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曝光河北蠡縣610田利輝的犯罪事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省報導)河北蠡縣610田利輝從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就賣力地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各種的迫害:跟蹤、盯梢、騷擾、抄家、綁架等。蠡縣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她的迫害,據不完全統計,因為她的直接原因,法輪功學員吳瑞祥被迫害致死;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五人被非法判刑。僅就以下幾個事例就可以看出她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罪惡。

田利輝,女,四十歲,是河北省保定市蠡縣南莊鄉道西村人。她十二年多來從未間斷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是三屆「六一零」頭目(張春亮、王建英、張躍賢)手下的迫害骨幹。

一、二零零二年春,蠡縣六一零在八里莊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田利輝坐鎮指揮,用各種方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迫害,還把她的公公、婆婆叫去給洗腦班做飯、買菜,借此機會撈取錢財。

二、田利輝不斷闖進有法輪功學員的單位,給單位領導施壓、下達迫害指令,並要單位派車,說甚麼有煉功人的單位就得派車,供他們隨時調用。

三、田利輝積極參與並指揮綁架大法弟子王平均。有一天,王平均到六一零辦公室要他被非法扣押的工資,田利輝上來就問:「你病好了嗎?」「好了,就該回勞教所去了!」王平均萬萬沒想到,田利輝多次給保定勞教所打電話,再次把他送進保定勞教所。

四、田利輝參與指揮綁架大法弟子朱小佔。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田利輝等伙同公安局的十來個人開著三輛警車,圍住了新鄉村大法弟子朱小佔的家,翻牆而入並撬壞大門。在沒有任何手續和證據的情況下,把朱小佔的家翻了個底朝天,並強行把大法弟子朱小佔綁架到保定洗腦班。

五、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蠡縣邪黨法院非法庭審大法弟子崔小先等三人,周圍集聚了部份法輪功學員。田利輝、張躍賢鑽在車裏到處轉,偷偷給這些人錄像、拍照,預謀迫害。結果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奧運前憑此邪惡的錄像,他們把兩名法輪功學員朱小佔和辛玉昌綁架到保定洗腦班。田利輝、張躍賢還帶著兩台錄像機(企圖造假抹黑法輪功)去蠡縣電大綁架大法弟子趙麗梅和谷香瑞。

六、敲詐潘秀花。二零零八年四月,邪惡在綁架了六名法輪功學員,在搜查時發現了法輪功學員潘秀花的工資卡,於是,田利輝帶人逼潘秀花家寫「不煉功的保證」,還逼迫她兒子交出五千元錢才作罷。

七、把法輪功學員吳瑞祥迫害致死。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張躍賢、田利輝和張躍賢指使蠡縣公安局綁架了正在家裏吃晚飯的四名法輪功學員:解阿滿、吳瑞祥、謝紅彩、李二剛。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就立即把他們非法勞教。

吳瑞祥
吳瑞祥 遺像

邯鄲勞教所為了「轉化」(就是轉壞)吳瑞祥,對他施以電擊等各種酷刑迫害,強行給吳瑞祥注射了大量的不明針劑、服用不明藥物,結果吳瑞祥的身體越來越糟糕。然後勞教所就一天打好幾次電話催促家人趕緊去接人。就是在他家人去接人的路上,勞教所還在反覆打電話催促。吳瑞祥回家後不久,於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含冤去世。勞教所警察曾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們知道甚麼樣的人才讓辦‘保外就醫’嗎?除了花了大錢的,就是五臟六腑都衰竭了,為了不讓你死在勞教所才讓你回家的,所以你就是回去了,也活不了。」

吳瑞祥十幾年了,身體一直都很健壯,沒得過病。張躍賢和田利輝操縱公安局把他從家中無故抓走後,在蠡縣中醫院做了體檢,身體健康。在入所之前,勞教所又對其做了體檢,還是健康。在勞教所僅僅四個月時間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蠡縣610的張躍賢、田利輝對吳瑞祥的死負有直接責任。

七、構陷,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田利輝、張躍賢經常鑽在一個小車裏到處對法輪功學員跟蹤、盯梢。僅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他們就一一構陷、上報抓捕、非法勞教了十四名大法弟子,非法抄家搶劫了大量錢財。並於9月26日下午,將6名女法輪功學員送進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將2名男法輪功學員送進高陽勞教所。對趙曉昌酷刑折磨、非法秘密庭審、栽贓構陷並非法判刑2年。法輪功學員閻小格、劉民、趙豔梅被非法關押多日後放回家。田利輝和張躍賢的陰險迫害,給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帶來巨大災難。

趙曉昌:蠡縣南關村人。2009年9月23日晚7點多,一夥公安如狼似虎般闖進趙曉昌家,不出示任何證件就對趙曉昌綁架並抄家,搶走他家的電腦主機和大法書籍等很多個人財產。

