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漢中六一零、政保科警察的魔鬼獸行與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位於陝西省南部的漢中市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有著「漢家發祥地,中華聚寶盆」的美稱,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中共漢中市委書記張會民曾說要把漢中市「努力建設陝甘川毗鄰地區的經濟強市、特色鮮明的文化名市、生態良好的宜居富裕城市。」這話聽起來很冠冕堂皇,實質上漢中地區這幾年來天災不斷,人禍連連。就說這幾年,中共政府部門不遺餘力地對付修「真善忍」佛法的法輪功修煉者,就暴露出了在光鮮的外表下那猙獰兇狠的面目。

從中共江澤民團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開始,漢中政法系統就緊隨其後,肆意迫害大法修煉者。從九九年的焚毀、搗毀法輪功音像書籍及製品,到二零零一年三月,漢中市漢台區惡警將張漢雲腹中的胎兒肢解,到二零零二年六月漢中看守所的惡警將牙刷插入女學員的陰道亂攪,漢中地區警察迫害善良人的手段邪惡至極,令人瞠目結舌。

二零一三年七月初,陝西省公安廳副廳長張恆先後流竄到銅川市、漢中市、安康市公安局,布置六一零、國保、反×教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任務。漢中地區的政法系統官員強行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不知又要有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多少人怨氣沖天。

一、漢中六一零、政保科警察的魔鬼獸行

媒體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披露出了《陝西城固「法制培訓中心」關押餓死上訪者》一事。因上訪被關押九個月零四天的三等甲級殘疾退伍軍人,幾乎瘦成骨架的胥靈軍猝死在「法制培訓中心」。從這些上訪民眾在「法制培訓中心」的遭遇,就可以想像法輪功學員在那裏的、在漢中看守所、洗腦班等黑窩那可怕的遭遇了。

人們說城固縣「法制培訓中心」是黑監獄,那麼漢中看守所等地的警察等人那就是魔亂人間的小鬼。

1、肢解嬰兒!小小生命慘遭「凌遲」酷刑

張漢雲,漢中市漢台區法輪功學員,修煉前五年因閉經始終未懷孕,修煉不到半年月經正常,隨後懷上了孩子。二零零一年三月,漢中市漢台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馬平安、漢中市六一零等惡人為了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昧著良知慾強行將張漢雲送往洗腦班,結果沒抓到人,就將她父親和弟弟的建築工地查封,將她丈夫銬在略陽縣嘉陵江橋頭侮辱,最後綁架了住在親戚家即將臨產的張漢雲。

中共惡人將她拉到三十公里外的職工醫院強行墮胎,因胎兒過大難產,禽獸殺手竟將已屆臨盆的嬰兒肢解取出!

2、漢中看守所的罪惡:「擠奶」滴血,牙刷戳陰道亂攪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八日,漢中法輪功學員余秀琴到複印部複印資料,被壞人所舉報,把她抓到了漢台區公安局政保科。在政保科推搡、逼問、毒打後,把她綁架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裏,他們對余秀琴施暴行,揪頭髮、搧耳光,用胳膊肘擂胸口,用膝蓋搗後背,用鞋底的稜邊打屁股,推倒後用腳踩、踏。指使吸毒罪犯人集體群毆,誰要是不打就打誰,其中吸毒罪犯張利、古利君、湯紅梅、李小玉叫囂得最厲害,打得最狠。余秀琴的兩根肋骨被打斷,痛得昏倒過去,他們又用毛巾捂住嘴,用方便麵調料兌的水從鼻子往裏灌;強迫她爬起來,惡徒門全秀(看守)跑過來不僅不制止反而把余秀琴大罵一頓,明目張膽地給壞人撐腰,然後給余又換了一個號子。更為殘忍的是惡徒們還輪流用手擠乳房,號稱「擠奶」,痛得她撕心裂肺,慘叫不絕……

法輪功學員楊秀蓮五十三歲,因發真相資料和女兒一起被抓,被惡徒們「擠奶」折磨,擠的鮮血順著乳頭一滴一滴往出流,這伙暴徒卻邪淫地怪笑。流氓成性的惡徒們還用牙刷刷她的下身,用牙刷戳進陰道亂攪,直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肯罷手。最後看到人快不行了,怕出人命,就通知其家人拿一千元保出去,直到七月十九日才放回家。

晚上看電視時,惡警逼迫法輪功學員端坐,不准動,不准眨眼,派幾個暴徒看守,倘若一動或一眨眼,就揪眼皮,拔睫毛或擰耳朵,掄起胳膊搧耳光,打頭,重則放倒拳打腳踢。當法輪功學員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時,管教便假惺惺的進來罵一頓,法輪功學員若申訴,會招來更惡毒的咒罵。過後,罪犯們洋洋得意的說:「打死你們算自殺,白死。」反而打得更兇。

3、古稀老太太,中共警察也能下的了手

張鳳祝,女,現七十多歲,陝西省城固退休工人,曾經身體多病,不能自理。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多種疾病不藥而癒。二零零一年張鳳祝在向世人講清真相時,被城固縣國保大隊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放回。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三日,張鳳祝與王玲、楊忠秀兩名法輪功學員再次到胡家灣發真相資料,結果被副村長張建華舉報,警察將三位法輪功學員綁架,張鳳祝被非法判刑三年。張鳳祝老人的年齡說起來和你母親、奶奶一樣大,警察你們怎能一味的聽從上級指示綁架勞教,你也能下的了手呀!

