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被病業假相迫害的幾點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八日】近一兩年來本地區及其它地區,常常聽到有同修被病業假相迫害的事情發生,每當聽到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時心裏總是感到沉,尤其被迫害拖走的同修,聽了心裏真的很惋惜。

就這一問題,我談一談自己在突破病業假相悟到的法理和自己的親身體會,和同修交流。如有不對的請同修指正。

我在正法時期身體也沒少受到干擾和迫害,大的小的也都經歷過,但是我都很快就突破了,而且不會拖泥帶水拖很長時間。一般悟到了,找到了自己內心深處的執著或者看看這段時間有哪些方面放鬆了,或哪些地方嚴重違背了大法,找到了就重視起來,吃點苦很快就過去了,下次做好。其實修煉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向內找,找到自己偏離法的部份,使自己本質上發生改變(包括思想和行為)。

下面我從幾方面談談面對病業假相的認識。

一、走好修煉的路否定迫害

我認為否定迫害最主要的是行為上要做到。因為天上的神看你的行為,師父說:「人的行為表現那才是這個人的真實體現。」[1]例如:一般身體被迫害通常有這麼幾種表現:身體超越一般的疼痛;不讓睡覺或老是犯睏;還有的吃不了飯;還有的像常人的不好治的病一樣的症狀,致使三件事幹不了等。

有同修遇到不舒服總是好躺著,表情無可奈何,流露出很苦澀的樣子,或者自己應該做的事讓別人代勞。就這個問題分析一下,你發正念說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清除迫害的因素。那麼你躺著,別人代替你做事,說明一個甚麼問題?不就是一種承認自己不行了嗎?如果你在思想中說我行,幹甚麼都沒問題,該幹甚麼就幹甚麼,不把身體不舒服或者難受當一回事,你看看很快就過去了。

因為大法弟子在人間修煉,行為是受大腦的思想所支配的,你的行為就表明了你的一思一念。大法度的是主元神,主元神不去主宰行為,不就是你的思想念不正嗎?你苦澀的表情不就是把這當成了不好的事了嗎?說白了,那就是你心境的真實情況的表露。

修煉中沒有小事,不忽視點點滴滴的小事。我理解的精進不是說我一下子把泰山背走了就達到標準了,而是在修煉中思想和行為要始終符合法的要求,不過激,不消沉,不受環境的影響而被其左右。邪惡就不敢迫害你,因為正神不允許任何其它生命來左右一個走正路的大法修煉人。它如果敢來迫害你,正神瞬間就把它銷毀了,所以說我們的言行首先應該要符合法的要求。

我在面臨迫害的時候,不是消極承受,而是先找到自己的不足,和哪個地方不符合法,把魔難當成修煉提高和清理邪惡的好機會,吃點苦就過去了。正法修煉中,遇到點麻煩,身體難受點,真應該把吃苦當成樂事。師父在很多次講法中都談到了修煉吃苦的問題。

二、再一個就是不要依賴同修,那樣不是真正的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

我在十幾年中沒有依賴讓同修為我發過一次正念,包括自己的妻子(同修),我覺得這裏面有信師信法的因素在。同修來幫是同修的想法,我們該如何對待是自己修煉的問題。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我自己理解,你自己的正念足,師父一切都能為你做主,好與壞一切都決定在你這裏。你有正念宇宙中一切正的粒子因素都和你是溝通的,也在起著正的作用。你沒有正念,認為自己不行,宇宙中和你同等境界的粒子的因素就能左右你。

三、自己主宰自己

我在魔難來的時候,是向相反的方向做,也就是說,你讓我學不上法,我就多學法;你想讓我難受躺著,我就不把你當回事,該幹甚麼就幹甚麼,甚至忘掉了就更好;你不讓我煉功我就多煉功;你不讓我睡覺,我就非要睡覺,默默的發正念,對著不讓我睡覺的邪惡發正念,一會功夫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我是大法弟子,這一百多斤就我自己說了算,我有師父在管,誰也不許來左右我。

四、識破假相不被帶動

一次邪惡給我演化出一種假相讓我看,我每天出門門口有塊條形的大鏡子,每當走到鏡子前時,總能看到自己好像老年人腿走路不正常的狀態,還有時腦子裏反映出來甚麼病症的想法。好似看到的情況真要在我身體上發生一樣,那種無形的意識好像在說:你看,你都這樣了!幾天後我一下就意識到這是邪惡給我演化的症狀,它讓我承認鏡中的假相。我識破了邪惡的險惡用心,我不再照鏡子了。沒幾天好了,再看自己的形像都正常了。如果不能識破這種假相,思想被帶動就有可能被鑽空子。

五、法理上一定要清晰

法理清晰也是突破舊勢力迫害因素的一方面。例如:大法弟子不是只為了修煉才來在世間,舊勢力把個人修煉看的重,哪怕毀掉你也得達到它們的標準。而我們今天修煉,個人圓滿已經不是大的問題了,救度眾生才是我們的史前大願,那是我們的責任。在修煉中有執著,會在法中漸漸的歸正,修煉再難我也一定能修好,因為我們有師父在管,舊勢力不配所謂的要考驗我。因為你也是要在大法中擺放你的位置的,你怎麼能來所謂的考驗我哪,你不配。但是還有特殊情況:通過善解的方式來對待等也是一方面。

有同修在被迫害中不解的說:我資料沒少做,怎麼還遭迫害了哪?還有同修說:我已經把《轉法輪》背了兩遍了,我怎麼也遭迫害了?其實,前者把做資料的多與少當成了修的好與壞的標準了。而後者把背經書多少當成了修的好與壞的標準了。法是背下來了,可是在過關中,你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了沒有,把自己視為修煉人了嗎?證實大法的事是做了很多,可是那事情的本身並不是修煉,而做事中能體現出來你修煉的心性在裏邊。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3]。

