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看守所目睹了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我爸是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在散發關於「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傳單時,被中共當局綁架、非法判刑七年。

當時我還沒有成年,邪黨不間斷的反覆誣蔑宣傳,使我對法輪功和我爸不理解,認為我爸給我們家帶來了傷害。二零零八年,我爸出獄回家後,我表面上沒有甚麼過激的語言和行為,但心裏對我爸修煉大法不滿,就以關心的口吻勸說:「別到處跑,就在屋裏玩,中共一黨專政,很凶惡,一旦出問題,就會死在監獄出不來了……

邪黨對我做生意、對媽媽打工都暗中百般干擾,我爸又被邪黨開除公職,家庭生活非常困難。二零零九年三月份,我經人介紹到上海打工。誰知幹了三個月,老闆不給工資,還派人打我。我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下,自衛還擊,後來死裏逃生,連夜從上海回家。家人說,不給錢算了,能安全回來就可以了。第二天上海警察打電話說:「你的工資給你解決了,你到上海來拿工資。」結果一到上海,警察就把我關進了普陀看守所。我問警察:「你們不是叫我來拿工資的嗎?」警察說:「你把你老闆叫來呀。」我說:「你們把我關起來我咋叫老闆來?」關了一個月後,我媽給上海警察送了五千元才放我出來。出來後我去找我老闆,把老闆帶到警察那裏,警察甚麼話都沒有說,當著我的面,當場就把老闆放走了。

酷刑演示:懸空抽打
酷刑演示:懸空抽打

我被關押在普陀看守所期間,親眼看見看守所惡警暴打一位六、七十歲的修煉法輪功的老太太,用手銬銬住老人的雙手 吊起來毒打三天三夜,惡警邊打邊罵:「老不死的,打死你白打死,看你還煉不煉法輪功,不打刑事犯,專門打煉法輪功的……」惡警罵了很多髒話,三伏天不給水喝,不給飯吃,折磨了三天後,就沒有老太太的任何動靜了,老太太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我被看守所關押的一個月裏,警察沒敢碰我一個指頭,我指著他們的臉跟他們對著幹,公開揚言出去後要報復他們,他們都沒有打我,可是他們對一個善良的煉法輪功的老人竟然如此殘暴!

因為我親眼所見邪黨對善良民眾的殘暴,改變了我對法輪功的態度,也改變了對我爸的態度。也因為從此我支持我爸修煉大法,我得到了很多福報。

二零零九年,我到武漢做生意賺到錢,在武漢買了房子,購買了小汽車。現在我經常看一些法輪功真相資料,在我的好朋友圈子內經常談一些邪黨的殘暴,法輪功是在教人行善做好人等的一些話題。

我講的都是事實,我相信法輪功善的力量必定能戰勝邪惡的,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