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台灣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五日】年前去了一趟台灣,目地是想讓比較固執的家人領略一下台灣大法洪傳的盛況,除第一站自由廣場沒碰到同修外,其它主要景點都有同修的真相點。台灣的導遊不時的說「法輪功到處都是」,自由活動時說「看到法輪功就走對了」。台灣同修很辛苦,有的景點需要很早起床去趕路,到了那裏同修已經等候多時了;有的同修在夜市一直堅持到很晚……一圈走下來有些感受跟台灣同修交流一下。

因為出發前看到關於台灣旅遊局發布的關於導遊不得干涉大陸遊客接受法輪功資料的公告,意識到導遊對大陸遊客了解真相有一定的副作用,因此在出發前一直在針對這個事情發正念,清除操控導遊和旅遊公司的邪靈。還好,在國內出發時國內導遊只說:「出去後,法輪功資料可以接,但不可帶回,一經查到會給整個團造成麻煩。」落地後台灣導遊(三通旅遊公司的40歲左右的女導遊)說的卻是「碰到法輪功發資料不要接」,我心裏想「接不接是遊客自己的事了」,也就沒再深想。真到了有展板的地方遊客卻不敢往前站,我就帶頭到展板前看看,這樣有個別的人也就往前湊湊。後來到有資料的點我就拿上幾份資料,給其他遊客減輕些心理壓力,但大部份遊客還是不敢接近,我把資料拿上車去看,鄰座的遊客也就順便拿過去看了(我坐倒數第二排,妻子同修適時的說了一下三退的重要性,後面的兩排遊客在接下來景點同修的勸退中都進行了三退)。回來後有一些想法,但是感覺自己做的不好就不想寫了,昨天看到有同修寫的泰國旅遊點的文章受到觸動,覺的還是應該寫出來與台灣同修交流一下,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1、真相點資料對大陸遊客的作用是巨大的,只要看過的三退起來就沒有太大的障礙,所以關鍵問題就是使大陸遊客能夠接受資料。站在一個大陸遊客角度說一下我的認識:因為大陸的政治環境加上導遊的導向,對國(境)外行為的一種謹慎,普遍有一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因此同修要主動,單張的資料可以遞到遊客手中,大多數遊客「拿也無所謂,不拿也無所謂」,給了可能就接了,順便也就看了,不給也就不會主動去拿。一般下車時時間比較緊張,都在盯著導遊的去向,參觀完後或上車等人時是比較好的講真相時機。

2、真相點親口講的同修少(國父紀念館處在紀念館門口與草地上都有同修在煉功,親口講的只有一位同修)。

大陸遊客基本都知道全世界到處都有法輪功學員,但是他們腦子中裝的都是邪黨灌輸的許多歪理邪說,邪共的宣傳使「反華勢力」和「法輪功搞政治」的觀點在一些大陸客腦中根深蒂固,有人認為真相點的同修都是花錢雇來的。很簡單的事情也會用一種邪黨的思維去盲目否定。有一個遊客在回來的飛機上我倆坐鄰座,說起三退的事情,他說沒退。我就跟他說看到藏字石上寫的「中國共產黨亡」了嗎?他說「那是法輪功刻的」,我感到很震驚,這是第一次聽到此種說法。無神論被邪黨深深灌輸在大陸人腦子中,對超出實證科學的事情會不假思索的排斥,這也是救度大陸人的難度之一。我就跟他細說了一下「藏字石」經過國家級專家、學者的鑑定是天然形成,沒有人為的痕跡,而且那一屆的常委都去看過等等信息。面對面講可以發現大陸遊客的心結,有針對性的去破除。多一些同修講效果會好。

