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李樹軍被庭審 律師做無罪辯護 法官出醜(圖)

78歲老母:信仰無罪 立即釋放我兒李樹軍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興城市法院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對法輪功學員李樹軍進行非法庭審。辯護律師為李樹軍做了有力的無罪辯護,指出修煉法輪功合法。主審法官崔寶民頻頻干擾律師辯護,並一度問李樹軍:「藏字石」是你做的?被在場人士視為無知。

(註﹕「藏字石」是指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的一塊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上驚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經專家測定,「藏字石」距今有二點七億年,斷面上的字為天然形成。「藏字石」的圖片還被印在貴州「藏字石」風景區的門票上。「藏字石」是在向人們揭示「天滅中共」的天機。中共媒體在報導時,都刻意隱瞞了「亡」字。)

78歲老母:信仰無罪 立即釋放我兒李樹軍

非法庭審後,李樹軍七十八歲的母親和家人四次找興城市維穩辦書記宋長江,要求放人,宋長江以各種理由拒絕見面。李樹軍的母親希望得到社會的關注,希望大家伸出援手營救李樹軍。

李樹軍被綁架後,胳膊被警察扭傷,半年多了,至今手腕不能動,他要求治療,看守所不許。李母每天奔走於公檢法機構之間,要求給兒子治療,至今無果。

近八十歲的老人思兒心切,李樹軍是她的二兒子,李母寫信給參與迫害的法院院長及法官崔保民,質問:「我兒曾身患多種疾病,久治不癒,幸虧遇到了法輪功。煉功僅僅兩、三個月身體就全好了。這對我們這樣一個貧窮家庭來說是個大好事;對於國家來說也是減輕了政府的負擔。難道煉這樣的功法還有罪嗎?」

警察夜侵民宅 恐嚇老人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晚上八點三十分左右,遼寧省興城市政法委、「610」伙同公安局、國保大隊、古城派出所等一夥人,闖到法輪功學員李樹軍的家。

當時只有李樹軍老母親一人在家。老人聽到院子裏咚、咚有人蹦進來的聲音,沒等老太太出來,呼啦啦就闖進十多個人,他們中有人手裏拎著黑棍子,腰上掛著手銬。李樹軍的母親問他們是幹甚麼的?咋不叫門就闖進來了?這些人二話不說就開始亂翻,抄走許多東西。一個老太太也攔不住,問他們都叫甚麼名,沒有一個人回答。

這幫人臨走時對老人說:等你兒子回來讓他到國保大隊去。然後揚長而去。老人被嚇得半天都沒回過神來。第二天聽說,當天晚上李樹軍在半道上被警察綁架了。

之後的日子,李母奔走於興城市政府、「610」、公檢法司機構之間,要求給個答覆,為甚麼無緣由地把兒子綁架了,得到的都是這些人的互相推諉,拒絕見面。後來老人幾乎天天到看守所去要兒子,得到同樣的對待。

法院刁難旁聽 律師正義抵制

老人在無奈中等待,半年後等到的卻是興城法院要開庭庭審兒子。在好心人的幫助下,老人為兒子請了律師做無罪辯護。

興城法院原定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開庭,家屬和鄰居及朋友來了五十多人,旁聽席坐得滿滿的。可是庭長崔寶民卻矢口否認,說根本沒說過這日開庭。律師交涉後,法院決定二十八日上午十點開庭。律師要了正式開庭的函。隨後律師到興城檢察院控申科告興城法院庭長崔寶民,檢察院方答覆要調查此事。

三月二十八日正式開庭那天,興城法院見又來了許多人旁聽,提出無理的要求:一、除出示身份證和搜身外,如果是煉法輪功的就不讓進入;二、限制只允許二十人旁聽。三、在大廳內給所有來的人照相,前後左右的照。於是辯護律師也給照相的人拍照,卻被搶走手機。

當時場面有點混亂,律師拒絕進入審判庭。主審法官崔寶民幾次催促,後來把律師單獨拉了進去,興城市政法委書記對律師興師問罪,並威脅要打電話給武漢市司法局吊銷律師的執照。律師回答:1、這個法庭不合法,裏面只有幾個人旁聽,而沒進來的卻有幾十人;2、煉法輪功的不讓進,實際上煉不煉法輪功和旁聽沒有關係。3、我要求法庭保護我的人身安全。

與此同時,在外面的等待旁聽的人也主動的找法院領導反映,據理力爭,要求進入旁聽,說這是公民的基本權利。最後爭取到十二人進去旁聽,加上前面在裏面的一共約二十人參與旁聽。

律師指修煉法輪功合法 法官無知出醜

法庭上,辯護律師有理有據地論證了修煉法輪功是無罪的,是合法的。法官崔寶民百般刁難律師,總是打斷律師的辯護,不讓律師講話。讓在場的旁聽者極為憤慨,都感到這個法庭不公平。

李樹軍也在庭上敘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大法前後的變化及大法的美好,講真相是為了救人。法官崔寶民竟問李樹軍:藏字石是你做的?在場的旁聽者都覺得法官的問題無知、可笑,質疑法官是否看過案例。

李樹軍向法官解釋,「藏字石」是天然形成的,五百年前斷裂,現在已經被做成門票了。

據現場人士透露,在公訴方沒有任何能力反駁下,法官草草宣布休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