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修煉中的經驗與教訓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日】本人三十歲出頭。今年是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第五個年頭。修煉大法的美好與了悟真理後的幸福感,我想對於每個真修弟子而言都是難以言表的殊勝。我一路走來磕磕絆絆,痛定思痛,寫出自己幾年來修煉中的經驗教訓,警醒自己的同時也與諸位青年大法弟子共勉,讓我們共同把握萬古難遇的機緣,走好最後的路。

去除色心與思想業

在色的問題上,我在修煉前造了很多業,看了很多不好的影片。其中很可能有舊勢力的險惡安排,因為那種沒有理智的魔性表現和狀態在我現在看來是不能理解的;如果不是舊勢力這樣操控,我想我會更早得法。

修煉後我馬上痛改前非,徹底刪去了所有不好的影片;但由於我在斷慾方面走了極端,加上還有其它一些問題,還是與前妻友好分手。

雖然斷慾已不是甚麼問題,但是去色心與思想業的魔煉對我而言卻是一個長期而艱苦的過程。我也很苦惱,想了很多辦法去克制業力的反應;消業嚴重的時候,幾乎是過幾個小時就要向師尊磕頭求救。

目前這種干擾還會有,但是好了很多,現在即使我偶爾上常人網站查資料,對於不雅的圖片也能做到「視而不見」。

整個過程中,我的體會有以下幾點:

1)斷絕電視和常人影片、網站的干擾

這點對於我的修煉路能走到現在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我自修煉四個月後就幾乎斷絕了所有的電視和常人的影片、網站,直到現在。所以同事們談論的影片我幾乎都沒看過,但是這既可以修口,也並不妨礙我救度他們。

我修煉之初有次陪太太看某歌星的紀錄片,後來一首老歌在我腦中迴響了一天半,從那一刻起我知道這對於我而言太可怕了,自此我不再陪太太看電視。當然對於有家庭的同修而言,我想這真的需要平衡好,也很難,但是我們要對自己的修煉負責,並且一定要堅信我們的能量場可以抑制常人。

2)長時間清理自己

這點我想不單是針對色心,對於去除其它的觀念和思想業也都是一樣的,而且效果也很明顯。我清理時一般是把所有相關的記憶,哪怕是所謂人中美好的回憶,都當成是黑色的記憶(一片黑就不存在影像干擾的問題了),不斷的說「那不是我,我不要」,通過全身所有的能量用力向外排;並且在腦中不斷重複加強「莊嚴神聖光明」來代替陰暗的物質。

有次當我長時間清理自己以後,第二天上班路上,師尊借司機說他的車經過大修後好跑多了,來鼓勵我做對了!

3)看神韻有神奇的淨化之效

看歷年的神韻晚會,也是淨化自己的過程。其間我不斷打嗝,感覺到臟腑中的廢氣被排出。特別是當我看了今年的神韻後,非常神奇,當晚夢中過色關時,我第一次做到了面對色魔,也連說了兩遍師父在《轉法輪》中描寫的那個小伙子所說的話:「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煉功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從而化掉了邪魔。而在之前我多是靠著常人式的迴避污穢場景來過色關的,從沒想起自己是煉功人。

4)向內找自己的執著

日常生活中我一般是提醒自己,再漂亮的異性也是「黑色泥巴,黑色業力團」,來約束自己。

寫本文之前,我又找到一個執著:家中的鏡子很多,我也很喜歡照鏡子。雖然我也時常提醒自己看到的是幻象,應該想鏡中看到的是金剛,雄獅或是大將軍才對。但深挖下去,我才發現了一個對於表面肉身的執著,再引申下去還是和「喜歡」有關,別人怎樣的外貌符合你的喜歡,或喜歡別人說你帥,這又是觀念和情的問題。找到後我嚴肅清理自己,之後體會到「無」的某種境界的美妙。

