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集電視連續劇劇本:春暖花開(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

第三集

菜市場。
鋪面林立,攤點成排。人來人往,大包小包,各種車輛,熙熙攘攘的。

林楓(非常疲憊地到一攤點):哎,白菜多少錢?
小販:兩毛五。
林楓:一毛行不?
小販:不行啊,一毛錢拿都拿不來。
林楓:前兩天不才一毛嗎?
小販(不屑的):今天就這個價!(邁過臉去吆喝)哎,白菜兩毛五、白菜兩毛五了,你要嗎?要多少自個撿……
(林楓見人家不理她了,就又往前走。)

醫院門前為林楓解圍的中年婦女(慈眉善目,精神坦然。對林楓):妹子,買菜啊。
林楓:啊,嫂子。你也買菜?
中年婦女:是呀。妹子又工作又做家務的,辛苦啊。
林楓:是啊是啊。唉,這年頭辛苦算啥。大嫂,那天多虧你了。
中年婦女:沒啥。我叫文梅,四海機械廠的。
林楓:機械廠的?不是搬到省上去了嗎?
文梅(笑):破產了!
林楓:破產?那電視上不是說你們合併到省屬的……
文梅(苦笑):電視?電視上是那麼說的,但實際就是破產了。機器都給賣了廢鐵,廠基地都搗騰給了房地產了。大小頭頭們都調走了,扔下我們下崗工人半死不活的沒人管。
林楓:大嫂,我還欠你兩毛錢呢。給。
文梅:(憨厚的笑了笑):傻妹子,兩毛錢能幹個啥?
林楓:那不行。嫂子,那天要不是你,我麻煩可大了。
文梅:哪有啥?在那種情況下誰不出來解個圍呢。我那天也是湊巧路過。算了。(硬是不要,林楓硬是給裝了進去。)
林楓:誰解圍!也就只有嫂子你了。嫂子,我那天也太危險了。後來我想起來了,那小伙子是我們學校開除出去的雙差生,我還給上過課,也批評過他。你看他記恨我了不是?現在的學生可真壞。你說,我那天要是真的給人家打個三長兩短的……我還上有老下有小的,從小就少吃缺穿的,好不容易考了學幹這麼個工作。嫂子,我也不知道咋回事,總是不順。你看,去看了個病,就遇到那樣的事兒了。要是叫那小子打個頭破血流的,還不滿城風雨?叫我怎麼見人呢,實在是該謝謝你了,嫂子。
文梅:不用不用。其實我現在也不是特別困難,這兩天我找了工作幹著呢。
林楓:(特別高興)啥工作?
文梅:給這市場打掃衛生。
林楓:(有點失望)一月多少錢呀。
文梅:一百跨個零吧。
林楓:(更加失望)才一百多啊。
文梅:這已經不錯了,在廠裏的時候,我們每月熬到頭還沒一百呢。現在我在空閒時間幫著販子們卸個菜啥的也掙點。比以前好多了。我們師父教我們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首先做個好人。
林楓:師父?你師父?
文梅:我們師父是李洪志大師。
林楓:氣功大師?
文梅:法輪功創始人。
林楓:你相信氣功?
文梅:相信啊,還實修呢。
林楓:難怪呢,我就覺得你和別人不一樣。
文梅:是嗎?妹子,怎麼個不一樣呢?
林楓:當然是好的不一樣。嫂子,你真是因為學了法輪功才變的這麼好的嗎?
文梅(深深的點了點頭):是啊。其實我以前是很自私的,還愛罵人,好鬥,就是學了法輪大法我才知道要與人為善的。
林楓:我還以為你是學雷鋒呢。
