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地區不宜興辦有關傳統文化的學校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大陸某地區辦了弘揚傳統文化的學校,有人在無意中宣傳學校的效益,甚麼把孩子給歸正了、學生就業怎麼好等等,有些地區也開始操辦此類學校,就此問題談談個人認識。

一、目前條件下,大陸地區不宜辦明慧學校

明慧學校是海外同修為了洪揚大法和傳播大法真相辦起的學校。在辦學方向方面,師父給予過開示,要面向常人,這樣能救度更多的眾生。海外辦的明慧學校,辦學宗旨、使用的教材非常明確,沒有任何隱蔽的東西,公開洪揚大法,以傳播大法真相為主。在大陸邪惡還沒有滅盡的情況下,不宜辦明慧學校,存在安全隱患。不同的情況下有不同的救人形式,不能盲目效仿。在時間極其緊迫的最後時刻,大陸同修應該在大道無形的修煉形式中,利用各種有利的條件、形式,全面而有效的救人。幾年前華南地區因為辦明慧學校,已有過慘痛的教訓,直接給多個家庭帶來巨難,造成了重大損失。

二、大陸地區更不宜興辦弘揚傳統文化的學校

大陸大法弟子興辦的學校,如果不是以傳播大法真相為主,而是甚麼弘揚傳統文化,這樣會出現抵消大法的負作用。如果是常人辦起的弘揚傳統文化的學校,那是常人學校,與其它學校相比,還是比較好的。如果大法弟子辦起弘揚傳統文化的學校,存在本末倒置的問題。作為大法弟子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那是非常嚴肅的。大法弟子的責任就是助師正法,無條件的洪揚大法以及傳播大法真相,救度眾生。

如果是為解決同修的生活問題而辦起的學校,那就堂堂正正的以常人形式辦學,不用遮擋,就是個學校,不要在同修中私下傳播,說是甚麼明慧學校。跟大法靠不上怎麼能說是明慧學校呢?這種行為弄的部份同修神經兮兮,學校的老師受到邪惡的干擾,周邊很多同修被帶動,擔心孩子在校而給家庭帶來干擾。時間這麼緊急的情況下,有人號令給那個學校的同修發正念。這個學校直接或間接的救了多少人?如果沒有起到救人的作用,相反又在分散同修的精力,那麼這樣的學校該存在還是不該存在?為甚麼就不能堂堂正正的以常人形式辦學呢?

三、大法在歸正一切,傳統文化也在被歸正中

有人一再說傳統文化怎麼純正啊,這也是法理不清的表現。宇宙萬事萬物都在被大法歸正,傳統文化再好,能真正把人救了嗎?該弘揚甚麼不該弘揚甚麼,應有個清醒理智的思維和做法。

傳統文化再好再純,也是人的東西。那麼興辦弘揚傳統文化的學校,是在洪揚大法還是在弘揚人的東西?在悄然生息中,人類的文化已經在踏上了回歸之路,那就是大法師父在引領眾弟子創辦的神韻,神韻在真正的開創未來人類的文化以及生存方式,未來的人類文化、藝術,就要以神韻為標本,其中貫穿著人要相信大法,歌頌神等等。神韻的節目,有很多是以傳統文化為素材,但都是經過師父的指導,進行取捨精心甄選,經過了大法法力的清洗、歸正才被搬上神韻舞台的。

四、任何事不能衝擊三件事,任何言行不能偏離法

正法進程已到了最後,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盡全力救下該救的人,一切圍著大法轉,不要再出現偏離法的行為。任何衝擊、干擾三件事的言行,都會起到干擾作用。像北京、廣州、哈爾濱、瀋陽等大城市,如果同修辦起類似的學校,因為城市大同修多,不會影響救人的各類項目,而有的地級城市,同修人本來就少,一直走在前頭,又有特長的同修更少,如果把這些同修都聚到所辦的學校,直接影響救人的項目。辦學不是很簡單的事,邪黨時不時的去進行所謂的考核、檢查,同時要投入不少資源,同修付出的精力也很多,這樣無意中是不是影響當地的救人力度?

明慧編輯部的《演講亂法》一文,明確指出了多種亂法行為。那些參與演講的同修,不是說一下子就走到了亂法的地步,而是在人心的作用下,越來越偏離法,最後起了亂法的作用還不醒悟。

大陸地區出現多種亂法形式,外部的瘋狂破壞,起不了真正破壞法的作用,真正破壞法的,是那些打著大法旗號、打著師父名義的人。當然不是說辦學就是亂法,但是有的言行要引起注意。有的同修說,在大陸地區辦弘揚傳統文化的學校,是師父所要的,是師父允許的。師父講給弟子的法都是明明白白的,講法中師父沒有一次提到允許大陸地區辦學。有人把自己的認識、悟到的理,就說是師父怎麼怎麼點化的,怎麼怎麼說的,嚴重了說,就是在往法裏邊加進人的東西。法就是法,怎麼隨意所用、怎麼為人心所用?

我們每一個同修都要珍惜一分一秒,嚴格以法為師,多修心,兌現史前誓約!

以上是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