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國際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證據專輯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

本篇目錄

前言
一、部份電話調查錄音:
調查錄音1、活摘現場持槍警衛證詞
調查錄音2、對解放軍307醫院的腎源聯繫人陳強的調查錄音
調查錄音3、錦州中級法院刑一廳警察說:「你那兒條件好了,我們估摸還能提供」
調查錄音4、205醫院泌尿外科主任陳榮山承認移植供體來自在押的法輪功人員,並經過了法院
調查錄音5、陳榮山保證能保守摘取法輪功練習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的機密
調查錄音6、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宋主任說:「我們也有這種情況」
調查錄音7、上海復旦大學中山醫院醫生說:「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
調查錄音8、上海交通大學附屬醫院醫生說:「可以的,來呀!」
調查錄音9、對廣西民族醫院腎移植科的醫生的調查記錄
調查錄音10、廣東軍區總醫院朱雲松說:「可以,那你過來」
調查錄音11、湖北省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醫生說:「應該還可以」
調查錄音12、武漢同濟,用煉法輪功的活體,這個行不行?答:可以呀
調查錄音13、山東千佛山肝臟移植中心:「你過來就行」
調查錄音14、省委政法委副書記唐俊傑說那個我分管這個工作
調查錄音15、中央政法委李姓職員說處級以上知道這個機密
調查錄音16、羅幹秘書沒有否認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只是強調不適合在普通電話中談論此事。
調查錄音17、原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副主任魏建榮承認活摘器官的「事情這很早了」
調查錄音18、中國某縣610辦公室趙主任向追查國際的調查員承認,610是犯罪機構,谷開來非法售賣的人體模型中,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的屍體。
調查錄音19、李長春說:以活摘之由給薄定罪的事周永康知道
二、相關部份調查報告
1、關於中共軍隊、武警醫院系統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
2、「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涉嫌用法輪功學員做活人人體實驗並活摘器官的調查報告
3、從中共關於人體器官移植的數據看群體滅絕的殘酷事實
三、追查國際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證據分析圖
四、追查國際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部份電話調查記錄

前言

2006年3月9日以來,追查國際針對中國大陸30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的中共司法系統和軍隊、武警、地方等醫院器官移植部門進行了持續的調查,獲取了大量的證據。這些證據證實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及做活人人體實驗的罪惡是真實存在的。

這些散在的證據存在著一種內在的聯繫,指向一個驚人的事實,即這些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不是個別的、局部的偶然發生的民間謀財害命的殺人事件,而是由江澤民、周永康等中共最高當局利用國家機器統一組織下的大規模的涉及全國範圍的群體滅絕性大屠殺,是在官方的組織和保護下,由司法系統和軍隊、武警、地方等醫療機構聯合進行的系統犯罪。實施犯罪中,軍隊、武警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場所。這些證據之間相互印證、互為補充。這種內在邏輯關係,體現出來的系統犯罪事實有助於人們了解整個案情的邪惡性質和程度是超出人類的正常思維的。

本組織獲得證據可以證明,涉嫌參與犯罪的至少有23個省市自治區相關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北京、天津、上海、河北、河南、山東、遼寧、吉林、黑龍江、安徽、湖南、湖北,江蘇、浙江、廣州、廣西、福建、四川、雲南、貴州、陝西、甘肅、新疆等。

這種駭人聽聞的群體滅絕犯罪自2000年開始,至今仍在繼續!這是人類社會絕對不能容忍的。追查國際提請國際社會立即行動起來,制止並徹查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群體滅絕迫害!

現列舉19個調查錄音和部份調查報告的證據幫助人們認識中共罪惡性質。

一、部份電話調查錄音

從這些錄音中,人們會聽到:


  • 一名曾擔任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現場持槍警衛的武警舉證他目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全過程的證詞;

  • 駐北京豐台的解放軍307醫院移植科腎源聯繫人陳強承認他們是官方、警方、監獄一條龍的運作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交易,還可提供證明法輪功學員供體身份的材料;

  • 錦州法院刑庭警察明確表示可以提供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但要看出價的條件;

  • 解放軍錦州205醫院移植科主任陳榮山強調法輪功學員的供體是從法院來的,而且再三保證不透露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秘密;

  • 從北京、天津的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醫生、到上海、武漢、廣西的醫院器官移植科的醫生,從北到南跨越全國,都直言承認用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供體,而且保證1-2週內可實施手術。上海復旦大學中山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的醫生回答患者問:「有沒有這種煉法輪功的這種提供的,……」回答:「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

  • 北京政法委李姓官員回答調查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國家秘密「處級以上知道這個機密」;

  • 天津薊縣610辦公室主任向追查國際的調查員承認:610是犯罪機構,「谷開來賣那個法輪功的人體器官的」,谷開來非法售賣的人體模型,「她賣的不都是法輪功的。」

  • 最後還有,政治局常委李長春親口直接道出活摘器官的事情,「周永康具體管這個事,他知道。」等等。

調查錄音1、活摘現場持槍警衛證詞[1]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4.7MB)

這是遼寧省錦州市的一名曾擔任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現場的持槍警衛的證詞,披露了幾年前目擊的一起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

事件回放。2002年,證人為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參與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其中一位30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經過一個星期的嚴刑拷打、強暴、被強迫灌食,已經是傷痕累累。2002年4月9日,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派來兩名軍醫,一名是瀋陽軍區總醫院的軍醫,另一名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軍醫,將該名學員轉移到另一場所(注一),在這名女學員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證人當時持槍擔任警衛,目擊了活體摘取的全過程。

