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二零一四年紐約法會講法
 
(李洪志,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

  (全場大法弟子起立,熱烈鼓掌恭迎師父。師父合十,揮手示意大家坐下。)
  大家好!(眾弟子:師父好!)(眾弟子熱烈鼓掌)大家辛苦了!(眾弟子:師父辛苦了!)從大陸也來了一部份大法弟子。無論是國際上還是中國大陸,正法形勢是一樣的。整個的進程,看上去是無序的,實際上是非常有序的。
  過去我講過,在這場迫害中舊勢力的目地,它是想要通過這場迫害使大法弟子放棄人的執著,同時在這場嚴酷的考驗下能夠走過來的它們才承認你修煉圓滿,這就是它們安排的。本質上師父不承認它這東西,我是用善解一切的做法,現在是被它們干擾了採取的做法。
  但是從個人修煉上來講,這次傳法中,修煉的大門都打開了,有很多是這一次才進來成為大法弟子的,就是過去我講的第三批進來的這些學員,在歷史過程中沒有系統的消過業。以前隨師父下來的、在不同歷史時期跟師父結過緣的,這樣的每一生、每一世都會把業力消淨再轉生。可是,這一次進來的就沒有在歷史上做過那些事情,是帶著大量的業力的。人在世間就會造業,生生世世就會存下很多業力。那大家想一想,作為一個修煉人,能這樣就圓滿了嗎?不行的。耶穌不是講了,人是有罪的。不管怎麼去理解,其實人活著就會造業。得把自己洗淨,在修煉中全部業力都修沒了達到了純淨的成度,那才能圓滿。
  我不承認舊勢力這個東西,可是在個人修煉上,你們得去修、得去努力。就從這個角度上講,大家想一想,從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大法弟子迫害以後,真的是看到了很多人心的表現。迫害中不堅定的人因此退下去了,有的甚至於現在還不敢走出來。目前形勢變化很大,覺的寬鬆一些了,有的人也大膽起來了,有的人也走回來了。那麼在這個過程中真是看到各種各樣的人心都反映出來了。盼望著迫害早日結束是願望,揭露它、正念對待迫害這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但是有一些人想找一個避開迫害的地方,去過一個安靜、舒適的生活,對迫害的理解也是各種各樣。不管怎麼樣吧,各種各樣的人心真的是在這一場嚴酷的迫害中都體現出來了。
  那麼從這一點上講,我們很多人表現的真是很差。舊勢力它抓住了把柄,說:「你看看吧,這是你弟子嗎?你想要他,我們幫助你把他的執著心去掉。這樣的人能上天嗎?你看看各種各樣的執著心都反映出來了。」在最嚴酷的迫害中,還有人傳甚麼小道消息,表現著顯示心,各種各樣的人心,加劇了這場迫害的殘酷。你心一動,舊勢力就利用警察來敲門了,邪惡就來找你了。
  國際社會的情況也是一樣,迫害當初多麼嚴酷!各種各樣的壓力,包括國際社會上的壓力都很大。那個時候大法弟子沒有發言的地方,全中國的媒體都被中共邪黨控制著一言堂打壓。國際社會不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所有全世界的媒體都在轉載中共邪黨打壓的謊言報導。大家想一想,這種迫害等於是全世界所有的媒體鋪天蓋地的打壓。頂著這麼大的壓力,國際社會的學員當時也反映出他們各種各樣的人心,因此掉下去的很多。最後能夠走過來的,真的是了不起,神都覺的你們了不起。對神來講,因為你們是在人的環境中,這種差別太大了,所以佩服你們。
  本來生命在宇宙的各個環境中都是美好的,不像人這麼險惡與苦,敢於到人這來就了不起。因為人的理都是反的,好的壞的都是反的,所以人活著就會造業。就是因為人在這個反理中生存,天上的生命誰也不敢接近這裏,來了就更了不起。能夠從這場迫害中走過來的,那神真的是很佩服。天上生命存在的方式和人這兒的生命對比,就會看到敢來的真了不起。
  現在這個人類社會的人,不能說全部,絕大多數都是天上來的,巨大遙遠的不同宇宙、不同境界、不同方位,來到這裏要得法。一旦轉生下來,誰也不知道自己從哪裏來了。因為人類社會就是個迷,你進到這裏來,你就等於跳到迷中來了。跳到迷中來了才能修煉,跳到迷中來了在這個險惡又苦的環境中你還能升起正念來,你還知道去修煉,大法洪傳了你能夠助師正法,還能在魔難中去救度別人,這就太了不起了。這問題就這麼看,所以說,我講能夠從「七•二零」走過來,你就了不起。
  當然了,磕磕碰碰的,經常摔跟頭,這件事情做好了,那件事情沒做好,這都是修煉過程中的事情。只要你能夠堅持走過來,你就了不起。你能夠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你就了不起。就是這麼看。真的是甚麼問題都沒有,做的都很好,一路闖過來的,有,太少了,簡直就是太了不起了,但問題是不都這樣。修煉嘛,誰不犯錯誤?就包括在這場迫害中,有的人可能犯的錯誤大一點,有的人可能犯的錯誤小一點。但是你能夠醒悟,能夠在錯誤中自責,能夠找出自己的問題,從新再走好,這就是在修煉。
  有的人摔了個跟頭,就再也爬不起來,而且從此以後破罐子破摔了,甚至走向反面。還有一部份人在大法這得到了一些法理,以前對宗教、信仰、修煉也不懂,從大法這知道了神、佛、修煉這些事,迫害中為了怕心,使自己逃避,跑到其它宗教裏去了。帶著怕心跑到哪去都不能使你圓滿,甚麼心都是執著。
  當然了,大法修煉又不像過去那種修煉方式,過去要求人在修煉中絕對去掉所有人心。因為大法弟子還要在常人中修煉,還留有一部份常人中的東西,保證能夠在常人中生活的這種思想、行為,同時也是為了保證能夠在這個環境中助師正法、在這個環境中救度眾生。都跑廟裏去了,都鑽到山洞裏去了,世上的人都是為大法來的,誰來救他們?
  甚麼叫大法弟子?師父教的就是你們這些大法弟子。洗淨你們,把你們鍛煉成熟,使你們能夠去救度眾生。這就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稱號與過去常人社會中那種個人修煉、個人圓滿完全不是一回事,他沒有救度眾生的責任,他只是個人圓滿。大法弟子將來成就的絕對不是那個小法小道的東西。這一點我想大家已經都知道了,大法弟子那就是肩負著大法弟子的責任,救度眾生。