修煉是最最嚴肅的事情

在「怕吃苦與心裏不平衡」這點上我摔了修煉後最大的一個跟頭,直到目前這仍然是我一直在著力去除的執著心。

我自得法後,工作之餘就全身心的投入修煉。有次同事長假後自歐洲旅遊回來,拍了很多照片製作成PPT給大家欣賞,我當時為了恭維她好找機會講真相(常人心而不自知),就從頭到尾看了好幾遍,還在其他同事前大加讚賞。有個同事不知我已離婚,來了一句「你和你太太也可以去啊」。

一句話勾起了我的人心,我有點黯然神傷,隨之浮想聯翩,腦子裏居然閃出可怕的一念「如果我不修煉的話,如何如何」,之後腦中像炸雷般轟然一響,我很驚詫,但是當時我還沒意識到已經犯下大罪,在另外空間已是大漏。正如師尊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所講「人的一念差了,就會使自己發生動搖。所以越到最後對你們的考驗也越嚴峻、越關鍵。」

正因為在「修煉是來吃苦的」這個問題上沒有實修,不堅定的我,感嘆救人之苦,又因不平衡的妒嫉心不去,老覺的「我要辛辛苦苦的準備資料,順著你們愛聽的講,費心找機會來救你們,甚麼娛樂,家庭都放棄了。你們倒好,過得逍遙自在還不領我的心意。」

很快在之後一次證實法的過程中,就像師尊在「走火入魔」中講的一樣,我幾乎是被外來信息操縱,整個大腦完全是迷迷糊糊的,結果因攜帶真相資料遭迫害。給同修、家庭、眾生造成了極其慘痛的無法挽回的損失,或許永遠失去了一些救人的機緣。

在出事之前,師尊多次通過手錶面上有霧氣點化我(當時我還並不重視前五分鐘清理自己思想上的不好的觀念,業力),或是第三方審查機構不請而至,而且還安排飛鳥撞碎一樓大堂玻璃後的場景讓我看到,我當時還想「好大一個漏啊,不過這寫字樓這麼大,可能不光我一個大法弟子,說不定點化別人吧。」就是不肯重視點化和向內找。

出事前夜臨睡時,師尊打了一句詩到我腦中「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1],如果不是師尊的這次警醒和之後的慈悲呵護,很難想像我後來將如何走出魔難。

可以說,回憶教訓的過程也是極其痛苦的,希望我們都牢記師尊在《甚麼是大法弟子》 中所講的「在經受舊勢力強加的魔難中走的正與不正更加難,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魔難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關鍵。你做的好與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與不正、迫害到甚麼成度,都與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問題有直接關係。」

救人之心是否堅定的問題

我個人的淺薄體會,如果99年7.20之後同修們所面對的所謂邪惡考驗是「你還煉不煉」,那目前的考驗可能就是「你還救不救人」。

邪惡或許會說「好就在家煉」,但是我們內心都應該很清醒的認識到正法修煉中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是遠遠超越我們個人解脫與圓滿的。邪惡可以操縱任何一個警察,居委會成員或單位領導,部門經理來跟你說「不要在這裏宣傳,要講去其它地方講,去單位外面講」,我們內心需要馬上堅決否定:「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

否則一被影響到,就很可能像師尊在《轉法輪》中所說「你隨便的把別人的東西拿來了,往裏一加,帶有別的信息,就干擾了這一法門的東西,你就會走偏,而且會反映到常人社會中來,會帶來常人的麻煩,是你自己要的,別人就不能管,這是個悟性問題。」

救人與否不是出自於我們個人的興趣或愛好,那是師父賦予我們的神聖使命與重任,是驗證我們作為弟子聽話與否的真實心性體現。我們的修煉環境是師父交給我們的救人陣地。

我們是否已經體會到「大法弟子」就是我們唯一的真實身份!而其它的身份不過是個假身份,人中的角色而已,那弟子怎麼能不聽師父的話呢?我們生生世世以至此生的真正目地不就是來吃苦中之苦,得法及助師正法,兌現我們的誓約,未來圓滿隨師還嗎?