部份談話錄音記錄

證: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血是噴濺出來的。
問:你看到的是男的還是女的?
證:女的,女的。
問:年輕的麼?
證:30多歲吧。
問:你說一下她當時是怎麼說的。
證:當時,我們經歷了就是,得有一個星期對她的審問,嚴刑拷打,身上已經有無數次傷疤,並且電棍、電,她已經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經就是,反正她又不吃東西,然後我們強行的給她灌牛奶,往她的胃裏,她不喝就強行的給她灌。你知道那個,把她的鼻子捏上,於是維持著。她7天瘦了將近15斤,經過體重。而這個時候不知道,可能是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反正是一個挺保密的部門,派了兩個,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一個軍醫,還有一個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具體反正一個是歲數大的,一個年輕的,在某、某,就是給她送精神病院的一個手術室,然後進行一套東西。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別看我在武警,我端過槍,我也進行過實彈演習。但是,我也見過很多死屍,但是看到他們,我真的佩服他們這些軍醫,手一點也不抖,直接戴著口罩拉出來。當時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那個女人就嗷……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
證:說你殺了我一個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殺了我一個人,你還能殺了我們好幾億人麼,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們迫害的人麼?這個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個頭,他還繼續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 啊…… 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證:當時,這個人身份是一個老師啊,是一個老師,在中學教書的老師,她的兒子今年可能12歲了吧。她的老公是個沒甚麼能耐的一個,也是一個工人吧。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
問:就是在你所待過的那個公安局裏面你就親眼看……
證:當時我沒在公安局裏做,是在一個就是培訓中心,就在一個賓館的後院,包了十個房間,一個小樓上,就是小別墅那塊兒做的。
問:黑監獄。
證:差不多。
問:你只有對他們逼供一次?還是很多次?
證:很多次。當時王立軍,現在的重慶公安局長,下死命令「必須斬盡殺絕」。……

注一:在最初交談中,證人為了不暴露自己,沒有明確說出活摘器官的場所。在第二次交談中,證人明確說出活摘器官是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進行。經核實,瀋陽軍區總醫院15至17樓均為外科。

調查錄音2、駐北京豐台的解放軍307醫院移植科腎源聯繫人陳強強調他們是官方、警方、監獄一條龍的運作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交易,還可提供證明法輪功學員供體身份的材料。[2]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5.8M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駐北京豐台的解放軍307醫院移植科腎源聯繫人陳強的部份調查錄音。(問:調查員,答:陳強)

問:哎,你好,小陳啊
答:你好
問:你陳強嗎
答:是我,說
問:哎,你好,上次跟你說的那個聯繫那個腎源的事情,現在怎麼樣?
答:啊,你不是說那個聯繫那個監獄的,或者是那個甚麼的嗎?
問:對,或者是法輪功學員的嘛,對
答:搞得,聽說現在搞得特嚴,知道嗎
問:你原來搞是在哪個地方搞得嗎?
答:嗯,是在那個西城
問:西城,那你現在---,還有一個呢,你這個東西呢,你怎麼確定他是法輪功學員?這一點你了解過嗎?
答:怎麼確定法輪功學員,到時候---到時候我們這邊頭兒上邊有人給你會給你出現資料,知道嘛,他會出資料給你。這您放心,我們這邊也是通著官,上邊有上邊的人,知道嘛,像這些資料都不用你說我都拿給你,知道嘛
問:那好,啊---,還有一個我還沒完全弄清楚理解,就是說這些人呢,人家是在勞教所裏或者是監獄裏關著,一般我知道是在派出所-----
答:現在在勞教所的少了現在
問:是吧,那現在在哪裏關著一般?
答:現在都是監獄像那個,現在都是監獄,一般呢都是從北京來說都通往外地,
問:那我聽人家講,因為前幾年是法輪功學員抓了以後呢他不報姓名,所以這種呢關了不少,關在地下一些,一些又不是監獄又不是勞教所
答:你說那事兒是03年那回事兒,你說那事兒我都明白,他那不報姓名那是從03年。像從現在開始這法輪功不已經那個甚麼了嘛,你必須從那個03年的檔案當中給你調,知道吧
問:奧,03年那一陣是很多是吧
答:那是啊,03年的法輪功檔案裏邊多的是啊
問:就是說你看啊,這前面這5萬是沒問題,我跟你說了啊,咱就是多給兩萬是為了叫你踏實,那麼以後你總共的花多少,你大概給我一個數,我再做起來嘛也比較踏實 答:那這個東西,你就說,嗯----我也就是圖關係給你找,具體那邊要的錢,嗯---,也得---估計也得20萬,知道嗎
問:對
答:法輪功---後來我又找那個那邊我打電話,叫我老闆,我老闆給他打電話,他說那得從那裏面調
問:噢
答:現在都已經發往那個外地監獄,那得從那兒調出來,調出來就是說把這個錢呢,這個錢一大多部份給那邊人,你知道嗎
問:對,你知道吧,他們這些呢前些年因為法輪功學員上訪沒報姓名的,他們偷偷關起來了,這些沒有登記,也沒註冊
答:是,這裏面,像這裏面的也很正常,知道嘛,他---這就沒---沒留,我跟你說,他這裏邊沒留下姓名,他都留代號,明白嗎
問:對
答:真實名字查不出來的話,他只能留代號,知道嗎
問:噢
答:還有根據那個手印兒,個人的手印它根據那個來,知道嗎,現在,現在事兒都這樣,現在這社會,誰沒有點兒,誰沒有點兒,不可能辦到這事兒的,尤其是這種事兒,知道嗎
問:對
答:這種事兒我跟你說辦完了,咱也不是說我跟你這兒說甚麼,嗯--具體有些甚麼人的名字細節我都不能告訴你,知道嗎
問:對
答:像我們那邊上頭,像那個派出所裏面那些關係,我這不能跟你說,你說這種情況那我不能說隨隨便便,隨隨便便那哪行啊,咱們這邊都通著關係呢,既然我幹這東西,那他一套一套部門那我全部都有人,那沒有人那哪能夠辦到啊
問:對呀,我就是----
答:這東西它都一條龍的,你知道嘛
問:對

調查錄音3、錦州中級法院刑一廳警察說: 「你那兒條件好了,我們估摸還能提供。」[3]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640K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中共錦州市中級法院刑一廳警察的部份調查錄音。