3、在1月20日左右的某刊物中有一篇《知情者公開趙紫陽夫婦和法輪大法的一段奇緣》的文章,在「密友透露趙紫陽反對鎮壓法輪功」一節中有一段原文是這樣寫的:「2007年11月,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氣功師兼密友、《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一書作者宗鳳鳴接受海外媒體專訪時表示,最近通過朋友傳閱,閱讀到這封汪兆鈞的4萬多字公開信,看後非常激動,不顧年邁,主動寫電子郵件給汪兆鈞表示支持。」由於篇幅有限編輯時進行了刪改,把其中的「最近通過朋友傳閱」改成了「趙紫陽通過朋友傳閱(文字不準確)」,這裏的主語是「宗鳳鳴」而不是「趙紫陽」,趙紫陽在2005年1月17日已經去世,這裏寫的是2007年11月的事情。我看到泰國的真相資料中也出現這種日期失誤的現象。

這種問題看起來不大,但是對於大陸遊客來講卻關係重大。因為大陸遊客受邪黨洗腦和毒害很深,接受的負面信息較多,一旦發現任何一個紕漏他不會說是你的疏忽,也不會去核對原始文章是如何寫的,而會激發那種負的因素,就會覺的法輪功說的不可信。發現這種問題後同修應迅速做出反應,將所有真相點上的資料及時進行修改或者處理。

4、在後期的一個景點上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情:有一個發資料的人跟導遊發生衝突,因為在遊客隊伍的後面沒有看到衝突的原因,只是看到導遊很氣憤。我拿不準發的是甚麼資料,不知道是不是同修,因此當時沒有採取任何措施(當時去要一份資料澄清是最好的),等自由活動的時候核對了一下,發現這個人是在發甚麼孔孟的東西,導遊卻認為是在發法輪功資料,回到車上還在說這個事,說法輪功太可氣了,我們(包括妻子同修)說「那個人發的不是法輪功的」,因為在最後排,車上很熱鬧,導遊也沒聽到,後來下車後又跟導遊說明這個事,導遊只說了一句:「那個人太可氣了。」中間還有一天,自由活動時間,我們在跟一個同修聊,導遊出來看到後大吼。從導遊的表現來看,對法輪功有很深的誤解。無論他們是從自己的工作利益(跟中共處好關係遊客就多,收入就高)來考慮,還是他們自己的觀念取向問題(親共的旅遊公司就合作,認同中共的導遊就用),台灣同修可加大力度解決台灣本地導遊的問題。

5、在整個旅遊過程中,導遊不斷的講述或播放台灣兩黨及蔣家父子的資料片,而對中共的認識僅停留在CCTV是「偉光正宣傳」中。想起在2012年到歐洲旅遊時也是一個台灣導遊,50歲左右的男子,在車上一直說大陸現在怎麼怎麼好,車上沒有人接話。導遊問:「你們不這樣認為嗎?」一個小伙子說:「你是台灣人,我們不知道你的身份,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釣魚,所以不跟你談這事。」我記的辛灝年在一次講演中說到,對中國的現代史,國民黨因為戰敗不願提起,共產黨因為勝利篡改了歷史,所以海峽兩岸的百姓大多都不知道真實的歷史情況,這也是阻礙導遊了解中共真實面目的一個原因,導遊的許多話聽起來就像毛左的思維,進而影響大陸遊客在這自由的環境中了解大法真相。

6、從接觸的這兩個台灣導遊來看,有些台灣人也受國內近些年經濟發展假相的矇騙,認為這都是邪黨的「豐功偉績」,對這個邪黨持認同觀點。卻不知道這個邪黨把大陸從人的道德、自然環境、生活環境、資源都破壞到了斷子絕孫的程度。儘管台灣人在自由的社會裏可以任意瀏覽各種資訊,可是許多人在這些年開放過程中也受到了惡黨的毒害,也有很深的「黨文化」思維,聽信了邪共的謊言,聽不進真話,這些人也是要救度的對像。

7、在阿里山的真相點有一個同修,站在路的一側,面對另一側,對經過的遊客說了一句甚麼話(沒聽清楚,感覺像是提醒對面有甚麼),回頭去看,這位同修接下來就說,「點頭了就表示退了,祝你平安!」這種方法有點過於簡單,遊客沒明白咋回事就算退了?!結果可能不算數,也會讓大陸遊客不解。

一點想法,不在法上的地方希望同修指正,目地是更好的救度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