  說到救度眾生,我們很多大法弟子真的是做的非常好。不分年齡,也不分知識的高低。有些年老的大法弟子,甚至於文化程度不高的,都做的很好。大法弟子參與各個項目的,有很多人也付出很大,也都做的不錯。我過去對各個項目特別是媒體講,我說要想更好的講清真相、反迫害、同時救度眾生,這個媒體就必須得立足於常人社會,良性運作,良性循環。向常人社會的媒體公司學習,必須得使它能夠正常運作,才能夠有效的發揮它的作用。
  很多人開始就抱著一種臨時思想,拼一陣子時間就過去了,現在發現不是這麼回事。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一定要踏踏實實的,把心放在那去做,不要管時間,不要想那麼多。你一定要盡心盡力的做好你該做的事情,那整件事情就會做好。很多人在迫害壓力下總想讓這場迫害趕快結束,猛幹一陣。不是那麼回事。當然了,你們的媒體在救度眾生中確實是起到很大的作用。
  我剛才講救度眾生,那麼救度眾生大家想想,在國際社會上我們很多大法弟子都已經熟悉了正常人的思維,與中國大陸人不一樣。我這話是甚麼意思呢?因為在前共產邪黨國家,人的思想、思維方式是黨文化的,它是破壞那個民族文化,然後給你灌輸一種邪黨的極端邪惡的理念、思想基礎,都是邪黨灌輸而形成的。在這個邪黨文化中成長起來的人就是這樣一種思維方式,包括對事物的認識方式。這東西要想完全去掉很難,但是在國外待時間長的人就會發覺,就會感覺到思想和別人是有差距的,是不一樣的。從邪黨國家出來的人,對自己那種保護心很強,對一些問題表達的心也很強烈,在國外不是這樣的。
  特別是在媒體中,用邪黨文化那套理論、那套用詞、那套思維方式,那就等於是宣傳黨文化,所以大家要注意這些事情。特別是最近媒體進了一些新的人員,這些年輕人都是從大陸出來的,你們要特別注意這方面。無論你們哪一個媒體都要注意。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辛辛苦苦建立的媒體,在國際社會中硬把這個邪惡形勢扭轉過來了,了不起。媒體立了大功,你們要珍惜它,不要用黨文化改變了,像中國大陸來的媒體一樣,看上去怪怪的,用詞怪怪的,大陸的文章直接就轉載。這些要注意。
  我剛才講救度眾生中出現的問題,大家要注意它。再有,我們很多人在講真相中頂風冒雪的,真的是很辛苦。上次法會的時候我談到了,在旅遊點講真相不能放鬆。尤其中國大陸出來的那些個遊客,一定要針對他們去講真相。各地都在行動,做的很好。我在觀察,真的是非常好。因為整體形勢在變化,中國大陸出來的民眾的態度也不一樣了,在中國大陸都敢罵中共邪黨,在國外就更不怕,反而比國外早出來的華人要強的多──被邪黨領館嚇唬的一個個連神韻也不敢看。現在出來的敢,來了趕上神韻就看;退黨,說幾句就明白了;退黨,說給你起個假名吧,不用,我用真名退。
  說起來也不是那麼簡單的,這是整個正法進程走到了這一步。這其中有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中、講真相中很大的功勞在裏面,才有今天的這個變化。人類表面形勢大法弟子在起著很大的作用,正法的洪勢也不斷的往前推進著,邪惡的因素也不斷的在銷毀著。除了大法弟子之外,世人也都開始從新認識大法。人生命的深處、明白的一面是知道你是誰的,可是人的表面就像生命穿的一件衣服一樣,這個表面是不知道的。很多人認為法輪功就是氣功了,他也想像不到法輪功原來是這麼大的一件事情──整個三界都是為他造的,人類社會都是為這次正法鋪墊的。
  人類的那個根本生命,你叫他靈魂,我們叫他元神,都是從天上來的,來得法的。為甚麼到這裏得法呀?在天上得法明明白白多好得啊?不行。為甚麼不行?我講了,這裏才能修煉,在苦的環境中才能考驗你配不配得法。這就是當初定的。
  再有一個哪,人類社會這是最低層,救度眾生指的是所有的生命,不只是人。大家知道在人類社會存在的這層空間中不只是人類,人現在已經知道了有外星人。你們知道各種生命有多少嗎?人想像不到各種形態的這類生命有多少,還有其它的各不同層次的生命。這只是人這最低層次的空間,只有在這傳法,宇宙天體上下各層、各類所有的生命才能夠得到法。你提高一個層次下面的生命就得不到,得不到這一層在宇宙正法後就不存在了,那一層就沒了。所以就在最低層傳、最低一層做,用最低層這個語言。而且這個法理要是難了,那只能神明白,只能救神,低層生命哪有那個智慧去得呀?因此這次傳的法沒有任何迷,所以講叫「理白」,法理淺白;「理白言白」,講的說的話也是最白話的、最淺白的。低層的生命聽明白了,可是卻難住了很多高層生命,他們覺的這法怎麼這麼淺白?他反而不相信了,他反而覺的這怎麼可能?對,就這麼表面淺白,真學真修才能看到高層的理。所以我說,甚麼迷都沒有卻迷倒了高層眾生,就這意思。
  人類啊,在這宇宙中,是一個小小的粒子上的生命,在巨大的宇宙中算不上一粒塵埃。從這個星球往大看太陽系,再往大看銀河系,大家都知道了,搞天文的可能都知道,讀大學的可能都知道,遙遠的星系人們看到的就是星星,有很多星星你把它用天文望遠鏡拉近了一看是個星系。連這個宇宙也是一樣,遠看了也是一個粒子。那個粒子也有外圍,人覺的巨大了,像大無邊際,所以人們就叫它宇宙。這個宇宙也不是天體中最大的粒子,這樣的宇宙就像我們看到的星星一樣多。再往下看下去,那個宇宙還是在更大的宇宙之中。更遙遠更遙遠回頭看看,這第二層宇宙在宇宙中還是像小星星一樣的粒子。我就說這個意思。在巨大的天體中,人類不算甚麼,但是這次正法卻成為了宇宙天體的焦點。很多高層生命都轉生到這裏來得法,誰也沒有想像這件事情這麼大。
  人類社會就是個迷。我以前跟大家講過,比如說中國會改朝換代,一個王朝到最後道德不行了,腐敗的不行了,貪污腐化,道德品質低下,就要完蛋了,下一個王朝就要代替它,這成了中國的規律。今天的中國,連老百姓都看明白了,邪黨沒有幾天挺了。我只是告訴大家,這也是宇宙成、住、壞、滅的規律。反映到個人的身上就是生、老、病、死;反映到一個國家上,就是你從朝氣蓬勃的開始階段、繁榮階段,到衰落階段,到最後敗落階段。這是個規律。哪一個王朝從古走到今天?哪一個國家從古到今一直不破的?從來沒有過,這也是宇宙的規律。
