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助我勇闖家庭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從我修煉大法一開始,丈夫就反對,尤其在99年「7。20」迫害之後更甚。由於聽信了邪黨的造謠宣傳,時常對我非打即罵,甚至動手去撕毀師父的法像,差點釀成滔天大罪,但他使勁撕也沒撕爛,被我搶了回來。

當他平靜時,我也極力規勸他,把《轉法輪》、師父的經文、《明慧週刊》給他看,他都處於時而認同、時而反對的狀態。由於當時法沒學好,不知向內找,更沒認識到他的表現就是自己的鏡子,是我自己沒修好,反而對他感到失望,覺得他真是不可救要了。

由於有了這一念,因而經常揭他的短,恨他,瞧不起他。舊勢力鑽了我不善的空子,利用他粗暴的脾氣,加大了對我的魔難:打罵我,辱罵我師父、辱罵大法。他多次把我打得遍體鱗傷,眼睛腫成一條縫,身上紫一塊青一塊的,這時,我在表面上也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也在忍,但在我心裏卻仍在恨他、罵他、咒他。那段時間裏,我經常是流著淚學師父的法。

師父講:「我為甚麼叫你們學、念、記《轉法輪》呢?目地是指導你們修煉哪!至於那些只練動作不學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學法修心,加上圓滿的手段──煉功,確實從本質上改變著自己,心性在提高,層次在提高,這才是真正的修煉。」[2]我下定決心一遍又一遍的背《轉法輪》。從法中,我悟到了很多很多。在背法的同時,我又大量閱讀師父的其他講法。

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3]我慢慢消除了對丈夫的仇恨心理,漸漸的他不打我了。

但有時,他仍會罵、砸東西,這時,我就不斷的背這段法,他一會就不罵了,但偶爾也發脾氣,我馬上意識到:我提高的時機來了。我就不搭理他。有時一下沒悟到,就回他一句,但馬上就又悟到了,就立刻背師父:「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4],或背:「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5],他馬上就不發脾氣了,跟沒事一樣,又和我有說有笑的了。

有一次,他突然又發脾氣了,他罵了一會歇氣了,但我人心起來了,在心中暗暗的罵了他一句,不到十秒鐘,他就大罵起來了,我馬上明白了:是他明白的那面知道了我在罵他,舊勢力無孔不入,操控他罵的。師父講:「你嘴罵不罵那是個形式,你的心改沒改變那才是真正的。你心裏頭在罵,那當然心就沒改變了。」[6]所以必須要修心,使心真正的慈悲眾生,那才是威力無窮的。

師父說:「其實我對你們的珍惜,比你們自己對你們自己還珍惜,因為你們與師父同在,是未來的最偉大的神,是新宇宙的典範,人類將來的希望。」[7]我的淚水嘩嘩往下流,我知道了丈夫打得我遍體鱗傷時我為甚麼不很疼?是師父為弟子承受了!師父珍惜弟子比弟子珍惜自己還珍惜,我還有甚麼理由不好好修煉呢?

師父說:「不管我講多少,修煉的這條路得你們自己走。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8]

我把這段法反覆的背誦,越背心裏越亮,越背越感到師父的慈悲,越背越覺得修煉的嚴肅,越背越覺得修煉必須實修。在背法的過程中,我加緊發正念,清除自己對丈夫的仇恨心、妒嫉心、瞧不起他的心,並且逐漸放下了對他的情。

當丈夫沒那麼粗暴時,我就拿《九評共產黨》、《江澤民其人》、《解體黨文化》給他看,他也看了。

二零一一年,同修給我裝了電腦系統,我能上明慧網了,我把國內外的新聞告訴他,他很感興趣,我找來《透視中國》給他看,為避免他產生反感,我在叫他來吃飯時,先放光盤看,等他來了,又按回去重新放,在無意中,他對光盤慢慢的產生了興趣,也了解了真相。

這時,震驚世界的「薄王事件」發生了,他天天看其有關光盤,及網上的相關新聞,並要求我把動態網中的相關新聞抄給他,他又在網上發給他的網友看。

正在這時,因電腦故障,技術同修來家給我的電腦重裝系統,涉及到必須換零件,技術同修毫無怨言的把主機背去修,修好了又背回來,當時二月份的天氣還很冷,可技術同修的衣服都被汗濕了,我和丈夫都很感動,向他致謝,同修卻樂呵呵的說:「我們是同修,同修一部法,同是一個師父,我們是一家,一個整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要感謝我,這是我應該做的!」就這麼簡短純樸的幾句話,把我丈夫感動得不止一次的說:「我終於服了,你們師父本事真大,能把你們互不相識的同修拉成零距離,可能除了你們師父誰也辦不到,我真服了!」

同修修出的慈悲讓我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很多不足,尤其是我的不慈悲,不善,這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從而讓我找出跟同修的差距,修好自己,並且以同修的慈悲,感化著世人,使世人感到大法的偉大殊勝。這真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9]。

在這期間,我又找來《一寸山河一寸血》、《明慧十方》、《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以及有關預言的真相光盤給他看,這時,他一般都會看好幾遍,還經常叫我給他放天音音樂,要我給他找神韻及新的真相光盤,他要看。

從去年開始,他常常在電腦網上給網友講薄王事件的真相,一遍不行講兩遍,仍不認同者,就把其網友拉黑,不交往了。一次他跟一個長春某監獄警察講真相,叫他不要迫害信真善忍的人,說他們都是好人,講了很久,最後這個警察認同了,表示不再參與迫害了。他不但在網上講,也跟他的親戚朋友講真相。

丈夫的徹底轉變,歸功於師父,歸功於大法,是師父救了他,謝謝師父!

我現在真正的明白了,修煉真來不得半點虛假,真得一點一點的過,關得一關一關的闖,他表現得不好,是因為自己的不好,他越不好,說明自己已經很糟糕了,很危險了。師父說:「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10]所以,當魔難來時,必須找自己,多學法,多學法。

這個魔難魔了我好幾年,但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大法的引導下,師父牽著我的手闖過來了。

叩拜師父的救度,感謝師父的慈悲,弟子無以為報,唯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修煉〉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4]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三》〈誰是誰非〉
[5]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三》〈少辯〉
[6]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7]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8]李洪志師父著作:《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9]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法正乾坤>
[10]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