問:喂,請問是錦州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廳嗎?
答:對
問:我只知道2001年開始,我們一直都是在跟法院哪看守所啊,就是拿那個年輕的健康的那種煉法輪功的那種腎源供體,啊現在的話就是少了
答:嗯,嗯
問:所以現在我們不知道你們這個法院還能不能提供就是這樣的供體?
答:那得看你們那兒條件,得跟領導商量,你那兒條件好了,我們估摸還能提供 問:是吧 答:對,看你那啥情況----

調查錄音4、205醫院泌尿外科主任陳榮山承認移植供體來自在押的法輪功人員,並經過了法院。[4]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2.6MB)

下面是追查國際調查員以王立軍專案組的名義,對錦州解放軍205醫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陳榮山的部份調查錄音。


圖: 陳榮山 錦州解放軍205醫院原泌尿外科主任

陳榮山:餵? 調查員:喂,是205醫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陳榮山嗎? 陳榮山:對,對,對,你哪裏啊?
調查員:王立軍跨部門專案組的,
陳榮山:啊,啊,啊
調查員:王立軍曾經在錦州公安局的時候,辦過一個叫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的,這麼一個機構,他們跟205醫院有一些合作的科學的研究課題,這方面你能跟我們介紹一下嗎?
陳榮山:嗯,
調查員:他有一個注射藥物後器官移植課題組,他們的協作單位有205醫院,這個事情請向我們介紹一下。
陳榮山:啊,
調查員:就是說,具體合作過嗎?
陳榮山:合作的那當時還有中國醫大啊,中國醫大醫院
調查員:王立軍跟我們提到過,你們這些移植供體裏頭有在押的法輪功人員,這個事情有沒有啊?
陳榮山:那都是經過法院的,
調查員:是經過法院的,是吧?
陳榮山:對,對,
調查員:那就說,這些個在押的法輪功人員供體都是監獄、勞教系統提供的?……
陳榮山:我說啊,我說,我說呀,這事你先別跟我說了啊,好吧?
調查員:因為我們現在是
陳榮山:你要跟我說,通過我們醫院政治處,好吧?
調查員:這個,我們已經是跟他們商量過了,才跟你說的
陳榮山:不行,不行,你,政治處他們沒跟我打過電話,我不能,不能,好吧?
調查員:他們,這個,電話號碼就是這樣的,
陳榮山:他們必須得給我打電話,好吧?
調查員:這個,我們已經跟他說過了,
陳榮山:讓我們政治處的人給我打電話,
調查員:政治處的林主任我們已經跟他聯繫過了,
陳榮山:不行啊,我們軍隊有紀律,有些事要說的話,你跟我們政治處的人講,政治處的人給我打電話,好吧?
調查員:他已經讓我直接找你了,所以……

調查錄音5、陳榮山保證能保守摘取法輪功練習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的機密。[4]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1.7M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以瀋陽軍區聯勤衛生部王佳副部長(原205醫院院長)的秘書的身份對205醫院泌尿外科主任(現退休)陳榮山調查的部份錄音。

陳榮山:餵? 調查員:喂,是205醫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陳榮山嗎? 陳榮山:你哪裏? 調查員:我是聯勤衛生部王佳副部長的秘書,你們老院長有幾句話讓我轉告您一下……
陳榮山:啊,你說
調查員:無論哪一級上級部門來調查關於摘取法輪功練習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這件事啊一定不能透露任何機密,這個您能做到嗎?
陳榮山:啊,能,能,能 調查員:當時你們泌尿外科那些護士,他們了解這器官供體是來自於法輪功練習者嗎?
陳榮山:你哪裏?你?
調查員:咱們的老院長……
陳榮山:不是,你,秘書,你姓啥?
調查員:我姓張,我叫張濤,
陳榮山:你叫張濤啊?
調查員:啊,老院長特別讓我叮囑您啊
陳榮山:知道了,知道了,嗯
調查員:行,您要是有可能的話,跟他們-以前的你們科室的其他醫務人員也說一下。
陳榮山:說一下就行了,不要亂說就行了,啊。
調查員:對,對,對,
陳榮山:知道了,謝謝啊。
調查員:行,那先這麼著。
陳榮山:哎,再見,再見。

調查錄音6、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宋主任說:「我們也有這種情況。」[5]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670K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移植中心主任宋文利調查的部份錄音。


圖:宋文利 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移植中心主任

問:請問是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宋主任嗎?
答:啊,您說吧
……
問:……他那個醫生跟他講這個腎源挺好的,他煉功,問煉甚麼功,煉法輪功,就是煉法輪功身體都比較好嘛--- [被對方打斷]
答:那當然了,我們也有這種情況,我們也有這種所謂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體,我們也會有,這個我們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為止可能這樣的有十幾個這樣的腎臟,……

調查錄音7、上海復旦大學中山醫院醫生說:「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6]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1.0M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中山醫院肝臟移植中心調查的部份錄音。

問:你好!你是中山醫院?
答:對!移植病房。
問:是肝臟移植中心嗎?
答:對,甚麼事?
問:我是要諮詢一下
答:等會兒,
醫生:喂,餵
問:你是醫生嗎?能不能做移植手術嗎?
醫生:可以做的。
問:要等多久呀?
醫生:來了一個禮拜左右就可以做了。
問:有沒有這種煉法輪功的這種提供的,這種提供的說是很好……
醫生: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
問:噢,身體好都是煉法輪功的,就是新鮮嘛。幾個小時之內?
醫生:24小時之內都是可以的。但是我們一般控制在10個小時之內。
問:你給我提供一下我可以找哪裏去聯繫?
醫生:這個是跟法院部門聯繫
問:你們找是在外地還是本地也有呢?
醫生:這都有的。
問:本地也有外地也有啊。
醫生:嗯。