  作為一個生命來講,在這宇宙中不管生命在哪一個層次,這次正法傳法,連很多神,甚至很高的神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最終有多大,只知道這件事情太大了。人就更不知道了,所以人不相信,敢罵大法,敢迫害大法弟子。要用「罪惡滔天」來說也形容不了這罪惡,可是最後這些生命要去償還,償還這些大罪。如果大法弟子在這次講真相中你不能把他救了,他就將去償還這無邊罪業,因為在這場迫害中幾乎全人類,特別是中國人,都在推波助流,都起著負作用,都有罪。可是他是為法來的,是被邪惡利用造成的。
  因為法太大了,人對他稍微有一點不敬都是危險的。大家想一想,這麼大的法,怎麼償還?我說了,人都是高層來的,他是代表一方生命的,那裏甚至於有他的無量眾生,數不清的生命,就這麼多,他那些生命都得被銷毀,來償還他造的罪,而且他本身也得在層層的滅盡中承受著。這可是很可怕的。我本來不願講這些事情,我是說救度眾生的本身,我們一定得知道這麼大的一件事情,每一環、每一件事情都不是簡簡單單的。
  看上去人類社會現在做生意的、當官的、上學的,各行各業都很按照規律在運行著。你們仔細想一想,我過去說過這個話,過去修煉它是出家修煉,或者師父帶著徒弟,領一幫徒弟在那修煉,他是走這樣一個形式。大法弟子不是,是在全社會中修煉。無論你在哪一個行業中,無論你是文化、商業、藝術、政治、學生,你都能在這個環境中修煉。大家想一想,這個環境的本身,是不是人類社會就是為大法弟子提供的修煉場?它能給你提供著各種表現你執著心的環境、因素,它能提供給你任何提高的機會。因為這件事情大,人類社會都成了它的廟。
  說到這兒啊,我就在想,這件事情有多嚴肅!這麼嚴肅,很多人卻不能嚴肅的對待!特別是一些個老的大法弟子。你想過你所有生活的一切都在修煉當中嗎?你的一言一行,你所做的那一切,你都是在修煉中,你知道嗎?我們很多人哪,在大法的項目配合中,過去存在很多問題,現在比較消停了。「消停」這句話可能不太明白,北方話,就是比較安靜了。不管怎麼樣吧,能夠去配合了。
  再有呢,很多人自己的行為不檢點,自己對自己本身修煉的不嚴肅,都會給你製造成麻煩、困難、甚至痛苦,更甚至於失去生命。有的大法弟子表面看甚麼大法活動都參加,挺好的,大家看著修煉還行,表面上看挺精進的,可是誰也不知道誰內心有甚麼執著過不去的心結甚至有多大,誰也不知道誰內心還有甚麼固執不放的東西,有多麼難過,沒有表露出來。可是,由於種種原因,大法弟子是個嚴肅的修煉群體,舊勢力會利用各種機會,給大法弟子製造麻煩,也會利用各種機會使一些大法弟子失去生命。有人喜歡看別人怎麼做自己也怎麼做,那不是自己修是跟別人走,可是修煉人要走自己圓滿的路。舊勢力為了給你教訓、給你反思,甚至會給你照著學的榜樣製造麻煩,甚至叫其早走。也有些人的心一直表露不出來,其實甚麼心都是執著。這場迫害就是要把好壞顛倒、善惡不清,把事情搞亂,看你走向哪一面,看你怎麼去理解、怎麼認識。
  這些事情教訓也都非常深刻了,但卻不是在迫害中出現的,是對自己修煉不嚴肅造成的。當然也不一定是失去生命的本身學員自己不嚴肅,也可能是別人促使的,別人拿他當榜樣。舊勢力把一個學員搞走了,從而讓一些不精進的更加失去信心,用它們的說法,「不行了就早點走開」,很可能。當然也有一些學員業力大造成的,各種情況都有。
  修煉就是嚴肅的,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成神,大家想想,甚麼樣純淨的心能成神?大法弟子雖然在常人中修煉,肩負著救度眾生的責任,有一部份人的東西大法弟子才能夠在這裏生活,可是修煉本身還是嚴肅的,其實更嚴肅啊。我每當看到有些大法弟子失去生命的時候,我就覺的不值得,可是他自己真的是精進不起來。也有的人覺的,我修大法了,這就是個保護傘,從此以後有師父保護我。這心不更強烈嗎?能允許用這種心來修煉嗎?那你不是來求保護來了嗎?這哪是修煉哪?
  大法弟子自己甚麼心都能放下,還得去救別人。其實要求是高的。有的人覺的我沒有覺的自己修的怎麼高,這麼多年了感覺不到啊。是,我已經跟你講了,大法弟子的修煉方法是為了保證你能夠在這複雜的人群中修煉,修好的部份馬上就隔開,還沒修好的表面部份利用不了,甚至還沒感覺到就隔開了,這是保證你最後能圓滿的最好辦法。無論人這邊做的怎麼不好,都帶動不了修好的那一面,這就是我給你們當初定的,就是這麼做的。不然這邊剛修好,那邊被常人社會的人心一帶動又掉下去了,白修了,這個不行。這麼大的人群,沒有兩個人的思想是一樣的、想問題的方法是一樣的。全世界七十億人,每個人的思想都會反映出無數的人心,對修煉人有這麼多複雜的干擾,所以就採取了這麼一個辦法,這麼修。就是這樣,越到最後,邪惡的東西雖然越沒有力量了,但是反映出的東西卻很壞,所以有的人覺的思想中反映出的東西很骯髒。我告訴大家,我經常鼓勵學員說,沒關係,你排斥它就行了,做的好一點就行了,別受它干擾就行。
  因為你在人這,耳聽目睹,這社會上甚麼骯髒的東西你都看到了、你都聽到過了。大家知道,甚麼叫聽到、甚麼叫看到啊?不像人想的,哦,我看完了就完了,我也沒有把它拿過來;我聽到了我也沒有去學,就沒事了。不是的,任何東西都是物質的,你聽到了,就灌進去了,就進到你身體裏。你看到了就進去。你們知道過去為甚麼有些修煉人把自己眼睛弄瞎了、把自己弄聾了?他明白了這一點。除了修煉之外,不想再被污染,他才這麼幹的。當然這是小道的辦法,我就說這個意思啊。我們不怕這個,這個社會就這樣,師父早就看好了,給你安排好了,不會受它的影響。但是無論在甚麼情況下,多麼艱難,你都要想到你是個修煉人,你都要往前走,就行,就是這麼做的。
  師父講法,針對這麼多人只能概括的講,可能有些人有些著急的問題想問我。但是提條子這麼多人也答不過來,不過解答一點大家還是會覺的是個機會吧(鼓掌)。我就不多講了,下面給大家解答點問題,時間不會太長(鼓掌),因為我知道今天法會開的晚,所以大家中午沒休息。我儘量的給大家回答一些問題。好,下面可以傳條子。

