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田被迫害致死 外甥女討公道遭惡警恐嚇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就在吉林市法輪功學員王海田被綁架迫害離世半個月後,正月元宵節剛過,吉林市致和派出所的惡警又到「武漢鴨脖王」熟食店及周圍的店家查問王海田的外甥女敖翠翠下落。

王海田是蒙古族人,曾用名包文菊,同外甥女敖翠翠在吉林市船營區北極美食街內開一家「武漢鴨脖王」熟食店。王海田自製牛肉乾,鴨貨是從總店進的,爺倆經商講誠信、重道德。經營的食品中沒有任何添加劑、防腐劑。顧客買的可心,吃著放心。所有食用過的顧客都說好,都願意去買,也都因此成了回頭客,生意很好 。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王海田在北極街民族胡同八號樓自家門外,被吉林市公安局、致和派出所惡警合伙綁架到沙河子洗腦班遭受迫害。十二月五日從洗腦班回家後,先是身體消瘦,臉色發黃;接著腹部腫脹,呼吸困難進食很少;後來不能躺著,只能坐著;再後來躺、坐都不能,只能跪著,無法大便,於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五歲。

'王海田遺體'
王海田遺體

王海田去世後第三天,整個嘴呈黑紫色,整個臉部是青色的,火化後骨灰內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顆粒。家人根據王海田生前講述警察殘害他的手段,強烈質疑在洗腦班他被注射了有毒藥物。

舅舅含冤離世對敖翠翠來說真的是晴天霹靂,慈祥、健壯的舅舅就真的離開她了嗎?她不敢相信這一事實,整天以淚洗面。她說:感覺舅舅是出門了,過幾天就回來了。

爺倆雙雙被綁架,遭酷刑折磨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王海田和外甥女敖翠翠要出門辦事,王海田一出門就被蹲坑的惡警綁架。敖翠翠出來時不見舅舅,剛要拿手機給舅舅打電話,就被三個便衣綁架塞進車裏,其中一人叫唐哲明。

王海田和敖翠翠被綁架到船營區致和派出所,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致和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兩次,搶走所有的法輪功書籍、衛星接收器的高頻頭兩個、衛星接收機,安裝衛星設備的全部工具、電瓶車一台、現金一萬多元及其它物品,警察又把王海田家的衛星天線拆掉。

敖翠翠在派出所遭受非法審問,敖翠翠的回答警察不滿意,就給緊一次手銬,手銬都卡到肉裏了,疼痛難忍,然後又施於「老虎凳」酷刑,後於當天午夜送往吉林市拘留所,非法拘禁十天。

王海田被綁架到致和派出所遭非法審問後送到臭名昭著的吉林市沙河子洗腦班遭受迫害。十月二十三日晚上七點多,王海田被雙手反銬上,戴上腳鐐子,帶上頭套,強行塞到轎車裏,拉到一個三樓審訊室,一個刑警大隊的惡警將王海田雙手後銬,雙腳用鐵鏈子鎖住,警察用毛巾在王海田頭上方勒緊後拽使其仰頭,嘴用膠帶封住,只能用鼻子呼吸,再把點燃的香煙插入雙鼻孔內,煙燃燒完後再繼續往鼻孔裏插,嗆的人睜不開眼睛,連咳嗽帶吐,眼淚直流,特別痛苦。他們還讓把眼睛睜開,不回答問話,他們就用戴手套的手打臉(戴手套打不留痕跡)。惡警把這一酷刑叫「醒腦」,如果要是承受不了,就會胡亂說。

酷刑演示:將兩根煙同時點著插入法輪功學員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嗆、窒息,極為痛苦
酷刑演示:將兩根煙同時點著插入法輪功學員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嗆、窒息,極為痛苦

惡警又用塑料布把王海田圍住,用皮帶勒住他的頭,兩個人用力按住頭往後拉,用注射器抽上辣椒水、芥末油往鼻孔裏灌,還要給王海田打針。並說:「我們就是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惡警還扒開王海田的眼睛說:「看看你的眼角膜好不好?我看你的左眼角膜還行。」

惡警繼續折磨了王海田兩個多小時後,才又拉回到沙河子洗腦班。在洗腦班裏,整天逼迫看誣蔑大法和大法師父的光碟,幾個惡人輪番洗腦迫害,逼迫寫不煉功「保證書」,逼迫罵大法師父、罵大法,並恐嚇不放棄修煉就判刑。

王海田的精神和肉體受到了難以想像的摧殘和折磨。

為舅舅討公道 遭惡警恐嚇抓人

敖翠翠從拘留所回來後,「武漢鴨脖王」熟食店無法經營了。她多次去致和派出所要回了被搶走的一萬多元現金和電瓶車。每天迎著寒風,腳踏著厚厚的積雪,艱難的奔波在吉林市公安局、吉林市船營公安分局、吉林市致和派出所、吉林市看守所之間要人,並聘請了律師,為被吉林惡警無理綁架又遭酷刑的舅舅討說法,為其伸張正義,營救親人回家。

吉林市各級不法警察每次都是推來推去的不接待她,致和派出所惡警做壞事心虛,還不斷的恐嚇敖翠翠說:「快走,要不還把你抓起來。」「你還在那住呢,別在那住了,要不哪天又把你抓起來了。」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王海田從沙河子曉光村洗腦班被放回家後,先是身體消瘦,臉色發黃;接著腹部腫脹,呼吸困難,喘不上來氣,進食很少;後來不能躺著,只能坐著;再後來躺、坐都不能,只能跪著。

自從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爺倆被綁架,鴨脖熟食店就停業了,敖翠翠回來後一直為營救舅舅而沒時間經營,更是沒法經營了。惡警三番五次的到鴨脖熟食店騷擾、打聽敖翠翠的情況,租住的房子也不能住了。爺倆又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王海田含冤離世。

中共警察採取卑鄙的手段將一個善良、健康的好人綁架走,就是因為他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為了逼迫其放棄信仰,惡警使用了極其毒辣的手段置人死地,不但不感到愧疚,還不放過失去親人的孤單女孩。敖翠翠是位活潑、熱情、愛幫助別人的女孩,她的回頭客都很敬佩她,現在她失去了生活來源,沒有固定的住所。

敖翠翠現在還處在失去親人的痛苦中不能自拔。所有熟悉她的人看了都止不住陪著流淚。

所有參與殺害王海田的罪人都得對這命案負責任,殺人償命,這是天理。人不報天報。

參與殺害王海田的兇手有:
吉林市邪黨頭目張曉霈
吉林市政法委 「610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主任白岩
吉林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李志春 辦公室電話62409346;
吉林市船營區公安分局刑事法制大隊王京海電話:13704404321 ;
吉林市船營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高新 ;吉林市船營區致和派出所惡所長:關曉群 電話13904323888;
吉林市船營區致和派出所惡警:陳博,姜超、唐哲明 電話13944202988  以及參與迫害的所有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