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大法修煉中越來越乾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修煉大法十幾年,身心和周圍的生活環境發生巨大變化。修煉大法前,我是個被乙肝、神經衰弱、心臟病和婦科病等疑難病折磨的對生活失去信心的人,還有滿腦子的思想業力,一刻也沒清靜過,各種想法、念頭在腦子裏日夜翻騰。在單位裏,同事怕我的病傳染,都躲著我;在家裏唉聲嘆氣,脾氣又不好,天天和丈夫吵架。因為幹不了甚麼事,所以幾乎成了廢人。

修大法後,身體好了,腦子也清靜多了,單位和家裏的環境也有了個徹底的大改觀。這裏我只介紹心性提高的幾個方面。

一、修出正念

我以前性格軟弱,優柔寡斷,對任何事都沒有主見,處處聽從別人,尤其在領導面前,那是絕對服從。現在大法的原則就是我的主見,對與錯,只能用大法來衡量。

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這些年,每出一件怪事或一個邪惡的言論,我從開始就能一眼識破,從不上當受騙。有一次,部門領導跟我說:「你年輕,不知道共產黨的心狠手辣,你看那些經過文革的老同事,妥協的多快,就算十年後給你們平反,人生有幾個十年呢?」我說:「我也不想跟著錯誤的走,你要說法輪功不好,你拿出證據來,你給我的那些宣傳材料我都看了,它說的和法輪功的實際情況正好相反,我越看越覺的法輪功的寶貴。這世道現在沒有一點正氣。」他說你還是現實一點吧,但明顯口氣軟了,以後每到「敏感日」,他傳達邪惡的通知就說「例行公事,節假日到了,上面又……。」

有一次,我單位一位同修遭迫害下崗,連辦公大樓也不讓他進,我去找書記理論,書記講不過我,我走後,他又找我丈夫,丈夫是個脾氣暴躁的人,平常我都讓著他,那次他回家剛朝我大喊大叫,我一聽是為這事,我當仁不讓,立即嚴厲的指著他說:「你不要答應書記的任何要求,怕甚麼?有甚麼事讓他直接找我!」丈夫立刻軟下來了。如果我當時一軟弱、一被動,他就被邪惡控制住了。後來書記又找他,他回來都支支吾吾的,不敢開口明說了。我看到周圍有的同修長期被家人干擾,就是一開始依賴家人、聽從家人、害怕家人,家人被邪惡控制了變的很兇,同修就更難突破了。

弟弟同修在大學最後一年,因為講真相被迫害。我開始又急又怕,坐在家裏長時間發正念,真相也不敢做了。過一陣子,我想,我要不做真相,正中邪惡下懷,對弟弟清除迫害還不利,我該做甚麼還做甚麼,一點不受這事的影響,弟弟在學校表現的也很好,加上其他同修的齊心幫助,弟弟突破了被看管的局面,學校也不為難他了。

弟弟面臨找工作,他的學校不怎麼樣,專業又差,加上這幾個月被迫害,他對工作的期望值很低,說當個門衛都行。我說你去到某某事業單位問問,他笑我異想天開,我立即來了正念,我說:「你別以為你做了甚麼錯事,你做的事是師父叫你做的,是世界上最對的事,你就應該得到最好的工作!」弟弟一直憂鬱的眼睛突然一亮,有了精神。後來他去那個單位交了簡歷、論文並面試之後,單位非他不要,就覺的他人品好,專業不太對口,允許他慢慢學。許多名牌大學的畢業生都找了熟人、送了禮想進這個單位,可單位只要弟弟,真是神奇。

二、修去怕心

早期出去郵寄真相信,離郵筒老遠就東張西望,像做賊一樣;準備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白天就心事重重、心理負擔重,到發的時候,心裏怦怦直跳,真是覺的是提著腦袋在發;一開始打真相電話,總嫌手機太大,恨不能握在手心裏,覺的到處都是眼睛在盯著,時時在對我定位,腿嚇的發軟,還要不停的走,手撥號也發抖,經常把號碼少撥一位就往外打,也不查,打不通再換一個,心裏那個急啊。

現在做甚麼事都很鎮靜,有時自己都覺的奇怪,怎麼不緊張了?