弟子:今年的紐約法會於5月13日召開,是工作日。我們體會到是需要大法弟子在法會期間更大規模向主流社會講真相,但很多學員不理解。
師父:這是我定的(鼓掌)。每次開法會,我都想用它來救度眾生。叫世人看看,有這麼多人在修煉,不像邪黨說的;法會期間大法弟子再去講真相,去救度眾生。可是每次法會都是週末,城裏空空如也,遊行也沒有人看,沒有人關注。總是這麼幹。我說本來從外地來開法會的人是絕大多數,他們就是請了假來的,不牽扯週末的問題,所以我說以後就不在週末開了。(熱烈鼓掌)

弟子:近期感到學員中挺普遍的有修煉上的鬆懈。很多把自己所在項目看的重於更大範圍講真相和互相配合。
師父:其實我早就看到這個問題了。我在觀察。我不吱聲的目地就是因為媒體必須紮紮實實的用心把它做好,但是你不能忘了你是修煉人。
  說到這,說說媒體。過去媒體的幾個負責人問我,說我們怎麼樣做好我們的媒體?和常人的區別?我說很簡單,你就按照常人社會的媒體做,做的越像越好。跟他們一樣,良性循環,良性運作,就是一個常人公司。有一點,你知道你是大法弟子,就行了。所以呀,無論怎麼樣,你修煉上別放鬆。

弟子:師父在早期講法中說過彌勒的事,說彌勒的譯音不準確,以後會告訴我們準確的音。
師父:現在中共邪黨總是去造謠。我不怕它造謠,也不怕它去罵我,是不想干擾了眾生被救度,所以有些事情咱們晚一點說。(鼓掌)

弟子:我是二零一二年從大陸來美國的大法弟子。聽說佛學會有個通知,零五年以後從中國大陸出來的不能參與神韻後台和廚房的工作。
師父:講到這,我再說一說現在的情況。就這次,通過各地的登記,發現了一個大問題。我們有國外將近一半的學員在回國,而且有些不斷的這樣來回走。特別是新出來的,頻繁的回國。老學員中也有,但是少。新出來的,迫害以後出來的,頻繁的回國。大家想一想,我知道很多人回去之後中共找你談,你說甚麼,你怎麼對待的,無數神都看到了。
  大家知道嗎?我剛才講的話裏邊就說這意思──你拿修煉當兒戲,你拿你自己的生命、你拿你那些等待著得法求度的無量的眾生來開玩笑!這麼不嚴肅的對待修煉。你以為你跟中共對付那幾句話,你以為你在中共面前說的那些話,誰也聽不見就算完了嗎?過去講「三尺頭上有神靈」,無數的神。
  大家知道,我剛才講宇宙有多大、眾生有多少,我對你們說的都是真真切切的。現在開法會的空間,這空氣裏邊密度大到非常微觀的每一粒上都是眼睛,都是遠處射來的眼睛,在看著這個會場,聽著我講,也看著你們的思想,也聽著你們講。人類社會這麼大一件事情,關係到宇宙生命,大家想想,有多少神在注視著你們?!一思一念,你還沒有發出那一念,你那個思想的念頭在組織結構中,他就已經知道你要表達甚麼了。我有的時候真在想:有的學員就這麼不爭氣?都得了法了,還這樣?
  對自己的不負責任也會給別人帶來損失。邪黨對法輪功有專門研究機構。你知道嗎?它們有對法輪功的所謂可笑的「專家」,對神韻有所謂的「專家」,專門研究法輪功的動向、神韻甚麼這個那個。甚麼對它們來講都是「情報」。邪黨它就是整人,包括生活細事都要掌握。一旦找到你時,表現的甚麼都知道、對你瞭如指掌,目地是嚇的你甚麼都說,好多不說它們也知道。邪黨有幾十年的整人經驗了。
  我不能說他們發的這個通知是錯的、這規定是錯的。你們確實存在這些問題,這只是我講的一小點,問題的一點而已。神韻救度眾生的力度很大,不得考慮他的方方面面的不受影響嗎?

弟子:請允許我代表四川成都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師父辛苦了。
師父: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成都的大法弟子非常非常想念師父,盼望見師父一面的時刻早日到來。
師父:謝謝大家。時間關係,問好的條子就不提了。

弟子:弟子周圍有很多老年同修,每天做好三件事,也學法煉功,但是很固執。修煉十幾年了,煉功動作不標準,而且總在煉功和發正念時打瞌睡。指出後不承認、不改。
師父:很多老年大法弟子身體老化,可能存在一點問題,但是總體上在修煉上、做三件事上,很多都是很好。但是這些問題也真得注意注意了,別讓人家為你操心,也給他們年輕的做做榜樣。(師父笑)(眾弟子鼓掌)

