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諫京城的訪民

龍江風骨(5)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接前文

五、進諫京城的訪民

在聽到法輪功遭中共迫害的十天內,各行業的民眾、政府官員、軍人、工人、農民、學生,上至八十多歲的老人,小到孩童,數十萬學員不顧重重阻撓,想方設法到北京上訪。歷史上可能從未有過這樣的記錄。

信訪局變成了公安局,懼怕人民上訪的政府索性連信訪局的牌子也摘掉了。修煉人就想向政府說句真話,討個公道。所有的法律成了一紙空文,法輪功學員上訪被非法抓捕、毆打、關押、酷刑都用過了。可是修煉人前仆後繼的一次次的進京,信訪局關閉,人們就選擇天安門這個觀光人數最多的廣場一吐為快。儘管警察、便衣如影隨形,沒有甚麼能阻止他們說真話。

一位沒能找到信訪局的學員也來到了天安門,站在那對有著五百多年歷史的「華表」面前,她頓生無限的感慨……

道德的大敗壞帶來的是歷史的大倒退。上古時的堯、舜在街上設立「謗木」讓人們提意見,指責他的過失,讓他引以為鑑。體現了君王納諫的誠意。

唐太宗治國時勤於納諫,甚至為了不貽誤朝政,能做到「上書貼壁」。「貞觀之治」的繁榮景象和他廣開言路、善於納諫是分不開的。這也是作為一代明君的李世民,留給後人的一份最寶貴的遺產。

隨著朝代的更迭,用以表示王者納諫的木柱被換成了石柱,今天又換成了漢白玉。華表的實用價值和它的歷史作用完全被改變或喪失。默默無語的華表,已經成為人們心中的一種象徵,一種歷史的印痕。想想眼前上訪無門不覺心生悲涼,現在不得不尋求這種古老的方式,來到華表下,向所有的世人發出心底的吶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輪功!

中共把人民發表意見的權利寫進了憲法,完全是一帖欺騙世人的美麗標籤。那麼中共是怎樣兌現憲法給予公民權利的?

(一) 不避艱險 冒死進諫

「法輪功好!政府錯了!」一位年邁的農民在北京被捕時,他打開自己的包袱,將幾雙穿爛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說:「我走了這麼遠才到這兒,就為了說一句心裏話。法輪功好!政府錯了!」

「我沒犯法,有權利不報姓名」:三十九歲的雙城市法輪功學員朱相國,為向政府反映他修煉以來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希望政府了解法輪功真相,他到省政府和北京上訪,卻四次被非法抓捕。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朱相國來到省政府上訪,被非法抓捕。省公安廳的警察問他姓名,朱相國告訴他們說:「我沒犯法,有權利不報姓名。」警察把他關進一個單獨的房間裏,四個警察對他不分頭腳的拳打腳踢,他的頭被打得腫大,眼睛充血,呼吸困難,渾身上下沒一塊好地方,站立不起來。警察怕擔責任急忙把他送到雙城公安局,於當晚十點多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朱相國去北京上訪,在廣場上被警察用警棍一頓暴打後被拖上車押到天安門公安局關在有二三百名大法弟子一個地下室裏,二十多名警察掄起警棍和廢棄的暖氣管子就往他們頭上猛砸,朱相國和同修渾身是血,腦袋腫得老大,臉上也是血,朱相國的頭還被打出好幾個血口子。朱相國被非法押送到懷柔看守所,被惡警強制在雪地裏站到半夜才讓進監舍,遭受了近百天的精神和肉體的折磨。

