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疾病痊癒 魏秀玲遭中共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法輪功學員魏秀玲是河北省保定市易縣裴山鎮白虹村的農村婦女,於一九九八年年底喜得法輪大法,通過學法煉功,按「真、善、忍」標準修心性,做好人,時間不長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身心發生很大變化,笑容整天掛在臉上。九九年七二零後,她卻因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遭易縣裴山鎮「610(現在的防範辦)」、鎮政府、派出所及村幹部等中共邪黨人員非法抄家、被遊街示眾、勒索錢財、還羅織罪名非法勞教,及被迫流離失所等文革似的殘酷迫害。

魏秀玲得法前曾患腦神經疼,左半個臉偏癱,左邊身體發麻,半身不遂預兆,精神分裂症、雙腎結石、尿血、便秘、肺病、心臟病、全身水腫、腰疼、兩腿又疼又麻等很多種疾病,看過不少大小醫院、吃了許多的中、西藥,也只是減輕表面一點痛苦,甚麼針針灸、輸液最後都不管用,喪失了勞動能力,此時的她精神負擔很重,她覺得自己沒救了,精神也垮了,只好艱難的在無盡痛苦中過一天少一天了。

在沒任何希望的時候,她有緣得了大法。走入大法修煉後,她堅持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處處為他人著想,通過不斷學法煉功,身上所有的疾病在不長時間裏都好了,走路一身輕,家務活、地裏的活,樣樣做的得心應手,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全家人見多年的病秧子變成身體健康,精神十足的人,心裏有說不出的高興。大法使這個家庭過得有滋有味,她和家人打心眼裏都敬佩師父。

幸福生活不到一年,九九年「7.20」邪黨和江澤民就開始鋪天蓋地迫害大法,像龍捲風一樣肆意迫害修大法的好人。很多不修煉的人都被央視謊言矇騙。魏秀玲心裏清楚,這是邪黨與惡首江澤民耍的圈套,不讓中國人過好日子,它們在害人,誹謗佛法。七月二十日,她與幾個功友去北京上訪,為大法鳴冤,為大法說句真話。江澤民集團怕法輪功學員上訪,早已安排好了便衣、特務與邪警。當她們一下火車,就被便衣綁架、推搡到一個大院裏,惡人眼冒兇光,不管老少拖拽上一大轎子車,被劫持到北京一大院裏,又轉送到保定一大酒店呆了一夜。第二天七月二十一日,又被劫持到淶水。被裴山派出所惡警劉學武等人劫持到易縣職教中心,非法關了一夜,七月二十二日,劉學武等人又把她們劫持到裴山鎮。鎮政府邪黨人員逼她誣蔑大法,強制寫不煉功的保證書,逼著按了手印,還威脅家人拿二百六十元錢,收據上只寫了二百元,才讓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冬天,裴山鎮白虹村治保主任張石強硬地說:「你去裴山鎮報到!」魏秀玲去了之後,看到還有另外幾名法輪功學員也被拘在這裏,一個邪黨人員(黑臉龐,個兒不太高),瘋狂兇惡的逼她們站在雪地裏一個多小時後,惡人把她們一個個叫到辦公室,幾個人圍著她來回推搡,拳打腳踢,兇狠的搧耳光無數,打得她渾身青一塊、紫一塊,臉被打得紅腫。晚上不許睡覺,折磨了她兩天兩夜,企圖逼她放棄修煉大法。派出所一個姓龐的(此人五十多歲,大臉盤)張嘴就讓她家人拿三千元錢,家人不配合,村幹部張金水偽善的說:「拿兩千元錢吧,以後再也不找你了。」家人怕魏秀玲再受迫害,只得拿了兩千元錢給姓龐的。可是沒過三個月,即二零零一年正月的一天上午,村幹部又非法闖入她家,強迫她當天就去鎮政府報到。

