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友誼農場老太太被抄家搶劫、奴役、搶工資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友誼農場六十四歲法輪功學員田國民老太太,被抄家搶劫錢財、入冤獄奴役四年,直接被搶工資、綁架勒索等迫害。下面是她自述遭遇。

我叫田國民,現年六十四歲,是黑龍江省友誼農場一分場商店職工。一九九四年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常年折磨我的多種疾病在三個月內不治而癒,我真心的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一、綁架、搶劫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早六點鐘,我被黑龍江省友誼農場公安分局副局長秦玉江、國保大隊隊長樸國玉民警小楊、雙鴨山綁架國保大隊鄒支隊、興隆鎮派出所所長許景昌,警察魯文波非法抄家,被搶走:大法書三十六本、師父法像、A4紙兩件、電腦一台(四千二百元)、手機一部(五百多元)、MP3兩個(八百元)、打印機兩台(二千五百元)、收音機兩台(二百元)、師父講法錄音帶四套(四千八百元)、光碟一百零四盤、金項鏈一條(二千八百元)、複印機一台、煉功和師父講法磁帶二百八十四本、最老式的十元人民幣兩張。

二、刑訊逼供 非法判刑

當天上午九點鐘,我被劫持到紅興隆派出所非法審問,十一點鐘左右又被劫持到友誼縣公安局非法審訊,都是由雙鴨山國保支隊鄒支隊非法審問的我。當天下午四點,我又被劫持到雙鴨山看守所被非法刑拘。

我被雙鴨山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個月,後因看守所沒地方又被劫持到紅興隆管局看守所。因我不服非法關押,被副所長李玉帶四、五個警察給我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上刑,警察給我倆戴一副手銬和一副腳鐐一個星期,直到我家人來看我,警察才把手銬、腳鐐打開。我的腿被他們迫害得不能走路,必須扶著牆才能行動。家人看到我被折磨的樣子非常心疼。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中旬,友誼縣法院法警到雙鴨山市提我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到友誼縣法庭非法開庭,張文峰庭長擔任審判長。那天特別冷,警察不讓我們穿棉鞋,我是穿著塑料拖鞋被拉走的。友誼縣起訴科科長王凡對我進行非法起訴,強加的理由是說我多次在居民樓散發大法資料,雙鴨山市中級法院執法犯法地對我非法判刑五年。

三、獄中遭奴役

二零零八年四月,我被友誼縣看守所所長柴永德、副所長程偉賓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關到九監區嚴管迫害。嚴管期間不讓家人接見,不讓打電話,不讓上超市,每天就是強迫坐小凳,從早上六點到中午十一點,下午一點到五點,晚上六點到九點,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我的一舉一動都在刑事犯的監視之下,獄警用加分、減刑引誘刑事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當時我的精神壓力特別大,渴望離開這個人間地獄。

我被嚴管迫害三個月後,被轉到七監區關押。在七監區,我每天就是被迫做奴工,每天從早五點出工一直到晚九點收工,有時候完不成定額,就被迫把原料帶回監室完成,有時要幹到晚三點鐘才能睡覺。

殘酷的冤獄生活,我每天都痛苦不堪,身心承受著無法描述的折磨。特別是我的信仰被嘲笑、污衊,我無比敬仰的師父被誹謗,我真的感到挖心挖肝的痛苦。

四、勒索、直接搶工資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我結束冤獄回家。當地派出所通知我每個月必須去他們那報到、彙報思想情況。我被迫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黑龍江省友誼國保大隊樸國玉帶領警察到我家騷擾。他們上網查到我的工資給開了,就私自停發了我的工資。一個姓李的人還說省裏有文件不能給我開工資,以「罰款」的名義騙走了我家三千元錢。在得到「好處」後,他們恢復了給我發工資。

沒多久,國保大隊人員調動,新上來的人員為了勒索錢財又停發了我的工資。他們打電話叫我老伴把我的工資本送去,並恐嚇我老伴說不送不行。我老伴不給他們送,他們就經常到我家騷擾,有時候晚上十點多翻牆到我家,有時在外邊打電話恐嚇讓家人開門。我老伴實在承受不了這樣的恐怖氣氛,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給他們送去了我的工資本,就這樣我又被他們搶去四個月的工資。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白英賢、陶淑萍還有一個叫甚麼麗莉的女警察以回訪為名到我家騷擾,在我家所在的糧庫家屬區調查我是否接著修煉法輪功,直到快年底她們才離去。這期間我們一家人都心情忐忑不安,過不好日子。

二零一三年以來,紅興隆司法局張立多次到我家騷擾,要求我回家後去他那報到。八月份中秋節,黑龍江省所謂的工作組組長劉先明到雙鴨山又無理停發我的工資。九月份,黑龍江省司法局趙小青帶人到我家索要我的照片,我老伴說沒有,他們就說我老伴不配合他們的工作,氣急敗壞地說:「看我怎麼收拾你!」他們回去後把我老伴的工資也非法停發了。老伴找他們要工資,劉先明說不給,還威脅老伴要交一萬五千塊錢才能給開工資。

五、綁架勒索

十月十六日,黑龍江司法局趙小青、雙鴨山司法局王建強、友誼司法局、興隆鎮司法局張李等人串通一氣又到我家騷擾,還是要我的照片,張立還說了很多侮辱我老伴人格的話,動手打了我老伴。老伴為了自衛回手碰了他一下,他們就強行把我老伴拉到雙鴨山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五千元錢,又把老伴非法關押在雙鴨山看守所四天。

家人知道事情後,把老伴從看守所要出來。之後,王建強還不罷休,還是到我家騷擾,還叫囂說:「你的事不算完……」他們還利用不明真相的糧庫退休職工呂海監視我家,給他們通風報信。

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被中共迫害,夫妻分離,有家不能回,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使我們全家人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