「我的心在吶喊:‘師父!我來了!’」

哈爾濱市第三發電廠職工三十二歲的任鵬武,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第一次進京他的目的就是:為我師父和大法討還清白和公道;廠裏怕他去北京上訪,將他抓到職工「療養院」監視居住。第七天,他出走成功,頂著刺骨的風雪、腳踏單鞋穿過松花江,步行四十多里地去北京,他的心在吶喊:「師父!我來了!」這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和「開除廠籍、留廠察看兩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第二次去北京直接到了天安門,獄中警察被他的浩然正氣震撼而退縮了。他說:我師父教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我得為別人著想、我為大法討還公道,這沒有錯!警察把他按在大木板上,用帶子把關節卡住不讓動、不讓上廁所。在「板鐐」上銬了十天,一個常人四天下來就會癱瘓。他從「板鐐」上鬆了下來,頑強的站了起來,用手扶著牆走了一圈,煉了一遍「佛展千手法」。警察們服了輸,連犯人們都背著警察豎起了大拇指。

任鵬武於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早被迫害致死。

在世界最大的廣場帶著警察跑了半圈:五十四歲孫紹民是五常市法輪功學員,為了證實大法兩次去北京,在天安門廣場。他高舉起「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向世人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廣場上密集的警察追上來搶條幅,孫紹民毫無畏懼的邊跑邊喊帶著後面追趕的警察在面積為四十多萬平方米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廣場,繞廣場跑了半圈。後來引來了更多的警察,孫紹民被強行綁架到依維柯車上。

當天被五常國保大隊的王志明等綁架到五常駐京辦事處,四天後被五常國保大隊的戰志剛等人劫持到五常市拘留所關押。

十七位大法弟子趴在北京的地上寫上訪信:三十五歲的吳寶旺,黑龍江省雙城市青嶺鄉群利村大法弟子。畢業於雙城市兆林中學,擅長書法,為人忠厚、善良。

中共不許修煉大法,全社會都處於陰森恐怖之中。吳寶旺帶著七十多歲的母親和妻子,先後三次進京上訪。在北京他目睹了全國大法弟子天天都到天安門廣場證實法,他回到雙城市把這一消息告訴同修,很多同修走上了進京上訪之路。他們同行十七名同修,有身份證也沒法在北京的旅店住宿,他們每個人買一塊塑料布,鋪在公園的地上,晚上就睡在塑料布上,白天國家信訪局拒訪,他們就趴在公園的地上寫上訪信。然後郵寄出去。在雙城吳寶旺被惡人視為眼中釘,雙城公安局把他定為一號人物迫害。

「就是槍斃我,我也堅決跟師父修煉到底」:大慶大法弟子葉秀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進京證法。在天安門廣場上,她剛伸手抓住條幅的一端,警察就立即撲上來,拉她的胳膊,恰好將「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打開了,她就勢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立即用一隻大手捏住她的嘴不讓喊,連踢帶打把她拉上警車,送往前門派出所。警察威脅恐嚇她,幾次說要槍斃她,她說:「就是槍斃我,我也堅決跟師父修煉到底。」一週後由大慶採油一廠派出所與單位把人接回。

「副局級幹部被警察扒光身子、光著腳到露天挨凍」:有著大學文化的高級工程師、副局級幹部、哈爾濱國際工程諮詢中心的張志遠。大法蒙冤之時他與妻子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天安門證實法被綁架後送回哈爾濱道裏看守所拘留了七十多天;十二月,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將張志遠開除黨籍,撤銷職務,工資降為一般幹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張志遠再次去北京天安門打橫幅證實大法,被北京天安門分局非法抓捕後,送順義縣看守所迫害。在零下溫度的冬天,他被公安惡警扒光身子、光著腳到露天挨凍。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就這樣被他們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後被押到哈爾濱強行勞教一年,受到精神上、肉體上的折磨,但他仍矢志不移,堅定信仰。

進京上訪被關精神病院:哈爾濱市大法弟子毛雅麗,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香坊區公安分局非法帶回哈爾濱,又被強行送入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藥物,強制洗腦,幾個月後去世。

扒掉外衣褲扔到野外的雪地上 :巴彥縣巴彥鎮法輪功學員孫桂蘭,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去北京上訪,在快到長春的火車上,鐵路乘警以檢查身份證為由,將其劫持到長春鐵路派出所迫害。她不報姓名地址,鐵路警察對她拳打腳踢,四天後把她外衣外褲扒掉,將她扔到野外的雪地上。孫桂蘭艱難的返回家中。