文梅:雷鋒?是學過,咋學的?給人做個樣子唄。心裏想的是看看能不能撈點啥好處。比如拿個掃把在領導指定的地點掃他幾下子,就走。學習雷鋒好榜樣嘛,榜樣就是做給人看的唄。咱這是修自己的心,真正提高自己的心性,自覺自願的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和追求表面的學雷鋒完全不是一回事。剛下崗那會啊,我真是不知道咋活了,四門無路就知道罵人。讀了師父的書,我才真正知道我應該怎麼樣去做人了。我覺得沒啥過不去的,沒啥想不通的。這心裏一寬敞,啥事都不是事了。
林楓:那嫂子你具體說說你是怎麼煉上法輪功的呢?
文梅:就在我剛剛下崗又生氣又絕望的時候,有一天我到公園裏去閒逛,看見有一群人在那兒煉功。氣功這些年可多了不是?我發現我們院裏有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幾十年的藥罐子,一直是苦著個臉的,一和你說話就是兒子媳婦咋的咋的不好。可是一天我又碰到她的時候,見她氣色那麼好,就問她,你們煉的啥呀?她說,法輪功。我問,法輪功有啥好處?她說,好處多啦,要不誰煉?老人家說她多少年了今天這個病明天那個病的,三天兩頭的進醫院,弄的家裏人厭惡得都見不得了。俗話說的好,久病無孝子。一天老人也是到公園裏閒逛,正好有人煉法輪功。光這音樂聽著就感覺怎麼那麼美了,從來就沒聽到過這麼美好的音樂。她就問他們讓不讓她煉?他們說大法的大門對誰都是敞開的,來吧,這就可以煉了。那,要多少錢呢?啥錢不錢的,煉就是了。老人一煉可真正就是好。你信不信,沒一個月,她身體真是無病一身輕。現在家裏啥活都能做了,腰不疼腿不酸的,不吃閒飯不害人了,兒子媳婦見了都有個笑臉了。
林楓:真的?
文梅:咋不真?不信,今天咱們就去見見這老太太去,她叫馮麗。她兒子在大堡子鄉工作,媳婦在婦聯。老太太精精神神的不吃藥不打針的看孫子做飯,一家人和和氣氣的,再不鬧了。
林楓:嫂子,我是這樣說慣了。我信,就憑嫂子的為人我就信。其實呢,我以前也練過好幾種氣功,開頭幾天還可以,後來就都不行了。特別是那些人成天為了錢明爭暗鬥的,我就一個個的放棄了。錢花了不少,可病還是病,脾氣還是那脾氣。
(有人喊:「文梅,這兒有點蘿蔔,卸不卸?」)
文梅:她就是馮麗。哎,大姨,過來一下。
馮麗:有事嗎?(快步走了過來。)
林楓:嫂子你生意來了,你趕快去吧。
文梅:好,我叫她老人家過來,你們聊聊吧。(朝那邊)馬上來。大姨,這是咱們紅旗中學的林老師,想了解了解法輪功,你們聊聊吧。我去了。林老師,咱們改天再聊。
滿面春風精神矍鑠的馮麗已經站在了林楓的面前。
林楓伸出了雙手:您好!這孩子是您的孫子嗎?
馮麗:是。有點像吧。
林楓:不是有點,是很像的。初幾啦?
馮麗:初一。
林楓:叫甚麼名呢?
馮麗:叫田運財。
林楓:這名夠土的。
馮麗:他媽取的。
林楓:阿姨,您也煉法輪功嗎?
馮麗:是呀。你也想煉?
林楓:我先問問。
田運財:我奶奶沒煉法輪功的時候連路都走不動。是法輪功救了奶奶也救了我。
林楓:也救了你?
田運財:是啊。以前我上課就睡覺,沒辦法,怎麼都睡,沒少挨罵挨揍,煉法輪功以後我再不上課睡覺了,學習成績一下子就上來了。
林楓:真的?!