魏秀玲在高壓下被迫去了鎮政府,到那兒後,惡警劉學武強迫她清掃垃圾,之後,又被推搡著和其他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一起到一位曾依法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家觀看被迫害的慘景,再去的路上,惡人強迫她們喊誹謗大法與師父的口號,不喊就搧耳光、用腳踢,還辱罵她們。這位法輪功學員的家已被邪黨人員破壞的面目皆非:兒子新婚家具全被搶走,其餘的東西,包括門窗玻璃全被砸爛,只剩幾間空房。邪黨人員用卑劣的方式威脅一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 然後她們又被帶回鎮政府。劉學武等人強行在她和其他二十幾位法輪功學員的脖子上掛上大牌子,牌子上寫著「我叫某某」。那天正是裴山大集日,邪黨人員連推帶喊逼他們站隊,並且前邊有邪黨人員,後邊還跟著很多邪黨人員,強迫她們串了整整一個集市,在大集上人多的地方強迫她們站成一排推著她們輪換著站到前邊說「我叫某某」「與法輪功決裂」和誣蔑大法的話等。之後又把她們弄回鎮政府,告訴她們「以後天天去鎮政府報到」。

此後她被迫天天去鎮政府報到,去了就被迫清掃垃圾。還強迫拿十元錢買了一本誣蔑大法的書,去了二十多天後,要她隔幾天去一次,如此長達半年的時間。

二零零二年六月,治保主任張石要她去派出所報到,到派出所後,劉學武、許軍惡狠狠的問:「還煉不煉?」她正告他們說:「煉!」他們就逼她圍著院子轉圈,轉一圈問一次,轉了三圈,問了三次,她都說:「煉」。許軍等人就把她推進警車拉到易縣公安局。之後,被劫持到易縣拘留所非法關押四、五天,關押期間,逼迫她寫所謂的「保證書」,被拒絕。拘留所一姓陳的獄警(此人惡報已死)強迫她報數,不報就對她拳打腳踢、拿皮鞭抽、搧耳光,她絕食抗議,要求無條件釋放。絕食四天後,劉學武、村幹部張石把她丈夫帶到拘留所騙她說接她回家,卻被送到易縣洗腦班,洗腦班裏到處都是誣蔑大法和大法師父的東西。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強迫她寫 「五書」(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揭批書等),「610」安排邪黨人員灌輸歪理邪說,強行洗腦,妄圖「轉化」,她均不配合。被非法關押八天後,她逃出了洗腦班。為免遭迫害,她沒有回家。從第二天起,惡人不管白天還是半夜三更,三天兩頭的闖入她家逼她丈夫要人,她丈夫被逼急了,對他們說:「你們找我要人,我今天衝你們要人,她不是從我家離開的,你們把她逼到哪裏去了?」那些人被他問地無話可說,灰溜溜地離開後再也沒去過。她流離失所七個月,期間靠打工維持生活。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間的一天,她去地裏種花生,有事回家。這時,裴山派出所梁建華、石雷、許軍等四五個警察非法闖入她家,許軍等人說:「來看看你」,說著就走進屋內東張西望,臨走時南邊有一間屋子沒看,非得到屋裏看一眼。結果搶走一台小錄音機、大法磁帶、一套講法、房地產錄像帶等私人物品。惡人問:「從哪兒來的?誰給的?」並把她強行綁架到派出所。梁建華逼迫她到太陽下暴曬,問她:「還煉不煉,東西從哪兒來的?」還做了筆錄,還逼著屬下小雷辱罵她,小雷不罵,梁非讓他罵。下午,他們把她劫持到公安局,在公安局轉了一圈,梁建華、許軍等人把她劫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第二天又闖入她家,翻得亂七八糟。在拘留所期間,梁建華、許軍等人全副武裝,她被兩個人男的拽著胳膊強迫錄像,許軍在一邊叫囂:「配合我們!」她不配合,邊哭邊說:「我煉功沒錯,我說真話,不說假話。」惡人沒達到目的。家人為營救她,給了劉學武五百元錢,另外還有車費、油錢七、八百元。但家人出的錢遠不止這些。家人把錢交給劉學武后,還被拘留所一所長(此人當時五十多歲,瘦高個)敲詐五百三十元飯費。但最終人沒放,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十八天後,卻被他們送到縣看守所迫害。因鬧「非典」,看守所拒收。可這些人還不甘心,在易縣一個醫院給她強行檢查身體,因她體溫偏高,看守所仍拒收。許軍等人給看守所人員說了好話,硬把她扔在看守所。

