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阿城區惡警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哈爾濱市阿城區的公安人員參與了許多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勒索、迫害,造成有的學員被迫害致死,有的被非法判刑及關押。下面被曝光的是部份積極參與迫害的人員。

原阿城區政法委書記王鳳春

王鳳春,男,六十多歲。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期間任阿城區政法委書記,在職期間他參與成立凌駕於法律之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領導小組610辦公室,兼610頭子,成立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親自坐陣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大肆抓捕、關押、勞教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阿城法輪功學員鞠亞軍被迫害致死後,王鳳春親自帶人指揮搶走鞠亞軍的屍體。

據不安全統計,王鳳春在職期間,阿城法輪功學員至少有四百二十人被綁架,四百零八人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八十三人被關押在洗腦班強行洗腦轉化,九人被迫害致殘致死,兩人被非法判刑,九十六人被非法勞教,至少有 五十四人被抄家,二百一十三人被勒索錢財,數額高達一百多萬元。

原阿城區政法委書記王雲飛

王雲飛,男,漢族,一九五九年七月出生。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一年任阿城區政法委書記,現任阿城區檢察院檢察長。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幾年來,作為政法委的頭號人物,雖然他沒披掛上陣,但他為自己的權位默許作惡,其實就是幕後黑手。

他任職期間阿城區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二百五十一人次被綁架, 二百二十八人次被非法關押,四十一人被迫害致傷、致殘、致死或非正常離世,五十六人次被非法判刑,一百零四人次被非法勞教, 十三人被關押洗腦,有五十九人被勒索錢財,數額高達近三十五萬元。

阿城區政法委書記姚向林

姚向林,男,漢族,一九六八年五月出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人,原南崗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局長,二零一一年九月任哈爾濱市阿城區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他任職以來有二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有十七名遭受冤判,二十五人被抄家,四人被勒索錢財,數額達近三萬元,三人被騷擾。

他任職不久,阿城區就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婚禮綁架案」,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母親為兒子舉辦一場傳統婚禮,聘請了幾位修煉法輪功的主持、樂師和司機,這位母親和禮儀公司的人竟然遭到綁架,有四名遭受非法冤判,刑期從四年到七年不等,現在他們正在監獄遭受著酷刑的折磨,他們和家人身心受到巨大傷害。

二零一二年又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重判,最高刑期長達十年之久。二零一三年有三名法輪功學員遭冤判,有的刑期長達五年。他任職期間是冤判重判法輪功學員的高峰期。這些罪惡都是因為這位政法委書記的默認發生的,每一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庭遭受的摧殘,姚向林都有推卸不了的責任。

阿城區公安分局局長姜大勇

姜大勇,男,哈爾濱市阿城區公安局局長,此人不明真相,說法輪功好「捏股」( 指好欺負),公安局有甚麼抵補上的任務就拿法輪功學員頂數。他上任伊始,為求「政績」指使阿城區國保大隊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湊數,還把國保大隊長大罵一頓。之後,國保大隊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非法綁架了法輪功學員王秋霞,後被阿城法院非法判五年徒刑。同年三月二十六日,法輪功學員段秀芳被楊自橫帶領的三名警察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書籍。同年四月三日,法輪功學員謝憲斌被楊自橫先後唆使五名警察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書籍和資料。同年六月六日晚,法輪功學員趙彩虹和劉桂英被阿城區大嶺鄉派出所警察綁架,十月趙彩虹被阿城區法院枉判四年,劉桂英被枉判五年。六月十五日,法輪功學員付革、韓淑清在大街上遭人惡意構陷,被國保大隊綁架後劫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天。

阿城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劉繼

劉繼,男,現任阿城公安分局副局長。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時劉繼在阿城市公安局政保科,專門參與迫害。當時他參與了騷擾、綁架、勒索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零年勒索法輪功學員韓淑清二千元錢。二零零三年阿城區公安分局專門成立迫害法輪功的罪惡機構國保大隊,劉繼任大隊長,一年後他被調入阿城第一看守所,參與迫害二十四名因到小嶺發真相資料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正是因為他積極參與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才獲得升官發財的機會。

二零一一年,劉繼直接指揮「婚禮綁架案」。被綁架的一名法輪功學員的妻子一次遇到了劉繼,對劉繼說你把我丈夫放了,幹啥啊?參加場婚禮就把人抓起來了?還沒完了呢,他開始不回答總繞彎子,說自己說了不算,最後說我就是因為抓你們才升官了。劉繼確實因為「婚禮綁架案」的表現被晉升為阿城公安分局副局長。