晴空萬里,白雲朵朵。
公園裏,綠樹成蔭,鮮花盛開,行人如織。
有一群人在優美的音樂中煉著優美舒展的「佛展千手法」。
他們煉「法輪樁法」。
他們煉「貫通兩極法」、「法輪周天法」。
他們又席地而坐,煉「神通加持法」。
整個煉功場面是那麼慈悲、祥和。前來公園的人們無不駐足、讚歎。有的自然的加入其中。公園的空地上站滿了煉法輪功的人們。
林楓也站在那裏看著聽著。一種神聖的回歸感油然而生。
林楓畫外音:師父的聲音是多麼的慈悲多麼親切啊!這聲音好像是從非常久遠的年代傳來的。
目睹眼前的情景,林楓不知怎麼的想起了唐代詩人王維的《終南山》:
太乙近天都,
連山到海隅。
白雲回望合,
青靄入看無。
分野中峰變,
陰晴眾壑殊。
欲投人處宿,
隔水問樵夫。

林楓也看到了有人在偷偷的拍照,然後鬼鬼祟祟的走了。
林楓畫外音:這是幹甚麼?人家煉功有甚麼好拍的?
林楓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泛起一絲憂慮和後怕。她又看到:人群中學校的同事岳興老師;還有哪個班裏的一個學生?想不起名來了;還有一個鄰居家的小孩。倍覺這些人們親切、高尚、正直和無可比擬的善良。心中的陰影隨之消失了。
還有許多經常碰見的人們。人們都變得那麼的平靜、那麼的美那麼的祥和。
煉完第五套功法以後,大家陸續起身。

「岳老師!」林楓跑了過去。
「林老師。」岳興也很高興。
林楓:你也煉啊?
岳興:是啊,我也煉。你看如何?林老師。
林楓:看甚麼?
岳興:看我,看大家呀。大家的精神風貌,表情神態,言談舉止。
人們都是那麼的慈悲、文明、和氣,沒有人大聲說話,高談闊論,靜靜的秩序井然的各自走出公園融入人群當中。也有幾個人在小聲的交流。岳興、林楓邊散步邊談。林楓剛才的恐懼徹底的煙消雲散了。
岳興:林老師是不是也想學呀。
林楓:我,還沒拿定主意,先來看看。這音樂真好聽。你們的形像都很美。岳老師,您猜猜我剛才想起甚麼了?我想起了王維的《終南山》。你們煉功的情景不由得使我想起「太乙近天都,連山到海隅」的詩句來了。你們一個個的太美了,就像一座座山峰。特別是最後的兩句:「欲投人處宿,隔水問樵夫。」我的歸宿在哪兒呢?現在我就要問問岳老師您了,哪兒是我的歸宿呢。
岳興:你啊,不愧是個才女。甚麼一到你這都是詩。你知道嗎?多少人都在嫉妒你的詩才呢。這樣吧,林老師,這麼大的事情,我也不好給你出主意,我先借你這本書,你先看看書吧,我們的詩人。(從包裏取出本《轉法輪》雙手交給林楓。)
林楓:多少錢?
岳興:如果你想看,我可以送你一本。
林楓:真的?(非常喜愛的)封面這麼好看。這是師父啊,師父多慈祥啊。岳老師,學功得交多少錢呢?
岳興:義務教功,不要錢,不收費。
林楓:真的不收?
岳興:不收。
林楓:現在哪有不收錢的?那音響設備哪來的?場地費電費啥的。
岳興:都是同修義務服務,音響設備是那位同修個人的,聯繫場地出電費甚麼的都是大家搶著做的。你問公園管理人員給交費,人家說早有人交了。
林楓:都活雷鋒了。
岳興:(搖了搖頭):不是一回事。這是修自己的,向內修,是自己發自內心的做好人,要是故意做樣子叫別人看的話那叫顯示心,這種心是要去掉的。
林楓:總得有個手續吧。
岳興:咱們這兒是修心,真正的修自己這顆心,來去自由,沒有組織沒有名冊,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林楓:是嗎?真想不到。那你們這樣做圖個啥呢?
岳興:簡單說吧,就是為了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返本歸真往高層次上修煉。林老師,三言兩語我一下子也說不清楚,還是那句話,你先看書。
林楓:那個高個子年輕人是誰?很帥的。
岳興:他叫高潔,是清華大學高材生,現在是電信服務中心工程師呢。是我們這個點最早煉法輪功的同修。

