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自我是不正的源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最近一個時期,和周圍同修交流時,總是出現不祥和的心態。有時,雖然沒有頂撞,表面上也算和氣,但心裏對同修談的理性認識並不買賬,認為同修誇誇其談。還有,經常來往的幾個同修,最近因為一點很小的爭論,不願和他們來往了,甚至不想見他們。我感到自己的狀態不對勁兒:怎麼會這樣呢?

記得七二零前,大家到一起交流時,不是這樣呀!那時同修到一起,都願意聽一些能交流的同修講一些理性認識。同修談得對錯,很少有挑剔的,真是祥和的整體。現在呢,遇到甚麼事兒,每個人都能談出一些從法上的認識,可是爭論也多了起來,好像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悟的最對,難道這就是修煉的「成熟」嗎?

有一次,幾個同修碰到一起,提到本地一個學員在同修中影響很不好,對世人負面影響也很大。「這種人將來咋辦?」在場的同修像醫生開方一樣,有人說是這麼回事兒;有人說那麼回事兒,好像說的都在理,也都認為自己認識和分析的最對。可是不知為啥?我對同修談的這些心裏並沒認可。但我心裏清楚,我的認識和他們不是一路。如果談出來,怕傷害爭論中的同修(其實是怕別人傷害自己),當時,我感到在心底最深處好像有一種東西在遙控我:「他們說的都不對,沒談出現象的實質,我的認識才是對的,才是符合法的。」這種似有似無來自生命深處的遙控,讓你表面人的一面這麼做,那麼做。甚至細小的一念、人心、執著、包括名利情,都來自思想深處那個遙控的「源」。這東西是甚麼呢?我終於看清楚了,就是那個「自我」。只要它還在,表面的一切就受它遙控,一切都圍著它轉。

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提到舊宇宙生命對正法的態度時說:「所以他們認為這事既然包括我們,你們想對我怎麼樣就怎麼樣了?我也有無量眾生啊,我也要爭取被選擇。」最初,看到師父這段法時,我在想:那麼高的生命怎麼會有這種念呢?有這種念的生命不應該在那麼高境界才對呀!生命不管多高,只要他還帶著「自我」的因素,就會讓人感到不舒服,感到扎眼。好像一下子就能看到這種生命境界的邊緣和狀態的表現。只有徹底去掉了自我,沒有了私,那才是境界上的宏闊、無際、聖潔與美好。

悟到這一點後,我心裏一下子亮堂起來,發正念時,加上強大的一念:「徹底解體自己生命中層層的自我因素!讓我的身體從最表面到最微觀,無條件的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之後,再有和同修交流出現分歧時,我就想:「不去爭那個自我,不給自我任何市場。發生爭論時,不是把同修的認識同化到自己的認識上來,而是通過交流,同化到真善忍大法上來。同修只要不是邪悟,都是不同境界的認識,有啥爭論的?」以前,曾被那個自我帶動的大起大落,過關時,總是找表面的對和錯,其實,光找表面現象還不夠,要把深層那個自我的源挖出來。因為,每一念、每顆心、每個不正的表現背後,都千絲萬縷聯繫著那個深層的自我。有了自我,一個生命就貶值了,自我越多,貶值越厲害。

讓我感到最難的,不是沒有勇氣修去自我,而是有時看不到自我的表現。我知道,只有按照師父說的,「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才是修煉上的真正成熟,才能更好的兌現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