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能隨便發誓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六日】我在家排行老大。奶奶從我五五年出生八個月後就到我們家了,一直幫我媽帶大了五個孩子。我們跟奶奶的感情很好。

五八年,我爸被劃成右派下放到農村,爺爺一氣之下獨自一人回了老家,後在大飢荒中病餓而死,至今屍骨難尋。因為我爸是右派分子,我小學畢業、大妹連小學都沒畢業就不讓我們上學了。

六八年,我爸被造反派鬥得七死八活,我媽身體又不好,十四歲的我和小我一歲半的大妹成了家裏的主勞力。這年秋,遠在西北農場的叔叔來我家接走了奶奶、三妹和四弟。我和大妹都明白父母的用意:在這朝不保夕的年月,我們家總算能保住後繼有人。沒想到第二年六月,我奶奶就因腦溢血撒手人寰,接到電報我們悲痛欲絕。爸爸因為被造反派監督,沒能請假奔喪。

直到七一年冬去接三妹和四弟,我才第一次給奶奶上墳。阿勒泰的初冬乾冷無雪,我匍匐在奶奶的墳上不知哭了多久,徒手一把一把的把墳包周邊的沙石捧到奶奶的墳上,並跪著發誓:奶奶,我以後要有一點辦法,絕不讓您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當時我十七歲。

九年後,我中專畢業工作不到一年,就開始不斷的夢到奶奶。有一次夢到奶奶褲子破了,我給她買褲子量尺寸,竟然和花圈店賣的長度一樣!我每次夢到奶奶後就會生病,於是由以前的思念奶奶到害怕夢到她。我開始意識到這都是發誓惹的禍,後悔當時說話不知天高地厚:爺爺的遺骨無處可尋,父母都健在,不管奶奶的墳在哪裏,我有甚麼辦法讓奶奶不孤零零呢?這樣的夢魘一直折磨了我十八年。這又能怨誰呢?誰叫我口無遮攔的發誓呢?

直到一九九八年,我修煉法輪大法後,才不再做這種夢了。修煉後,我的心臟病、青光眼、腰椎頸椎骨質增生、關節炎、膀胱炎、婦科病、胃炎、痔瘡、神經衰弱等疑難雜症都不翼而飛了,這使我深深體會到:法輪大法是救人的正法。

我的經歷也證明了:神佛是存在的,陰間、靈體是存在的,人是不能隨隨便便發誓的,發毒誓就更危險了。所以中共邪黨強迫人們加入黨團隊時必須舉起右手對著血旗發的毒誓是非常危險的,誰發誓要為共產主義獻身、奮鬥終生,誰就會在現今天滅中共的過程中成為中共的陪葬。

誠心誦念「法輪大法好」,並在大紀元網站上發表聲明退出邪黨、團、隊組織,是解除毒誓、獲得平安的唯一方法。這是神佛慈悲於人的萬古機緣,千萬不要錯過。自己不會退的話,遇到勸「三退」的大法弟子,可千萬不要猶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