拄拐的殘疾人進京上訪:雙城市二輕局職工張生范,三十八歲的張生范為了向國家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他拖著一條殘疾的腿拄著單拐走上了進京上訪的路。後被駐京辦事處押送回雙城看守所,這一關就是三個多月。

七十六歲老嫗正念闖黑窩: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流氓集團迫害大法開始後,哈爾濱市呼蘭區長嶺鎮張桂雲老人是本地區第一個進京護法的。曾三次被非法抓捕,第一次被非法關押四十多天,第二次絕食十三天被釋放,第三次被十多個惡警打的渾身青紫,其中四個惡警把她抬起來往地上摔,老人完全不配合惡人,一路喊著「法輪大法好」,六、七個小時後正念走出魔窟。

「阿姨,你到我家幫我帶小孩吧」:哈爾濱一位女士到北京,橫幅剛剛打開就上來一幫警察,抓了人就送到派出所。女士被叫到一個空閒的辦公室,提人的小警察拿著一根長電棍,臉氣的煞白,一定是他打了前一個同修。

女士勸小警察不要動氣,氣是萬病之源。還講了法輪功的法理和煉功能改變身心。那小警察靜靜地聽著阿姨講了很多道理,臉色漸漸的紅潤起來。手裏擺弄的電棍扔到床上,然後鄭重地說:阿姨,你到我家幫我帶小孩吧,孩子一週多。你可以在我家看書,煉功都沒問題。

女士婉言謝絕了小警察,告訴他中共迫害法輪功,我們還要上訪,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北京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上的一家人:一九九九年前,曲德洪一家三代老少四位大法弟子,共同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 中共掀起迫害之後,他們一行十二名煉功人從邊陲城市雞西同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公道。

十月二十八日,曲德洪一家三口參加了有路透社、美聯社等國際媒體記者參加的「北京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新聞發布會第一次將鎮壓法輪功的詳情從中國內地公布於西方媒體,當時在國際上引起了極大轟動。新聞發布會沒多久,曲德洪夫婦被綁架,非法判刑、勞教入獄,九歲的兒子被公安部王副部長軟禁在北京的一家招待所。

(二) 海外大法弟子跨國講真相

「七﹒二零」以來,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一直呼籲停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在迫害剛剛開始的頭兩個星期裏,學員們就跑遍了世界一百七十多個國家的駐美大使館,各大媒體,和美國國會山莊的幾百個議員辦公室,希望能讓更多的人了解正在中國發生的這場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來自十二個國家和地區的三十六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毅然打出了寫著「真善忍」的橫幅,為法輪功和平請願。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向周圍的遊人高喊:「法輪大法好,加拿大知道,美國知道,歐洲知道,全世界都知道!」這位青年是加拿大的澤農。他在去北京請願之前,專門給大陸中國人民寫了一封信,說明自己為甚麼要去天安門。信中說,「法輪大法來自於你們中國那塊土地和中華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沒有他,我不會是今天這樣一個人的。帶著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們的國土,為了你們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純淨的心,能夠喚起你們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

三十六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好,抗議中共迫害

三十六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好,抗議中共迫害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於2001年11月20日下午走上了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並用漢語像周圍的中國人大聲喊道:「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好!加拿大知道,歐洲知道,美國知道!」……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於2001年11月20日下午走上了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並用漢語像周圍的中國人大聲喊道:「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好!加拿大知道,歐洲知道,美國知道!」……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四日,又有幾十名西人法輪功學員不遠萬里來到天安門廣場請願。他們打開橫幅,大聲告訴圍觀的人們「法輪大法好!」一時間,「法輪大法好!」的喊聲在天安門廣場上此起彼伏。

最後,請讓我們把下面這首歌《為你而來》送給有緣的你,作為本章的結語。

跨越千山萬水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請靜心傾聽我的心聲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
面對暴力危險
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我因為愛你而來
可貴的中國人啊
你可知道全世界都說
法輪大法好啊
法輪大法好
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