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地感恩李大師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四歲,生在被共產邪黨劃定的「地主」家庭,家產被共產邪黨搶劫了,還遭受種種精神迫害。我小的時候,父親就不在世了,母親帶著五個孩子,生活十分艱難。母親知書達禮,賢良能幹,送我念書。我考上全國知名大學,母親辛苦勞動艱難地支撐著我念完大學。

在大學讀書期間,我的成績十分優異,寫畢業論文時對社會的不公提出了思考意見,觸犯共產黨的禁忌被打入右派,發放到大山深處的小縣鎮一所學校執教。後來共產黨根據其需要,讓我當上縣政協副主席。

一九九九年,我的學生向我介紹法輪功,我沒有在意。同年七月,共產黨對法輪功進行血腥鎮壓,震動了我,當時我的直覺是「法輪功不錯,有一天要平反。」(共產黨的一切運動都是錯的,後來在其維持不下去的時候平反,幾十年來一直這樣幹的)。

幾十年來飽受共產黨專政的苦難,使我每當想起法輪功學員將要承受的就不寒而慄,十分揪心難過,我對法輪功學員產生了同情、對共產黨血腥鎮壓善良老百姓極為憤慨。

也許是同情心的緣故,我與法輪功學員有了更多的接觸,有機會了解法輪功。法輪功沒有政治訴求,講真相只是苦勸眾人認識甚麼是法輪功、法輪功受迫害的事實,回答共產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以及迫害法輪功的後果,遠遠超出人類政治的範疇。

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也是為眾人爭取一個正常的淨心健身的環境,為眾人爭取一個用「真、善、忍」宇宙法理歸正身心的生存之地。但大多數人看不到這一點,眾人看到的只是法輪功學員的善行、善言。隨著我與法輪功學員的頻繁往來,對法輪功認識的深入,心中越發升起對李大師(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敬意,而且越來越強烈和堅定。

這幾年我家經歷的三次奇蹟之事,使我相信李大師是大佛在世。我的一位學生是法輪功學員,我讓他寫成文字投給明慧網,以表達我對李大師的感恩。

(一)惡夢消失的經歷

有一段時間,我晚上睡覺做惡夢,每次都被惡夢中恐怖情景驚醒,醒來後心慌難受,再也睡不著了,必須起床,吃些東西方可緩解心慌難受。睡眠習慣發生了改變(惡夢在凌晨一點就得凌晨一點起床,惡夢在凌晨二點就得凌晨二點起床),生活極為不便,我擔心是心臟出現了病態,到醫院進行檢查治療。

我的學生在醫院當院長、當內科主任都有,他們特別關照我,精心檢查我的身體。檢查中沒有發現甚麼病,醫療也不見效果,晚上睡覺依然做惡夢。

我的一位學生是法輪功學員,有一次他來看我,我把做惡夢的事告訴他,他叫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我再次被惡夢驚醒後,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念到二十遍的時候,惡夢驚醒後心慌難受的感覺消失,我很快入睡了。至今五年過去了,我沒有再做過惡夢。

(二)胸悶解除

母親去世後,家人求平安,每逢初一、十五就到附近的廟宇去燒香磕頭。有一次我也去了,走到半途的時候,我突然胸悶起來,一時間氣不能進出,憋得十分難受,有過誠心敬念二十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祛除了惡夢的經歷,我馬上在心中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第六遍時胸悶狀態解除。至今四年過去了,也沒有再胸悶過。

(三)老伴平安度過一劫

兩年前的陰曆十月份,我去了女兒家,妻子一人留在家中。一天晚上,她洗澡的時候不慎踩滑了,六十五歲、偏胖的身軀重重摔倒在地磚上,一陣天昏地暗,處於沒有人施救的絕境,情急中想到法輪大法的九字吉言,她不顧一切放聲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邊念邊站起來,發現身體一點也沒有傷著,只是摔倒處有些疼痛。每每想起真是後怕,是李大師幫助化解這樣的一場災禍。

幾十年來,共產黨用其黨性、黨文化改造中國人的人性和中華民族五千年的神傳文化,不讓中國人相信神佛,讓中國人只相信它,斬斷中國人對神佛的依存關係,要中國人與它建立依存關係,斷絕中國人的香火承傳。三次奇蹟經歷使我相信李大師是大佛在世,讓我找回心中的神佛,讓我續上與佛的關係,也使我走上了由「非正常人」轉向「正常人」的路。我真心地感恩李大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