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學員中領館前燭光悼念 呼喚良知(圖)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加拿大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舉行「七二零」反迫害十四週年大型集會和遊行後,於晚上八點至十點,在中領館前還舉辦了燭光悼念,呼喚良知。

看著一盞盞的燭光,猶如《不滅的燭光》這首詩裏的一段:「看似平凡的燭光,在修煉者的手中,閃爍著真,流動著善,孕育著忍,點點星火,這是宇宙中任何邪惡勢力都無法撼動的正信正念。」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晚,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燭光守夜,悼念十四年來反迫害中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晚,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燭光守夜,悼念十四年來反迫害中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中領館居民:這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人類的恥辱

西人蘇伊士(Suez)女士是住在中領館附近的居民,一位社會學家。今晚她來到了現場,帶著悲憤的語氣說:「這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人類的恥辱。」她自我介紹:「我住在附近十幾年了,天天都看到這個團體(法輪功)的人在抗議,但他們是非常和平的靜坐。我非常了解他們在國內受迫害的程度。」她流淚了,她擁抱了一位法輪功學員,離開時,她再次擁抱學員說:「我支持你們。我會把我所知道的,所了解到的,在我所有工作和生活的範圍內讓所有的人知道這場迫害,讓更多的人明白中國發生的事,讓這場迫害馬上結束。」

餐館老闆:參加「七二零」燭光悼念活動 只為能停止迫害

一位在Pikling(開車一小時到多倫多)開餐館的老闆前來參加了當晚的活動,他默默地舉著蠟燭。他說,去年有法輪功學員給他做了三退後,他明白了很多法輪功的真相,去年是第一次參加「七二零」的紀念活動,今年是第二次,他說:「只為能停止迫害。」這次他還帶了一位姓李的朋友一起過來,他的朋友後來用「李成功」的化名做了三退聲明。

三次被抓 迫害留下的傷痕

來自廣東的法輪功學員李彼得(音譯名),手腕上還留下一個被手銬銬過的傷痕。他說:「我的被迫害經歷的只是千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冰山一角’。希望更多的人從中明白真相,喚起良知,結束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

他說:「當時我家是個學法點,很多同修都是廣州一所大院校的老師和學生。迫害一開始我就被盯上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一些老師和學生準備上北京上訪,我給他們訂了票,到機場送他們時,我們就分別被非法抓捕了。晚上八點時我在派出所就看到了中央電視台大規模迫害法輪功的新聞,和誣蔑法輪功的宣傳。」

九九年的八月底,李彼得當時的未婚妻(現在的妻子)和她的同學一起到北京上訪被非法抓捕。當天警察把他家圍了起來,搶走他家所有的辦公設備,所有的大法書籍和錄像帶。他被強行抓進了廣州天河派出所。

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突然闖進了一群警察,又把他家翻了個透,然後把他強行送到惠州淡水看守所,把他關在一個小監倉裏。在被非法審訊時,他才知道惡警正在抓捕一位戶口在惠州、在廣州工作的同修。那位學員因上訪被抓,被勞教三年,當時他父親在東北病危,他回去探親,回來時在廣州白雲機場逃走。當時所有跟他有聯繫過的同修很多都被抓捕。

在審訊過程中,李彼得一直說「不知道」,他們就採用了酷刑逼供。五天四個晚上不讓他睡覺,警察分三班,兩人一班,每班八小時,拼命審問。最後一次把他吊起來,把他的雙手用反銬的手銬銬著,往後翻折,吊在鋼絲防盜網上,開始時還放一個木凳子,腳還可以顛著一點點,已經開始很痛了,然後他們就拼命的問:說不說!看他不說,他們就一腳把凳子踢倒了。「我突然感覺就整個身體完全懸空了。那是一種鑽心和撕裂的痛,之後全身發熱、發麻,最後就失去了知覺。」

他醒來後發現已經被送到當地的一個小診所。看他沒死,又逼不出甚麼東西來,警察就把他轉回了淡水看守所,幾個月後又轉到惠州看守所,在那被迫在惡劣的環境做奴工,做塑料花。

李彼得說:「當時我們做著那些都是婚紗上用的花,聖誕樹上用的裝飾品。心情是如此的痛苦。這場迫害持續了十四年,是天地不容啊。」

在夜幕中,點點燭光閃爍,猶如《不滅的燭光》一詩中所描述:

光不在盛弱,光在永恆
燭光點點
終將聚合成新宇中的浩瀚星辰
那是慈悲覺者的恩典
那是歸途生命的家園
讓我們共同見證
當天上人間同唱讚歌那一刻
燭光的故事
將在天地間傳頌永遠、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