林楓也在公園裏參加煉功。
林楓在家裏看《轉法輪》。
她不知不覺的讀了出來。「……人在做不好事情的時候,就會損德。怎麼損呢?當這個人罵別人的時候,他覺的佔了便宜,出了氣了。在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強制你失。誰起這個作用?就是宇宙這個特性起這個作用,所以你光想得不行。怎麼辦呢?當他罵別人、欺負別人的時候,他就會把德扔給人家;而對方是屬於委屈的一方,失去的一方,遭受痛苦的一方,所以就給他補償。他這邊罵他,隨著他一罵的時候,就從自己的空間場範圍之內飛走一塊德,落在人家身上。」
林楓(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畫外音):難怪我這麼多災多難的,都是自己不好造成的啊。師父,您說的不就是我嗎?我就是這樣一個人啊……想到這裏,不由的淚水撲撲的往下落。淚水抹去了又落下來。一邊看一邊哭。

林楓:(情不自禁地念出了聲):「有的人做壞事,你告訴他是在做壞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壞事;有些人他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水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因為衡量的標準都發生了變化。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歸真,你要想修煉上來,你就得按照這個標準去做。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
林楓畫外音:這才是我要找的。我覺得我好像是等了多少年了啊!
林楓止不住熱淚滾滾而下。

這些天林楓覺得很輕鬆,從來沒有過的輕鬆。
柯母(又在觀察林楓的臉色。畫外音:這兩天氣色好的多了,不像個有病的人。柯紅這小子滿嘴胡說,說是啥癌……):林楓,你臉色好多了。
林楓:媽,這些天我出去的早些去煉功,晚上有時候也要出去集體學法。家裏的事您可就要多操勞些了。
柯母:這有啥!你去,你做啥都行,媽不干涉。那你幹啥去?
林楓:煉功,法輪功。
柯母:煉功病就能好?
林楓: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是非常顯著的。媽,我走了。
望著林楓的背影,柯母畫外音:精神是精神多了,氣色也越來越好了似的。

林楓騎車上公園去了。
人們整齊的排好了隊。
陣勢比以前更大。
還有許多人旁觀。
又出現了偷拍的,還有攝像的。不遠處還有公安局的警車呢。
林楓趕快放好了車子,站在最後邊的空地上。
煉功的音樂響起了。師父慈悲的聲音響遍公園響徹山川大地。
一片慈悲祥和的景象。

柯紅家。
柯向南、柯母在院子裏一邊打掃塵土一邊說話。
柯母(對柯向南):練練氣功就能把病練好?
柯向南:按照以前的說法這是封建迷信,要批判的。不過現在改革開放了,思想解放了。練去吧,只要娃病好了還不是好事?你說是不?林楓真要好了咱也練去。
柯母:只要練好了病,咱還有啥說的。不過還是要吃藥的,要不到醫院去查一查,看看這個功煉的到底咋個樣。
柯向南:你說的對。柯紅,柯紅。這娃還沒起來。
柯紅(懵懵懂懂的剛起床):啥事嘛。
柯向南:該起床了。今天你領林楓去醫院查一查。
柯紅:我當啥事。(打著哈欠。)
柯向南(對柯母):看咱這兒子,懶的。哪裏比得了人家林楓。
柯母:今天。
柯紅:知道了。

林楓剛剛晨煉回來。
柯紅:林楓,趁今兒星期天,咱們再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林楓:不用了。
柯紅:(畫外音:都癌了,還不檢查。)還是檢查一下大家放心。
林楓:好吧,檢就檢查吧。也好叫你見證一下法輪大法的威力。
柯紅:這就對了,只要你煉好了病,我就高興得不知說啥了。你可是咱家的寶貝兒,爸媽的打心錘錘兒,掙的錢多,名氣又大,吃勁著呢。
林楓:廢話少說,走吧。

