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的父親走向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父親今年七十三歲,他曾多年潛心致力於《周易》預測,頗有建樹。一九九八年,我修煉了法輪功,父親便開始「研究」法輪功著作《轉法輪》,當他閱讀了大量的大法書籍後,停止了對《周易》的研究,因為父親發現,法輪功對人類未來的預測是科學的,他預感到整體人類將發生大的變化,一切將面臨推陳出新。

就在父親要進一步了解大法步入修煉的時候,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到北京信訪部門上訪,為法輪功鳴冤,向政府闡明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結果遭到中共的肆意抓捕與非法關押。

那時黑雲壓城,我被非法抓捕後家裏亂成了一團,歷經共產黨多次政治運動的父親,知道中共又將開始搞運動、又將開始整人了,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一向安分守己的他再一次面臨中共的迫害。

父親年輕的時候,念書從農村出來,由於家境貧寒,娶了城裏地主出身、嫁不出去的母親,在文革期間,父母一次次的挨整。我是父親母親的第一個孩子,在母親懷我的時候,父親母親就開始憂心忡忡,提心吊膽,因為紅衛兵們恐嚇說:地主出身,不能「子又生孫,孫又生子」,所以我出生後,父親遲遲不敢去給我報名落戶口。

我因上訪第一次被關押,出獄後,沒有過過一天安寧的日子,隔三差五的就被中共豢養的惡警進門騷擾,期間又曾多次被非法關押、抄家,被停止工作。父母每一天都在為我的安全擔憂,常年處於恐懼恐慌之中。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精神上難以承受的父親一病不起,吃東西難以下咽。二零零零年年底病情加重,住進了醫院。

在住院期間,發生了一件事情。受中共指令的地方電視台在該醫院物色他們需要的病人,他們相中了父親,因為他們看到這對老年夫婦規規矩矩的,容易被矇騙上當。他們到病房找到了父親母親,讓兩位老人按照他們提供的話語回答記者的採訪,其中有一個非常明確的要求,說父親要告訴記者自己是煉法輪功的,因為修煉法輪功走火入魔了把身體坑害到今天這一步。

我父母聽到此番要求,馬上予以回絕。他們心裏明知是共產黨對女兒的迫害,是這場血腥迫害的政治運動害得他們如此悲慘,他們怎麼可能與中共為伍,編造謊言,誣蔑法輪功,進行虛假的現場實錄,然後上電視台播放去矇騙廣大百姓哪?我父母面對電視台的工作人員百般「邀請」,倆人態度一致,堅決抵制,不予配合。

接著,二零零一年初的殃視播放「天安門自焚」,我父母一眼看破底,認定是造假。而後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聲明說:從錄像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我父母知道國際組織對「天安門自焚」偽案的揭露,告訴我們小輩的,「天安門自焚」是共產黨在煽動仇恨,挑起群眾鬥群眾是中共的一貫搞運動的手腕兒,怎麼能相信呢!

在醫院遇到的這件事情以及後期電視台不斷播放的誣蔑法輪功的「1400例」,使父親神情緊張,病情一次次的加重。在父親的頭腦中不論他多麼的老實,似乎永遠也擺脫不了中共迫害的陰影,恐懼使他越發沉默寡言,最終他得了嚴重的抑鬱症──不說話了。

之後父親周轉了幾家大醫院,吃了上百副的中藥,均不見療效,最後母親無路可走,決定聽從醫院的安排,讓父親回家。

父親回家後,他自己不再吃一粒藥,每次母親把藥給他,他都緊咬牙關。工作被剝奪後,我時常去父親那裏,一去就守在他的床邊,在他耳旁念「法輪大法好」,無語的父親就直直的躺著,默默的聽著,默默的聽著。後來,父親有了一點好轉,我就開始讓他自己默念,父親很聽話。有一次,我和父親一起敬念「法輪大法好」,念著念著,我看到老人的眼角流出了淚水,我知道父親的主意識已漸漸清醒,那是父親心中對大法仍懷有的無限眷戀……

十多年的日子裏,父親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遍一遍的念,有時他用手指在手心上一筆一筆的用繁體隸書寫上:「師父好」。

現在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康健,七十多歲了,買菜、做飯都能自理,每年東北冬儲菜白菜、土豆、蘿蔔他都能幾十斤的背上五樓,身體十分硬實。

從二零一二年開始,父親出去買菜的時候就花大法的真相幣,間接的告訴人們真相。當他知道「三退」(天滅中共,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的事情,就自己起個名字「心意」,用白紙書寫了三退聲明,退出了中共邪教組織。他說「心意」表示他本人心中領會了神佛的旨意,選擇「三退」,遠離惡黨;同時他也在表明自己敬佛敬天的心意。

有一次,老家的親人來看望他,父親希望老家的人能夠得救,讓我告訴他們「三退保命」的事情,同時他在一旁對他們講道:「『三退』是跟著覺者走,哪有錯啊。你們都看了神韻晚會了,神韻晚會就在告訴世人保命的途徑,《濟公搶親》那段,濟公不搶親的話,就救不了那麼多的人,神佛救人的時候,是想盡辦法的。現在神佛告訴世人,天滅中共,『三退』遠離共產黨保命。瞧這瘟疫,老天滅誰來了?是共產黨,凡是與它有關的統統清理掉,那還不快點辦理『三退』啊,是性命攸關的大事哎!」

二零一三年初父母家裏安裝了新唐人電視,他們最願意看的就是關於中國大陸和海外的真實的新聞報導。當中共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出售獲利的罪惡被曝光後,父親說道:「這下中共是徹底完了,天懲在即。」

父親十分敬仰大法師父,大法弟子寫的回憶錄《憶師恩》父親翻看多遍,法輪功師父當年在大陸各地傳法時,為弟子祛病健身的神奇的真實故事他知道許多,時常給我講,大法弟子對師尊的敬慕和感恩他也都懷有一顆虔誠的心去一一的領會。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生日,也是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週年暨二零一二年「世界法輪大法日」,父親通過明慧網轉達了他對法輪功師父的敬意,內容如下:一位老者雖然未修煉法輪功,但他非常敬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他願意稱李先生為「師父」。他說道「師父不是一般的人」,他把「師父好」三個字寫在了自己新衣服的裏懷上面。

父親總是每天虔誠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幾十遍,並把法輪功的真相小冊子《天賜洪福》揣在上衣的裏懷,他說:「大法的真相能保祐平安啊!」

二零一二年的除夕,父親母親在我家過的大年,除夕夜晚,他們老倆口跪在大法師父的法像前,恭恭敬敬的俯身叩拜,以表達師父的救度之恩,那種無盡的感激之情令我肅然……

現在,父親盼望著一件事情,就是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和母親想堂堂正正的一起修煉法輪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