三、修去享受和玩樂之心

我單位的效益好,有了錢,女同事們比別人多了一些愛好:美容、按摩、健身、不斷變換著高檔時裝、到高檔飯店消費等,勸我也去,我對這些事感到毫無樂趣,即使不花錢白送,我也不要。

有一次出差在外,領導請我們到一個大型遊樂場玩,同事們玩的不亦樂乎,勸我也玩,我想自己也不能太與眾不同了,就抓起吊環踩樁過河,剛玩,心裏就不舒服,我馬上下來了,覺得自然的狀態比玩樂更舒服和如意。

四、修去色慾之心

我從小就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對男女之情非常嚮往,尤其十分幻想純潔的、理想的愛情,受到一點男性的關愛,就浮想聯翩。可到了該嫁人的年齡,偏偏又得了疑難病,找對像都困難,常為這事發愁。所以,我那些年腦子裏裝滿了這些東西,湊合著結了婚,生了兒子後,這種心還很強烈。

修大法後,經常在夢中受到考驗:還沒有找到對像,某某熟人,都是我以前有過想法的人,還是不同的人,要和我談對像,每次我都答應了,每次都是那種焦急的心態。

現實中,有一次,遇到我最難過的關:我身體好了,工作幹的不錯。一個和我幹同一項目的小伙,長的很帥,比我還小六歲,對我很關照,我想在我該找對像時,像他這樣的根本看不上我,我都三十幾了,他卻對我這樣好,起歡喜心,想入非非。

可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出了這樣的念頭很害怕,可我們倆都像被魔控制了。自己腦子裏,日夜想著他的音容笑貌、一言一行,不能擺脫,表面上倒還冷靜,心裏痛苦極了,他不斷的以各種藉口來找我。我不斷的學法、背法,不斷的排斥這種不好的念頭,清除思想業力,另一方面,避免和那人有任何接觸,連招呼都不打,不給情魔鑽空子的機會。結果這種感情越來越淡,現在和他講話,已沒有那種感覺了。

有一次,在陽台上,看到下面有個很帥的男士在走路,我又產生一種異樣的感情,這一次,我一念立即抓住了這個情魔,滅掉它,這個人還沒走出我的視線範圍,我喜歡他的感覺就沒有了。

我想到無論多麼英俊、多麼美貌的人死後,就是一堆可怕的垃圾,感到人世無常,由此產生一種對男女之情的厭惡。從此不再產生這種情。

做常人時,認為色慾之事是人生的一大樂趣,所以產生過許多想法,修大法後,每次對夫妻之事看得淡之又淡,甚至都有一種罪惡感,因為神是沒有這種行為的,從內心排斥這種事,師父就幫助我,我丈夫也不再有這種要求了,可我們的關係比以前更和睦了。

五、修去壞習慣

以前,我喜歡看小女人的模樣:嗲聲嗲氣、忸怩作態、或呈孩子氣,自己不自覺的也學成了這樣,還養成了習慣。有一次,下班忘帶傘,外面下雨了,我慌忙回辦公室拿傘,邊小跑,邊自言自語,搖頭晃腦,表情還很豐富,我座位旁邊的一小伙子一抬頭,我正好看到他,他臉色立即就變了,很憤怒的樣子,他肯定以為我在勾引他,過後,我又向他解釋,可是說不清,搞的很難堪,影響了以後的相處。這件事使我認識到這不好的習慣已經嚴重影響了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形像,從此痛改前非,注意小節,儘量保持端莊、穩重,連一些時尚的衣服也不穿。

我悟到,不管我有甚麼心,到了該去的時候,師父都會安排甚麼事來暴露我這顆心,只要我信師信法,有決心,堅持不懈的修,不知不覺中,再頑固的執著心也越來越淡。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可是很多時候,師父也點化了,自己也悟到了,就是不下決心修,放任自己,或者光在那兒看著執著心無可奈何,這樣就始終在執著所造成的魔難當中。我還沒修去的名利心、安逸心、顯示心和爭鬥心等,都是這樣造成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