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燭光守夜紀念「四•二五」十五週年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記者華清悉尼報導)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傍晚,部份澳洲悉尼法輪功學員們聚集在市中心貝爾摩公園(Belmore park)的草坪上,舉行神聖的燭光守夜,以此紀念十五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和平上訪,並悼念三千多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同時向民眾進一步講清真相,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

悉尼法輪功學員的燭光紀念活動現場
悉尼法輪功學員的燭光紀念活動現場

從十五年前的今天開始,法輪功學員一直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制止中共的殘酷迫害,贏得了千千萬萬世人的尊敬與支持。黑夜中一盞盞燭光,猶如一盞盞明燈,代表了法輪功學員一顆顆慈悲、善良的心。他們雖然身居困境,仍然以祥和慈悲的心態告訴人們真相,希望人們不被邪惡欺騙而走向光明。幾百名悉尼法輪功學員身穿淺黃煉功服,向世人演示法輪功五套功法,純正的能量和「法輪功萬人和平上訪十五週年紀念」等巨大橫幅,在秋天的寒風中散發著慈悲、祥和的熱量,吸引了許多過路市民的高度關注和支持。

民眾向法輪功鞠躬表示深深讚賞

來自南非的傑夫先生(Jeff)與女伴走過燭光晚會現場時,久久駐足觀望,仔細閱讀真相展板的內容,然後向法輪功學員幾次鞠躬表示深深讚賞。傑夫先生表示他非常同情和支持法輪功修煉者。他說:「我非常同情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在中國散發傳單、講真相。我會永遠支持法輪功所做的。」他最後希望法輪功修煉者和廣大民眾齊心協力共同制止中共迫害。

另一位來自非洲的帕森斯小姐(Adelash Parsons)走過燭光晚會現場,在徵簽表上簽完字後表示:我非常同情和支持法輪功修煉者。我同時支持你們發資料、講真相等形式。希望你們能持續的更廣泛的、形式多樣的講真相,讓更多的民眾來簽字支持你們。然後大家一起告訴中共政府停止迫害!

來自法國的法輪功學員托馬斯﹒多布森(Thomas Dobson),「四•二五」那年他正在中國長春為讀懂中文《轉法輪》而學習中文,今天為了紀念「四•二五」的輝煌,下班後他專程來到燭光晚會現場為民眾講述他所知道的真相。他告訴記者他向很多路人講了真相,有很多人不知道真相的願意了解更多真相,表示回去後會上網查詢並轉告朋友;從法國來澳洲旅遊兩天的一對年輕人,聽完真相後,表示非常喜歡法輪功的美好,很想去法國找煉功點去學法、煉功;還有很多華人從他手中友好的接受真相資料。

天津年輕法輪功學員親歷上訪真相

來自天津的年輕法輪功學員陽陽非常感慨地告訴記者她當年親身經歷「四﹒二五」上訪。她說:「一九九九年四月,我在學校訂閱的一本雜誌上有一篇文章是寫有關青少年不宜練氣功,覺得裏面寫的很多內容是與事實不相符,因我和其他幾個大法小弟子都親身體會無病一身輕的,所以聯繫的當地的大法小弟子寫一封聯名信給雜誌社,寫了我們從重病到完全康復的過程。由其他成年學員轉交給雜誌社。我記得那時我是中午休息和下課後去教育學院等消息。後來有很多天津及周邊地區的年輕法輪功學員也過來準備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說明事實。四月二十三日晚,我和另一名小學員吃完晚飯回來,看到那些警察開始抓人打人,親眼看到和我一起的那個小學員的父親被打,被抓,我們想上前阻止但被另一個警察攔住並警告我們不許靠近,否則連我們一起抓。當時圍觀的人們把我們拽了出來。還有幾個我認識的年輕法輪功學員也被抓了,有的年歲大的老年學員被打,後來找到我媽媽,我們就與其他年輕法輪功學員一同到天津市政府的信訪辦反映問題。大約凌晨二點,有去交涉的同修說天津解決不了可能要去北京信訪辦反映。這就是後來的‘四•二五’上訪。」

陽陽還說:「我媽媽還在中國,她認為:只有解體中共,向世人揭露中共的罪惡;曝光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制止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才能停止迫害。才能使世人走向美好的未來。我堅守自己的信仰,用純真純善的心態向世人講清真相。告訴世人只有退出中共及一切組織,才能有一個真正的美好的未來。」

終生難忘的「四﹒二五」意義重大

法輪功學員鄧國平先生和太太當年一起親身參與了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上訪。鄧先生表示:「四•二五」上訪這件事是我終生難忘的,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感受到這件事的意義。我記得當時有一個中國問題的專家說到:「‘四•二五’開創了民眾和中共暴虐統治進行和平理性對話的先河。」這是當時中共能夠選擇棄惡從善、給自己在民眾中樹立聲望、創造一個真正社會公平和諧的絕佳機會,可是它畢竟是十惡俱全的惡黨,它選擇了迫害,也使它從此走上不歸之路。現在的中國社會大家都看到了,不管誰在中共掌權,它自己也承認已經到了其惡黨的統治歷 史中最危險的時期,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這是它自食其果。

而對於普通民眾來說,當時有許多人對「四•二五」不理解,甚至有的還為中共鎮壓找理由,可是正因為中共對法輪功的無理鎮壓徹底斷絕了民眾和政府最善意和有效的解決彼此衝突的途徑,從而使得這十多年中國的法律體系被徹底破壞,這十多年來對普通百姓來說這個社會是最不公正、最不公義的時期,民眾和政府衝突最嚴重的時期。如果人們能夠回過頭來再看「四﹒二五」就應該懂得其對社會的意義。

鄧先生還表示:最近幾年有許多律師勇敢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當他們看到了、體驗到了法輪功對中國社會的價值和這些修煉的學員的大善大忍的境界,他們要為法輪功申冤。這些律師完全可以不接法輪功學員案子,各地610一直在阻擾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很多律師因此被吊銷律師執照、被打、被關押、被酷刑折磨,其中高智晟律師是最勇敢也是遭受最嚴重迫害的一個,還有最近的「建三江」事件有許多的律師不畏生死為法輪功學員申冤。為甚麼,因為他們從他們對中國社會了解認識到法輪功宣揚的價值觀對社會的重要性,其中包括他們對「四•二五」事件的正面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