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嚴肅批評 把心擺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去年秋天,同修甲在一次學法結束後對我提出了嚴肅的批評。她的語氣和態度都很嚴厲,批評的內容更是全面而尖銳。我當時頗有點意外,甚至覺的難以招架,不知所措。面對她的咄咄逼人,我喃喃的解釋,她厲聲說:「不要為自己辯解!你根本就聽不得別人的意見!」我想,這種時候我確實不應該急著為自己解釋,於是我靜下來聽同修的意見。

不料過了一會兒,她又很生氣的對我嚷嚷:「你怎麼不說話呢?你以為這樣就能顯示你脾氣好嗎?告訴你,誰都說你好,其實你並不是真的那麼好,你不要以為沉默就可以掩蓋你的執著!」說真的,我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局面,我不僅受不了她的態度,更糟糕的是,我覺的她對我的很多指責是不實的,是她自己的主觀猜測和無端推理。我雖然一直在告誡自己守住心性,不要爭吵,但心裏那個折騰呀,簡直無法形容,太難受了。一連好幾天,我的心都很沉重。

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我知道自己必須認真對待這個問題了。很多同修都誇我性格好,但在矛盾衝突面前,我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我在痛苦之餘,覺的自己有點可笑。我為甚麼會這樣呢?是因為同修的態度?是因為我認為同修的批評不是事實?是因為自己隱藏很深的執著被觸及而不願正視?是因為我覺的同修自己也有很多不足而不應該這樣對我?是因為自己的氣量和心胸太小?我是一個修煉人,是一個大法弟子呀,師尊一直教導我們遇事要向內找,我怎麼就表現的這麼差勁呢?

我想,我應該好好找找自己修煉中有哪些不好的心,去掉它,提高上來。我找出了自己一系列的問題:嫉妒心作怪;怕心長期不去;沒有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心的容量不夠;喜歡聽好話,不願聽批評的話;自以為是,固執己見;親情太重,不願正視親人同修的不足;怕吃苦,求安逸,等等等等。我確實很為自己的表現而慚愧。

找了這麼多的不足後,我的心並沒有完全平靜下來。一想起那天的「激烈場面」,情緒還會不由自主的波動,還會有「被傷害」的感覺。我不能釋然的是:走過了這麼多的風風雨雨,經歷了這麼多的坎坷魔難,每個弟子的修煉歷程都是彌足珍貴的,甲為甚麼會這麼「強硬」而「霸道」的給別人下結論呢?修煉中的人,必定會有常人心在,要幫助同修提高,就要真心的為同修好,不應該是這樣不負責任的說話啊!

知道一定是自己出問題了,師父要求我們無條件的向內找,我卻「找」到同修那兒去了。雖然我也「找」出了自己的一大堆不是,但我還是沒有把心放下,法理我知道,但行為上表現出的卻是並不真明白,還是對自己受到的「傷害」耿耿於懷。我流淚了,不是為自己受到的「傷害」流淚,而是羞愧自己執著於這個「傷害」的感覺而流淚。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一定要過好這一關,一定要在法中提高上來。」

慈悲的師父看我這個愚頑的弟子還有在法中歸正自己的願望,就給了我領悟提高的機會。

幾天後,我正在外面打真相電話,腦海裏突然出現了一段《轉法輪》中熟悉的話:「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的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我的心猛的一震,是啊,我們都是在這個十惡毒世中同時被師尊撈起的生命,師尊無條件的苦心救度我們,又為我們的提高做了那麼多的事情,那作為師父的弟子,就應該把自己毫無保留的交給師尊,將心溶在大法中,聽師父的話,按大法的要求做,師父不就是要我們這顆真修、實修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嗎?真能做到這樣,怎麼還會有個人的放不下的痛苦和委屈呢?怎麼還會明知是自己的執著還埋怨同修呢?

我一下子看到了這些天自己痛苦的根源就在於:心沒有擺正。

師父告訴我們:「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1]煉功人的心是在法中的,在任何的魔難面前都是堅定的信師信法的。我做到了嗎?雖然我也在找自己的不足,但我並沒有像一個真正的煉功人那樣去正視自己、修自己啊!我這些天的嘆息、埋怨、失落、哀愁、委屈、痛苦,不就是自己心不正的表現嗎?「心一定要正」[1],這句話包含了多麼深奧廣博的法理!

