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第二季度廣東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綜合報導)中共對法輪功迫害走入窮途末路,但廣東中共邪惡組織繼續迫害法輪功,主要迫害形式由過去的非法勞教轉為非法判刑,2013年第二季度,廣東「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指使公檢法綁架、非法起訴、非法庭審和非法判刑法輪功學員的冤案仍不斷發生。據突破封鎖傳出的消息,本季度廣東省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一、繼續綁架和非法關押大量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三年第二季度,據明慧網報導出來的消息,廣東省內至少新增12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包括:洪欣艮(江門)、張偉祖(深圳)、區英華(江門)、李廷河(潮州)、舒特南(廣州)、梁桂妹(佛山)、周佩英和葉健妙(羅定)、宋春梅(湛江)、李姓和張姓老年夫婦(珠海)、李首娜(梅州)。此外,肇慶、英德等地還有不知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的情況,明慧報導出來的綁架事件只是突破信息封鎖傳出的一部份。

此前被綁架而被繼續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崔偉娥、趙偉、溫華生等一批,他們中很多人正面臨中共的非法起訴、非法庭審或非法判刑。

中共雖已宣布要停止勞教,但廣州法輪功學員楊洪志於今年六月二十六日仍被綁架到廣州市勞教所迫害。

廣東省內的洗腦班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本季度有海南的周建源、湛江的陳小丹和廣州的董建坤、房銀廣、譚美英、潘滿才、張廣嚴等眾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如雲浮羅定的沈雪梅、江門市的劉來東、吳秀鳳夫婦等。中共惡人甚至連已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家也不放過,例如:三月二十九日,梅州市江南居委突擊去到榕樹堂一巷防疫站宿舍2樓看到已故法輪功學員劉碧蘭家裏客廳掛著法輪功的圖象,竟強行搶走。

中共警察為了綁架、構陷法輪功學員,採取各種流氓手段,例如:法輪功學員羅小娟在廣州番禺鐘村附近租住房子,被惡警安裝了竊聽器。四月十三日下午,惡人趁羅小娟和家人外出時(外出時間不到一小時),非法進入她家中盜走了她家的一批物品。

此外,本季度至少還有三名法輪功學員失蹤:在珠海市貼不乾膠被迫流離失所的山東安丘市的楊淑華,湛江楊再和江門市一位65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

二、無法無據,羅織罪名惡意構陷

中共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後,絞盡腦汁羅織罪名,意欲非法判刑。

例如:廣東江門市法輪功學員馮崎峰、李愛群被綁架已很長時間了,公安局一直捏造材料移送檢察院起訴,因是捏造證據,被檢察院二次退檢,但公安局仍不放人,繼續超期關押並繼續羅織罪名。

又如: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九點多,家住廣州天河員村四位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陳梅、李永華、葉翠芬、盧愛珍,被廣州天河警察綁架並抄家,之後被關入廣州譚崗洗腦班,迫害三個月之後放回。洗腦班惡警哄騙四位老太太,說甚麼內定了就送「學習班」處理,「轉化」並寫「悔過書」、「揭批書」等「五書」後就會放人。在洗腦班期間,四位老人被迫害的痛苦不堪,都出現了各種身體不適的狀態,家人天天為她們擔驚受怕。回家後,經過幾個月的調整,四位老人身體才恢復,卻又被通知受到非法起訴並要被非法開庭(同時面臨非法庭審的還有法輪功學員老趙)。

今年二季度,被公安局和檢察院羅織罪名、非法起訴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廣州鄧芳郴、林建平、張娟、賴建宇(廣州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科長),佛山南海區席俊,江門市劉來東夫婦,珠海劉愛華(湖南籍)和陳小軍,深圳李延靈和張祥茂,汕頭王洽等。

三、非法庭審醜態百出,不講法律瘋狂重判

中共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的庭審根本不講法律,完全是流氓式地走過場。

例如: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四日,法輪功學員楊淑琴在派發真相資料過程中被廣州市越秀區警察綁架到派出所,之後還被非法抄家。四月三日楊淑琴被非法開庭,她才見到當局給她指定的辯護律師。律師說將為她辯護,請她在委託書上簽名。開始,楊淑琴不肯簽,問這位律師,你是真為我辯護嗎?律師說你不簽名,我怎麼辯護?楊淑琴拿出自己修煉法輪大法前得的帕金森氏綜合症等各種重病的病歷,律師卻說,那是過去的事了。

