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前冤死案 家人被強行封口 如今要上告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六十四歲的四川米易縣法輪功學員辜興芝老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上午八點,在米易看守所的刑具──死刑床上咽下了最後一口氣。當時她的家人被惡警強行封口。最近,辜興芝的妹妹辜興鳳決定向米易縣法院控告兇手──米易縣看守所獄警朱成龍、林海、米易縣看守所獄醫陳清等人。以下是辜興鳳的訴訟狀的主要內容:

辜興芝生前係米易縣白馬鎮原回龍村七社農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她把法輪功真相傳單拿給她的姪兒去發給同學們,被老師看見了,老師把姪兒叫去,問出辜興芝,於是打110報告警察。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政保科和小街派出所警察楊正富、單波、毛太寧、王應中等人非法闖入辜興芝家,把她推倒、踩在地上,搶她的鑰匙,然後翻箱倒櫃,抄走錄音機一台,搶走了所有的大法書、八千元存摺、四百多元現金。

辜興芝
辜興芝

辜興芝先被關押在小街派出所,遭到單波、毛太寧、王應中等人的毒打,後她被劫持到米易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辜興芝遭到政保科和看守所警察的毒打、體罰等殘酷折磨。後來她被非法批勞教一年半。由於她歲數大了勞教所不收,警察又把她拉回來米易看守所繼續關押迫害。

辜興芝開始絕食抗議。遭到惡警和惡醫野蠻灌食一個月,人奄奄一息,可是惡警林海還把她銬上手銬,銬在刑床上,沒幾天,辜興芝就死在刑床上。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後來經過陸續披露的消息證實,辜興芝當時被固定在刑床上灌食,被幾人按住,看守所獄醫陳清用婦產科用的擴宮鉗將她的嘴撬開,有時直接用拇指粗的塑料管從鼻孔插入,灌入粥狀物。野蠻的灌食,導致辜興芝的肺部被插破,造成肺部出血和持續高燒,十月份時,辜興芝生命垂危,由縣醫院和婦幼保健站醫生輪流到看守所每兩天給辜興芝輸液及注射不明藥物。十月中旬辜興芝再度出現生命危險,看守所又要把她送縣醫院搶救,辜興芝當時是由幾名刑事犯扶出監號,雙腳是拖著出來的,鞋被拖掉了都不知道。家人前來看望,見此慘狀,要求保外就醫,遭到拒絕。 十一月六日早上,辜興芝已經不省人事,說不出話,腳手無力,身體極度虛弱,又一次被送縣醫院強行插鼻管灌食,這次是由一名刑事犯背、兩名刑事犯扶著。從醫院回到牢房,也沒有取出鼻管。獄警為防止她拔鼻管,將她的手反銬,綁在死刑床上一天一夜,由一名刑事犯看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上午八點,六十四歲的辜興芝在米易看守所的死刑床上含冤而死。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米易縣公安局警察將消息拖到當晚才通知辜興芝的家人,並謊稱辜興芝是腦出血死亡,並急於要將辜興芝的屍體送去火化。悲痛欲絕的家人堅決不同意,堅持要將遺體運回家下葬。於是警察強迫其家人按手印、寫保證,威脅:不准說是警察迫害死的,不准透露消息,遺體要按他們要求的時間下葬。隨後,公安局派了三個政保科警察,伙同鄉上三個人員跟隨其家人將遺體運回家,並一直在辜家看守,不准其他法輪功學員參加葬禮。警察一直監控著家人在十一月八日將辜興芝安葬後才離去。

辜興鳳在訴訟狀中表示,我姐信仰「真善忍」,對國家、社會、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有甚麼罪?她要求米易縣法院從新審理辜興芝的案件,逮捕法辦迫害死辜興芝的兇手。米易看守所獄警林海、女獄醫陳青等人參與了對辜興芝的迫害,此二人應有直接責任。

其他迫害責任人:

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向金發;公安局局長劉太明0812-817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