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車禍悟到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十月的一天早晨,我從家裏出發趕去與同修會合,我們約好了今天到一個較遠的鄉鎮去講真相。出發就比平時晚出發了一點,心裏有些著急,過馬路時走在中間時綠燈變成了紅燈,就想抓緊時間衝過橫道線。誰知剛跑兩步,就聽「嘭」的一聲,腦子馬上有一秒鐘失去知覺;緊接就聽「咚」的一聲,我馬上就被震醒過來了,心想怎麼回事?

我在地上斜坐著,往左扭頭一看,一輛出租車緊靠著,正對著我停著,這時,腦子完全清醒過來了:哦,我被車撞了,沒事,起來吧。一起身,感覺有點笨,沒起來。這時,我扭頭看到司機嚇得兩眼瞪的溜圓的盯著我,我笑著對他說,把我扶起來吧。他一邊扶一邊抱怨,老太婆你跑啥子嘛,我死勁踩剎車也剎不住,你在闖紅燈啊。同時旁邊開來一輛出租車,司機還幫同行說理。這時我看看自己沒有一點傷,也不痛,衣服上沒有一點兒泥(下了一夜的雨,地還有點兒濕),也沒有一點兒害怕,我看把人嚇的,就對他說:對不起,我沒事,你走吧。他趕快開車走了。

司機開車走後, 身邊一個人也沒有,突然覺得被車撞的臀部有點不舒服,心想,算了,今天不出去了,同修還在等我,怎麼通知他們呢,心想讓他們多等一會兒,到約定的最後時間,他們就會自己走了。

這時我就往家走,一點也不覺得痛,剛一進大院的門就開始痛了,而且越來越痛,我感到情況不妙,一路喊著師父救我,走到樓門口時,有點支持不住了,拉著樓梯扶手一步一步上,好不容易回到家,趕快打坐,盤腿也不覺困難,連著煉了兩個小時靜功,把腿一拿下來,就不會走路了,腿一動就覺得骨頭和肉撕裂的疼痛,接下來的三、四天內,躺下就不能起來,同修把我上半身抱住才能坐起來,整整在家呆了三十天。

同修們無私的幫助我,跟我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引導我向內找,生活上的事全包了,凡是我做起來有困難的事,他們全部搶著幹,加上以前過關的體會,使我徹底放下了獨居的憂慮。衷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教出了這麼多品德高尚的弟子──我們的同修們,感謝同修們的熱忱幫助,沒有你們的幫助我是很難闖過這一關的。

第一個星期我只能煉靜功,八天後在同修們的鼓勵下,開始坐著煉動功;十五天後半坐半站的煉;二十天後終於忍著疼痛和僵硬突破了煉動功這一關,同修提出來一天煉兩次。為了早日投入到講真相的洪流中,雖然很疼、很累、很難受,我還是採納了同修的建議。果然,五天以後,也就是第二十七天,我能在家裏不要任何扶持,獨立的像正常人一樣的走路了,雖然很慢很慢。

第三十天,在同修的陪同下,我走出了家門,因為在法理上沒有悟到位,所以恢復得很慢很慢。在這三十天的魔難中,每當我疼痛難忍時就背《洪吟》的〈苦其心志〉,一邊背一邊求師父幫我。這次大難中,師父把內臟破裂、筋斷骨折的最痛為弟子承受了,只給我留下了一點肌肉的疼痛,讓我在魔難中,消去我的業力,磨煉我的意志,提高我的心性,給我修煉提高的機會。