在醫院。
大夫:(看完B超顯像檢查報告單)這是上次做的?
柯紅:是上次做的。
大夫(又看完這次的B超顯像檢查報告單):你是吃了啥靈丹妙藥啦?現在好了,全好了。真是奇蹟。
柯紅:膽管,好了?
大夫:好了。你看這,(拿起做B超的單子)都沒了。這兒不寫著嗎?「肝內外膽管未見擴張」。真是奇蹟,沒見過的奇蹟。
柯紅:(先問大夫)真的!?
林楓:啥奇蹟不奇蹟的,本來就沒啥嘛。
大夫:真好了。都正正常常的了。這還敢假?
林楓:你們這是啥意思,我越聽越糊塗。
柯紅:回家我慢慢給你說。
大夫:慢。我想問問你是吃了甚麼藥。
林楓:也沒吃啥藥,你開的那些藥我也沒吃,當時心情不好,想等等心情好了再吃,就煉了法輪功了。就這一個月吧,藥還原放著呢。
大夫:這,法輪功就這麼厲害?
林楓:法輪功不光在祛病健身上有奇特的功效,還有更高的法理,是一般人想像不到的。
大夫:還有啥好處,說出來我也煉。

在家裏。
柯紅:上次我怕你受不了就沒讓你看。現在一切正常了。同一個醫院檢查同一個大夫診斷的。
林楓(瞠目結舌。她慢慢明白了):那你當時為甚麼沒說?
柯紅:革命的需要唄。
林楓立即捧起《轉法輪》看著師父的法像,頓時淚如泉湧。

柯母:(一見他們就迫不及待的):你們來了?咋樣?
柯紅:好了,媽,全好了!
柯母:我不信!
柯紅(拿過單據來。):證據就在這呢,你還不信?
柯向南(聞訊過來,搶過B超顯像檢查報告單):我看看。咱也不懂醫學,咱就看看「超聲診斷」怎麼說。找有沒有不正常的,都正常了,都正常了,娃。(對林楓。)娃,你煉法輪功爸支持。把你們的書拿過來我也看看,咋就這麼神!
柯母(歡天喜地的):法輪功好!法輪功師父好!有空我也去煉。
「我也去!」榮榮也從屋裏奔出來了。
柯紅(和榮榮一起歡呼跳躍):李洪志老師萬歲!

(林楓給媽媽寫信。)
林楓的畫外音:
媽:近好。
告訴您老一個天大的好事──我的病好了。因為我煉了法輪功……
林楓裝好了信。
林楓騎上車子到郵局去。

陳家窪。
辛小娟正蒙著頭睡著呢。
一陣自行車鈴聲。郵遞員來了。
郵遞員:辛小娟家嗎?
辛小娟:……就是。
郵遞員:你的信。
傻蛋接過信來。

傻蛋:林楓的,我也看看我也看看。
辛小娟(忍痛坐了起來):不要鬧了。我念給你聽。
傻蛋:好,我聽。
辛小娟(念):
媽:近好。
告訴您老一個天大的好事──我的病好了。因為我煉了法輪功。
傻蛋:楓兒好了!楓兒好了!
辛小娟(念):媽,我原來得的是膽管癌,我都不知道,柯紅他們瞞著。萬幸的是我煉法輪功這一個月以來,我的病甚麼時候好的都不知道,反正好了。今天去醫院一檢查,甚麼都好了。
傻蛋:都好了都好了!
辛小娟(念):媽,法輪功是佛家的上乘修煉大法,是性命雙修的,按照宇宙真善忍標準修煉。首先要求修煉人必須做一個好人,一個越來越好的人……
(辛小娟激動的哭了。)
傻蛋:你咋又哭了。
辛小娟:咱娃的病好了,高興啊。

辛小娟給林楓寫信:
……孩子,你太幸運了。我也想煉。我的頭痛這好幾年了。一痛起來就炸了一樣的。還有婦科方面的病。我全憑著去痛片過日子。現在我也想煉法輪功……

在教室裏
林楓正在給學生上課,正在讀《夢遊天姥吟留別》:
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
越人語天姥,雲霞明滅或可睹。
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
天台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
(學生們也情不自禁地跟著讀)
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度鏡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謝公宿處今尚在,淥水蕩漾清猿啼……