因趙曉昌曾在集市上為其妻(馮文珍,蠡縣法輪功學員,被張躍賢、田利輝構陷,被枉法冤判七年牢獄)鳴冤叫屈,揭露610、公安暴行。田利輝和張躍賢對其恨之入骨,欲加大迫害,想對其判刑。在縣看守所,惡警們給趙曉昌多次長時間戴手銬、腳鐐,還把他戴的手銬、腳鐐連在一起,使他站不能站,走不能走。田利輝和張躍賢勾結邪黨檢察院及邪黨法院對其非法庭審兩次,從不告訴他的親人,肆意栽贓,對趙曉昌冤判兩年。

朱彥龍:2009年9月23日晚8點左右,在610張躍賢和田利輝的操控下,公安局國保大隊伙同林堡鄉派出所20餘人,非法闖入該村法輪功學員朱彥龍家中,不出示任何證件,不容分說便將朱彥龍強行綁架並在朱彥龍家中亂翻一氣,將大法真相資料、書籍、學生用復讀機、複印機一台等一起非法抄走。

朱軍強:2009年9月23日晚7點多,在張躍賢和田利輝的操縱下,多輛警車突然包圍了朱軍強的住宅樓,惡人用大板斧把防盜門劈開。進門後一惡警用毒瓦斯噴在朱軍強和他妻子臉上,令他(她)們幾乎窒息過去。就這樣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就強行把朱軍強綁架到公安局。還瘋狂搶劫其個人財產:電腦主機、DVD、MP3,打印機,保險櫃,刻錄塔。不經過家人見證就私自撬開保險櫃搶走現金和存摺大約十幾萬元,還凍結了存摺。惡警們搶走那麼多東西,任何手續都沒留下。

劉民:2009年9月23日晚7點30分,一群惡警非法闖進劉民家,沒出示任何證件就大喊:「是法輪功的事,跟我們走一趟」。他們把劉民帶走後一群惡警開始非法抄家。一惡警把劉民的筆記本電腦搶到手裏(電腦裏有劉民家來往買賣的賬目)。之後一惡警拿出一張白紙讓劉民的家屬簽字。劉民的家屬說:「你們讓我往白紙上簽字,你們想往上邊寫甚麼呀?我才不給你們簽呢。再說是你們搶走我們的東西,應該你們給我們簽字才對,讓我們給你們簽字是甚麼道理呀?」惡警理屈詞窮,無話可說,但還是把筆記本電腦搶走了,還把劉民所有銀行的帳戶全部封掉。

朱麗華:2009年9月23日晚7點多,被一群惡警綁架抄家。搶走電腦一台、手機兩個、及部份大法書籍。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朱麗花煉功後心臟病等多種疾病都好了,在單位兢兢業業做個好人,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四大隊後,惡警們連打帶罵。朱麗華被迫害得出現心臟病、淋巴腫大,渾身疼痛。

趙麗梅:2009年9月23日晚7點左右,一群惡警綁架了剛剛走親回家的趙麗梅。搶劫了她騎的電動車和手提包,包中有家門鑰匙及7000元錢的存摺。然後,一群惡人就非法抄了她的家。搶走很多個人財產,連孩子的儲蓄罐也摔在客廳裏,滿屋子一片狼藉。田利輝等人沒有依法給趙麗梅以及親屬送達所謂的「勞教書」,家人到公安局去問,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致使趙麗梅近80歲的老母親以及其他親屬都一個月了還不知道她被送到哪裏去了,老母親因為著急上火,神情恍惚,一個趔趄,仰面朝天摔在了水泥地上……趙麗梅在勞教所受盡折磨,好不容易回家後,在2011年十月一前夕,張躍賢和田利輝又指使教育局有關人員監控迫害她,還派人多次去保定趙麗梅的兒子家騷擾,給小家庭帶來巨大災難。2013年3月5日,田利輝又親自跟蹤、指揮綁架了趙麗梅,並晝夜看守,把趙麗梅迫害致生命垂危,還不肯罷休,還企圖把她送醫院繼續迫害。

齊芳偉:2009年9月23日晚7點多,齊方偉正吃晚飯,突然闖進十幾個人來,像土匪一樣把她開的書店翻了個底朝天,搶走了她家的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身份證、優盤、手機一部。縣拘留所勒索齊芳偉現金225元。2012年11月,田利輝又多次指使惡人騷擾齊芳偉。

趙彥梅:2009年9月23日晚7點多,趙彥梅去親家給不滿週歲的孫女送吃的,在回來的路上被一群惡警綁架,還非法搶劫了她家的電視機、錄音機、師父法像、所有大法書、真相幣幾百元、還有煉功墊和門簾等。趙彥梅從看守所回家後,聽家人說,那天到她家來了二、三十人,她母親被嚇得哭了一宿,之後糖尿病更加嚴重,心臟病也復發了,一天比一天嚴重,不久便去世了。