通過不斷的學法和向內找,我才真切的體悟到這次魔難是因為沒學好法,關鍵時的一念不在法上造成的。師父的《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我已經通讀了十幾遍,但總覺得內容很多,沒有很深的理解。在我仔細慢讀中,師父的一段講法引起我的重視,師父說:「我們很多人過關時,用你們的話說「病業關」也好、甚麼麻煩也好,找不著自己的執著在哪裏,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到底是甚麼原因。我告訴你們,大法弟子是絕對不能含糊的。你將要過去的這一關,就要過去了,可是還有一個執著沒去,就達不到標準,就過不去。修煉好了不就過去嗎?就過不去,他就停留在那。可是那個東西並不大,那個執著並不大,很小,可是就是因為你就是意識不到它,你就過不去,老是停留在那。這個不是說你修的不好,你就沒有認真的去想一想,意識到這些東西不符合修煉!只要它不符合修煉人的狀態,不符合修煉人應該有的,它就是個問題!」[1]

在師父這段講法的啟發下,我把自己從「七二零」以來修煉過程中的思想,過的各種關整理了一遍,逐漸的把在思想深處一直存在都沒有引起重視的不符合修煉的東西,但會時不時冒出來,而並不注意它們的東西找出來了。一直以來,我有一個想法,不願在家附近、工作單位附近講真相,單位認識的人多,受邪黨毒害又深,講不清,他還把你誣告了,那不讓他得不了救呀,反而害了他嗎?願意到遠一點的地方去講,再苦、再累都願意,一般講真相也是有選擇的,這個面善可以講,那個眼神惡不能講,在過幾次大難中也沒有堂堂正正的證實法,只告訴別人「沒事」卻不說明是因為修大法有師父保護,有大法的力量才「沒事」的。

與同修切磋,同修指出,這是竊法行為,當時真感到震驚,沒想到這麼嚴重,挖根,還是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沒把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說到底還是「私」,在修煉過程中,舊勢力就要把我這個很隱蔽的私給我打掉,所以出現了多次魔難,自己還找不到原因,原來根子在這裏啊!

這次被車撞為甚麼開始不痛,因為我的第一念正:噢,被車撞了,沒事,一點沒有動心,一點也不怕,完全否定了迫害。但沒有證實法,沒給司機講真相,就針對我這個心,留下一點被撞後不舒服的感覺,因為有私心,就上了舊勢力的當。覺得不舒服就不出去了,也不管同修等的多焦急,不為別人著想,這第二念就承認了迫害,越往家走迫害越重,直到不能走路,疼痛難忍,真出現被車撞的狀態了。與同修切磋,及時揭穿了舊勢力的詭計,發正念全盤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的一切和強加的迫害,並敬請師尊加持, 同時向內找出私心解體它,排除它,以法為師歸正自己。

但思想仍然有些迷茫,認為這個難這麼大,明擺著來取命的,那我的漏肯定很大,我的這個大漏是甚麼呢?有些困惑,隨著學法的深入,使我豁然開朗。師父說:「每個生命的路都是很複雜的,遇到的情況也是複雜的。在最關鍵的時刻,能走過來、不能走過來在兩可之間的時候,做不好就會失去生命,做好了就闖過來了。」[1]我的第二念不正帶來了魔難,萬幸有大法歸正,有師父呵護,有同修幫助,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我才闖過來了,實際上師父為弟子把生命贖回來了,想到這裏,我不禁熱淚盈眶,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累師父為我操夠了心,讓同修們為我的身體耽誤了做三件事的寶貴時間,真是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愧對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我深切的體會到學法太重要,太重要了,難怪師尊一直強調多學法、多學法,如果我能聽師父的話, 平時多學法,認真學法,關鍵時刻的一思一念就會在法上,我的一言一行就會遵照師尊的教導去做,我的私心就會被大法熔化,也就不會有今天這麼大的難,舊勢力就干擾不了師父為弟子安排的修煉之路,就不會影響到我做好三件事。如果我法學的好,當時我就會把司機給勸退了,又救了一個生命,而且繼續趕去與同修會合,跟平時一樣與同修配合,講真相救眾生,現在想起來真是後悔莫及。

以後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講真相不分地域、不限時間,不分人群,只要有機緣就救人,證實大法而不是證實自己,做好師父囑咐的三件事,保持「修煉如初」的勁頭,精進再精進。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感謝無私的同修們。

第一次投稿,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