二零一二年,劉繼又參與重判六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又參與重判三人,這些慘案的背後都有劉繼的罪惡。

阿城區原公安分局局長張亞濱、原國保大隊長陳玉好、孫鳳文

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零年間,任阿城國保大隊長的是陳玉好和孫鳳文,公安分局局長是張亞濱,在他們任職期間是阿城區迫害法輪功學員比較嚴重的時期。

據不完全統計,這期間阿城法輪功學員有近一百五十人被綁架關押,四十八人被非法判刑,五十人被勞教,四十九人被抄家,二十九人致死、致殘或致傷,七十人被騷擾、恐嚇、九人被開除公職、四十人被勒索錢財,數額高達近十四萬元。特別是二零零四年瘋狂抓捕了二十四名到小嶺鎮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之後又有近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這些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和勞教。

二零零五年,阿城楊樹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一個被迫害的雙目失明,一個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二零零六年,阿城水利二處法輪功學員楊成山被非法重判十二年,是阿城區被冤判時間最長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陳玉好帶著三、四十名打手,整整拉來一車人,強行闖入新華鎮法輪功學員於佔源家,好幾個人衝上來把於佔源摁倒在地,一頓拳打腳踢,用電棍打於佔源,把於佔源的耳朵後面踢出了血,腰踢的當時不敢動。全村一、二百名村民在路旁目睹了這場綁架案,他們被這場景嚇呆了。就這樣這群土匪把於佔源綁架到阿城第一看守所,迫害三十天。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阿城區種子公司法輪功學員黃富軍被阿城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多月被迫害致死,至今屍體還在阿城殯儀館。

二零零八年,法輪功學員朱玉梅(阿城第六中學教師)和王坤(阿城交界鎮人,七一一建成廠職工)被冤判八年。

二零零九年,阿城新華中學退休老校長譚德義被多次關押酷刑折磨後迫害致死。二零一零年,阿城法輪功學員張麗華和兒子崔長勝被非法抓捕並冤判。

阿城區國保大隊副隊長楊自橫

楊自橫,男,四十多歲。現任阿城區國保大隊副隊長,主要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一年年初,國保大隊換了個女隊長,楊自橫便衝到迫害法輪功的第一線。在他任副隊長三年的時間裏,阿城區就有二十八人被綁架關押,有十六人被非法判刑,時間最長的達十年之久,有二十七人被抄家。

他在職期間所發生得所有綁架法輪功學員案他都衝鋒陷陣。特別是那起令世界都感到荒唐的「婚禮綁架案」,他帶領一大幫人直接參與綁架了大學教師張寶盛,那些惡徒把張寶盛一頓毒打,目睹了他們行兇的教師都被震驚了,張寶盛戴手銬的手腕腫的很粗。被綁架的七人中有四人被非法判刑,趙玉安被冤判七年,他們正在監獄中遭受非人的折磨。二零一二年七月綁架的阿城區新華鎮法輪功學員譚玉蕊被冤判十年,孩子只有十歲。更為可笑的是,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阿城區五金商店的職工孫淑芳被綁架後,他放風讓她家人找他和他協商,結果去了三名法輪功學員,他卻演了一出鴻門宴,他將三人綁架,簽寫了拘留三人半個月的票子,後來在三位法輪功學員家屬義正辭嚴的交涉下,他將三人關押七個小時後不得不放人。

阿城區第二看守所所長奚景龍

奚景龍,男,原阿城區公安局法制科科長,現任阿城區第二看守所所長,曾參與非法勞教、判刑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六月,奚景龍拿著勞教被非法關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的八名女法輪功學員的票子,讓他們簽字,這些大法弟子拒簽,奚景龍說你們寫不寫、簽不簽都無所謂,我照樣把你們送到萬家勞教所。就這樣八名法輪功學員都被勞教,在勞教所遭受了難以想像的非人折磨。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阿城區種子公司的黃富軍在阿城第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家屬請律師一同到公安局、「610」討說法,「610」一惡徒態度蠻橫的說:「能接見你們就不錯了」,「黃富軍是自殺」。家屬等又找到公安局法制科,科長奚景龍把律師拉到一邊威脅說:你甚麼案子都敢接,你不想幹了?跟共產黨打官司你還能贏?律師強調不管怎麼樣人命關天。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原阿城公安局劉長忠、滕建華和原和平派出所警察劉義