當我意識到自己的過錯時,感到包裹著我的一塊很大很重的物質一下子消失了,整個人馬上輕鬆了很多,頭腦也清晰了不少。晚上學法後,當我再細細的審視自己存在的各種執著心時,我真真切切的領悟到師父的教導:「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靜謐的夜裏,對照大法梳理我的思緒,看到了自己長期以來都沒有引起重視的問題:

一、自認為「修的不錯」的方面恰恰會有不自覺障礙自己提高的因素

在修煉以前,我的性格就比較溫和,和我相處的人,都很欣賞我的這一「優點」。但那些熟悉的朋友,卻常常評價我是一個「外圓內方」的人。他們認為我雖然脾氣好,但心裏會堅持自己的想法。走入修煉的大門,我也很注重在冷靜平和上下功夫,同修們也認為我在這方面修的好。即使被非法關押在邪惡的黑窩勞教所,也曾經不止一個同修對我說:你的性格真好,很多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個性都很強,我們都在反省自己,但覺的你似乎不存在這方面的問題。

遺憾的是,我雖然意識到修煉中我們應該清醒面對同修的評價,自覺向內修,但我還是沒有意識到應該用法的標準衡量自己的這個「性格」,甚至於還有一點點的自我滿足:雖然我在很多方面做的不夠好,但我的「性格」還是比較能得到同修認可的呀!

看到身邊的同修發生矛盾時,我總會想:「這有甚麼可爭的呢?」潛意識裏認為我是不會和同修發生不愉快的,因為我會注意我的態度,有不同的想法自己保留就可以了。殊不知這一念已暴露了自己隱藏很深的不易覺察的東西:「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是在救度眾生中不斷歸正提高自己的過程,並不是一團和氣坐在那裏你好我也好。不觸及矛盾,不正視矛盾,不解決矛盾,怎麼提高心性,怎麼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呢?

回想起來,我其實已經錯過幾次同修幫助我提高的機會。記的在此之前有同修曾給我提過意見,我當時態度非常誠懇,表現非常虛心,但內心並沒有引起真正的重視,過後也曾努力改正自己的不足,但也只是改正自己認為存在的不足,對自己未意識到而同修已經提出的問題卻不去深究,更談不上改正了。不僅如此,心裏竟然還有一絲的得意:看我多能認真接受同修的批評!我就不會和同修爭吵不休!那種自鳴得意中包含了多少人心執著而不自知啊!

俗話說:「響鼓不用重錘敲」,可我卻是木腦袋,被「敲」了幾次都不開竅。面對我這樣悟性低的人,只能是用「重錘」了。這一錘下來雖然開始有點懞,但總算沒有白敲。在修煉中,就是要把這些障礙自己提高的不好的因素都去掉。

二、妒嫉心一定要修去

以前一直以為自己沒有甚麼妒嫉心,但這次的心性考驗中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強烈的妒嫉心。同修甲與我認識多年,我們雖然性格迥異,但這些年我們一直都在修煉的路上互相扶持,互相幫助。我問自己:為甚麼我這次會對她的言行如此的難以接受呢?我找到了一個主要的原因──妒嫉心。

一段時間以來,常常聽說同修甲出現的「狀況」,她自己也常向我訴說遇到的種種事情。漸漸的我竟有點習以為常了,心中不免嘀咕:老學員了,修來修去怎麼修成了這個樣子?!其實,這句話本來應該是問我自己的,因為我們看到聽到的一切都是要修自己的啊!我卻不悟,反而覺的是同修的問題。

正因為我有了對同修不夠好的看法,所以當她向我提意見的時候,我的心就不平衡了,妒嫉使我無法冷靜,隨之種種的常人心也被帶動起來。後來我想,我的妒嫉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認為她自己都修的不是那麼好,批評起我來卻如此的慷慨激昂,措辭嚴厲;二是覺的她認識的同修多,她肯定會在別的同修那兒把她說我的這一套在同修中說來說去的,那其他的同修會怎麼看我呢?唉,寫到這裏我都無地自容了,我當時想的都是甚麼呀!滿腦子的自我,被妒嫉心折騰到這種程度,太可笑了。

妒嫉心是修煉人一定要去的心。師父講過:「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我下定決心,在今後的修煉中,一定要修去自己的妒嫉心。

三、要注意修口,不要隨意的傷害同修

我一直在想:在這次過心性關中為甚麼我會這麼在意同修的態度?除了去我只願聽好話,不願聽不好的話的心之外,是不是也在提醒我,自己在這方面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認真的想想,還真的是這麼一回事。

這些年,在做證實法的工作中,漸漸的認識了一些同修。在與這些同修的交往中,我們往往會以切磋的形式,談到自己所認識的一些其他同修的狀態和表現。說實在的,在這種時候,我有時說的話是不在法上的,有時甚至如常人的家長裏短,有時就憑自己的主觀臆想給同修下結論。在顯示心的帶動下,有時還會把同修告訴我的一些事情轉告給別的同修,全然沒有考慮到說這些事情到底合不合適,會不會傷害到當事的同修。

我想,不是說不能提同修存在的問題,而是在說的過程中我們是抱著怎樣的一種心態去說。真的為同修好,真的是為了大家在法上共同精進,共同提高,那是一件好事,那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如果我們的心態不夠純正,不能慈悲的對待同修,想當然的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同修,自以為是的給同修下結論,那就不對了,也一定會給同修造成傷害。我為自己犯下的錯誤而愧疚,也告誡自己以後不能再犯類似的錯誤了。

謹以此文彙報自己一點粗淺的修煉體會,不當之處,敬請批評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