調查錄音8、上海交通大學附屬醫院戴醫生說:「都是活的,都是活的。」[6]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2.2M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上海交大附屬第一人民醫院肝臟移植中心調查的部份錄音。

問:上海交大附屬第一人民醫院,我想知道肝臟移植中心,它的號碼是多少?
接聽人:轉接中,請稍候##請講。
……
大夫:我給你講,你這個肝移植是可以的。
問:我就問啊等要等多久?
大夫:供體有啊,天天有哎。我們今天就在做。
問:不是,你現在不是說要新鮮的,要活的人的……
大夫:都是活的,都是活的。
問:啊?
大夫:都是活的!我們的是最好的。
問:那你們這兒做了多久了?我就是想問一下這個技術。
醫生:我們做了五、六年了,做這種手術五、六年了。
問:那一個月能做多少?
醫生:能做四、五百例。
問:四、五百呀?
醫生:對。
問:一年能做四、五百呀?
醫生:沒有,我們今年過年才開始的。已經做了十幾例二、三十例。每年都做一百多,一、兩百個例。
問:很多就是供給的人啊要健康,一定要健康的。
大夫:你來了以後我會給你滿足的。
……
問:有一種啊就是煉功的那種,身體很好的
大夫:有。我跟你一下子在電話上說不清楚噢。
問:能找到這種我很快就會來。
醫生:可以的,來呀!
問:可以喔,我怎麼找你,你貴姓,我就來找你。
醫生:我戴醫生,戴帽的戴。

調查錄音9 對廣西民族醫院腎移植科盧國平醫生的調查記錄[3]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11.7M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廣西民族醫院醫生盧國平調查的部份錄音。


圖: 盧國平醫生

盧國平醫生介紹: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一個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幾台的腎移植啦,他們每個月都有幾十台,所以他們不愁器官呢。」

此案中共也提供了相關證據──活摘器官不容否認。

2008年加拿大中共使領館向外界提供了由香港衛視中文台製作電視片,以中共否定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說法為基調,對某些「當事人」進行採訪。在電視片中,廣西民族醫院的醫生盧國平承認了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接受電話調查的人是自己。該錄像被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發放,因此其真實性是由中國政府認可的。