弟子:項目負責人對利益太執著,一切都以錢來衡量。經商上沒有做到堂堂正正,管理方式也多採用強制式。這使弟子對項目走上正軌沒有信心。如果因此弟子離開項目,會不會是人為的改變自己修煉道路?
師父:我是這麼想的,如果這個媒體,大法弟子的項目,就應該按照常人那種公司來管理。有些大法弟子就在想:這都是自己的事,幹啥管這麼嚴哪?甚至於很隨便。我不主張這樣看問題,我主張正規管理。
  你不要把我們的媒體當作一個特殊的、跟常人不一樣的媒體。公司就是公司。大法裏沒有公司,大法裏沒有媒體。那不是修煉,那不是大法的一部份,但是那個環境能修煉,你是修煉人。我就是這麼看的。你在任何一個公司你都應該做的更好一點,不要怕被別人管。
  做公司就要考慮經濟效益,老是從學員這拿贊助、拿錢,我是非常反對的。所以作為負責人來講,他會考慮經濟效益,應該說是沒有錯。
  如果說大法弟子負責人忘了是大法弟子了,忘了自己是修煉人,那是問題。我是這麼看。如果在管理上超過常人公司的管理了,那我覺的就又不應該了。

弟子:1)因前段時間海外中國大法弟子交身份證的問題,家屬很不理解。能否請師父解釋一下?
師父:我舉個例子。有學員跟我說,在香港有那麼幾個人,一到關鍵會議上、項目會議上他就來了,平時你不知道他上哪去了,你也不認識他,誰也不知道他真名叫啥。我說的這是香港這一個地方,很多地方都存在這問題。大法弟子項目也需要安全,畢竟在非常時期,邪黨在迫害,所以我覺的這件事情還是可行的。
  有人問我說,大法弟子我們修煉不是沒有花名冊嗎?對,沒有花名冊,不當花名冊使,只想知道你是誰。非常時期,歷史上修煉哪有搞媒體的?哪有反迫害的?是,它不是修煉那部份,但是它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項目。

弟子:2)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隨師走後,將來佛學會還會存在嗎?如果存在,它與大法的關係是怎麼樣的?
師父:你想的太多了。(眾笑)以後的事是以後的事了。法正人間的事跟現在做法完全不一樣,存不存在那時候看需要。(師父笑)
  人類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人哪,我說的人,他就是喜歡眼見為實,看不見他就不承認。可是修煉就是讓你從理悟上認識,這就是差別。針對將來的人,我會把所有的真相揭示出來給他看,這是不同的。

弟子:這次參加法會的人員,要求佛學會嚴格把關,但還是有不符合要求的學員上下活動,甚至找遍所有認識的關係參加。
師父:參加大法的法會,這個心情應該說是沒甚麼可指責的,是個好事。但是作為管理來講,他不會這麼想,他會考慮安全,我們的法會能夠正常進行、不受干擾。這是矛盾,那大家自己想想吧。(師父笑)

弟子:有學員利用大法項目聯繫上全球很多弟子,並開始做自己的生意。這樣是不是干擾大法弟子?
師父:是。利用大法資源在賺自己的錢的,你跟那個迫害沒有任何區別,將來你就知道了。這種干擾是破壞大法弟子資源。資源是有限的,它是用在正法救人上的。將來這件事情可不是簡單的。

弟子:我是西人學員,幾年來在紐約做媒體,我發現許多中國學員到現在還不了解西方社會。
師父:說的太對了。我們很多人就在華人圈子裏轉。我有時候經常跟他們講,我說你到常人社會裏邊找一份工作,了解了解社會,了解了解自由社會人的思想想問題是怎麼想的、做事是怎麼做。我經常說這個事。

弟子:不太明白如何讓媒體在這個社會裏立足。
師父:我想這個問題是應該引起我們深思。我聽說紐約的英文大紀元人不多,一些西人學員做的很有條理。我聽了很高興。將來一定會很健康的發展起來,甚至於超過中文媒體,因為這裏是英文社會嘛。(掌聲慢慢響起)

弟子:當有學員被病業干擾時,有學員說找開天目的同修幫助給善解。
師父:他是自心生魔,甚麼善解?大法弟子哪有偶然的事情啊?
  你們知道大法弟子安排完了之後,我這個當師父的都動不了的。我哪,動不了有兩個原因:我要去動了,他整個修煉路,從頭到尾修煉路,就全改變了,都得從新來。再有一個,我真的要去動的時候,舊的一切因素都會干擾。
  這場迫害我不承認,它為甚麼能干擾的了?就是因為師父人的身體在表面空間。我巨大的身體、巨大的能力,被整個沒正完法的那部份天體間隔著,裏邊有無數的各層宇宙、生命,都是神,少了它們就擋不住我。正法中我不斷的往前推進,一層一層的正法;一層一層的留下的就留下來,不留的銷毀掉,不斷的往前飛快的推進;沒被正完法的天體就這樣隔著我,因此舊勢力它才能做了迫害大法弟子這個事,它才能夠干擾到我。你善解甚麼?這麼大的一件事情你能動的了?
  而且空間是極其複雜的,就一張紙這麼厚,裏邊可能存在著幾個億的空間。每個空間都有自己巨大的時間。大家知道,越微觀那個粒子的能量越大,換句話講,它越強大。那分子是動不了原子的,原子卻能解體分子,是不是這個意思?越微觀,粒子力量越大,你怎麼能碰了它?一層一層的。我們有些學員,他總是不能在法上,對小道、亂七八糟很感興趣,胡言亂語。
  因為空間這麼複雜,也造成了有些開天目的,他不是全開,開了一部份,看不到真相,看到的都是複雜的假相。也不是有意的給你假相,他看不到全部真相,他看到一點,那一點會給他成為假相。那你說一個人在這,這個人身前身後左右無數無數空間裏邊有無數層層疊疊的生命,他怎麼能分的清呢?這個生命和這個人甚麼關係?所以有的時候有學員講這個附體、那個附體,我說你就是附體。我一直在告訴大家:你看不到真相,不要亂說,一定要在法上修。修煉了甚麼事情都是好事。

弟子:台灣飛天學校的小同修最近將有一批畢業成為大學生。請問他們今後如何更好的證實法?
師父:我想有條件的你可以去到專業團體,也可以去深造這個專業;如果沒條件的你可以選擇其它的學科。無論學甚麼都把它做好。最起碼在這個社會上你有一技之長。大法弟子有許多電腦專家、科學家、一流人才,所以全世界唯有大法弟子的網站能把中共邪黨的封網破掉。(鼓掌)各國政府各大公司都在用我們的網站與大陸聯繫。我是說,用你們的一技之長,用你們的話說,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就這麼做。

