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憂鬱症患者獲得新生的經歷(圖)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自法輪大法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洪傳以來,因為其在身心方面的益處吸引了各民族的人們走入修煉的行列。在佛羅里達的奧蘭多就有一個近二十人的越裔法輪功學員小組。下面是一位名叫曹安妮的美籍越裔學員,從嚴重的憂鬱症患者,到今天成為一名神采奕奕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經歷。

'圖1:二零零七年的曹安妮患有嚴重的憂鬱症,時常充滿恐懼和失敗,我骨瘦如柴。'
圖1:二零零七年的曹安妮患有嚴重的憂鬱症,時常充滿恐懼和失敗感,而且骨瘦如柴。

'圖2:得法一年以後的神采奕奕的曹安妮'
圖2:修煉法輪功一年以後的神采奕奕的曹安妮

一九九九年之前,曹安妮的生活還蠻順利的:有一個恩愛的家庭,健康的身體,和一個正常的工作。但是突然有一天,一連串的不盡人意的事情,搞得她健康每況愈下。她回憶說:「我每日擔驚受怕,疑慮,對生活失去了希望。我只想去死,每天我是在焦躁中度過的,我的脾氣總是很壞。之後的數年裏,我不斷的看醫生,服了各種各樣的藥,但是都沒有任何效果,我感到我的情況越來越糟。」

「我在痛苦中度過了七年的時光。到二零零七年,我仍然服用各種各樣的藥,但是我的憂鬱症並沒有改善,我還患有嚴重的失眠症,如果我在安眠藥的幫助下勉強迷糊過去幾個小時,也是噩夢綿綿。我在驚悸中醒來,腦子裏是一團糊塗。我還患上了厭食症,我的體重掉了很多,看上去骨瘦如柴。我很怕光和噪音。我擔驚受怕,總是懷疑有看不見的惡勢力要來害我。我把自己禁錮起來,脫離了我的朋友,熟人,甚至家人。救護車或警車的聲音也會嚇倒我。」

「我剃光了我的頭髮。在我的腦海裏不斷反覆想這我要離開這個人世,我要做個尼姑。從那以後,我的家人不分晝夜的看著我。除了吃藥、吃飯外,我把自己關在一個黑暗之中,失去了和外界的所有聯繫。我的生命的光一點點地熄滅了。」

曹安妮的丈夫和孩子們帶著她去各地尋訪名醫。只要有一線希望,從東方醫學,到西醫,到精神療法,她都嘗試過。直到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曹安妮和她母親的一位朋友---一名法輪功學員通了一次電話。電話裏,那位法輪功學員同她分享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曹安妮說:「我同她談了好幾個小時,她所講的東西是太令人振奮了。從那一刻起,我想成為一名法輪功學員。她介紹給我佛州的越南法輪功學員,我立刻就同他聯繫。那位學員給我寄來了《轉法輪》,和煉功的DVD。我就開始了學法煉功。」

她後來回憶道:「從那天起,我的生活之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從我開始讀書開始,我就知道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修煉的路。在我整個生病期間,我都不是我自己,我總講些莫名其妙的話,不能夠理智地做任何決定。直到我的主意識強了一些,我能知道周圍發生的事時,有人才介紹大法給我。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的安排,我需要吃苦還業,在我主意識清醒的時候我能得法,而沒有求治病的心。」

當曹安妮非常努力的開始讀法時,有很多東西她開始並不懂,她的丈夫就開始給她讀書,不懂的字解釋給她聽,然後他自己先研究煉功動作,再教給曹安妮,兩人就這樣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就這樣過了一年,現在,曹安妮的丈夫也成為了一名法輪功學員。

奇蹟就發生在曹安妮幾個月以後,她說:「得法一個月後,我的健康狀況得到了很大的改觀。我信師信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短短的幾個月之後,我停止了所有的藥,但我感覺比以前甚麼時候都好。我的視力恢復到正常,我的風濕病消失了。我的胃口也回來了。我現在睡得特別香,噩夢再也不來打攪我了。」

「每天我都心存對李洪志師父的感恩。我越同化於法,去除各種執著心,我變得越善良,對周圍的人更有包容心。」

曹安妮也恢復了正常的工作,除了工作時間外,她都安排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曹安妮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了健康,她的家人也非常感恩,因為一個健康的生命又回到家裏來了。每天簡單而充實的生活讓她每碰到有緣人就分享自己得法後的美好。最後她說:「師父為我安排了一切,他把我從絕境中救起,給了我一個新的生命。更重要的是,師父給我指出了一條修煉的路。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奇蹟,法輪大法的法理浩瀚如海,我只是其中一條幸運的小魚,如此幸運的浸潤在新鮮的、充滿活力的水之中。我從心底感謝師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