。可是當我將車開上了檢車線,剛停下車,就聽見檢修人員告訴我:「開走吧,合格了。」我會心的笑了:「師父鼓勵我合格了。」

以前,我因為忙於業務,經常不能在家吃飯,學法以後,我想無論在哪裏都要做好人,在家也一樣。於是我把業務宴請和一些活動都改在中午,晚飯我儘量趕回去做,讓我的丈夫和孩子有「天倫之樂」。每當我聽到我丈夫上樓的腳步聲,我就洗一條毛巾,打開門時遞給他,幫他擦汗,端上冰鎮的啤酒,搬來椅子讓他坐下,看著滿桌的飯菜,我丈夫心悅誠服的讚揚大法,竟然把我這個原來蠻橫不講理的強悍女人變成了賢惠的妻子。在認同我的同時,我丈夫也認同了大法。

隨著修煉,我體會到《轉法輪》裏每一句話都是真的。師父說:「坐來坐去發現腿也沒有了,想不清腿哪兒去了,身體也沒有了,胳膊也沒有了,手也沒有了,光剩下腦袋了。再煉下去發現腦袋也沒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維,一點意念知道自己在這裏煉功。我們要達到這種成度就足矣了。」[1]那一天夜裏,我煉靜功,剛坐下就入定了。開始是覺得左腳沒有了,緊接著右腿也沒有了,那真是沒有了的感覺,我下意識的用手去摸,還在;繼續吧,右腿沒有了、整個身體都沒有了,我有點害怕,又摸摸心臟,還在動;一下子腦袋也沒有了,只有像一根針似的還在我的前額中間掛著呢。當時想不起來師父怎麼講的,只是想到別執著了。就甚麼都恢復過來了,回來的順序正好和「沒有了」的順序是相反的。

此後,《轉法輪》裏說的狀態在我身上都有驗證……像撞汽車啦、像過色關看到一個一絲不掛的男子、像過世親人哭哭啼啼找你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像丈夫回家劈頭蓋臉給你來一通、天上來了一位又高又大的大神仙、當執著對父母的情時,竟然是不認識我了的父親告訴我:「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1]在邪惡對我的迫害時,我還出現了瀕臨死亡的感覺:一種輕飄飄的、解脫的感覺……所有這些親身體驗以及師父講的博大法理,使得我在這十四年的迫害中沒有一思一念對大法的動搖,堅修大法的正念令一切邪惡膽寒,否定了舊勢力對我毀滅性的考驗。

由於看淡了錢財,也明白了人為甚麼會有錢的原因,我不再利用不正當的手段搞競爭,在利益問題上看淡看輕。因此許多客戶對我的評價是:「我們不用考核你,就憑你的為人,我們就願意和你合作。」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才會這麼好的。」他們說:「你沒修煉時就好。」於是,我對他們說:「那時我好是有目地的,是為了能換取你們對我好,而現在我是沒有任何為私的想法,我師父告訴我們要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好人。」有人不理解我的生意在當今爾虞我詐的時代健康的發展著,我想「佛法無邊」[2]的偉大內涵人們怎麼會理解呢?

生逢法正乾坤、大穹再造的偉大時代,沐浴在浩蕩的佛恩中,有幸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使我從一個為私為我、唯利是圖的商場的競爭者,成為一個先他後我,以至於無私無我的大法弟子,這其中包含了偉大慈悲的師父多少呵護和承受?師父的再造之恩,永生永世無以回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