林楓:大家讀的真好。讀,很重要;把詩讀好是最關鍵的。這麼膾炙人口的詩,讀不好太可惜了。
學生:哪有老師讀的好。老師讀的最好。
學生:老師,聽說您也寫詩,能給我們讀讀您的詩嗎?
林楓:我的詩?不必了。多少大詩人的都讀不過來呢。
女學生:老師,你今年怎麼這麼精神,漂亮得很,有甚麼保養的好方法也告訴我們。
林楓:沒啥方法,就是我煉法輪功了。
學生:法輪功?!這麼神?
林楓:法輪功又叫法輪大法,是佛家的上乘修煉大法。修煉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效果非常顯著,這點我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當然了,特別是人的道德水平會迅速提高,這點大家在我的身上也可以看得出來。我以前經常和人幹仗,現在呢,大家都看的到。我們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對社會對家庭對個人都有說不盡道不完的好處……
(同學們熱烈鼓掌。)

有學生情不自禁地朗讀:

那長長的山坡上
開滿了燦爛的菊花

那清新
那芬芳
至今
仍然
在我的心中綻放……

林楓(示意停下來。):不好不好。太俗了。好詩多的是,大家不要讀這些了。我那時候就是那樣的心情。不要因為我而影響了大家的好心情。

林楓回到娘家。
傻蛋高興得直跳。把林楓這兒逗一逗,那兒弄一弄,小孩一樣。
林楓(對傻蛋十分尊敬和認真):爸,我的病好了。(林楓給爸爸買了一件衣服,還有一大包好吃的東西。)
傻蛋:好,好!(自己打開衣服就穿。)
林楓雙手給媽媽遞上了《轉法輪》
辛小娟,把手洗了擦乾,然後雙手接過了書。
辛小娟翻開了書,看著師父的法像。
大家都非常的高興。
傻蛋的衣服正合適,高興得前後活蹦亂跳的。

辛小娟在家學法、煉功。
傻蛋:嘿嘿,你真好看。
辛小娟幸福地笑了:你也聽吧。不要鬧。
傻蛋:嗨嗨,好聽好聽。
傻蛋看著師父的法像:師父,師父!我也叫師父。(傻蛋坐在凳子上)我聽。我不鬧。

傻蛋特別的精神起來了,衣服也乾淨了,成天笑呵呵的。

河洲城人民醫院門口。
林楓到醫院門口下了自行車。
看車婆在一邊冷眼相看。
林楓:大媽,早啊。
看車婆(很驚奇很狐疑的):你?!
林楓:大媽,我是林楓啊。不認識了?
看車婆(很不自然的)認識認識。咋能不認識呢。
林楓:大媽,那事是我錯了,是我不對。
看車婆(更不自然的):哪裏哪裏,我也不對啊。林老師,我們把娃沒教育好,你可別見怪啊。
林楓:說到見怪,其實我這個當老師的做的不對,確實是我這個老師不稱職,傷害了您兒子。給他們強行賣書就是大錯特錯的。我今天是來道歉來的,給您老賠不是了。
看車婆(不禁落下淚來):不是不是啊。
林楓:大媽,您老真是不容易,我今天特地買了這頂涼帽給您老的,這是我的一點心意。
看車婆(抹著眼淚):我活這麼大歲數誰把我當人過。康兒他爸在的時候,不是打就是罵的。林老師,你實在是太好了。涼帽我就不要了。我就問問林老師,你咋一下變的這麼好了呢?
林楓:大媽,這可就太見外了。給您老的,別客氣。我現在煉法輪功啦。
看車婆:法輪功?知道知道。好多人都在煉,我看到的就是他們都變的精神了,說話和氣有禮貌了。
林楓:是啊。法輪功現在在國外也有許多人在煉呢,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
看車婆:法輪大法。這世上還真的有這麼好的功法?把你變得這麼好了。你看你,這麼好這麼漂亮、精神。
林楓:我們師父教導我們做好人,遇事先考慮別人。
看車婆:你們師父是誰啊?
林楓:我們師父是李洪志大師。
看車婆:李洪志大師。我記住了,我記住了。李洪志大師好,法輪功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