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寬容不同背景的大法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從二零零一年在台灣得法後一個月,我就移居北美地區了。因此,得法後接觸的幾乎都是北美各地的大法弟子。這個地區基本是多族裔的地區,所以也有不同族裔的人在此得法,但仍是以來自中國大陸的學員為主體。

得法之初,一方面很興奮自己能得到法,一方面又遺憾自己得法晚,想著那些得法早的老學員修煉的心性不知道是高到無法想像的成度了。但是,在接觸了當地的大陸大法弟子的群體後,我被驚嚇的很厲害。我無法理解他們粗魯、不尊重別人的言行、互動,也無法理解為甚麼這些學員彼此之間鬥爭得這麼厲害。那時向當地的學員詢問為甚麼這些大陸學員矛盾這麼尖銳,我被告知「這算甚麼,現在已經比較好了,迫害前更厲害。」

坦白的說,我那時以為這些人大概是瘋了,但是瘋的原因,我不知道。我堅定的渡過了這段考驗期,繼續修煉大法,不為學員中這樣的現象所動搖。那時候的我,不斷的看到,學員努力的洪法、講真相,很能吃身體上的苦,覺得自己努力的做事很精進,但是一講到要吃修煉心性上的苦就不幹了。因此雖然更多的西方人隨著他們洪法的努力接觸了大法,但後來適應不良,一一的被這些學員嚇跑了,能留下來的非常少。有一些來自台灣的當地華僑,也有類似被嚇跑的反應。

後來當《九評共產黨》出來,我才知道原來這樣的表現是共產邪黨文化下的影響。

幾年後我搬到另一個地區,同樣遇到表現出類似言行的中國大陸學員,戒備心、負面思維及封閉的心靈表現得更厲害,當地得法的新學員都吃了不少他們黨文化的苦頭,能堅定下來、通過這些學員製造的各種心性上考驗的才能留下來。我問當地的老學員是否意識到這些黨文化的表現時,得到的回答是:「另一個地區有西方學員跟一位大陸來的學員反映同樣問題,大陸學員回答『誰叫你搶人皮搶不過我!』他的意思是:我已經夠好了,你還沒聽過更誇張的例子!」

隨著多年來在大法中的實修,理性的認識到不同層次的法理,我漸漸已經擺脫掉當初稚嫩的「受驚嚇的反應」。即使面對學員的黨文化言行,仍不會影響我們一起合作大法的項目。我以為,自己完全能應付裕如,不為這些黨文化所動。但是,一直到搬到現在居住的地區後,才意識到,原來多年來與這些學員相處,我不是在心性上完全過了關,而是將自己對黨文化的各種表現的厭惡感壓抑、隱藏在心裏。

剛搬過來時,我就認識了居住在附近的學員,他們都對我很友善,在接觸中,我看到這些學員都很努力的做大法講真相的事情,覺得當地的情況很好,自己也很高興。但是不久,針對我這沒有修掉的厭惡感的考驗來了。一位中國大陸來的女學員強迫我做一些事情,她不管是否會對我的生活造成困難,用強制的方式、甚至用說謊的方式硬是逼迫我去做,她的理由是這是在救度眾生,現在時間不多了,我們要把握機會儘量做才行。她不肯接受我對她說「不」字,軟的、硬的、說謊的,就是想辦法讓我照她的話去做。我起先還沒有意識到她的這種慣性,只覺得很困擾。後來有另一學員跟我提到,在我搬過來之前,這位女學員也這麼做,用說謊的手段讓當地的一群西人學員去做講真相的事,讓這群西人學員很生氣。當她被提醒其行為是說謊時,這個女學員回覆:要用說謊的手段才能讓這些西方人做事啦!

這個女學員的強制手段對當時的我造成很大的困擾,但是她卻完全不知道,還覺得我沒有正念,只自顧自的做著她覺得是正念救度眾生的事情。我在之後曾在電話上指出她說謊的行為時,這位女學員用支支吾吾的回應含糊應付過去了。當我因為這位學員的說謊而生氣時,她的反應是在學員中議論我,讓其他學員從此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

後來我有機會參與了當地華人辦的一些活動,又碰到另一個大陸出來的學員在採訪社區活動時,因為很粗魯、不尊重別人的行為而引起常人的震驚與反感時,她卻完全沒有意識到常人的反應,只顧著把自己要給的真相材料、要講的真相塞給常人,還覺得自己很有正念的去對這些常人講真相。我看著這些因黨文化的影響下所表現的格格不入的言行時,心裏想著:他們到底是要救眾生還是要往外推眾生呢?

之後有一次的機會我在電話上和這位學員提出來對她在社區採訪的方式的建議時,讓我驚訝的是,她也用模糊其詞的方式含糊應付我。

對於那些生活在同樣背景下的大陸學員,也許他們看到類似的黨文化的言行時,他們會覺得很熟悉、很親切,因為他們意識不到彼此有甚麼不同,他們對甚麼是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裏的適當的言行或者是甚麼是正念接觸常人講真相的解釋,和在正常社會裏成長的學員不太一樣,對於這種的不同,這些大陸學員的反應是:不能把事情交給非大陸出來的學員,他們做的講真相的方式沒有正念。這些學員往往表現出來的以正念講真相的言行都是非常具侵略性的,他們卻不認為自己是侵略性的,在他們認為那是主動性的正念表現。他們也無法意識到(或者不願意面對)自己的侵略性往往造成一些負面作用、適得其反。

寫到這裏,這篇文章要寫的卻不是黨文化的種種,而是我對這種黨文化的反應。長期以來,我沒有意識到原來自己的心底深處有這些厭惡感,而自己只是把感覺壓抑下來。一直到最近三個月,當我有一次開車到大紀元取報的路上,突然悟到一個法理:為甚麼讓我看到、碰到學員的這些邪黨文化表現?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而是因為我身上、我心裏有這些厭惡感,為了要去掉我的厭惡感,所以這些事情才會出現在我面前。就像是身在中國大陸的學員一樣,沒有了恐懼,也就沒有需要考驗恐懼的因素了。

學員在沒有修圓滿之前,身上的不足總會表現出來,我也是如此。所以,長期以來,不論我待在哪一個地區,只要我心裏的反感情緒沒有根除掉,就總會有這些事件出現在我面前,藉機讓我修煉、去掉這些情緒。過去我一次次的放過了這些機會,還以為自己的反應是很正常的。事實上,常人如果有這些反應是很正常,但是我不是常人,修煉人的境界要求我紮實的在自己覺得最不能忍的事情上去掉所有覺得不能忍的反應,慈悲、平和的寬容所有的同修。如果我覺得黨文化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一件事,就必須在這件事情上不斷的魔我的心性,直到我真正的平靜的、慈悲寬容的為這些學員著想,包容他們並看到他們身上的閃光點。

隨著我悟到上述的法理後,心裏突然覺得輕鬆許多,長期壓在心裏的一個物質去掉了。但我知道,就算悟到,還是要實踐,未來的一次次的面對學員時我的反應,就是考驗我能不能真正的把心裏的情緒放下,徹底放棄對中國大陸學員另眼相看的觀念。

以上是個人在目前層次所悟,請慈悲指正。

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