雙盤與定力

在磕磕絆絆中走過幾年,我方意識到自己平時忽視煉功的這個問題很嚴重。我很羞慚自己面對突如其來的考驗時表現實在太差,直到幾個月前我終於體會到原來定力是一種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之大足可化掉一切邪惡。

幸蒙師尊加持,我終於在今年一月份突破了雙盤關,而且第一次就盤了一個小時。當時我就想為甚麼不能像單盤一樣上來就盤一個小時,心裏就求師尊,結果證實了《轉法輪》中所說的「心性多高功多高」的法理。在之後雙盤打坐忍苦的過程中,我能感受到定力這種珍貴而強大的物質在內心被慢慢的加持和增長,絕非單盤所能比,反過來它又在發正念時加持著師尊賜予我們的功能。

希望大家以我為戒,在做好三件事之餘都能夠重視煉功。

敬師敬法

敬師敬法這個問題明慧網上談的很多,我也說說自己的教訓。

我得法後每次學法中都能感受到師尊的慈悲點悟,說來或許大家不信,狂妄的我居然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每當學完一遍《轉法輪》,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問自己「等我學下一遍的時候還能發現有新的法理嗎?」聽起來是不是可笑之極?但即使這樣,師尊仍然慈悲的點化著我,直到我在最近的一次魔難中幡然醒悟。

深受黨文化毒害的我根本不懂何為謙卑,更不知自己在大法面前的微不足道與渺小。甚至即使向內找後,曾經都想「為甚麼要謙卑,謙虛不就可以了嗎?」

大法的洪大,玄妙精深之不可想像,就是我們圓滿後,也不過證悟到自己所在那一層次中的一點而已,在大法中連一顆塵埃都不是,我的愚昧與狂傲簡直已不可用「自心生魔」來形容。

寫作本文前,師尊慈悲的點化我「自心生魔」的其中一層含義,那就是基本上和「自」字沾邊的,如自大,自滿,自傲,自居,自誇,孤芳自賞,自以為是,覺的自己了不起,等等等等,都是因為執著自我而派生出的種種執著心,都會導致「自心生魔」。如果不重視將如何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不敬師又如何信師?後果將是非常可怕的。

我現在體會到,修煉對我而言是一個對師尊對大法越來越敬仰,越來越謙卑,越來越聽話,越來越堅定,正念越來越足,越來越感到神聖,越來越珍惜修煉機緣的過程。在此,弟子再次嚴正向師尊跪拜請罪。

講真相中的經驗與教訓

關於講真相,我的體會主要有以下幾方面:

1)求師尊加持和安排

其實救人的事情全部都是師尊的鋪墊。我多次感受到,當我真心想救哪個老同事或多年未見的朋友時,苦於沒理由約見,結果沒多久,師尊就會安排各種各樣的機緣。

比如某人介紹獵頭給我(各人情況不同,我會拒絕並珍惜當前的環境),但這樣我就有理由表示感謝而約對方碰頭;或是我正好有事請對方幫忙,就也有了聯絡的機會。救人的過程中,諸如本來對方沒空,突然有空了;甚至遇到離世同修的家人,朋友等等,這樣的事情太多了,不一而足。

說到「救」這個字,我體會也是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涵義,在我們這的表現不過是我們跑跑腿動動嘴,真實的不可想像的承負全是師尊在做。渺小的我們求師尊加持和安排,應該是最正的念。

2)救人的心態做事而非做事的心態救人

真心希望多些眾生得救,是為他的;怕自己被落下,完成不了任務而做,是為私的,效果也是天壤之別。在這方面,我認為值得重視,以免被舊勢力鑽空子。

我曾經有次因怕心太重,怕有人提及大法時不敢證實法而掉層次,在旅遊大巴上極其錯誤的「發正念」讓周圍的同事別談到法輪功的事情。後果可想而知,之後很大的干擾接踵而至。

相比之下,有位同修面對警察的干擾時金剛不動的說「奉師命,助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這才真的是堂堂正正!我們是師尊帳下的大將軍,我們所修出來的功就是千軍萬馬,所以我們並不是單槍匹馬面對邪惡和眾生。