4、樸實農婦李金鳳修大法被綁架,慘遭酷刑虐打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報導,城固縣法輪功學員李金鳳被非法勞教三次,每次綁架都是在農忙的收割季節。在勞教所惡警逼迫她穿紅馬甲,背邪惡的所規,李金鳳不配合,惡警不僅自己對她又打又罵,還讓吸毒犯吳剛豔看守她。為向惡警表功吳剛豔對李金鳳隨意毆打和辱罵,為了達到「轉化」她的目的,強行給李金鳳穿「約束服」,晝夜不給解開,使其痛苦不堪,忍受人間難於描述的苦痛。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勞教所搞所謂文藝演出,早上八點在二大隊門口惡警袁圓(音)唆使五、六個吸毒人員將李金鳳按在地上拳打腳踢,十一點三十分演出結束,二大隊滿地積水,到處漫延,事後聽說惡徒們將李金鳳打暈死過去,又用涼水澆醒。那時氣溫是零下三、四度。

共產邪黨培養出來的警察,做這樣禽獸不如的事情,那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

二、漢中六一零、惡人的悲慘結局

1、漢中「六一零」惡首蘆鶴鳴慘死、殃及家人

蘆鶴鳴是漢中市委辦公室副秘書長,漢中市「六一零」頭目。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蘆鶴鳴帶上女兒、女婿、小外孫和秘書一行六人,乘三菱越野車外出,行至西漢高速公路佛坪縣境內隧道時,被兩輛大貨車夾撞,瞬間車被擠撞變形,車上四人慘死。

蘆鶴鳴坐在前排,發生車禍時,一頭撞擊玻璃,頭伸出窗外,玻璃將他脖子的動脈割斷斃命,秘書被從腰部撞斷死亡,他女兒和他的司機當場撞死;他的女婿被送醫院救治,撞斷了四根肋骨,只有懷裏抱的二歲小外孫在發生車禍時,放到了腳下,完好無損。其情其景慘不忍睹。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慘禍呢?

「六一零辦公室」是中共邪黨江澤民為迫害法輪佛法,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非法機構,是一個凌駕於憲法之上的恐怖機構。這些年來全國各地「六一零」頭目(主任)由於作惡多端,頻繁遭報,又被戲稱為「死亡職位」。漢中市「六一零」主任蘆鶴鳴這些年來,利用手中權勢,在他的帶領下肆意迫害法輪功學員,他的死也在預料之中,只不過他作惡多端,除禍及自身,還殃及女兒、禍連同事,一人做事,禍及三人。

善惡報應,古今不爽。蘆鶴鳴死後,中共邪黨不敢聲張,僅用因公殉職為其舉辦了追悼會,花圈雖多,有些卻沒寫名字。蘆鶴鳴之死下場淒慘,令人咂舌。

2、曾赫赫有名的齊建文暴死在家中

南鄭縣公安局局長齊建文,五十歲,為了所謂的「政績」,變本加厲的迫害信仰「真、善、忍」法輪大法的修煉人。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肖豔萍遭綁架。在二審時,南鄭縣公安局局長齊建文按照漢中「六一零」頭目任玉平的指使,調集約四十人的警察和特務,手提攝像機、手銬、警棍等刑具,氣勢洶洶的守候在法庭附近。上午八時,肖豔萍被押到庭,宣讀判決,判處八年徒刑,不到十分鐘就草草結束、押回。九時過後,「六一零」帶領警察大肆抓捕十多名站在路邊和在小吃店吃飯的法輪功學員,叫囂著駛去。這些無辜被抓的法輪功學員中,城固的李金鳳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勉縣的徐藝琴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一零年九月,齊建文感到心臟不適,到醫院檢查。因嚴重心臟病需立即住院。他回家收拾東西準備第二天住院,當晚就暴死在家中,拋下他再婚的新妻子。面對他的暴死,中共邪黨的追隨者害怕了,他們不敢聲張,悄悄火化,企圖繼續哄騙那些不明真相的黨徒為他們賣命。

法輪功學員告訴世人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但許多時候,你如果中華傳統文化中善惡有報的理,昧著良知詆毀、迫害法輪功,那惡報於你,那也是老天對你的懲罰。你們仔細的想想吧!法輪功學員究竟做錯甚麼了,值得你們這麼大動干戈,不就是煉煉功,不就是她們願意把自己的親身感受告訴與人,也讓別人得福報嗎!這不是好事嗎?還有法輪功學員讓人退出黨團隊組織,這也是人自己的自由,別人干涉不得。入黨自願,退黨自由,只有那些黑惡組織才會把人強行捆綁在其黨內,為它們搖旗吶喊,出力賣命。認清當下的現實吧,人不報天報,現在的大災禍就是對人的警醒呀!