劉長忠,男,原是阿城區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他在職期間是阿城區迫害法輪功最慘重的時間,他積極配合阿城610,對阿城法輪功學員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殘酷迫害,致使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勞教和洗腦。

二零零四年正月,他配合610到巨源鎮法輪功學員張慶文家抓人的一幕永遠留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同年八月,阿城區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到小嶺發資料,被關押在小嶺派出所的時候,劉長忠和610帶領著公安局和特警一共一百多人到小嶺非法羈押這些法輪功學員,在派出所劉長忠就問法輪功學員叫甚麼名,是哪裏的,問到法輪功學員陶紅梅的時候,陶紅梅不說,劉長忠就銧銧扇陶紅梅的嘴巴。二零一二年有人看到劉長忠左胳膊骨折,用吊帶吊著到醫院去看病。希望劉長忠能以此靜思己過,不要再充當中共邪黨的打手,否則後果會非常可悲。

滕建華,男,當時也在政保科,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也成為了中共的打手之一。一九九九年十月,他帶領610和河東派出所的警察一共十多人到水利二處的法輪功學員計文良家騷擾,他一進屋就問計文良你幹啥呢?計說看書呢。他走到計文良家的南陽台上指著前樓牆體上的法輪功的標語說那些字是不是你寫的?計文良說我還說你寫的呢?滕建華說不老實就把你帶局裏去,計文良說你算甚麼東西你帶我?跟著一起去的一個警察是計文良的學生,他一看情況不好就把計拉到別的房間,說有人舉報那些字是你寫的,以後你注意點吧。就這樣他們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零零年前後是大法弟子上北京上訪的高峰期,滕建華就被公安局派到黑龍江住北京辦事處,負責非法羈押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劫持到阿城後對這些好人進一步迫害。一次他非法羈押五名法輪功學員回阿城,在北京火車站法輪功學員陶紅梅和他掙扎,在掙扎過程中走脫了兩名法輪功學員,回來後他受到公安局的處分,滕建華對陶紅梅恨之入骨。二零零一年一月陶紅梅再一次去北京,被非法抓捕回來後,滕建華和原和平派出所的警察劉義等共四名惡警直接對陶紅梅施加酷刑。劉義用手銬將陶紅梅的兩隻手以「蘇秦背劍」的姿勢銬了大半天,致使陶紅梅的手沒有了知覺,後來麻木,半個月才恢復正常,現在右手腕上還留有傷疤。滕建華先踹了陶紅梅兩腳,問陶紅梅都去了哪裏,和誰在一起來,陶紅梅不說,然後他銧銧扇了陶紅梅兩個嘴巴,邊搧邊說:可抓住你了,他不知道用甚麼方式發洩私憤了,劉義拿起一杯水潑在了陶紅梅的臉上。他們四個大男人把陶紅梅踹的跪在了地上一陣拳打腳踢,陶紅梅一看一頭撞在了牆上,他們才停止了行兇。

之後不久,因為滕建華著急回家過年,私自離開了在北京的辦事處,公安局令他提前退休,最後落得啥也不是的地步。滕建華就是這樣一個人家牽了驢自己充當拔橛子的人,最後落得可悲的下場。

原阿城勝利派出所所長王偉民、許華遭惡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阿城法輪功學員付雙印、關慧蓮夫婦,李鵬、曹連娣夫婦與女兒李曉薇(高一學生)及曹玉娥等十一人,因進京上訪被綁架回阿城城北派出所,時任正副所長分別是王偉民和孟慶義。王唆使下屬並親自上陣,對付雙印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毒打,打暈後,又把他的衣服、鞋子都扒掉,醒來後強迫他站在外面冰冷的雪地裏達兩個多小時。妻子關慧蓮也被警察強行脫掉棉衣和鞋子,逼她站在雪地裏。接下來惡警又強行把李鵬的衣服扒光,只穿個背心,把前後窗子都打開,讓十冬臘月的寒風直吹在他身上。後來關慧蓮被叫進屋裏,惡警邊罵邊把她和曹連娣的頭用軍大衣捂在下面,忙了一陣子後,覺得累了,才停下來,嘴裏還不停的在叫罵。在派出所所有被非法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威逼、恐嚇,並被逼迫寫所謂的「三書」,不寫就不讓上廁所。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警察非法勒索,其中付雙印、關慧蓮夫婦一千元(無收據),曹玉娥二千元(無收據),之後他(她)們就被關進了阿城看守所。不久他(她)們又分別被非法勞教兩年,使這些好人長期在黑監牢裏受盡了人們難以想像的酷刑折磨。

