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 絕症病人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一日】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之前,舅舅、舅母曾到我家來,我給他們放了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看完後,舅舅幾十年的氣管炎就好了,再拿起煙抽就頭暈,嘴也不是味兒,很自然就戒掉煙了。

但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由於我被迫害,加上邪黨控制的媒體不斷造謠抹黑法輪功,以及中共邪黨對中國人幾十年的灌輸洗腦,造成親人對中共的恐懼,對他們接受法輪功真相造成了一定的困難。尤其是舅舅,我被非法關押時,舅舅覺得丟臉,但是又覺得我人很好,又沒做甚麼壞事,他心裏非常矛盾。

為了讓我舅、舅母明白法輪功真相,得到救度,一次我拿著一盤《風雨天地行》給他們看,當時我舅就火了,跟我拍著桌子,質問我這東西是從哪弄來的。

我沒有氣餒,找機會就給他們講點兒,慢慢的他們也能聽兩句,《九評共產黨》也給他看了,但他們還是有抵觸,只是不再說甚麼,但沒有從思想上徹底轉過彎兒來。

記不清甚麼時候了,我又試著給舅舅講真相,當拿出一本小冊子《馬克思的成魔之路》念給他們聽,老頭一下就火了,瞪起眼睛說了不好聽的話。我笑嘻嘻的瞅著他也不說話,心裏默默的在發正念。第二天我再到他家,他的態度就完全變了,笑呵呵的拿出大個的杏給我吃,好大個的杏啊!我心中暗喜,他終於信(杏)了,他們也口口聲聲跟我說:俺信,俺不是不信(指信大法)。和昨天簡直判若兩人,在師父的加持下,他們背後的共產邪靈滅掉了,邪惡因素解體了,人也就清醒了。

二零一一年底,舅母突然查出患有乳腺癌,並已擴散到骨頭裏,到北京的大醫院複查,診斷結果是一樣的。儘管他們家有錢,孩子們有車、住別墅,還有當官的,而且孩子們也給他們買了很大的房子,但此時這一切都成了身外之物。事已至此,家裏人意見一致準備放棄對她的治療,讓病人在這剩下不多的時間裏少遭點罪。

有一個在醫院工作的親戚不忍心看著她這樣等死,幫忙安排了很好的病房,也明知治不好,給一個安慰吧!醫生也很盡力,給開了十幾種藥,每天給她進行放療,治了一個月,不見輕,病卻越來越重,住院時沒有肝病,由於藥物的毒副作用傷及了肝臟,出現了黃疸,又趕緊輸液治肝病,真是雪上加霜啊。用舅母自己的話講:入院時身體還有點勁,後來是越來越沒勁,淨吃冤枉藥了。

舅母出院後在女兒家輸液這十幾天,我每天都要抽空去陪她一會兒,因我當時在忙一個項目,時間很緊。我帶著mp3,守著她,看她情緒好一些,就給她放一首大法弟子的歌曲,她累了我就關掉,這期間真是感謝師父安排,家人很少干擾,都在各自忙自己的事情,房間裏就只有我們倆。一個治療期完了,一查指標,肝臟各項指標都正常,全家人都非常高興。我心裏非常清楚,是舅母認同了大法得了福報,師父管她了。

接下來,我帶著播放器上她女兒家和她一起看《神韻藝術團合唱團演唱會》光碟,那天,她端坐著和我一起看了一盤,神情很專注。在這之前她是根本坐不了這麼長時間的,在旁邊不斷忙來忙去的舅舅,斷斷續續的也聽到了,看他的神情,也很認同。

最後,舅家的孩子們用車將二老送回老家,走時,舅母主動將我的放真相光盤的播放器要走了。在這之前,我幾次要送她播放器想讓他們看神韻晚會她都不要,現在主動要帶走。

舅母帶走了不少藥,後來吃的藥越減越少,身體越來越好,吃的香,睡得香,她的孩子們說,她的身體恢復的出乎意料的好,非常感嘆。兩年多過去了,舅母至今活得好好的。我和她通話,她非常高興,告訴我:「我現在非常好,我記著你的話,天天念呢(指念「法輪大法好」)。

在這裏弟子代表家人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