在看守所惡人強迫她背監規,坐板凳,還讓值二個鐘頭一次的夜班。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五六天後,易縣「六一零」夥同國保大隊在沒有通知家人,也沒有手續的情況下,將她強行送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非法關押。

在勞教所遭殘酷迫害

她被帶到「轉化班」由猶大楊樹業(女),張娣、獄警等人分三班輪換洗腦,眼睛看別處都不行,非得看著他們,有時逼著看電視,強制「轉化」。之後,被帶到一樓一班,幾天後又被帶到二樓六班做奴工。做各種花,不少是有毒的。除了吃飯時,一直幹到凌晨兩三點鐘,幹了半年多的奴工。當時,每天不但做奴工,還強迫看誣蔑大法和師父的錄像。並且惡警白潔每星期對她進行一次測評,填表格,看她是不是真「轉化」。不合其心意就百般刁難,白潔每次進班,眼就兇巴巴的盯著她,又是諷刺又是敲打、辱罵。她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二零零四年,眼睛看不清東西、腰疼、腿疼且脹、麻,整天頭昏腦脹、出虛汗。一天,白潔帶她到醫務室,給醫生使眼色,醫生不給魏秀玲好氣。還有一次,朱曼帶她去醫務室,惡獄醫杜寶川裝模作樣的拿藥,問她現在有病沒有,旁邊一個獄警錄像,魏秀玲看破他們妄圖栽贓法輪功的鬼把戲,於是她正告他們說:「我沒病,有病也是你們迫害的!」她各方面不配合。這些人不顧她身體狀況,再次將她帶到專門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四樓(女大隊)強行「轉化」:強迫罰站、不許睡覺。她承受不住,精神受到刺激,理智不清。一天,她身體出現病態,便血,白潔要她去醫務室,她說:「我不去,去了你給他使眼色,醫生連威脅帶嚇唬。誰也給我治不好,非得煉功才好呢,你迫害我你遭報。」白潔因害怕遭報恐嚇說:「你再說!」她又連說兩句。於是當天,把她帶到二樓六班。易縣猶大李淑梅(大班班長)又把她帶到一樓「轉化班」,魏秀玲身體虛弱,難受地在床上一會兒躺,一會兒坐,猶大們給點東西就吃點兒,不給也不吃,大隊長李秀琴認為她是在裝病,假裝關心地叫她幾聲,就這樣觀察了她四天,看她是否真的有病。

直到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六魏秀玲才回到家中。她被非法關押期間,丈夫沒精打采,吃不好睡不好,瘦得不成人樣,出去打工也不願回家。女兒上高中,兒子念初中,一雙兒女無人照看,家裏也破爛不堪。魏秀玲回家後,女兒見到她號啕大哭,說不盡的委屈,道不盡的心酸。

回家後,一到邪黨的「敏感日」以黃建良為首的警察就到她家騷擾。一次,村治保主任張石帶領派出所、刑警隊五、六個人闖入她家,說查查,結果一通亂翻,把她家全翻了個遍,還企圖綁架她。面對突如其來的迫害,她全身哆嗦。她丈夫阻止他們,說她身體一直有病,一位好心人也去阻止,他們才沒得逞。

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黃建良、張石領派出所、刑警隊的人多次闖入她家騷擾並非法抄家。把教人向善的大法書《轉法輪》搶走。

二零一二年邪黨「十八」大期間,鎮政府的人多次騷擾她,邪黨人員叫囂:這片兒就你沒「轉化」,你得轉!家人整天生活在恐懼中,精神上受到極大壓力,丈夫無心做事,無法安心在外打工。

在邪黨的統治下,做一個修「真、善、忍」的好人就這麼難。善良的民眾請擦亮眼睛明辨是非,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