問─調查員,答-盧國平
問:哎,不是他們……
答:哦,對……
問:這位大夫啊,我現在就是很信任你,我跟你也是,就是很相信你吧,就跟你講一下,現在不是他們都用的是法輪功的器官嗎?
答:現在沒有了,現在管的比較嚴。
問:以前不是用的法輪功器官嗎?
答:以前和現在不一樣了。
問:以前不是你們醫院也用過,他不是給你們提供過嘛,我知道,因為你們廣西民族醫院是手術比較好的。所以說呢,以前用過,現在怎麼用不到了?就是說你能不能找到法輪功器官嗎?如果能找到,那麼我就過來。能不能找到?
答:我告訴你,我們沒法拿到器官。你要在我們廣西因為拿器官就比較麻煩,如果你想快的話的,我建議你上廣州去,他們那兒器官很容易拿。他們在全國範圍內都可以找,他們在做肝移植的時候就順便就幫你拿腎了,所以他們拿器官是很容易的。所以好多地方沒辦法拿器官只能跟他們拿。
問:哪個,廣州哪個地方你跟我說一下。到時候你幫了我,我會謝謝你的。
答:行。
問:啊,
答:哦,行,行。這樣來,到時候我告訴你,到時候我把那邊的那個醫生的電話號碼告訴你。
問:是哪個醫院?
答:我告訴你號好吧。你稍等半分鐘,我把電話號碼拿過來。
問:謝謝。弄完我謝謝你啊。
[等待時間]
答:喂,
問:嗯
答:喂,餵
問:嗯,嗯
答:你先把這個醫生的電話號碼記下來。13609038255。
問:3825。
答:38255
問:哦,255.13609038255
答:對對對。這是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
問:就是廣州的麼?
答:啊,對對對。
問: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啊。
答:嗯。
問:這個大夫叫甚麼?大夫叫甚麼?
答:繆醫生。
問:啊?
答:姓繆的。
問:繆甚麼?
答:繆冰。
問:繆哪個繆?就是「廣」字頭下來一個?
答:荒謬(繆)的繆。
問:他是肝移植科的嗎?
答:腎移植科的。因為肝移植和腎移植都是在同一幢樓的,他們都是一起的。
問:哦,都是一起的。他怎麼容易拿到呢?你們怎麼拿不到呢?他怎麼能容易拿到?
答:因為他牌子大嘛,因為他是以整個學校的名義跟司法系統接觸嘛。
問:那是不是用的也是那種法輪功的供體吧?
答:對,對,對。
問:對,對,對哦。是哦。
答:他那個你也可以用親屬的腎也可以,用屍體的腎也可以。
問:但是就說是,他說法輪功的供體比較健康、比較好。是不是他們用的也是這種?
答:對,對,對。一般都是選健康的來做的。
問:我說是啊,是法輪功的供體比較健康,是不是選的這樣的?
答:對,對,對。具體的你打電話跟他說,你說是民族醫院的盧醫生介紹的,他是我大學同學來的。
問:噢,你是他的同學,你叫陸甚麼?我要跟他說一下。
答:嗯,盧。
問:魯迅的魯是吧?
答:不是。廬山的廬。
問:廬山的廬?廬甚麼?
答:盧國平,國家的國,鄧小平的平。
問:盧國平,盧國平大夫。
答:你打電話說是我介紹的,他會幫你弄好。我跟他是同學來的。
問:對,對,對。完了我再謝謝你。
答:你就跟他聯繫吧。
問:好的。他以前不是幫你,是不是也幫你找過很好的這種?
答:對,對,對。他那兒每個星期都好多台,因為他們做多了,他們路子熟。
問:噢,路子熟。
答;因為國內好多基本上醫院都能夠做,但為甚麼有些醫院不能做,是因為拿不到器官。
問:噢,就是他們能找到。他們應該到哪裏去找呢?是本地找還是外地找呢?
答:他那個全國都有他們的點。
問:哦全國都有他們的點。那麼……
答:他們是專門有一批人馬專門在外面跑的。
問:哦,是這樣。那就是,現在就是他們找的也都是那種法輪功器官啊?那種很健康啊?
答:對,對,對。
問:哦哦,是這樣哦。那好。盧醫生,你有沒有手機?你給我個手機,我和你聯繫,如果以後有甚麼事我可以找你,介紹病人我可以找你。
答:嗯,來吧。13607710447。
問:0447。
答:對。
問:13607710447
答:你找到他,他們那裏都,基本上都是我的朋友。
問:哦那邊都是你的朋友。因為你知道我這個病人啊是我的親人啊,是我的一個孩子,就是女兒,我就說很關心啊。希望找健康的。你們醫院不是也用那種法輪功供體嗎?以前不是都用嗎,2001年,這些年……
答:用啊,主要是很難再拿得到……
問:以前是不是很好找?
答:這個東西你要熟路子你才能找著,要不熟路子你要打通各種關節才能夠拿,那你費用就比較大了,因為它那是批發價了,知道嗎?
問:它那批發價?比如說你們以前用的就是,是從哪裏找?是看守所還是到監獄呢?
答:監獄裏找的。
問:監獄裏啊,它那種都是健康的法輪功是吧?健康的法輪功?
答:對對對,肯定是選好的才能做嘛,因為這種東西做了要保證質量。
問:那就是你們還要親自挑選是吧?
答:對對對。
問:那你們醫院做的多嗎?
答:我們醫院因為拿不到東西,所以這幾年基本上不做了,因為他們那裏專門有一個病房,專門做的,因為他們做的多,熟,知道嗎?所以質量就比較好。
問:哦,質量比較好。唉,這種……
答:因為我們做的少的,雖然也能做但是畢竟今年少。
問:不是,2001年的時候是不是法輪功好找,這種供體好找。
答:不是,現在都這樣。你就跟他們聯繫就得了。
問:就是他們那邊現在就是說很好找,一去,只要說你介紹的就能找到是吧?
答:對對對對。
問:你估計他能不能幫我找到法輪功供體?
答:你去那裏肯定沒問題。
問:能找到?
答:我可以跟你說,他們那兒拿器官是輕而易舉。
問:哦,輕而易舉?那現在……
答:因為他們肝移植一個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幾台的腎移植啦,所以他們每個月都有幾十台,所以他們不愁器官呢。
問:那你的同學有沒有跟你說過,他們做的這些都是這種法輪功的,是不是啊?
答:有些是法輪功,有些是家屬捐獻的。
問:哦,那現在就是說,我想找這種給我的孩子找這種法輪功的,你估計他能幫我找到嗎?
答:肯定能夠找的到。
問:能找到啊?就說你們醫院以前做過像這種法輪功供體,你們做的多不多?
答:我們做過,但是很難拿,我不是跟你說,這種東西不是每個醫院都能拿得到的,因為這東西要關係的問題,誰關係硬誰才得的,而且現在這種器官非常的奇缺,所以為甚麼有的醫院拿,有的醫院就拿不到,就是那麼回事啦。
問:就是還要和法院聯繫,不是直接去找勞教所、看守所?
答:對對對,這個東西不是我們醫院能夠左右的。
問:那就是還要給他們送錢是吧?
答:對,還要賄賂賄賂才得啊,你能那麼容易嗎?
問:那種法輪功供體一般是男的還是女的呢?
答:一般就是男女都有,他會根據你的配型來選擇。
問:我知道。他年齡在多大呢?
答:一般都在三十歲左右啦,
問:三十歲左右。那是都要,像你們都要到監獄去自己挑選是吧?
答:對對對,肯定挑選。
問:那挑選如果他不讓你抽血怎麼辦?
答:他肯定會讓的。
問:他怎麼會讓呢?
答:有法警的,你怕甚麼?這東西都用不著你們擔心這個問題,他們會有操作。
問:他知道會給他取器官移植,他會知道嗎?
答:不知道啊。
問:他不知道啊?就是不讓他知道,知道他就不讓抽了是吧?
答:對對對。
問:那怎麼說服讓他,他說你抽血幹甚麼?那你怎麼講呢?
答:哎呀,這個他們會有辦法,這個事不是你擔心的問題。你能做的事情你就是住進去把費用交齊就得了。其它你甚麼都不用擔心。
問:我怕他們找不到法輪功供體,我擔心這點。
答:那我告訴你,他們找不到基本上也沒甚麼人找得到了。
問:哦,就是說他們能找到這種法輪功供體啊?
答:對,對,如果他們找不到我不會推薦你去那裏。
問:哦是這樣。那就說現在吶我就是把錢準備好我就準備去找他,我就說你介紹來的啊。
答:行行行。好,我要上台做手術了。
問:那有事我隨時給你打電話啊。
答:好好好。
問:我謝謝你啊。我謝謝你幫了我的忙啊。好再見。

調查錄音10、廣東軍區總醫院朱雲松說:「可以,那你過來。」[5]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1.5M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廣東軍區總醫院朱雲松主任調查的部份錄音。


圖: 廣東軍區總醫院朱雲松主任

問:請問是廣東軍區總醫院朱主任吧?
答:哎,我是
問:我是北京304醫院的,我有兩個親戚在304醫院,腎源上現在不太夠,2001,2002,2003年我們是大量做---
答:對,對
問:我們發現一個是年輕的,另外還有一個就是法輪功犯人這個的腎源比較好,你們這邊怎麼樣?,這方面法輪功犯人的腎源---
答:我們法輪功很少
問:還是有一些這樣的?
答:B型不難,你要願意過來的話,你過來我們可以很快,五月一號之前肯定可以安排
問:五一之前有一批嗎?
答:好幾批
問:五一之後還有沒有?
答:五一之後可能要到五月二十幾號了
問:如果你這個期間的話,如果能得到法輪功這樣的腎源,你還是跟我再打聲招呼,好吧
答:哦,可以,那你過來---