在看守所裏,他(她)們被惡警上吊環、坐老虎凳,用冷水管子呲,用膠皮管子打、電棍電,拳打腳踢,打耳光更是家常便飯。惡警們還有意把曹連娣的女兒李曉薇從另一監室裏調到母親被關押的監室,折磨母親讓女兒看,又折磨女兒讓母親看。他們硬搬下正在打坐煉功的李曉薇的雙腿,用腳踩著,邊罵邊打,用膠皮管子把十七歲的小姑娘打得全身青一塊紫一塊。女兒怕媽媽受不了,安慰媽媽說:「媽媽,別難過……」幾句話說得媽媽淚流滿面。此後高一學生李曉薇兩年內曾先後數次被抓進監獄、洗腦班,由於長期不放人,迫使這個十幾歲的孩子曾兩次輟學!

同期被綁架的付雙印,這個全廠公認的大好人和善良誠實的妻子關慧蓮一起被投入勞教所的兩年時間裏,家裏只剩下八十多歲多病的老母親和正處於高考階段的女兒艱難度日。

不久阿城勝利派出所所長王偉民被免職了,隨之大病一場,兩次住院手術,差點失去生命。出院後至今仍重病纏身,未能上班。

許華,男,曾任勝利派出所所長,他在職期間積極配合610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法輪功學員陶紅梅家搬到了他的轄區內,陶紅梅上北京回來後流離失所,他派人到處找陶紅梅,最後將陶紅梅非法關押並勞教兩年。許華因此得到重用,被調到阿城公安局預審科當科長,因為給人辦出國護照收受賄賂事發,被雙規在家,遭了惡報。

原小嶺鎮派出所警察及谷寶子村治保主任的惡行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五日,阿城市小嶺鎮新平村治保主任張海富惡意構陷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小嶺鎮派出所的所長王東偉伙同小嶺派出所的警察王雲堂、姜志超、孫敬斌、常凱、協警盧文志以及谷寶子村的治保劉海秋、村民劉海春駕駛兩輛車去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劉海春煽動不明真相的村民陸續將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小嶺派出所,由於法輪功學員張廣利、齊鳳臣、孫廷輝三名不配合他們的非法迫害,遭到這些警察的毒打。王東偉報告了阿城610,很快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到小嶺發真相資料的消息震驚了中共邪黨的高層,阿城610的吳達和林鵬等人帶領阿城公安局、國保大隊、特警一百多人將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阿城公安局,然後非法審訊、毒打、關押到阿城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最後這些法輪功學員有五名被冤判,十九人被勞教,在監獄和勞教所遭受了巨大的摧殘,有的被勒索巨額錢財,數額高達十幾萬。不久劉海春就遭了惡報,在飯店吃飯時因一點小事,被人暴打致傷,而劉海秋已經死亡。受中共邪黨毒害的哥倆因迫害好人傷的傷,死的死,遭到上天的懲罰,可悲的是恐怕劉海秋到死都不知道是中共邪黨把他害死的。

河東派出所警察張偉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

張偉,男,阿城市河東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7七二零後,曾參與對法輪功學員恐嚇、截訪、抄家、綁架、毒打、罰款、勞教等犯罪。二零零零年除夕夜,張偉闖到法輪功學員孫某家中,問還學不學法輪功,夫妻二人答「還學」,張偉當夜就將二人劫持到看守所。張偉這個流氓惡警在二零零一年年後曾強姦一名十七歲女孩未遂,但把女孩打成重傷,入院後身亡,張因此被判刑十三年。