趙彥梅以前患有14年的結腸炎,全國到處治療,均不見效。後來癌細胞增生,在生命快走到盡頭的時候,喜得大法,煉功四天後,膿血便消失,十四年未治癒的結腸炎好了,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可是,迫害十四年來,蠡縣610的田利輝等人一直對其進行不斷的騷擾、綁架、非法勞教,給她和她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災難,老母親也因此含冤去世。

谷香瑞:2009年9月23日晚7點多,蠡縣公安局的展鵬飛帶人,綁架了法輪功學員谷香瑞,並非法抄了她的家,搶走很多個人財物。看守所勒索了她300元的伙食費。

劉榮珍:2009年9月23日晚7點鐘左右,十來個惡警突然闖進法輪功學員劉榮珍家中,沒出示任何證件就非法抓人和抄家。搶走劉榮珍家的大法書籍、手機和電腦主機。一個惡警竟然撞到劉榮珍懷孕的女兒的小腹上,其女兒當時手捂肚子,疼痛得不得了。惡警卻視而不見,只管抄家抓人。在劉榮珍被送勞教的第二天,其女兒被送到醫院,醫生說胎兒的胎心已經很微弱了,不得已其女兒提前做了早產。

劉玉環:2009年9月23日晚七點鐘左右,張躍賢和田利輝密謀綁架法輪功學員劉玉環時,恰好劉玉環不在家。惡人就放出風說:她是網上在逃人員,還要抓。給劉玉環和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她的丈夫到處托關係,請客求人。因為怕惡人再次綁架她,就幾次搬家,每天提心吊膽。一年多過去了,一家人稍稍鬆了口氣,以為終於沒事了。沒想到惡警趁劉玉環去銀行辦事之際又秘密綁架了她。並且為了加重迫害,封鎖消息,敲詐錢財,綁架後直接送到保定看守所。敲詐了3萬多元錢之後,才放了她。沒想到回家後沒幾天,惡人又去綁架她。真應了老百姓的話:「抓了放,放了抓,不抓不放沒錢花」。

田俊芳: 2009年9月23日晚上7點,一夥惡警綁架了幹了一天活還沒來得及吃飯的法輪功學員田俊芳,並抄走了她丈夫用來記帳的電腦,上面有重要的會計數據。還搶走煉功帶和大法書。被拘留所敲詐200元。(沒給開任何收據)本來田俊芳的女兒面臨結婚,母親被帶走,女兒沒有了主心骨,整天哭哭啼啼,其丈夫整天愁眉苦臉,在一切奔波成為泡影后,萬般無奈,他只得獨自操持為女兒舉辦了婚禮。

閻小格:2009年9月23日傍晚7點多鐘,一群惡警開車竄到法輪功學員閻小格的老母親家。老母親摔傷了腰,閻小格的妹妹正在家侍奉母親,惡警上去就把她抓到了車上,大喊大叫:把閻小格帶走。小格的妹妹嚇壞了,大哭起來。老母親也嚇得幾乎昏厥過去。後來惡警才弄明白綁錯人了。就又逼迫閻小格的妹妹給閻小格打電話,惡人把閻小格綁架後,送到保定小白樓洗腦班迫害。

張霞:女,1969年出生。蠡縣國土資源局工作,2009年9月23日,惡人又一次企圖抓捕她、被她正念走脫。公安局不聽其丈夫勸阻,當時,家裏老人腦溢血已經癱瘓,丈夫說老人二次溢血誰負責任,他們仍不顧勸阻非法抄家,把家裏的打印機、耗材、老師法像和平時看的幾本大法書都搜走了,直接影響了老人的身體狀況,後來老人又去保定住院。

八、田利輝緊緊跟隨邪黨迫害法輪功十四年了,因迫害法輪功受到追查國際的追查。但她至今仍不思悔改,經常騎著電動車伙同610其他人員蹲坑、跟蹤法輪功學員,預謀迫害。

最近日子,田利輝和610的幾個人到曾經被他們綁架並非法勞教一年,受盡苦難,剛回家不久的法輪功學員李二剛家中騷擾,恐嚇李二剛不許修煉法輪功,並說以後還有「上面」來人要找他。

他們還騷擾大曲堤鄉的法輪功學員陳小翠、逼迫她放棄信仰。萬安鄉的楊建民也受到多次騷擾。

張躍賢和田利輝的違法行為給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造成巨大恐慌,嚴重影響了他們的正常生活。

追查國際追查河北蠡縣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人:
610副頭目田利輝
編號: 6490
序號:199
姓名: 田利輝
職務: 縣委防範辦成員, 「610 辦公室」副主任
單位: 縣委防範辦, 蠡縣「610 辦公室」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范蠡東路
電話:15030261998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