調查錄音11、湖北省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醫生說:「應該還可以。」[6]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576K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湖北省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調查的部份錄音。

問:請問是湖北省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吧?
答:是
……,
問:你們這邊法輪功犯人的腎源怎麼樣?
答:應該說應該還可以,要不您問一下陸總吧…,廣州軍區總醫院,
問:等一下…,廣州軍區,
答:就是武漢總院,我們相互之間也會調劑的

調查錄音12、武漢同濟,用煉法輪功的活體,這個行不行?答:可以呀。[6]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1.1M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湖北省武漢同濟醫院調查的部份錄音。
問:請問是武漢同濟醫院嗎?
答:哎,對
問:是泌尿外科嗎,要做腎移植
答:對對,腎移植, 是的
問:你們大量做腎移植是甚麼時候開始的?
答:我們是最早的,很早就開始了
問:一年能做幾例?
答:我們醫院是數量做的最多的一個醫院,我們科在湖北地區做的是最多的,供體多就做的非常多。
問:從患者來講,希望腎源活體,找犯人的活體移植,比如用煉法輪功犯人的活體,這個行不行?
答:可以呀
問:你們這邊比如說監獄犯人,那個煉法輪功的這樣的犯人活體能夠有保證足夠嗎?
答:對呀,可以呀,你到時候可以直接過來具體談。

調查錄音13、山東千佛山肝臟移植中心:「你過來就行。」[6]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1.3M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山東千佛山醫院肝臟移植中心調查的部份錄音。

醫院女士:你好,……
問:您好,您是山東千佛山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病房嗎?
醫院女士:是啊!
問:我想諮詢一下……
醫院女士:你稍等啊,我給你找個大夫,啊,
問:嗯
醫生:你好,
問:我想諮詢一下……你們是做了多少年啦,是不是也很……
醫生:我們是從零二年開始做的。
問:2002年到現在
醫生:四年多了。
問:提供這個肝的,一般保存多少時間就能夠
醫生:規定12小時,我們還沒有超過12小時的呢。我們這個都事先查好了的這個。
問:提供這個肝的那個有一種說那種煉法輪功的那種,我就問一問有沒有那種?
醫生:唉,你過來就行。
問:就是說有啊!
醫生:您這樣吧,您過來那個---嗯---反正四月份肯定會比較多的這樣的供體,現在這供體逐漸多起來了
問:怎麼四月份為甚麼會多起來?
醫生:這個我沒法跟你說,因為這牽扯到---不是說----這些就是沒必要跟您解釋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沒法解釋

調查錄音14、省委政法委副書記唐俊傑說:「那個我分管這個工作。那個中央實際抓這個事,影響很大嗎。」「那個時候主要是常委會討論啊……」[7]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1.9MB)

追查國際調查員以「中紀委薄熙來專案組成員」的身份與唐俊傑(自2000至2011先後擔任遼寧省政法委秘書長、省政法委副書記、綜治辦主任)的對話。


圖: 唐俊傑(自2000至 2011先後擔任遼寧省政法委秘書長、省政法委副書記、綜治辦主任)

調查員:喂,是原遼寧政法委副書記唐俊傑吧?
唐俊傑:你那位?
調查員:哦,我是中紀委薄熙來專案組的。關於薄熙來在遼寧的一些事情我們想向你了解一下。
唐俊傑:我甚麼時候去?
調查員:你好。
唐俊傑:我甚麼時候去?
調查員:我們先電話裏了解一下,如果我們要有必要的話我們再給你發函,請你過來一下。
唐俊傑:好,好。 調查員:就是大概有幾個問題吧。 唐俊傑:你說。 調查員:頭一個問題就是在摘取法輪功練習者的器官做移植手術這件事情上薄熙來做過甚麼相關指示嗎?
唐俊傑:那個我分管這個工作。那個中央實際抓這個事,影響很大嗎,聯合以後。好像有他也是正面的,好像還是正面的。那個時候主要是常委會討論啊,好像還是正面的一些東西。你現在在甚麼位置啊?你問這個問題我有一點……你在甚麼位置啊?
調查員:我是在北京,我是他們這個專案組。
唐俊傑:那好,那我不回答你的問題了,得到你準確消息再回答你好吧?我見到你公函我再答覆你。我不好回答,尤其涉及到這方面問題,我不好再回答你,好吧!需不需要我過去,你正式打一個文字的東西吧,你電話裏談這些事情我覺得很突然,我不太好答覆。

調查錄音15、北京政法委李姓官員說:「處級以上知道這個機密。」[7]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2.8MB)

2008年9月16日─26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江南春賓館召開的中共全國政法會議期間,追查國際調查員以「國家安全部官員」的身份與一位來自北京政法系統姓李的參加會議者的對話。