3)重視開發與運用功能

我現在講真相前,都會先心裏說一句「師尊讓我救你來了,大法弟子、神救你來了」,神行神事,一下子就把我們與常人的層次拉開了;然後再用功能把其背後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空間的邪惡都打掉,比如「一念劈山」連劈幾下。

以前我往往都是講到一半,等對方看《偽火》時才想起來用功能除惡。但常人中相當部份還是怕心比較重,上來就應該幫他們清理掉。

因為「處處都是魔」[2],「所有的空間是同時同地存在的」[3],所以平時走在路上,我就儘量提醒自己想著「滅」這個巨大的能量場一直跟隨著我除惡,「一切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精進要旨三》〈正念〉)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過「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我體會那麼視神經和聽神經也會很靈敏,所以我現在就想到用「視而不見」和「聽而不聞」的功能來麻痺肉身的眼睛和耳朵,這樣可能就不太容易會被干擾到。

4)注意顯示心與修口的問題

每個大法弟子或許在常人中都是挺有能力或是有某方面特長的,特別是得法後,覺得超出常人了,就更是容易滋養顯示心,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可能會有意無意的表現出高人一等或講高。這樣我認為就容易引起別人反感,常人其實也都不一般。我們越是表現出謙遜和尊重對方,對方越容易接受真相。比如我面對黨員時,會說其實很多黨員本身都是很優秀的人才而被中共拉進去的,是邪黨利用人才撐門面,而非黨員不好,這樣他們也表示認同。

而且我認為跟常人講真相時,要用「老百姓」而千萬不要用「常人」這個詞,常人是很自尊和自命不凡的,不要障礙了他們繼續聽真相。

還有就是修口的問題。我體會師尊講的法是大法弟子和神才應該知道的,講高了不但常人覺的玄,而且我們還可能牽扯到「洩露天機」的問題;同時,很可能因為我們不修口,而招致常人不修口,不負責任的亂說甚至構陷我們;我們應該引起重視,用功能封住他們的嘴,不該說的別亂傳。

再比如說,常人都是很執著自我的判斷的。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現在這件事該怎麼做怎麼做,可能無意中就傷了誰。」我沒領會好,有一陣老是勸同事賣掉股票,看似是好心,但是卻招人反感;而且我們也不知道背後的 因緣關係。

我現在真實體會到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的「不露內秀」的其中一層涵義,那就是容易勾起常人的妒嫉心。淺白的講真相就可以救了世人,我們為甚麼非要顯示自己知識淵博或洞察先機呢?容易招人嫉恨,給自己惹麻煩。

5)做事與修心

我以前老是會想自己又救了幾個人,覺得就在修自己了,後來才意識到錯了,做事不是修心。

現在我的體會是:總結自己在做事的前後及過程中是怎樣起心動念的,動的是不是善念,正念,為他的念;哪裏做的不好,找出不足,下次提高,這才是真正修自己,去人心的過程。

比如說在出門前有沒有先請師尊加持安排有緣人;走在路上有沒有做到「一路正念神在世」[4];面對常人時,有沒有想到神來救你了;有沒有在搭話的同時打出功能除惡;面對常人的搶白或諷刺時有沒有忍住,有沒有堅定我是救你來了這一念;有沒有把自己的範圍用大法罩與外界隔絕;在用第三人稱講真相時,被常人問到你是不是信甚麼教的問題上,敢不敢證實大法;講完離開,必要時有沒有想到「隱去了」;講的順利或不順利,有沒有起歡喜心或懊喪心;救了人以後,有沒有「貪天之功」,還是把做過的事像氣球一樣放掉了;看到常人的不良表現,有沒有反過來想為甚麼讓自己看到,等等等等。

上述這些我認為都是屬於我們修心的範疇,不斷的這樣嚴格要求自己,才是真正的提高自己的心性。看似我寫了挺多,但自己在修煉中做的還是「差遠去了」,很多寫出來也是為了警醒自己。

最後,願我們每位珍貴的同修都能多問問自己是不是對於世間俗事都已了無牽掛了,只一心做好三件事,堅定純正的求道救人之心,早日兌現誓約。

不當之處希望同修不吝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斷〉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論衡量標準〉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感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