六、別把魔難看大

師父在《瑞士法會講法》中提到了宇宙,在其他國外講法中也談到了宇宙,而且是越來越大,也講了微觀與宏觀的關係問題。在我這一層的理解是師父在不斷的擴大我們的容量和能力。我們在發正念的「滅」字中被你覆蓋面內的一切不好的邪惡都被抑制住了,邪惡在你的強大的正念場內就解體了。如果你忽視了正念,把難看大了,實際上也就是把你自己看小了。我覺的在這一點上師父講宇宙是給予我們的能力,在不斷的擴大我們的神通法力,我們不但要掌握好,還要在這時期應用好。不是邪惡還要左右我們,而是我們在逐漸的掌握運用神通滅盡邪惡過程中在回歸新宇,不是我們怕,是它們在滅盡中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提到的把一個人綁在床上,把他的手腕劃了一下,說是讓他流血而死,把自來水龍頭打開,讓他聽滴答聲,不一會那個人就死了。其實,自來水和那個人是不相關的,由於那個人把自來水和自己流血聯繫上了,最後導致死亡。在修煉中,在矛盾來時要是把不好的事和自己聯繫到一起就會起到相應的作用。如果你總是保持正念,和師父、和法相伴,你不會有問題的。身體一難受了,你就想到了不好的結果,其實不就是在求這不好的東西嗎?大法弟子修煉這麼多年了,身體已經被高能量物質代替了,甚至細胞核也已經改變完了,三界內的物質對你還起作用嗎?不起作用了!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講,你怎麼能被病業假相而帶動了呢。

我在這些年中,我始終保持著大法弟子沒有病,恆定著我的認識,有不好的念頭瞬間或很快就過去了。因為這個恆定的正念比它要強大的不知道多少倍,所以我每次這方面的考驗都是輕鬆的過去,瞬間、一兩個小時、半天一天,超過幾天的就很少。

七、煉功的動作問題

有的同修煉功的動作不標準,尤其老年同修不標準的多些,動作走樣,有的女同修在某一個動作做的是男的動作,甚至有的推法輪方向反向等,也是身體出現不好症狀的一方面。在迫害前,輔導員每天在煉功點上都有一個在看著同修煉功的,同修有不標準的動作,輔導員及時的糾正,煉完功後再告訴同修動作該怎麼糾正過來。在這裏我也建議,同修在學法小組或合適的時機利用少量時間看看同修的動作,尤其是老年同修,這也是我們應該做好的一方面。

八、走正修煉路 堅持實修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都很忙也很辛苦,但是我們在做好三件事中不能忘了實修,在任何環境中遇到了矛盾和不高興的事都要向內找自己的原因,在修好自己的情況下,還要走正修煉的路,例如:用錢用物方面;大法弟子行為方面;修煉不二法門方面;敬師敬法方面等等。我知道在我們地區同修在個人修煉方面都很好,由於在用錢用物方面出現了問題。還有的大法中的事做的很好,但是忽視了自身修煉也出現了問題。

九、放下自己觀念 溶入整體環境中修煉

同修被迫害的另一個原因是堅持自己,有的幾乎是脫離整體的環境多年,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學法和自身修煉很難和同修在一起。甚至錯了的時候也很難及時的糾正過來。師父也多次講到修煉環境的問題,那也是修煉中不可忽視的問題。和同修在一起,最起碼我們會看到同修的修煉情況,看到同修的行為和言語,也會促使你比學比修。在當今社會就很難看到大法弟子那無私美好的行為,那是人間的唯一的一塊淨土,所以說我們和同修接觸溶入整體環境中修煉,那是我們應該保持不可脫離的環境。

十、身邊的人怎樣來幫同修

同修有難需要幫助,那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應該在法上幫,引導同修找出自己的不足,不指責,不著急,更不能一切都大包大攬,好像甚麼都是我們為同修做了就好。如果這樣可能就會適得其反,使同修被迫害延遲時間或加重迫害。因為舊勢力迫害他(她)有時候也是利用同修在考驗周邊的同修,例如:他(她)都這樣了,你還修不修了?還有大家甚麼事都依賴他(她)等。因為身邊的人不在法上或有些事情需要大家提高了,也會出現此類現象。同修被迫害,周邊的同修也要找找自己,看看我們是否也有需要提高的因素。我認為幫同修的過程也是修我們自己的過程,也是提高的過程。儘量恰到好處的引導同修自強起來,找出不足。有的做的比較好的地區,他們把學法小組放到身體出現問題的同修家,既幫助同修學法也不影響同修做其它大法中的事項,結果成效很好(不能效仿,要根據情況而做)。

僅舉我自家的一件事為例:一天我妻子(同修)很驚訝的對我說:你來看看,我這長了兩個像鴨蛋一樣的包。(指腰部)我看了看妻子說:我不看。我當時告訴她,從現在開始你把它忘掉。就這樣過了一個月,有一天她說:沒了。我問甚麼沒了?她說一個月前我讓你看的那個包沒了。這件事雖然是修煉中的小事,但是這件事告訴了我們在修煉中的一個理:就是你能達到心不動那是一個境界的體現。如果面對魔難、面對現實,你真的不在意,不執著,甚至還能忘掉,很快就能過去,就能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景象。

總之,修煉不是單一的一方面做好就行了,是需要我們方方面面都要符合法的要求(包括一思一念),乃至達到不同層次法對我們的要求和標準,走好走正修煉路堅持實修是我們走向神,回歸新宇的必經途徑。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