3、城固縣政法委書記崔長福醜聞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上午,犯罪嫌疑人劉忠旭身綁炸藥與女友耿文秀闖進城固縣委辦公大樓政法委副書記崔長福辦公室,以其女友與崔有不正當男女關係為由,敲詐崔5萬元現金,否則引爆炸藥。城固縣公安局和漢中市公安局警察在近四個小時規勸無效的情況下,將劉擊斃。此事頓時風靡全國。案件發生後,中共城固縣委「作出決定」,撤銷崔長福黨內職務、開除黨籍、行政降一級。

4、吸毒犯張軍遭惡報

陝西漢中有參與折磨法輪功學員的吸毒犯張軍,二十來歲,在漢中拘留所將牙刷塞進法輪功學員(母女二人)的陰道折磨她們,致使大出血。不久張軍的小腹以下陰道附近出現一個小窟窿,二十四小時往外流膿,無藥可治,苦不堪言。

三、作惡者下場可悲可恥

吸毒犯張軍迫於警察的淫威,雖一時做錯了,卻換來了這樣的報應。那麼這些長期在共產邪黨體制內的領導和警察,長期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人,這樣的報應恐怕為時不晚了。

現在漢中的政法系統讓各個區縣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密謀迫害他們,真是罪惡滔天呀!你們就不知道南鄭縣公安局局長齊建文、漢中六一零主任蘆鶴鳴的下場嗎?難道這樣的遭遇,還要在你們身邊重演嗎?清醒過來吧,為自己選擇一條新生的路,身在其位,不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嗎?神看人心,你們同樣不會失去甚麼的!

近幾年,江澤民、羅幹、周永康、薄熙來等二十多名中共高官在世界各地都被以此罪名告上了國際法庭,二零零九年底,西班牙和阿根廷對江澤民等迫害法輪功的元凶發出了通緝令,對他們的審判已經指日可待。以薄熙來為例,他在韓國、西班牙、美國紐約、荷蘭、俄羅斯、羅馬尼亞、波蘭、英國、美國華盛頓等地至少九次被告上法庭,出國訪問常常收到當地法院刑事法庭的傳票,現已下台、等待審判。

「卸磨殺驢」是共產黨的一貫做法。中共每次掀起血腥運動時,都會利用那些聽信了它的謊言的人充當兇手和替罪羊,中共則永遠標榜自己「偉大、光榮、正確」。文革後,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為何趕緊自殺了?積極效忠中共「紅色路線」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軍管幹部為何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斃了?其實中國公務員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早就規定了:「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毫無疑問,這條法律堵死了所有參與迫害的公、檢、法、司、六一零人員妄想推脫罪責、逃避懲罰的後路!檢察官、法官在違法判決書上的署名,無論時日長短都是可查的證據。不管你是主動還是被動「執行上級命令」,真到了那一天,作為具體執行者是無法推脫責任的。

昔日所謂的「政治明星」薄熙來和「打黑英雄」王立軍,轉眼之間落到了讓人預想不到的悲慘下場。二零一二年初,王立軍和薄熙來鬧翻,薄熙來要殺人滅口,王立軍為了保命,二月六日,化裝成女人逃進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申請政治避難,交給了美國許多有關薄熙來、周永康等中共高層的秘密。薄熙來知道了情況之後,出動了包括裝甲車在內的七十多輛警車越界到四川成都,包圍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造成了重大國際事件。現在從曝光出來薄熙來的醜聞中,人們可以看出中共高層的黑暗、腐敗和血腥。這也讓人看到,賣力參加迫害法輪功的都是貪污、腐敗、心狠手辣之人。

現在迫害法輪功的首惡之徒在國際上如過街老鼠一般,美國、英國、加拿大、德國等近三十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已經以「酷刑罪」、「反人類罪」等起訴江澤民、羅幹、薄熙來、周永康等人權惡棍。

隨著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一個個被揭穿,明白真相的司法人士越來越多,許多良知覺醒、目光遠大的仁人志士,已經在運用手中的權力或藉工作之便,向蒙冤受難的法輪功學員伸出援助之手。近些年來,已有近百位正義律師頂著巨大壓力為法輪功學員做近千場無罪辯護,也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自行做無罪陳述。

「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公告:「中共江氏流氓犯罪集團中所有參與這場對法輪功迫害的策劃者、操控者、唆使者和命案犯劊子手,都必須受到法律的制裁!殺人償命!誰作惡、誰償還!欠甚麼,還甚麼;欠多少,還多少!跟著中共作惡者,要想自救,除退黨外,還必須停止作惡,揭露迫害內幕,搜集、提供和保存迫害證據。誰做誰贖罪,早做早贖罪,多做多贖罪。這是神在網開一面,是最後唯一的自救生機。」

毫無疑問,在不久的將來,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將看到中共的滅亡,看到罪惡的製造者被送上法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