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遭刑訊一人精神失常 「晨煉案」開庭延期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上午,瀋陽大東區法院對「晨煉案」中的十二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庭審,由於程序違法,遭到辯護律師的抵制,加之法輪功學員付輝因遭迫害嚴重而再次休克,致使這場非法庭審被迫延期。據悉,「晨煉案」中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均遭刑訊逼供,一人已精神失常。

「晨煉」遭跨省大綁架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二十一日兩天時間,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先後在瀋陽火車站和夏芳園公園被綁架,被綁架的理由是這些法輪功學員參加晨煉或有可能晨煉。隨後此事被構陷成「F321」跨省大案。

據悉,這次綁架行動是直接由「中央督辦」,瀋陽市「610」主抓,跨三省六地──遼寧瀋陽市、本溪市;黑龍江哈爾濱市、大慶市、肇東市;內蒙古通遼市。此前警察動用電話監聽等高科技手段進行布控,全面實施跟蹤、堵截。

車站遭綁架:三月二十日下午四點多,哈爾濱的法輪功學員付輝、劉金霞、臧玉珍、高秀芬等人在瀋陽火車站剛下車,就遭一群便衣綁架,這些人不出示任何證件,強行抓人,先綁架到鐵西區興工派出所,後又將人非法關押進於洪區造化鎮高力村看守所。

晨煉遭綁架:法輪功學員劉佔海和任秀英等人於三月二十一日清晨在瀋陽大東區夏芳園晨煉,被周邊蹲坑的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大東門派出所後,又被劫持到看守所。

家中遭綁架:瀋陽法輪功學員李玉萍、劉亞榮於三月三十一日被綁架抄家。警察在李玉萍家中發現一個包裏有另外兩位法輪功學員武秋彥和徐曉豔的身份證,因此專程潛入哈爾濱和本溪,毫無理由地綁架了她們。

多人遭刑訊逼供 一人精神失常

瀋陽大東區公安國保警察對十三位法輪功學員動用酷刑逼供,羅織罪名,欲非法判刑。導致多人重傷,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趙淑雲,女,六十多歲,內蒙通遼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趙淑雲
趙淑雲

付輝,女,四十三歲,哈爾濱人,被警察用電棍電擊陰部、腿部,後被迫害成瀋陽看守所的「高危病號」,高壓二百多,經常被搶救。


曾經年輕漂亮的付輝

被中共迫害後的付輝

李玉萍,女,五十四歲,瀋陽人,在瀋陽看守所裏被迫害的極度虛弱,需要別人攙扶,經常檢查身體,並被國保大隊強行搶走家裏現金(包括她父親的喪葬費),現在她八十幾歲的老母親被嚇得不敢回家,流離在外。

任秀英,女,七十二歲,哈爾濱人,被迫害的腿痛、腰痛。

任秀英
任秀英

武秋彥,女,五十八歲,哈爾濱人,被迫害的血壓一直很高,瀋陽看守所每天強逼她吃兩片降壓藥。在家很健康,不用吃藥。

另外,劉佔海(男,四十八歲,哈爾濱人)、劉金霞(女,六十多歲,哈爾濱人)、臧玉珍(女,六十歲,大慶人)、徐小豔(女,本溪人)、高秀芬(女,六十歲,大慶人)、劉亞榮(女,瀋陽人)、王洪林(男,六十多歲,本溪人)、趙宏興(男,六十多歲,哈爾濱人)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打的臉浮腫、脫相。

律師合法要求

由於綁架戶外煉功學員沒有合法理由和法律依據,瀋陽大東區公安國保大隊兩次上報的所謂「案件卷宗」,都被檢察院退回。但大東區國保大隊堅持作惡到底,第三次遞交卷宗,大東區檢察院遂將十三名法輪功學員非法起訴。

因法輪功學員趙淑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於開庭前被釋放。剩下的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其中七名:付輝、劉金霞、劉佔海 、武秋彥 、任秀英 、徐小豔、臧玉珍,分別聘請了七位北京正義律師辯護,七位北京正義律師在非法開庭前據理力爭。其中除了徐曉豔外,剩下六位都有家屬做第二辯護人。

在瀋陽大東區法院定於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對十二位法輪功學員進行開庭審理。七位律師和幾名第二辯護人與法官陳壯威會面,提出了六點要求:

1. 維護辯護人的合法辯護權,不准打斷律師辯護,控辯雙方權利平等。
2. 律師不接受安檢,維護律師尊嚴。
3. 申請第二辯護人。
4. 在公平、公正的條件下,秉公辦理,不得有偏袒。
5. 要求換審理大廳,由原來的小庭換成五十四人的大庭。
6. 真正公開聽證,讓普通民眾有權利旁聽。

便衣搶律師手機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一大早,法院門口和周圍都安排了便衣,其陣勢如臨大敵。一位律師想用手機拍下在場情景,被一名便衣把手機搶走。幾位律師質問這名便衣,讓便衣拿出證件,便衣稱自己是警察。律師指出:「即使不允許照相,也輪不到國保不讓,法院讓不讓照啊!況且我是在法院的外面照又不是在法庭上照。你們這不是濫用職權嗎?除了便衣、社區雇佣人員、就是特務,還拿壞事當好事呢!」這時過來一個領導模樣的人說:「是律師啊,算了,還給他吧!」便衣這才將律師手機歸還。

四位律師(身後藍衣者是便衣特務)
四位律師(身後藍衣者是便衣特務)

法院故意刁難 律師抵制開庭

開庭前大東區法院門口安檢處以公訴人也要進行安檢為由,要求七位辯護律師安檢。其間,法官陳壯威多次哄律師們接受安檢。一位律師義正詞嚴的說:「昨天已經就這件事說明了我們的態度,公訴人他安檢與我們律師安不安檢無關。安檢是對律師的侮辱,在這種不平等對待下,很難保證開庭的公正性!」律師們據理力爭,拒絕安檢。上午九點左右,陳壯威接到指示,同意律師不進行安檢。

但是法院只允許每個當事人的一名家屬進去旁聽,核對姓名後並發一張旁聽票。而進去的家屬卻發現旁聽席的五十四個座位上,已被不明身份的人坐滿,只剩下屈指可數的幾個空位。律師們指出這不是公開開庭,是假公開,並表示拒絕開庭。

付輝昏倒 庭審延期

上午十點多鐘,就在律師和法院雙方因公開庭審是虛假的、旁聽權被剝奪等事宜的爭執過程中,十二位法輪功學員已經被送到法院的一個地下室的房間裏,但此時法輪功學員付輝昏倒,法醫給付輝檢查血壓80--140,心律110,已無法行走。付輝自綁架後的一年時間裏,被酷刑折磨,遍體鱗傷,出現高血壓、心臟病症狀,在瀋陽市看守所裏是穿紅色馬甲的高危病號,此前已被多次搶救。

付輝的母親聽到女兒昏倒時,頓時痛哭,急切的要衝進去見女兒,被三、四名法警拽住胳膊阻攔,付輝母親拍著一位法警的胸口說:「你們沒有家人嗎?沒有老少嗎?你們的心是鐵打的嗎?她在這裏關押一年了,我都沒見到人,我是一個做母親的,我想見我的姑娘,現在她昏倒,我就想見見她,你們的心不是肉長的嗎?」但法院方面全然不顧這位母親的權利和感受。

這時律師詢問付輝:身體狀況是否能夠庭審,付輝搖搖頭說:「不行,不能站立。」 十二位法輪功學員當時被法院送回看守所。

至此,這場非法庭審被迫延期。十二位法輪功學員仍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相關部門和電話:下載(5KB)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