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鶴崗市張術俠女士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鶴崗市今年四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張術俠女士,一九九六年七月有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她先後三次遭中共人員綁架,被酷刑迫害。她沒有任何過錯,但在中共的紅色恐怖下被惡人惡警構陷,被枉判三年。

一、感恩大法給予自己第二次生命

在修煉法輪功前,張術俠體弱多病,貧血、心臟病、神經衰弱、風濕等多種疾病折磨著她。神經衰弱導致她都合不上眼,渾身像發抖一樣不穩;還有貧血,眼底沒有紅色,臉部、嘴唇都是蒼白的,醫生建議她去做骨穿,她怕是白血病,不敢去,原因有二:一是如果檢查出來,治不起,因家裏不富裕,還有個孩子,丈夫讓她去醫院做檢查她也不去;二是她心想白血病有幾個治好的,不查出來還好點,真查出來,嚇也嚇死了,還給親人帶來痛苦。但是,病在誰身上誰難受啊!她一天天的總不順心,再加上家庭矛盾,真不想活了,總是流淚委屈。姐姐帶她去找有附體的人看病,說了很多亂七八糟的事,又信佛教,皈了依,病也沒好。

突然有一天,丈夫出車回來說,某某家放你的佛家錄像,你去看看吧。她聽了想:去吧,就和幾個人一起從那天起有緣看了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剛看時,甚麼也不明白,但就是願意看,一天都沒少。看完又學煉功。剛煉功時,第二套功法要煉三十分鐘,她三分鐘都堅持不下來,渾身直抖。

走入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後,不知不覺中,折磨張術俠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飛,身體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騎自行車上大坡真象有人推一樣。遇到矛盾向內找,張術俠的心胸也越來越豁達。她感恩大法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感恩大法給了自己健康的身體和一顆善良的心!

二、因為不違背良知、說真話遭綁架

一九九九年四月份,得知天津法輪功學員被打,張術俠和同修們想一起去北京講真相,想讓政府了解她們學了大法後身心變化的真實情況,告訴他們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沒想到坐火車還沒有到哈爾濱就被防暴警察騙下車,端著槍劫持到駐哈辦事處,直到天快黑了他們找來一輛客車把她們送回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中共利用媒體造謠誣陷法輪功,不讓集體煉功,手段非常惡劣,新世紀廣場警察用水管往法輪功學員的身上、頭上噴水。法輪功學員去站前煉功,張術俠等人站在前面,警察上來就把這些人劫持到警車上,拉到紅軍派出所。一部份法輪功學員堅持在那裏打坐,警察們卻找了鏟車,鏟廣場上的地磚,驅趕法輪功學員離去。張術俠等法輪功學員被關了一天才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下午,張術俠去同修的店裏,被新一派出所綁架,當天晚上給栽贓了一個「串連」的罪名劫持到拘留所。拘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交二百三十元飯伙錢,每個人一天吃窩頭,每頓一碗湯,沒有油的湯裏幾乎看不見菜葉,家裏送東西也不讓,按當時的生活標準是在剋扣她們。二十三日,她們幾個不吃飯了,一個女「獄警」進來又打又罵,張術俠站那兒煉功,被推倒在地上,把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帶到走廊打,迫害到二十八日,家人來接還不放。警車把張術俠等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新一辦事處,等上面的命令,到晚上又劫持到第一看守所,獄警不讓煉功,逼迫兩名法輪功學員蹲六個多小時,獄警連踢帶打耳光,吃的更不用說了,凍白菜湯上浮著小蟲,底下一層泥,直到四十天才放回家,家中丈夫和兩個孩子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二零零零年春天,警察到家中綁架她,她逃出魔掌。後來惡人怕她去北京,就找她親戚做中間人說:別看拘留證下來了,也不送你,還做了保證,她丈夫被騙的還給人家五百元錢買西裝。張術俠在外邊五天回家了,丈夫為她擔驚受怕。

三、惡警入室綁架、毒打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日,張術俠種了一天土豆回家,剛坐下來吃飯,那天她丈夫還買了兩條沙丁魚,沒等吃完,新一派出所的王才帶幾名警察,突然闖進她家,到處亂翻,連沙發都翻過來找,甚麼也沒找到,王才騙她說:跟我們走一趟吧!說是分局下的令。

張術俠怕嚇著丈夫和孩子,下地穿鞋,繫鞋帶,他說,鞋帶就不用了吧,知道他們這是詭計,但怕他們拉扯嚇著孩子,自己往外走,說要上廁所,王才說:別讓她再跑了,外面連大地都包圍了。張術俠沒有怕,連跳過三道杖子,來到小姑子家。可王才領著惡警闖了進來,到處找沒有找到,就說:她小姑子也煉,把她也帶走。張術俠出來了,理直氣壯站在他們面前,王才狠狠地搧了她一個大耳光,連拉帶扯的把她劫持到警車裏,還把她小姑子和小姑子的丈夫也押上另一輛警車。

到新一派出所,不法警察把她關在最裏面的一個房間,強行將她的手背銬上,兩個惡警連踢帶打,左右開弓,一下猛踢在她的乳房上,她被打得眼前冒金星頭髮散亂著。張術俠大聲的喊著,外面的親人站了一大幫,丈夫瘋了似的往裏闖,警察緊緊扣著門。

惡警打了不知多長時間,逼問甚麼她都不說,他們更兇了,說拿大皮管給她開皮,這時她的親屬站在門口,因他也是警察,他們趕緊說:把你身上的土劃拉劃拉。他們笑面迎上去,後來張術俠才知道已經被折磨到半夜二點多。家人親戚的到來,把小姑子和小姑子的丈夫領回去了。