調查員:是江南春賓館嗎?
賓館接線員:啊,對。
調查員:請給我接1219北京政法委的李同志。
賓館接線員:你在賓館裏邊,是吧?
調查員:我沒在賓館裏邊,我在外邊。
賓館接線員:啊,好的。
李:哎,
調查員:喂,是中央政法委的李同志嗎?
李:你好。
調查員:是嗎?
李:您是哪裏啊?
調查員:您是,您是李甚麼?
李:我姓李,對。
調查員:我是國家安全部的,有點事情需要你協助我們一下。
李:國家安全部的?
調查員:對,
李:甚麼事啊?
調查員:就是有關一個洩密的案件,我們在調查啊。
李:洩甚麼密啊?
調查員:我們想了解一下,你們中央政法委有哪一級工作人員了解到這一國家機密的。
李:是甚麼事啊?
調查員:說的這是,活體摘除在押的法輪功學員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這一國家機密,中央政法委有哪一級工作人員知道這個機密呢?
李:應該是處級以上吧。
調查員:因為我們的情報了解到,好像監聽到有自稱中央政法委的工作人員要跟外國情報機構出賣這一國家機密,所以我們的領導讓我們秘密做一些調查。
李:我明白。
調查員:小範圍的,不驚動許多人的情況下的調查。
李:啊,那個,您這樣吧,再打一個電話,然後找它那個辦班的那個,有一姓劉的劉處,您找他,好了。
調查員:啊,他是……
李:具體電話我也不太清楚。
調查員:啊。
李:好嗎?
調查員:啊,他叫甚麼?
李:總機轉過去吧,姓劉,劉處長。
調查員:劉處長?
李:他一直在盯著這個班,一直在這個我們這個賓館在組織這個事。
調查員:啊。
李:中央政法委「隊建室 (中央政法委政法隊伍建設指導室)的一主任姓魏(魏建榮),前兩天一直在這。
調查員:啊,
李:然後是他一直在現場盯,叫劉甚麼,我不太清楚。您就繼續工作吧,往下進行就是了,祝您工作順利

調查錄音16、羅幹秘書沒有否認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只是強調不適合在普通電話中談論此事。[7]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2.6MB)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對原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的於秘書對話的部份錄音。

於秘書:喂,
調查員:喂,你好,是政法委書記羅幹的於秘書嗎?
於秘書:你哪裏?
調查員:噢,我是國家安全部第七局啊,我們有一個緊急的情況需要你們配合一下,我們調查一件洩密事件,我們得到確切的情報,就是中央政法委的工作人員裏有人要跟這個境外的情報部門聯繫出賣有關國家機密情報。在政法委機構裏頭都有誰接觸過就是對在押的法輪功人員活體摘除器官的國家機密啊?有哪些部門,哪些人員接觸過這個?
於秘書:這個,你是,你用的是普通電話,你這個。
調查員:我知道,因為我們現在是在辦案的現場,所以我們得縮小這個範圍。我們必須得知道有誰接觸過這個機密,啊?
於秘書:你打電話,打到我這個地方啊,
調查員:啊,
於秘書:我們在外地,
調查員:啊,
於秘書:一個是我們在外地,再一個電話打到我這個地方呢,我這一下也不能給你講清楚。你是需要我們怎麼做,還是需要,你能不能有具體的甚麼東西啊?
調查員:啊,就是這個。
於秘書:你能不能從我部裏面給我打紅機啊,了解這個情況,或者有甚麼正式的文,甚麼的?
調查員:但是,那就都得明天了,現在這個事情實在是緊急,如果要是等到明天,
於秘書:紅機啊(保密電話)
調查員:啊?
於秘書:我這有紅機,啊,你可以通過部裏面給我打紅機,啊,
調查員:我知道,但是我們現在沒有在部裏啊,我們是在監控現場,我們並沒有在部裏,如果我們找到紅機的話,還得有一段時間,但是我們現在必須就得知道都有誰接觸過對這些在押的法輪功人員摘取他們器官的機密,你們政法委哪些人員,哪一級別的人接觸過這個機密?
於秘書:你貴姓啊?
調查員:我姓丘。
於秘書:丘?
於秘書:你告訴我你的電話行嗎?
調查員:010××××××××
於秘書:010××××××××
於秘書:那行,好,嗯,

調查錄音17、原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副主任魏建榮承認活摘器官:「這事已經很早了。」[7]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1.8MB)

追查國際調查員以「國家安全部官員」的身份與魏建榮(中共中央政法委隊伍建設指導室主任、原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副主任)的對話。


圖: 魏建榮(中共中央政法委隊伍建設指導室主任、原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副主任)

調查員:是中央政法委的魏主任嗎?
魏建榮:你哪裏?
調查員:我還是國家安全部。……主要就是像我剛才說的,主要是想了解一下
魏建榮:這事已經很早了,我跟你講我的判斷啊,
調查員:啊。。
魏建榮:這個事關於你剛才說的這件事情,事情這很早了,現在來的這些人都不了解。第二,這個人肯定不是我們這兒的人,這是肯定的,咱們單位的人肯定不會有這樣的人,這是個基本的概念。要縮小範圍,怎麼個弄法,那麼你可能就要到單位來查一下原底子,現在誰說也說不清楚。
調查員:就是這個活體摘除在押法輪功人員器官的事情是很早的事情嗎?
魏建榮:對,對,對,很早的事。

調查錄音18、天津薊縣610辦公室主任向追查國際的調查員承認,谷開來非法售賣的人體模型中,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的屍體。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687KB)

調查員:喂,你好,610嗎?
610主任:啊?
調查員:610辦公室嗎?
610主任:是,
調查員:知不知道……
610主任:你是誰呀,
調查員:知不知道你們是個犯罪機構啊?
610主任:我是,你是誰呀, 調查員:這場迫害一旦結束的話,你們怎麼辦,想過嗎?看沒看到谷開來今天的下場啊,她表面上……
610主任:谷開來賣那個法輪功的人體器官的,
調查員:你說甚麼?
610主任:我說,你說谷開來呀,賣法輪功人體器官的,
調查員:對呀,她在大連摘了兩個屍體加工廠,她一具完整的屍體在國際上賣一百萬美金,一個臟器被摘除的屍體她賣八十萬美金,
610主任:噢,
調查員:她是魔鬼,
610主任:她賣的也不都是法輪功,
調查員:這個你知道不都是法輪功,是嗎?
610主任:啊,啊
調查員:裏面有一些是這個上訪的那些藏族人和蒙古族人,
610主任:算啦(掛斷)

調查錄音19、李長春說:「周永康具體管這個事,他知道。」[7]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鍵點擊下載(1.9MB)

追查國際調查員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辦公室張主任」的身份與李長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對話。