弟子:我姐姐去年帶著朋友專程來日本看神韻,回到香港後毅然走進了法輪功遊行隊伍,走完全程。這次她說她也要參加紐約法會,還三次跟我說代她向師父問好、謝謝師父。朋友們也給我留言祝大法會順利開幕。眾生已經覺醒了。
師父:走進了大法的遊行隊伍,還有一些常人,不修煉的,都在覺悟。
  我們有一部份新學員、西人學員,可能聽不懂師父講這件事情這麼大。我告訴你們,不管你們信還是不信,因為法會嘛,我是對大法弟子講法,所以比通常講的高一點。可能你不一定接受的了,新學員不一定能聽的懂,但是我要告訴你,全世界各個國家歷史上的各個國家各個時期的王,在天上的很多王,都轉生到中國去了,現在在當中國人,因為那裏是大法洪傳與修煉的中心。這事情是史前就定下的。
  中國人,近代被迫害的很不像樣子了,甚至外形都很醜陋了。可是我告訴大家,裏邊很可能有你的王,有你們的王。這件事情絕對不是一件小事,將來你們就會知道。其它國家,除了我們救度眾生能夠留下的,以後還有法正人間,那是將來的事,就是人的事了。

弟子:目前三退的人數已經是一億六千多萬人,還有大量的中國人沒有三退。大法弟子的數量也是很大,每個大法弟子都能開口講話就能讓更多人得救。目前是否講真相的大法弟子還是少了?
師父:我想多多少少都在根據自己的修煉狀態在講真相。狀態好的講的就多,狀態差一點的就少,基本是這麼個情況。從力度上講,經常去講真相的這些人,那真的是了不起,也很有經驗,做的數量也很大。就是有很多不太注重講真相的。其實不太注重可不是小事。如果你在項目裏,沒問題,因為是在助那個項目在講真相。如果不是這樣,大法弟子你不講真相,你就等於是沒有承擔大法弟子應該承擔的事情。

弟子:我們地區幾個媒體的學員,不同程度都出現一個嚴重的問題,學法時眼皮似有千斤重,有的發正念時倒掌,煉功時睡覺。
師父:許多大法弟子,如果忙於大法項目也有情可原。救人這事情很忙,有情可原。如果你不是這個情況,就是修煉在不精進。
弟子:站著或跪著學法,但一坐下來又回到睏倦狀態,長期突破不了。這幾位都是承擔比較多工作的學員。
師父:那是。我想學法嘛,無論怎麼樣,站著也好,採取甚麼辦法也好,一定要認真。師父知道,許多學員很忙,一天沒有幾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所以會出現這個問題。

弟子:用電子書學法和用書學法,效果同樣嗎?
師父:一樣,但是我覺的用書是最好的。那書可是寶,別的比不了。

弟子:經常回大陸的人是否可以擔任協調人?
師父:如果那一個地區只有兩個人,(眾笑)你可以。否則不可以。(眾笑,鼓掌)

弟子:有同修認為大陸環境已經寬鬆了,只要正念強就沒有問題。
師父:正念強就會減少迫害,一定的。能正念強也是修煉的結果。但是修煉是嚴肅的。那個舊勢力絕對不會看見你有人心它不管的。舊勢力它破壞了我要做的事情,但是它真的不敢破壞了正法,因為正法這件事情沒了宇宙一切都完了,因為巨大的宇宙已經在成住壞滅的最後最後了,所有的生命都指望著正法這件事情。正法被破壞了就甚麼都沒了,誰也不敢真的破壞。

弟子:有同修在媒體重組離開後沒有參與其它項目,也很少學法煉功發正念,晚睡晚起,交流無效。我心裏非常著急。
師父:是啊,肯定著急的,因為舊勢力馬上就會找上他了。這不是說說而已,這例子、教訓太多了。
弟子:感覺他受到外來干擾,也只有幫他發正念。
師父:有心結就是有執著。他自己有問題,不是你發正念能解決的問題。他自己正念很足,如果魔很多,他自己做不過來,你幫他發正念,管用。他自己的心不行,他自己不想動,肯定干擾就來,那個時候你發正念干擾很難清除,因為他自己得有正念才能動了、才能幫得了。

弟子:我們東歐大法弟子與協調人長年有矛盾。一提講真相他就阻止,但他和自己小圈子的人甚麼也不做。我們嘗試跟他溝通,沒有用。
師父:那就改換人。是啊,有些人心多的會這樣。這在早期我傳法的時候也出現過,領一幫人在那表現他自己、顯示他自己。還有的領一幫人玩的很高興,這是俱樂部啊?就是人心,各種各樣的人心,都會在修煉中表現出來。自己不精進,領一幫人在那影響著別人精進不了,那你說他起的是啥作用?真的走回來你還能是個大法弟子,走不回來就會被當作魔干擾處理。是這樣的,我不是說我來處理。師父就是救人,不會處理誰,可是那些個舊勢力它們可不會放過他的。

弟子:現階段如何挽救那些邪悟者,特別是那些「七•二零」前後當過輔導員的、曾經走在前邊的人,又影響著一批人?
師父:沒有特殊辦法,去講講,看他誤在哪裏了,解開他的心結。救人嘛,就是這樣。

弟子:「七•二零」以後的學員如何更好的走過病業關?
師父:修煉中,一個人在修煉中不會讓你一次把難都消掉。生生世世,集重如山。一次消,人的生命都沒了。會分階段的,甚至於分階段的到你修煉的最後。所以你不要想,哎喲,我都修煉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有病業關?你不能像以前修道人那麼看問題,你是在常人中修煉,你是這樣的一種修煉形式。

弟子:我是大陸弟子,在各地接觸過一些同修,感覺整體上越來越成熟、理性,環境也逐漸的被改變。但用大法標準來衡量,表面展現上好像沒幾人能達到要求,只不過大家在迫害中的確不容易罷了。
師父:是這樣。環境寬鬆了,壯壯膽,怕心小一點,並不是沒有怕心,怕心小一點就敢了,就敢走出來了,心並沒去掉,所以反映出來就是精進成度不一樣,做事強度不一樣,修煉狀態也不一樣。會這樣。做的非常好的都是守住法,在大法上修。從法上去認識,從法上去提高的。

弟子:請示師父台灣每年做大型排字的意義。
師父:台灣每年的大型排字做的很好。(師父笑)我看了也覺的很壯觀。常人看了之後也覺的很神聖。那邪惡看了哪,那一定是很震懾。

