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改變 丈夫的轉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我是一名中年大法弟子,以前我們這裏沒有真相資料,從沒發過資料,也很少講真相,遇上熟人才講一下,自己也沒怎麼修,心性比常人高不了多少。我丈夫也看不出他對我是支持還是反對。二零一二年在外地同修的幫助下我家成立了資料點,剛開始我怕他反對,總是藏起來,他上班回來我都收的好好的,他只知道我開支比較大,也埋怨過。因他從來不在家找東西,像老爺一樣,穿衣服都要我幫他找,所以一直將近一年時間他都不知道自己家多了一台打印機。

二零一三年上半年有一次他回來太快了,我都來不及把打印機、切紙刀收好,他就闖進來了,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我不上班在家幹些甚麼了。那以後他態度變了,很少拿錢回來,他經常罵我,用離婚威脅我,還罵師父、罵大法,還揚言要把打印機砸了。面對這些,我無計可施,為了阻止他罵師父、罵大法,我經常跟他吵架。每次我倆吵架後就感覺我的家要散了,但腦子裏就會蹦出一念:我的家是師父在管,是牢不可破的。

丈夫很久沒拿錢回來,為了維持生活與資料點我只能厚著臉皮打電話催他要錢,他不理睬我,叫我自己想辦法解決。我感到很無奈、很難過、很委屈,眼淚汪汪就來了,好一會才意識到這不是我,我清理了一下自己就坐下來發了半小時正念:這裏不是邪惡的樂園,我家的經濟不是邪惡說了算,也不是我丈夫說了算,是師父說了算。到了晚上他就來電話了,要我的帳號把錢打到我卡上。

有一次我倆吵架了,丈夫說他回他老家不再來了,讓我把房產證還給他,我就還他了,他還揚言要舉報我。我心裏難受極了,很無奈,我對師父說,我把我的家搞爛了,這個爛攤子我交給師父了,師父讓他回來他就回來。結果他走了沒到中午就來電話要回來了,我心裏說謝謝師父。

我也和同修交流過,同修叫我忍,我忍的很辛苦,也忍不了。我一直都修的不咋樣,學法時思想想別的去了,我一直想改變這種狀態,可就改變不了。那時我很想改變我的家庭狀況,在師父的法像前說,師父我想修好,很想把我的家庭正過來,我也知道是自己的錯。可我不知道咋修,也不知道從哪著手,請師父幫我。

我想大法弟子就是神,那不是我就有這麼大能力了;可我一天發出的念頭可多了,是不是發出不好的念頭就造不好的物質。我決心要修一思一念了。我以前也知道要修一思一念,就不知道具體怎麼修。

就這樣我開始修一思一念,我丈夫他好不好、反對不反對由他去了,我要先修自己。我還分不清哪符合法,哪不符合法,我就這樣分,我的大腦只能裝大法,冒出的那一念是大法書上的就留,不是法上說的就是魔、其它生命、外來信息干擾,只要冒出他是反對我的,馬上就發出一念是誰在冒充我,滅了你。

但沒多久,丈夫從外面回來了,我還有些膽怯,怎麼我還沒準備好就回來了呢。可是那一次他回來的轉變讓我信心大增,我不再認為自己不行了。我怕他罵我他沒罵,我怕他兇我他沒兇,我沒收好的錢怕他看見了借題發揮,可他好像沒看見。他走的時候我試著塞給他幾張有字的錢,他也由著我放進他的衣袋。我真是熱淚盈眶,謝謝師父。

他回來好多次了,我想這段時間怎麼沒過家庭關呢?我仔細想了一下,他也有發脾氣的時候,只是我想都不用想,自然就發出一念,這是假的,他是支持我的,就不了了之也忘了。我知道自己心性提高了。

過年他回來,我要把錢全由我放,他不肯,我知道是邪惡搗亂,就發正念解體操控他控制我經濟的邪惡因素,我家的事由我說了算。不一會他就同意了。我家大小事都由我開支。

他知道我和同修出去發神韻光盤也不反對,還囑咐我要注意安全。做神韻光盤很費時,要做封面、切封面、做盤面、裝盒,一天也做不了多少,他看我整天都不找他玩一下,只是燒飯時間到了才出去,他會進來看一下,問我吃水果不,還幫我把果皮削好遞到我手上,我說謝謝,心裏謝謝師父的鼓勵。

我沒寫過文章,寫出來,給過家庭關的同修一個借鑑,我附近就有這樣的同修。
個人經歷與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