開庭前,主審法官朱永娟要求在庭內就座的旁聽人出示身份證。公訴人親自依個檢查身份證。奇怪的是,檢查完身份證後,卻只把楊淑琴的兒子趕出去了。她兒子請求留下陪伴年邁的母親,得到的卻是冷冰冰的「不用」。留下參加旁聽的人,只有五、六個。這些人都不是楊淑琴的親人和朋友。他們是被安排來的,後來,他們沒等庭審結束,就匆匆離去。

除五、六個旁聽外,庭上共有六個工作人員,包括主審法官朱永娟,合議庭何國梅,馮金愛,一個書記員,一個公訴人,一個指定律師。

在庭審過程中,只准楊淑琴回答是和不是。沒有說話的機會。庭審大約一個小時就草草結束。

又如:袁群瑞,女,四十八歲,家住河源市源城區。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中午一點多,袁群瑞騎摩托車外出,在新豐江電廠門口被惡警綁架。惡警搶走了她的摩托車、現金及家門鑰匙,並在她家中沒人的情況下,闖民宅非法抄家。她家人回來後發現,所有的存摺、現金都不見了,被搶走的東西也無法計算。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河源市源城區法院對袁群瑞非法開庭,以袁群瑞攜帶印有「誠念法輪大法好,逢凶化吉保平安」、「為免天災指迷津,退黨退團可保命」等法輪功真相小冊、護身符、「參加法輪功組織及活動」為由,非法判她八年徒刑。

袁群瑞表示自己修煉法輪功,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根本無罪,沒有觸犯任何一條法律。遂上訴,並請了北京律師王雅軍做無罪辯護。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河源中級法院第二次對法輪功學員袁群瑞非法開庭。

惡警阻旁聽 威脅去一個抓一個。在非法開庭前一個星期,袁群瑞的很多親朋、家屬都想參與旁聽,卻被告知要提前交身份證複印件辦理旁聽證。其實旁聽證並不用提前辦理,只需在開庭當天出示身份證登記便可。隨後,親朋家屬們都接到了國保警察的威脅電話:不准去參與旁聽,去一個抓一個,並且開除工作。在非法開庭當天,國保派了很多便衣嚴密監視前來旁聽的人,並安插很多年輕人霸佔旁聽座位。

辯護律師:公民享有八大人身自由。在庭上,辯護律師明確指出:憲法規定中國公民享有八大人身自由,包括信仰、言論、出版、結社、遊行示威等自由。中國沒有任何現行的法律條文說不允許學法輪功,而中央下達的規定及政策並非法律,沒有司法權。律師並質問,國保在路上劫持無辜的袁群瑞,在沒有出示搜查證下,掠走了沒有任何違法犯罪內容的手提電腦、打印機等,這是普通家庭最正常不過的物品,這本身就是國保大隊及「610辦公室」在知法犯法,卻被檢察員陳維君作為所謂的犯罪證據。最後律師指出,法輪功學員都跟平常人一樣生活工作,沒有參與任何所謂組織,沒有違法犯罪,只因信仰了「真、善、忍」做個好人,說了真話,就要被非法判刑八年之久?這樣的判決完全違背法律的公正,法官及執法官應該從良心、從法律公義角度給予公正判決,無罪釋放袁群瑞。

中院維持無理原判 令「法律」二字蒙羞。然而,河源中級法院對律師的辯護視而不見,違背良知繼續作惡,於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宣布維持無理原判。

補充一:二零一三年第二季度傳出消息,今年三月,梅州市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卜偉泉五年、曾桓濤四年,黃銀英、楊莉霞各兩年。深圳法輪功學員魏嫦玲據悉已被非法判刑一年八個月。

補充二:廣東茂名高州市法院對吳祖強非法判刑八年,其子吳先金為父申訴,公檢法不但不受理,反而對他一再威脅,可見中共的判刑是不敢面對質疑和申訴的。

四、監獄虐待

二零一三年五月傳出消息:廣東省惠東縣法輪功學員吳祝君,在被非法關押在廣州白雲監獄迫害的四年期間,被打毒針導致精神失常,出獄後症狀加劇。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報導的《善良女企業家一家四人身陷囹圄》中的王海紅與王志洪姐弟倆,目前,仍然被非法關押在廣東省女子監獄和廣東省肇慶市四會市男子監獄遭受迫害。