弟子:大陸勞教所解體後,洗腦班死灰復燃。正義律師與我們配合解體黑窩。前兩次去洗腦班喊話,去當地檢察院和農墾局控告惡人,對惡人震懾很大。
師父:這些事情大法弟子做的都很好。有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些具體官員還看不清形勢,邪惡還在利用他們。邪惡不止是看大法弟子的人心,它也看常人的人心去利用。整個環境都是修煉環境。所以那些不好的人,只要他們上邊不說停止迫害,邪惡還會利用他幹,因為他幹的事情就是這個事,他的職責就是幹這個的,邪惡也會一直利用他。過去中國有一句話,人家偷驢的,把驢偷走了,他去偷那個橛子。他就是屬於拔橛子那個人。

弟子:我的問題是媒體要學神韻文化,不要黨文化。
師父:不是神韻文化,神韻表現的是傳統文化。不要黨文化是對的。
  神韻當初是怎麼做起來的呢?有一批搞藝術的大法弟子,想用自己的一技之長來揭露迫害救眾生。當時因為迫害初期,很多人各種各樣的思想、各種各樣的想法,組合不到一起,配合不到一起,結果搞出的演出效果不好,節目質量也不行。我看到散場之後人們一邊走一邊說,說甚麼的都有,說好的卻不多。這些話我當時聽了之後心裏很沉重。大法弟子心是好的,也想救度眾生,可是收不到好的效果。搞了兩次之後,我覺的人力物力用的不少,收不到好的效果。從另一個角度講,因為它專業性很強,你沒有一個總體的做法也做不好,救不了人。後來我就想,我來帶他們做做吧。就這樣開始了建立神韻。
  建立神韻後,第一年演出效果就使社會很震動,關鍵是觀眾收到了正面感受,而且認識達到預期的效果,反饋非常好。然後我就在想,因為當時的演員基本條件都不好,急急忙忙招上來的,訓練訓練就上了台了。樂團也是,來一大幫,老的少的,水平參差不齊,我覺的這不是個長遠的辦法。要想讓它在救人上更有力度,就必須自己培養演員。建立了學校,自己培養演員、培養演奏員。
  整個一個過程就是這麼走過來的。在管理上,在做法上,既是修煉人,同時又是一個藝術團體。怎麼樣做好,怎麼樣擺好這關係,在管理上怎麼樣能夠更適應,我也是考慮很多,最後定下來的。
  就整個做下來的這個過程,其實我也想給其它大法弟子辦的項目看一看──你不能夠不認真去做。我早就對他們講要自己培養自己的技術人才。這事情老是推著走,就不行,做不好。現在飛天藝術學校培養的演員,用不完的用,大量的人才。你們看這兩年,每年成立一個團。在管理上,大家也知道神韻藝術團的演員修煉狀態非常好,除了剛從社會上招收來的他們還不是太明白,很多人修煉狀態非常好。這都是我想給其它項目看的。當然它技術性很強,短時間就能一下子推的很高,成為世界第一秀,還沒有一個藝術團體能比的了,就是因為他們是修煉人。不過,眼下我一下子又抽不出身來了,搞的我很忙,短時間內又沒人代替我。

弟子:在我們地區有些項目感覺做的不太正,甚至有些方向性問題。我覺的自己改變不了甚麼,總覺的背後有些不符合法的因素在操縱,目地不純,所以我採用不參與的態度。
師父:沒有矛盾是不可能的,不如意就消極是人心。參與不參與都是個人的問題啦,你不參與這個,做其它項目,或者講真相,都可以。作為大法弟子,說如果一個媒體有問題的話,不要不管。你是大法弟子,誰有問題你看到了不說,對他也不好。善意的去把這些問題講一講,解決解決。無論誰,大法弟子裏沒有官,負責人也是個聯繫人,每個人都在修煉中。我經常說,你真心為別人好,沒有一點為私的心,你講出的話能使別人落淚。試試?

弟子:大陸有的學員早上上網一直到晚上,在網上聯繫學法切磋,還全國各地到處跑。
師父:有些事情,大陸一些具體事情,師父就不想多講,特別是牽扯學員安全,有些是起著正面作用,有些是摻進的人心太多,有些我在觀察。修煉過程嘛,這些事情看他們的結果是甚麼。你們如果看到問題,就要說,為了救人。在大法弟子中正氣一定要足。

弟子:講法已經一小時二十分鐘了,是否還需要繼續收條子?
師父:(笑)就這些了,不送了。

弟子:隨著正法推進,形成整體很重要,每個大法弟子有責任容入到整體,但有個別人悟不到。
師父:修煉師父從來也不想一刀切,這樣那樣。修煉那都是根據自己的層次、認識、修煉狀態決定。有些事情大家去配合。心到了你就去,心不到位去了也配合不了。也有些是有人心,有些事修的很好了,你不能說這個人不行。某件事情做好了,其它事情沒做好,也不行。

弟子:今年神韻節目歌詞、報幕,都多次提及創世主。觀眾追問工作人員、記者,創世主到底是誰?弟子們不知如何回答。
師父:這個你可以這麼跟他講。你說全世界都知道創世主,宇宙的法就是創世的法,創世主造就宇宙包括宇宙中的各層眾生。作為修煉人來講,我們知道宇宙的大法已經在傳。神認為只要你有人身在,你就不能說你是神。你們知道西藏的喇嘛他們叫「活佛」,天上的神很不滿意:你是活佛,我們是死的?(眾笑)人,只要你有人身在,你就不能說是佛。佛是佛像俱全,人是人相俱全。我們知道到這個時候創世主來了。不要講的太具體,因為目前師父只是傳法。(鼓掌)
  無論叫甚麼名字,也是為了啟悟人的正念。你對中國人講,你說邪黨頭子來了,他可能以為大魔頭來了,有甚麼了不起?你說社會甚麼名人來了,那就是看一眼而已。你要想讓人升起修煉的正念,從救人的角度講,就不一樣了。
  大法弟子都知道了,師父在宇宙中,層層往下轉生的時候叫過不同的名字,但是我現在就是個人相俱全的你們的師父,傳法的師父。就這樣。(鼓掌)大家拿我就和正常人看。

弟子:日本主流社會講真相如何突破?
師父:這些事還是你們自己做啦。中國大陸去的大法弟子在日本社會要想打開局面,很難。因為中共邪黨一直在製造著事端,日本人的國民排斥中國的心很強,甚至於神韻都不看。只要是中國的他就抵制,就到這種程度,所以講真相很難。當初我就叫日本學員當負責人,可是中國大陸學員在協調工作上總是往前搶,因此日本那邊就沒做開。這些事都過去了,現在也只能是這樣了。