原西城派出所警察李曉堂等人

原西城派出所的警察李曉堂緊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他經常上法輪功學員家騷擾、恐嚇。只阿城法輪功學員徐淑鳳家就去了十多次,但多次都吃閉門羹,他心裏很是氣恨。一次他給徐淑鳳家打電話,徐淑鳳的女兒接了電話,他問徐淑鳳的女兒你媽媽在家嗎?徐淑鳳的女兒說不在家,他說你他媽不說實話,徐淑鳳的女兒一聽警察說話怎麼嘴裏不乾不淨的呢?一下子急眼了,質問李曉堂你警察怎麼還罵人呢?白穿警察這身衣服了,李曉堂放下電話急匆匆的趕到徐淑鳳家,逼問徐淑鳳的丈夫和女兒徐淑鳳到底去了哪裏?徐淑鳳的丈夫說去了呼蘭,看生病的母親去了,他說徐淑鳳不在家你跟我去趟派出所,他將徐淑鳳丈夫價值三千元的手錶扣押。第二天他還不死心,逼迫徐淑鳳的丈夫打車去呼蘭徐淑鳳的母親家,看看徐淑鳳到底在不在不呼蘭,徐淑鳳的丈夫就打車拉著他去了呼蘭,車費是徐淑鳳的丈夫付的,去了一看徐淑鳳果真在呼蘭,他不再說甚麼,最後勒索了徐淑鳳的丈夫一千元錢才把扣押的手錶返還。

西城派出所自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一直派人監視法輪功學員,在李曉堂之後監視徐淑鳳的是姓董的警察,他不但自己經常到徐淑鳳家騷擾,還指派附近的小賣店監視徐淑鳳,徐淑鳳家從此過不上安寧的日子,丈夫三番五次遭受驚嚇,最後承受不了這種壓力和徐淑鳳離了婚。徐淑鳳也被迫賣了樓搬遷了。徐淑鳳都被他們逼得搬走了,他們還不放過,他們看到徐淑鳳家的親屬還追問徐淑鳳在哪裏,還煉不煉法輪功呢。

阿城第一看守所賈忠、羅煥榮等

自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阿城第一看守所就變成了一個邪惡的黑窩,這裏曾經三個月迫害死種子公司法輪功學員黃富軍,十幾天把楊樹鄉法輪功學員徐麗華迫害的雙目失明。所有被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殘酷迫害。這裏最常見的酷刑是野蠻灌食,好幾個人按著一個法輪功學員,有的捏著鼻子,有的掐法輪功學員的腋下,掐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有的往食道裏插管,有的法輪功學員的食道被他們捅破出血,灌的是加入鹽和酒的玉米糊,他們灌的液體弄到法輪功學員的衣服上後那白白的乾巴巴的鹽漬都洗不掉,可想而知灌的都是甚麼。還有就是打毒針,徐麗華、趙玉安等法輪功學員都曾被打過毒針,徐麗華就是因為打了不知名的針劑後雙目失明的。

在這裏有個李姓獄警經常拿白塑料管子(俗稱小白龍)抽打法輪功學員。有一次把卞亞萍和六個法輪功學員用銬子銬在門欄上,吊了一天一宿,不讓上廁所。

還有一次,「獄頭」叫卞亞萍背監規,她不背,包監所長王影和獄警宋立英又逼她背,她還不背,上來就是一個耳光!又問,背不背?還不背!又一個耳光。不一會兒又把卞亞萍弄到走廊裏戴手銬,連吃飯,睡覺,上廁所都不給拿下來。有一天卞亞萍突然感覺上不來氣,身上癢痛,排不下尿,胸部、腹部腫大,臉腫的變了形,被送到阿城中醫院,她的媽媽趕到時都認不出她了。醫生診斷有生命危險,看守所怕擔責任,第二天把她放了。到家後,全身腫脹上不來氣,也不能躺下,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時,城北派出所警察還不放過她,經常到她家騷擾,被逼無奈,卞亞萍帶著重病流離在外,有家不能回。城北派出所的警察因抓不到她,就氣急敗壞的把她家的門都踢壞了,更可惡的是把鎖頭眼兒給堵上了。

二零零四年八月,阿城區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到小嶺發資料救度眾生,被非法抓捕回來後,有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第一看守所。羅煥榮逼迫法輪功學員孟凡茹按手印,孟凡茹不按,羅煥榮就用穿著大皮鞋的腳踩在孟凡茹的手上來回碾,還不按就往孟凡茹的肋骨上踹。這種場景我們在電影中看到過納粹這樣做,誰能想到中共馴化出來的人比那還殘忍不知多少倍。

賈忠、羅煥榮、鄭宗耀曾是這裏的所長和副所長,所有被非法關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酷刑,都有他們的一分罪惡,他們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第二看守所張文禮、李明啟等