圖: 李長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
調查員:喂,是李長春同志嗎?
李長春:啊,是啊,
調查員:我是羅幹辦公室的張主任,我們羅幹同志睡覺了,他有幾句話讓我轉告您一下,
李長春:啊,
調查員:他們好像是說,我們得到消息說,想在您這個離開期間還有咱們賈慶林離開期間,用這個摘取在押法輪功練習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這件事給薄熙來他們定罪,這當時。
李長春:你問周永康
調查員:嗯,當時。
李長春:周永康具體管這個事,他知道。好了,讓我的秘書接著跟你說。

二、相關部份調查報告

1. 關於中共軍隊、武警醫院系統 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8]

追查國際的調查資料表明,中共軍、警醫院涉嫌系統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謀殺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性迫害。中共軍隊的特殊地位和其自成系統的極權管理,它們的參與使迫害更加殘酷和隱秘。此報告揭示了時任中央軍委主席的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的真實存在,江利用國家機器(包括軍隊和武警)全面系統的對法輪功實施了群體滅絕政策。

中共軍隊醫院以「器官移植」為龍頭,帶動多學科發展的戰略,通過器官移植賺取巨額資金,為軍隊預算增加了經費,使軍隊醫院的醫療設備和規模升級。同時,也使參與的個人獲利甚豐。這些極大的刺激中共軍隊、武警醫院系統參與活摘器官進行移植的犯罪行列。

中國軍隊實施的器官移植數目不完全統計[2]

醫院名稱

器官移植數目

腎移植

肝移植

小計

解放軍總醫院 (301醫院) (截止2005年)>2000
解放軍總參謀部總醫院(解放軍第309醫院)>23003702670
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 (1999年~2012年)400
南京軍區南京總醫院 (截止2004年)>1000
瀋陽軍區總醫院 (截止2005年)>1500
濟南軍區總醫院 (截止2009年)>1900
南方醫院(第一軍醫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截止2003年)>3000
珠江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原第一軍醫大學第二附屬醫院) (截止2011年2月)>3100
第二軍醫大學附屬上海長征醫院器官移植中心 (截止2012年)>3000
西南肝膽外科醫院(第三軍醫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截止2009年)>900
新橋醫院(第三軍醫大學第二附屬醫院) (截止2012年)>2100
天津第一中心醫院 (截止2004年)>1600
錦州市解放軍205醫院 (截止2006年)568
解放軍第302醫院(2005~2012年)>400
解放軍第460醫院 (截止2000年)800

表1. 部份中國軍隊實施的器官移植數目

2. 「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涉嫌用法輪功學員做活人人體實驗並活摘器官的調查報告[9]

本組織在複查證據的過程中,發現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時任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的王立軍兼任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主任期間,涉嫌用法輪功學員進行活人人體實驗、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即對法輪功學員使用活體摘取器官和藥物注射的方式屠殺並對其進行死亡過程的心理和藥物毒理等的 「研究」。

2006年9月17日,王立軍和他的「研究中心」因為兩項科研成果有「突出成就」,其中一項是王立軍和其研究中心的「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被「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授予「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並資助科研經費200萬元。

3. 從中共關於人體器官移植的數據看群體滅絕的殘酷事實[10]

自2006年3月起,不斷有證人指控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並焚屍滅跡,追查國際據此對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手術資料追蹤調查,調查的重點是2001年至2006年不到五年期間器官移植狀況。調查結果,截止2006年初,中國已實施各種器官移植的數量9萬餘例,其發展速度、數量、涉及的範圍和超短等待時間的配型施行手術……,均顯示2000年以來中國大陸確實存在一個無法用捐贈和死刑犯器官解釋的龐大的活體器官庫。

中國大陸實施器官移植的數目於19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時間)之後異常激增。


圖1. 1977-2005年全國肝臟移植數量

中國大陸實施肝移植的醫院數目

肝移植總數

1979~1999(總計)

19

100

2006(一年)

500

5680

2006.6.24~2007.6.24

500

4231


表1. 開始迫害法輪功的1999年成為中國大陸肝移植數目激增的分水嶺

舉例:據新華網天津2005年2月7日報導,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2005年頭一個月就分別成功實施了108例肝移植(按每週5個工作日計算,日均4至5台肝臟移植手術和43例腎移植手術

等待腎臟移植手術的平均時間

中國

7天~1個月

美國

3~7年


表2. 2006年統計腎臟移植手術中美等待時間

舉例:北京海澱醫院器官移植科的主刀大夫韓修武,在48小時內為同一病人完成了兩次腎移植手術。在患者出現意外的超急排斥反應導致第一次手術失敗後,韓立即為患者找到了相應配型的新腎源,次日對患者施行了第二次腎移植手術。

分析:醫學博士龐玉濱分析,中國現在的器官移植正存在著與世界其它國家截然不同的「反配型」狀態,一般國家的正向配型是病人等器官,一等好幾年才能幸運的找到一個供體,而中國卻是反向配型:器官等病人,中國許多醫院的官方網站明確提出:一般一週之內就能找到活的供體。

中國大陸每年為滿足器官移植所需要的供體數目遠遠超出正常渠道所能提供的數目。

非親屬器官捐贈的組織配型的匹配率大約6.5% (while from a non-living donor, the chance is about 6.5 percent.),因此,每年施行數千至上萬的器官移植需要從十幾萬到幾十萬無血緣關係的人群中尋找組織配型吻合者。中國親屬活體捐獻僅0.5%;腦死亡供體總共只有9例;每年的死刑執行數,「根據大赦國際的紀錄,在1995年和1999年之間被處決的囚犯的平均數量是每年1680人。在2000年和2005年之間是平均每年1616人。

為滿足目前器官移植量配型所需要的人體總數/每年

100,000

親屬捐獻數目/每年

<30

腦死亡供體數目/每年

<10

被處決的囚犯/每年

<1700

供體缺口/每年

98,000


表3. 中國大陸每年器官移植所需要的供體數目存在巨大缺口

三、追查國際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證據分析圖

四、追查國際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部份電話調查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