弟子:針對香港目前的問題,真相橫幅被邪惡遮擋。
師父:香港的事情很好,香港就不用多說了,那是邪黨的嘴邊。大法弟子出來做的,那就是了不起了。那裏的大法弟子成了邪黨的眼中釘,救人講真相起了大作用。(鼓掌)

弟子:五十多個國家兩百多個地區的全體大法弟子向慈悲的師父問好。
師父:謝謝大家。(鼓掌)還有幾張,念完它。

弟子:我有時會明顯感到自己和修煉的好的大法弟子有差距。我還能趕上師父曾經為我安排到的層次嗎?
師父:應該沒有問題吧。我想大法弟子,特別是從「七•二零」走過來的,你就不用想那麼多了,把你該做的事情做好,就行了。(鼓掌)
  作為新的學員,師父心裏真的很著急,真的希望你們能趕上。歷史上所有那些個你們叫作聖人、先知、神的代言人講的那些東西,你看看和今天傳的這部大法,對比一下,就知道其實他們沒有講法。從古到今,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把修煉與天體結構說清楚的,特別是人與神的關係。這部大法你看了之後,各種其它宗教的經書都能看懂,但不是為了這些。有很多在各種學科中很有成就的人,看了之後都很震撼。有些人不用心,反而覺的沒看到甚麼。人是不一樣的,心態不一樣。因為那是法嘛,你心態不正,你對待他的心態不一樣,他給你顯示的也不一樣,顯現的也不一樣,甚至不顯現。

弟子:大紀元營銷,讓學員學某學說,可該學說在中國大陸是傳銷的人學的。
師父:大法弟子畢竟是大法弟子。認認真真的去做好你該做的,經驗多了就能做好。搞技術的把技術掌握好就可以了。有些東西不一定那麼學。其實大法弟子無論做甚麼,用一點心就事半功倍。你要叫我看,我說就是個用心問題。很多人說不會做市場,我說是不想用心做。關鍵就是那個心老是踏實不下來。

弟子:離婚是不是破壞法?
師父:離婚與破壞法沒有關係。法是誰也破壞不了的,他是宇宙中就有的。只是我們在修煉中作為大法弟子,你該做的你就做,你不該做的你就不能做。你做甚麼事情都用一個修煉人的標準去衡量衡量。法律允許離婚。如果你志不同道不合又不讓你修煉,那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不是這樣,是你自己朝三暮四了,或者你自己有甚麼別的心了,那就不應該了,那就是修煉上有問題了。

弟子:有人長期混在學員中,說自己天目能看到甚麼、能給學員清理身體。
師父:其實這些人就是自心生魔。越這樣的人越給他假相,他越當真事。大法弟子誰能動的了?當然不真修的也不當大法弟子對待。
  在神的眼裏看,一切都是幻化來。一件事情神一念即成。世界怎麼成的?我給大家講過原理。人沒有能力,得動手動腳做才能實現。比如桌子上的這盆花,做插花得一個一個的插,把花摘來、買來、插好。神的能力大,功的層次多,他可以在他果位那麼大的面積上想要甚麼他的功就能從零開始去組成。他用的時間場也是特別快的時間場,各個空間功的粒子同時動,一下子從無到有都組成,可是這個時間又是走的最快的時間,所以只要他意念一想就做成了。人沒有那個能力,所以人得自己動手去做。
弟子:並向學員收錢。
師父:我說那就不是修煉人了,這種人你就遠離他,他也不是修煉人。

弟子:請問最近同修交流文章中建議不要用電子閱讀器學法。請問還需要做嗎?
師父:我沒有說用電子書不能行,為了這個特殊時期方便,用甚麼都行,當然書最好。現代的技術已經是這樣了,那就利用它來學法也是可以,只是因此得了福報,不能代替看書學法。
  甚麼都是生命,甚麼都是活的。你認為的有機物那是在這個空間中顯現出生命跡象,你認為的無機物,鋼、鐵、石頭、水泥、電子,它不在這個空間顯現它的生命跡象。僅此而已。
  我就說這麼多吧。問題解答了一個多小時。因為學員多,一時也解答不完。法會上學員之間的交流很重要,因為這才是你們切身的體會。師父只是說一說當前的情況,解答一點問題。每次大家遠道而來,也想看看師父講甚麼,所以想多跟大家在這待一會。其實我很想和你們在一起。(熱烈鼓掌)
  不管師父講多少,修煉還得靠你們自己。師父最擔心的就是,目前有一部份人變的不精進了。迫害當初大家勁很足,把整個形勢都扭轉過來了。隨著環境的寬鬆,你反而鬆懈了。修煉哪,有一句話,過去我也跟你們講過,「修煉如初,必成。」(熱烈鼓掌)很多人修煉不成,就是在時間的消耗中他走不過來。寂寞,無聊,對一件事情已經熟悉的不想再動了,或者是已經變的習以為常了。甚麼事情都會使人變的懈怠。你不斷的精進。過去修煉人到了最後那一步還要考驗你一下子,如果越來越懈怠,那一步考驗肯定過不去。
  當然大法弟子倒不是走這條路了,還有甚麼能擋住你的?我就說這意思啊。最艱難時期你們都走過來了,我告訴你們早期的大法弟子、歷史上和我結過緣的,或者是隨師父來的,你們個個都算上,要想在常人社會中做點甚麼,你們個個都是億萬富翁,你們個個都是這個社會中的名人,你們個個都是很高階層的人。你們今生來當了大法弟子,那些都放棄了。你們要想發財,你們早就能發財,不要再為一點小利毀了自己生命的夙願。
  你這個生命到地上來都是為這個事情,你怎麼能夠不精進、懈怠了呢?機緣哪,萬古機緣!不管多長時間,都在為這件事做準備、吃苦、消業,在痛苦中走到今天,你反而不精進了,可不可惜呀?!可是這一步卻關鍵,不精進就完蛋了。你的生命不都是為了這一時刻嗎?
  一個生命從歷史上走到今天,你為了甚麼?就為了一瞬間哪。在歷史的長河中,這段時間就是那麼一瞬間。別那麼消極,振作起來。你是修煉人。眾生等著你救度哪!
  謝謝大家!(師父合十環視全場,全場大法弟子起立長時間鼓掌。)



簡體字A4版:  PDF文件
簡體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體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