二零零零年二月三日下午四點多鐘,城北派出所把阿城區法輪功學員李鵬、妻子曹蓮娣和孩子李曉薇全家叫去,問在家煉不煉功,回答說煉。一個煉字就把他們一家三口,都非法關進阿城第二看守所,當時已是晚九點多鐘,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準備過年的兩千元錢的年貨全都爛掉。

大年三十,第二看守所警察全部出動,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煉功而大打出手,尤其是惡警張文禮最狠,用塑料管子抽打法輪功學員,其中對張淑琴、李曉薇打的最重。妻子和李鵬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百六十八天,他們的女兒被非法關押八十天。在這期間,他們經常遭打、罵,還被惡警用鐵環鎖在鐵窗上,一吊就是幾天幾夜。大年初一,法輪功學員煉功,管教李明啟點燃鞭炮往每個人手裏、懷裏扔,別的管教就開始往身上澆水,惡警們一邊謾罵一邊用笤帚把打,用塑料管子抽,還不時的拳打腳踢。特別是李曉薇僅有十七歲,天天被鐵環鎖著,被惡徒用盆子往頭上、身上倒冷水,內衣都濕透了,再打開窗戶凍。有一次,副所長張文禮把小薇的腳拿起來用塑料管子猛抽,從大拇腳趾開始打,一直排到大腿根,一鞭子挨著一鞭子的抽。最後讓李鵬和妻子每人交五千元錢,李曉薇交了三千元的保釋金才放出來。不久張文禮遭了惡報,一次上樓梯腳踩空摔倒,導致骨折,三個多月不能上班,從那以後再也不敢迫害法輪功學員了。

獄警楊琪、呂奇、韓某等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積極殘暴,惡警楊琪、張偉、呂琪、李文舉等人用白塑料管蘸涼水往法輪功學員祁金玲身上抽打,然後打開水龍頭接上水管往身上哧涼水,直至所穿的衣服濕透,再打開窗戶凍她,還用吊環把她吊在鐵窗欄上,長達三十六小時之久。惡警經常對她拳打腳踢,有時還強迫她撅著。對煉功的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用拖布桿打、謾罵法輪功學員都是家常便飯。他們有的都不是正式警察,是協警之類的,現在都被開除了。

獄警郭老三(外號)破口大罵法輪功學員,對待法輪功學員的態度極其惡劣。一次三個獄警將一個被關押在看守所的犯人打死,本來他不是主謀,結果被弄成了主謀,判了十二年,真是善惡到頭終有報。

原城北派出所王雲飛、曲彥武

王雲飛,原城北派出所的警察,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他非法審問法輪功學員李冬梅時說你是頭,你上互聯網,我最少讓你在裏面呆三年。看到這你也許都會笑,上互聯網也犯法了?如果這樣中國上互聯網的有多少億人啊?那都得被抓起來嗎?可見王雲飛的無知。

曲彥武,原城北派出所的警察,積極參與非法騷擾、抓捕數十名法輪功學員,一次非法審問法輪功學員李冬梅,問甚麼李冬梅都不配合,不回答,他很氣憤,罵李冬梅說你們煉法輪功的都不是人,李冬梅說你還警察呢,怎麼罵人呢?這麼沒素質,他氣得把詢問筆錄寫了一篇的「無語」撕掉扔在地上,又問又寫「無語」,又撕,就這樣沒問出甚麼來,李冬梅臨走時還讓李冬梅把他扔的筆錄撿回來。

這人道德敗壞,他在外面養個小老婆。一次,在路上遇到李冬梅,還跟李冬梅說你看你都出來了,你就說了唄。李冬梅覺得這人很不正常。

玉泉鎮派出所所長王岳山、片警翟宇飛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黑龍江阿城市玉泉鎮派出所所長王岳山、片警翟宇飛到玉泉鎮副業廠法輪功學員李春孝家威脅恐嚇李春孝與家人限時搬離玉泉鎮,原因是他修煉法輪功。李春孝與家人一起據理力爭。翟宇飛威脅李春孝說:「你要不搬走,就找黑社會把你家給砸了。」王岳山接著說:「如果再不走,就把你家的大鍋扔到大街上去。」李春孝迫於無奈,只好離開家。留他妻子、兒子在那裏住。可是惡人連他的家人也不放過,又多次騷擾,一家人被迫全部搬離。

這些案例只是十五年來無數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庭被迫害的一個縮影,法輪功學員的滴滴血淚都緣自於這些執法者在名利權欲驅使下喪盡天良後的罪惡,相信不久的將來這些罪惡都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