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法弟子家人的心聲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我的父母修煉大法近十七年了,我作為大法弟子的子女,受益匪淺,感悟也很多。父母是表舅引導得法的。那時,我正上初中,看到父母對大法很虔誠,每晚都帶著音響去樓下廣場煉功學法。風雨不誤。我很佩服他們的意志力。看到父母修煉後身心的巨大變化,我對大法也升起了敬仰之情,很支持父母的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發動了對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輪大法殘酷迫害。很長一段時間,母親多次被抓、被關,抓了放,放了又被抓。這樣充滿恐懼、擔驚受怕的日子使我和哥哥真的是受不了了,忍不住對父母大喊大鬧,可父母對我們不氣不惱,總是講道理說服教育我們。但我們承受的壓力太大,對父母的話聽不進去,真的聽不進去,心裏感到很痛苦,我們不求甚麼大福大貴,只希望全家人能過個安穩的日子,在心裏對大法產生了懷疑的念頭,有時口不遮掩的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

後來在我們家庭發生了許多的奇蹟,讓幼稚的我真正明白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也讓我覺得父母多年的堅持是對的。我為今生能有一對修大法的父母而感到無比的自豪,也打心裏支持他們堅修大法,一修到底。下面我說兩件發生在我兒子身上的故事,給身邊至今仍不理解父母修煉大法的子女們參考,希望他們能儘快改變觀念,支持父母修煉,給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

我家寶寶今年三歲了,從一生下來右眼就一直往外流水,出黃眼屎,多次去醫院找醫生看,滴了很多藥水,也不見好,醫生說是鼻淚管不通,要到煙台毓璜頂預約做手術。當時寶寶還不到兩個月,因太小,手術不能做,要等大一點才能做。每天看到寶寶紅紅的眼睛,因難受不停的拿小手去亂摸亂抓,小手也不太好用,把臉都抓了,我的心很難受和上火,全家人都挺上火。回到母親家,母親很認真的和我說:你告訴果果「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說實話,當時我聽母親說這些話時,心裏簡直煩死了,覺得我們孩子都這樣了,你能不能別這樣啊!但表面上我還是胡亂答應著。

到孩子過百日,眼睛還是不好,拍百日紀念照,眼睛也是一個大一個小的,右眼通紅腫小,只得把照片修正一下了。看著孩子這麼遭罪,我這當媽媽的心裏真不是滋味,心疼的很,可也沒有辦法,心裏很鬱悶。這天下午,回到母親家,看到舅媽來了都沒有心思和她說話。心念一動,就走到母親供奉師父法像的屋子,心裏是忐忑的,手發抖的上了香,在心裏和師父說:師父,讓果果好起來,給我一個神跡,讓我知道大法的神奇,以後真的不再詆毀大法,我就一定相信大法。知道自己是臨時抱佛腳,可心裏就有那麼渴望師父的幫助的念頭。

我剛進果果的房間,就聽到媽媽說:你到供師父法像的房間了,你是不是去求師父了?我驚奇的說:媽,你怎麼知道的?這時就聽房間裏的舅媽高興的大聲說:閨女啊,你家果果的眼睛好了呢!你快過來看看。我趕緊跑過去,一看果果的右眼真的好了,跟左眼沒有任何區分,真的太神奇了!那一刻我激動的不知說甚麼是好。我母親在旁邊說:「那麼對你說,你都不聽,現在知道好了吧?」我非常不好意思的說了聲:「是。」然後趕快打電話告訴我丈夫和公婆,我丈夫激動的說:「太不可思議了!」連對大法有誤解的公婆都覺得很神奇。

今年春季的一天,我趁著果果在玩,在門口整理垃圾,就這麼點功夫,果果把防盜門關上了。我家防盜門在裏面鎖上,外面是開不開的。我立刻急了,趕緊讓孩子開門,千萬別鎖上了。結果是怕甚麼就來甚麼,果果還真的就把門鎖上了。一開始還和我說:「媽媽,這樣開?媽媽,還是這樣開?我開不開,媽媽。」時間過了一會,果果開始害怕了,開始哭了,越哭越開不開。家裏的鎖一直不太好開,大人開都得使勁,兩歲半的孩子更別提了。我很著急,想找鄰居也不敢走開。我腦子開始想找人開鎖,可沒有電話,就算來了也不知道甚麼時間,找人爬窗,家裏都得安著防盜網,根本也進不去。果果哭的很厲害,哭著喊媽媽,要媽媽,我急的滿頭大汗。

這時,我想起師父來,趕緊閉上眼睛,靜心的求師父,讓師父幫忙開門,可哪裏靜的了心,心跳很厲害,真的欲哭無淚,嘴巴裏反覆的說:「大法好!師父好!求師父幫忙開門。」隱約聽到果果在說:「不要你開,不要你開,要媽媽開,媽媽開。」我趕緊和果果說:「乖,寶貝再開一次,果果真棒。」孩子一邊哭,手一邊撥弄,就聽「啪」的一聲,門開了。我拉開門抱起孩子,抬頭看了一眼鐘錶,正好十五分鐘,孩子哭的身上都是汗,衣服都濕了。我又關上門鎖上,再開,鎖還是那麼難開,一個兩歲半的孩子沒有那個手勁。想到果果剛剛哭喊的話,我再一次深深的被感動:慈悲的師父不嫌棄我,又一次的幫我了,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謝謝師父!謝謝神奇神聖的大法!作為大法弟子的子女,我愧對師父的洪恩,我會努力讓自己做一個弘揚大法的人,把大法的美好告訴更多的好人。也希望看到這兩件事的有緣人,善待大法弟子,聽他們為我們講真相、解開迷茫,知道他們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