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大法弟子:修去自滿與自卑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最近總是聽到有同修誇我「精進啊,這麼小做的真好啊!」我嘴上雖然不說甚麼,但心裏還是很高興。可是在平時,我總是覺得自己修的特別差,講真相做的很差,很多自己允諾過要做的事都沒有做,發正念精力不集中,被干擾得很厲害,最近學法甚至都學不進去,總之就是總是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甚至有時覺得自己不配當大法弟子。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1]所以我想雖然我那兩種想法是看似矛盾的,可既然我都有,那就一定有我要修去的執著心。

首先是第一種,師父說:「年輕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時挺好,在常人社會中沒有甚麼本事的時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頭地的時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擾」[2]我想我就是這樣的,平時自己的時候覺得自己修的挺不好的,可是禁不住人家誇,慢慢的心就上來了,本來挺低調的,後來話也多了,就把自己做得好一點的講給別人,還想這也是證實大法,鼓勵同修,這本身沒錯,可是我的名利心被勾起來了。其實從修煉中我明白:看事情要反著看,被誇本身就是考驗,越被誇反而應該警惕起來,告訴自己還差得遠呢,同修只是好心鼓勵你,但自己一定要不動心,保持清醒,清醒的認識自己。做的好的部份沒有必要總是惦記著,趕快把心用到做得不足的地方趕快修上來。

可有時我又走上另一個極端,就是自卑,覺得三件事做得很差。最近看到一位西人學員的文章中說「我悟到我經常對自己要求過於嚴格和很看重我的執著心與過錯,而不是像師父說的‘跌倒不要緊,不要緊的!趕快爬起來!’[3]。我也悟到我真正是一名師父救度了的眾生而不應該覺的自己很差勁或我不配。」我想自卑心也是一種很不好的心,是對師父和大法的不尊敬和不信師信法,執著於此不走出來還會阻礙自己精進的路。師父說:「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2]那麼既然師父說「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4],我們就應該相信這是千真萬確的,就應該努力抓緊時間修,不能執著於自卑,一味的自卑是沒有任何好處的。

可是再往深處想,我為甚麼無論是對自己、對同修,還是對師父總是執著於強調自己修得不好,我看到這種自卑實質是一種變相的自滿和投機取巧。我希望同修和師父覺得自己很謙虛,能向內找,看到自己的不足,其實是一種自滿和顯示心,歡喜心,沒有修「真」,很虛偽,其實騙誰呢?還不是騙自己。同時我又想讓師父知道我覺得自己做得不好,很著急,從而妄想師父能不能幫我或「網開一面」,走個後門甚麼的。其實這種想法自己都覺得很可笑,可是一直以來自己確實是這麼想的。師父一直都在盡全力幫我,修不好是因為我執著於自我怎麼也不肯放棄人的東西,又沒有吃苦精進的決心,總是放鬆縱容自己,那我怨誰呢?居然還去怨師父!不相信師父,用人的想法衡量師父。

修煉沒有捷徑,精進實修就是捷徑。師父說:「就說人那麼難度,為他做了那麼多,他還不悟反而這麼說。」[2]我確實應該提高悟性,信師信法呀!

我修煉的決心還是差得很多,在講真相上表現出來怕心重,課堂上不敢站起來維護大法,我想我在信師信法和堅定上還是要努力修,一定修去不信的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