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開鎖」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中共喉舌央視與新華網,在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共同報導了一則誣陷法輪功的假消息,胡說法輪功學員偽造「酷刑迫害」的圖片。新華網的報導更在開頭這樣描述:

「幾個身穿制服的人揪著中間一人的頭髮,在其指縫中夾著牙刷,手上滿是血跡。」

無論中共喉舌怎樣狡辯,故意將真實存在的事實用所謂法輪功學員偽造圖片來否認,但是真正的事實中共是否認不了的。就說新華網描述的這個酷刑吧,它真實的名稱叫做「開鎖」。

我們看幾個關於「開鎖」的具體案例。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報導,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向大會主席及各成員國申訴了陳愛忠一家的悲慘遭遇,並呼籲聯合國成立中國問題專案小組,由聯合國指定一個特別人權監察員專門辦理中國案例。

陳愛忠遺照
陳愛忠遺照

這裏提到的陳愛忠,家住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陳愛忠全家六口人:父親陳運川、母親王連榮、大兒子陳愛忠、二兒子陳愛立、大女兒陳淑蘭、小女兒陳洪平,他們全家都修煉法輪功。如今他們全家因為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的只剩陳淑蘭一人了。

二零零一年元月,陳家全家六口和九歲的外孫女兒李穎,再一次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申訴。陳愛忠先被綁架在北京東北旺看守所七天,受盡酷刑。後又將他劫持到海澱區看守所。海澱區看守所惡警毫無人性,繼續對他嚴刑逼供,惡警唆使犯人將陳愛忠衣服全部剝光,拖到放風場內,用院中的積雪將陳愛忠全部埋在雪裏冰凍。又指使幾個犯人給陳愛忠上一種叫「開鎖」的酷刑:一犯人一手將他兩手指使勁抓緊,另一犯人把一把帶方楞的牙刷頭插入陳愛忠兩手指中來回轉動,手指間頓時皮開肉綻、血肉模糊。


酷刑演示:「開鎖」

這個酷刑發生在北京,受害者是河北省法輪功學員。我們再來看兩個發生在山東青島的真實案例。

山東省青島平度市古峴鎮七里村農民張春亭這樣自述: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我在天安門廣場被抓,拉回當地派出所,被鎖在鐵椅子上一天一宿,後送平度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惡警指使犯人對我狠命地打,在滴水成冰、飄著雪花的天氣,扒光我的衣服,往我身上潑涼水;惡人攥緊我兩個手指頭,將牙刷把插入指縫裏使勁扭,指頭被扭得咯吧咯吧響,皮被扭破,現在我兩隻手上的疤還在。

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流亭街道趙村的老中醫邵承洛,今年六十歲左右。二零零六年他被誣判七年,綁架到山東省第一監獄。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邵承洛中午起床後,犯人朱慶江讓高帥用繩把邵承洛頸與雙踝捆成弓形。高帥兩手上提邵承洛的腳,頭衝地上往下搗,邵承洛頸椎被嚴重損傷。邵承洛頭上還被戴了紙帽,臉上被用筆亂畫,雙腳被用針亂扎。犯人馬道格、朱慶江用鞋刷在他身體兩肋處輪流搗刮,直到皮肉大爛,搗累了為止。一個叫寧亮的犯人還用打火機把邵承洛右手每指燒起大水泡。韓曉磊穿著旅遊鞋在他頭上亂踢,並說等出手治你,那就等死吧!他的兩手指縫被用牙刷轉了三個輪迴,兩側全爛……

中共喉舌誣陷說青島法輪功學員偽造「酷刑迫害」的圖片,而且還栽贓說有二十五種酷刑的清單。我們舉的這兩個例子就是青島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迫害的案例,這足以說明這種酷刑是真實存在的。其實,法輪功學員遭受的酷刑何止二十五種,光邵承洛一人受到的酷刑就達一百五十種之多。

這種「開鎖」的酷刑真實存在。法輪功學員只是想用真人演示,然後拍成圖片,好讓民眾有更直觀的認識。可是中共惡徒面對法輪功學員的義舉不是感到羞愧,相反,卻利用來大做文章。那麼,中國民眾會相信中共單方面的說辭嗎?中共在誣陷法輪功學員時,它所描述的酷刑不正是它自己曾經親自操作過的嗎?中共敢讓法輪功學員在媒體上講述自己遭受的各種酷刑嗎?用酷刑折磨完了人,還不讓人說。當人家去揭露它的罪惡時,卻反咬一口,反說人家在抹黑它,中共真是既邪惡又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