王海紅被廣東省女子監獄迫害的身體極其虛弱,出現嚴重病業現象。在監獄裏整日被強制洗腦迫害,曾被逼迫上電視誣蔑大法,因不配合,監獄以各種藉口剝奪家屬探視權。監獄規定探視要有接見卡,接見卡不是直接給到家屬手中,而是要郵寄到家中,廣東省女子監獄從來沒給寄過甚麼接見卡,老母親去探視女兒時,都要被百般刁難。即使讓接見,隔著玻璃通話也是被監聽、監控的,身邊還有一獄警分秒盯著,不允許講一點監獄裏面的情況,所以至今在裏面遭受的迫害外面一無所知。隔著玻璃通話時,更不許講她們聽不懂的語言,否則會招致更嚴重迫害。

廣東深圳法輪功學員戴美蘭二零一二年四月被深圳市羅湖法院非法判刑,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迫害一年多,親人對戴美蘭的狀況一無所知,很是擔心,但監獄卻不准家人探視,扣押親人的會見證。戴美蘭的親人到深圳市檢察院投訴,值班人員上網查到戴美蘭是因煉法輪功被冤判,就推說人已經轉到廣州去了,不屬於他們管,屬於廣州司法廳管。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廣東省信息中心下屬企業員工梁東和妻子羅小娟遭綁架。梁東被誣判三年,被關押於四會監獄,羅小娟被誣判兩年,緩刑三年,在媽媽家居住時,一直被嚴密監控。二零一三年三月份後,司法所的惡警一直騷擾羅小娟,四月五日半夜,惡人潛入她媽媽家,盜走她媽媽包裏的電話本,不知又有甚麼害人的陰謀。

本季度,廣東深圳法輪功學員李紅洲被劫持到廣東韶關北江監獄迫害。

五、本季度廣東新增三個被迫害致死案例

廣東江門市法輪功學員區金楚,被陽江監獄迫害致患多種嚴重病症:腦萎縮、胃病、高血壓、帕金森症,直至生命垂危才放回家。從監獄回到家中時,區金楚老人的手、腳甚至全身都動不了,大小便失禁,整天躺在床上並不停發抖。區金楚老人說是被看管他的那些犯人在廁所中毆打造成的。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老人含冤離世,去世前整個人已嚴重脫相,骨瘦如柴,就像一層皮包著一個骨架一樣。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廣東揭陽法輪功學員林少娜向村民講法輪大法真相時被綁架。九月底,在法官承認林少娜無罪的情況下,仍枉判三年,關押到廣東省女子監獄。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家人被通知林少娜患乳腺癌,術後,仍被非法關押迫害兩年。最後,女子監獄看到林少娜女士病情嚴重,為了推卸責任,將其「保外就醫」。林少娜女士沒再能恢復健康,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

陳蓮芳,家住廣州市天河區五山白石崗廣東省農業科學院科院獸醫所宿舍,是廣東省農科院獸醫所退休工人。陳蓮芳老人曾有嚴重的心臟病,經常要去醫院看病、吃藥,修煉法輪大法後一身疾病全好了,十幾年來她身體健康,再沒有看過病,也再不需要吃過藥,每次單位體檢時,她的體檢結果都是一切正常。一九九九年後,因遭中共人員綁架、判刑、強迫簽「三書」及常年騷擾及恐嚇,導致她舊病復發,於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陳蓮芳遺像'
法輪功學員陳蓮芳遺像

六、惡人惡報,警醒世人

今年二季度,廣東省又有更多惡人惡報的消息傳出,希望迫害者抓緊醒悟。

廣東省惠東縣「610」頭目遭惡報。李建強,男,五十歲左右,原廣東省惠東縣國保大隊隊長,現惠東縣「610辦公室」主任,緊跟江氏集團的邪惡政策,是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元凶,致使惠東縣內很多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勞教、判刑。去多祝路段途中遭遇車禍,現在佛山醫院救治,有可能下身癱瘓。

廣東汕頭惡意舉報法輪功學員者惡報臨身還殃及家人。張楚玉,廣東汕頭地區某鄉人,她孩子在學校聽了老師講法輪功真相,她因深受中共矇騙與黨文化的毒害,惡意把她兒子抄的「真、善、忍」帶到學校,報交校長,還挑動村民來反對法輪功。這位老師親自登門,給張楚玉一家講法輪功真相,但這一家人受中共毒害至深,執迷不悟,說甚麼「中共當權就該聽中共的」,道甚麼「自古以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等。

二零一三年三月中旬,張楚玉,因眼睛有病到廣州做手術,她丈夫張順德及其家人陪同她前往治療。張順德在一個娛樂場所活動,不幸摔倒在地,摔壞了腦袋,成為植物人,據說每天花醫藥費二萬元左右,但醫治無效,一個多月前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