不一會兒,惡警劫持來了法輪功學員王忠清,把她倆銬在一起,上廁所都不給打開銬子,還正趕上她來月經。惡警連夜把張術俠送進拘留所。第二天丈夫托人才能見到她,丈夫,大姑姐,大伯嫂都哭了,張術俠被迫害的臉都青了,變了形。親人安慰說:沒事,甚麼證據都沒有,就一個上次的拘留證(拘留證是二零零零年春天的)。惡警說話從不可信,拘留證還能重複用,真是荒唐可笑。

陰曆五月十三,張術俠她們在拘留所煉功,就聽見後院(第二看守所)叮叮噹當的,養的火雞叫,狗也叫,整整一小天不知道咋回事。張術俠被迫害到十五天的時候,也不放人,到第十八天那天,惡警王才和張濤(片警)拿著刑拘票子讓張術俠簽字,她不簽,他說:「不簽也不能放你,因為上面又有令了,你們是政治犯,怎麼對待你們都行,你以為你是誰啊?」

四、第二看守所最黑暗的一幕

張術俠和一位二十歲的法輪功學員一起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有個女惡警名叫吳燕飛,一臉的惡氣,惡狠狠地將她倆關進十四號牢房,一進門就看到觸目驚心的慘相。

房間對面都是大鋪,大鋪上坐滿人,三米左右寬的地磚上坐著兩排法輪功學員,而且都戴著鐵支棍子,雙手被銬在一起,又銬到另一隻腳上。兩個牢房共有五十三名善良女性被鐵支棍摧殘,現在想起那種場面都想哭,這時才明白那天後院的聲音不是偶然的。

酷刑演示:戴鐵支棍
酷刑演示:戴鐵支棍

被綁架到第二看守所的有七十多歲的謝香蘭,六十多歲的孔照芹、王秀芝、牛淑芹、於秀芹等,惡警下令讓刑事犯楊英當號長(牢頭),不讓煉功,不讓閉眼睛,刑事犯們聽惡警的指使,法輪功學員閉眼睛,犯人用毛巾在自來水管接涼水,對著戴械具的法輪功學員的頭嘩一擰,水順著頭髮淌滿臉,淌到身體裏,換不了衣服,上廁所都艱難。法輪功學員怕拖累別人少吃,甚至不吃飯。有的犯人用拖鞋底打法輪功學員的嘴巴子,發現閉眼睛就用水澆,有的發現煉功就報警。二看的惡警由傑拿著大皮管子進門照著法輪功學員猛打,法輪功學員呂原秋在門口被他打暈過去,陳平珍被暴打四十多皮管子,他才惡狠狠的離去。有的屁股坐爛了,露出了骨頭。

鶴崗市第二看守所所長李樹林用各種殘忍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上蒼懲罰,得癌症。

五、枉判好人,紅色恐怖下邪惡無恥的「表演」

張術俠被第二看守所戴刑具迫害六個月,家裏人到處托人花錢往外救她,丈夫差點把房子賣掉。滿六個月那天,惡警王才、張濤又來非法提審,讓她簽字,她一看是構陷自己的起訴判刑,就說你們迫害好人在犯法。王才說:你還好人好人呢,十六大開完了,對你們法輪功定位政治犯。你女兒上學都要受到牽連的。張術俠說法律是講證據的。他哈哈大笑說:對你們還用甚麼證據,已經是敵我矛盾了。他們又把張術俠劫持到第一看守所。

張術俠被東山區法院枉判了三年,在開庭那天家人請了律師,好心的律師那時就敢為她辯護,可邪惡的警察堅持不讓出庭,律師沒辦法,把律師費原數歸還給她丈夫。當庭枉判三年,張術俠不簽字,又上訴。上訴也被恢復原判,天下烏鴉一般黑,那些貪贓枉法的官員誰也不為善良百姓主持正義,都在助紂為虐。張術俠回來後得知,丈夫給審判長二千元錢才冤判她三年,不然就構陷枉判她四年。

視法律如兒戲,顛倒黑白,枉判善良的好人,這是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百姓犯下的滔天大罪。百姓看透了,中國的法律讓中共流氓警察踐踏的一錢不值,好人都被關在監牢,而真正的壞人用錢可以買命。還有一個殺人犯劉春貴(名字不準了),此人接觸法輪功學員後知道殺人得償命,他恨自己,也恨自己接觸法輪功晚,如果在外面接觸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他就不會釀下這樁血案了。他遭極刑之前,一個獄警對他說:我手裏有一條殺人命案,你替我擔了吧,反正你也是殺人犯,我保證你不死,就在一看養老了,他答應了,可是沒多久,他還是被槍決了。有個殺人犯叫馬麗,零口供,自從進了牢房後,從沒讓見過家人。她說和男朋友相處,因男朋友的母親不同意他倆相處,他倆殉情,同時服毒自殺,男朋友死了,她被搶救過來了,直接就送到這裏。因男朋友是一個大官的外甥,非要置她死不可。她是被安樂死的,在場人回來說,馬麗臨死前還是瞪著大眼睛指著警察喊「冤枉」。

趕上「非典」,張術俠沒有被劫持到監獄迫害,先後在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被迫害了三年。

一個沒有任何過錯的善良女性飽受三年的鐵窗之苦,她的遭遇比竇娥更冤,這期間給她丈夫和孩子造成的傷害和痛苦也是我們無法想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