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監獄還劫持著多少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李洪奎,二零零五年被中共非法判刑七年,在大慶監獄被迫害致「腦出血」,在僅剩二十三天就可遠離冤獄之時,在醫院遽然離世。(李洪奎被迫害詳情,請參考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文章《優秀工程師遽然離世 中共相關部門做了甚麼》

李洪奎之死,大慶監獄是罪魁禍首。目前,在大慶監獄仍然被非法關押著眾多法輪功學員,其中很多人被非法判刑十年以上,原因僅僅是因為他們堅持「真善忍」信仰,堅持曝光邪惡的迫害,他們正在遭受著李洪奎所經歷的迫害,甚至更殘酷。

以下是部份仍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的法輪功學員。

遭誣判十八年 政協委員王樹森多次被折磨致昏死

王樹森,男,四十八歲,黑龍江省鶴崗市第八屆政協委員,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被綁架,同年十月被鶴崗市工農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八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一監區迫害。

王樹森於一九六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出生於慶安縣,一九九零年畢業於遼寧阜新礦院本科畢業,同年到鶴崗市興安煤礦技術科工作,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嚴格按著大法「真 善 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待人和善,看淡名利,工作兢兢業業,接觸的人一致好評,一九九八年三月破格提拔為技術科副科長,鶴崗市第八屆政協委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一夥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王樹森進京為法輪功上訪,二十六日在北京信訪辦被綁架至鶴崗市駐京辦事處,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被劫持到鶴崗市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公安局在此期間先後向家屬勒索二千多元錢。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早八點鐘,王樹森被鶴崗市興安區新建派出所所長王國旗騙去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至鶴崗市拘留所、礦區拘留所、第一看守所等處,期間遭受毆打、灌食、押小號、罰站、謾罵、不讓睡覺、強制勞動等迫害。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警察將迫害致奄奄一息的王樹森拉到鶴崗市醫院,扔給家屬就走了。

王樹森回家後,通過學法煉功,身體得以恢復。他回到單位上班,得知自己被撤銷副科長職務及政協委員的資格。在他上班期間騷擾不斷,轄區派出所、礦區派出所、保衛科、區政府、街道辦、「610」等經常上門騷擾、抄家、監視、跟蹤,電話監聽、半夜電話騷擾、三天兩頭找談話。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法輪功學員在鶴崗市工農區有線電視成功插播法輪功真相信息。中共在當晚開始大規模綁架法輪功學員,約五百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看守所都裝滿了。

鶴崗市公安局、興安分局、轄區派出所、礦區派出所、區政府、「610」大批警察闖進王樹森家將他綁架,並於四月二十一日早出動三百多防暴警察封堵各個路口,將王樹森劫持到鶴崗市第二看守所,後又轉到第一看守所。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王樹森遭到連續數日刑訊逼供,雙手吊起、上大掛、木棒、拳腳相加毆打、戴支棍、鎖地環、澆涼水、坐鐵椅子等酷刑,全身被打的青紫、內傷多次吐血、耳膜穿孔、多次昏死過去。時任公安局副局長張春青親自上陣,對王樹森瘋狂叫嘯:這次就整死你、打死白打死。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二零零二年十月,王樹森被鶴崗市工農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八年。同時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張躍明十九年、郭興國(後被迫害致死)十五年、郭中權十四年,而王樹森的妻子李曉峰也被非法判刑兩年,家中只剩下七歲的兒子。

十二月二十八日,王樹森被劫持到哈爾濱第三監獄迫害。在哈監集訓隊,副監區長張久珊(音)、監獄「610」主任陳樹海,指使李治民等犯人,用強制寫「三書」、罰站、強制勞動、不讓睡覺等迫害手段,迫害王樹森等法輪功學員,導致王樹森多次昏死、住院。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王樹森劫持到哈監六大隊迫害,時任大隊長朱文臣、副大隊唐新民等強制王樹森寫「三書」、強制勞動、包夾、不許接觸他人,王樹森被迫害的多次昏倒。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哈爾濱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暴力」「轉化」,導致哈爾濱法輪功學員王大源在二監區被迫害致死,事件被曝光後,國際調查團要來調查,為掩蓋真相,獄方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凌晨將非法關押在哈爾濱監獄的七十八名法輪功學員分別轉移到大慶監獄、牡丹江監獄和泰來監獄。王樹森與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大慶監獄迫害。

王樹森先被關押在五監區,期間一直遭迫害不斷。二零零四年八月開始,他被包夾二十四小時不離左右的監控,不許跟他人說話、不許出監舍、對法輪功學員是沒有人性的迫害,反迫害時遭犯人毆打、灌食、押小號等等迫害手段,經常不讓家屬接見,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王樹森的妻子帶著未成年的兒子到大慶監獄看望王樹森(當時十分監區長楊友龍硬是不讓會見家屬),妻兒苦等了三天含淚而去。

二零零八年五月大慶監獄長王永祥,副監獄長李威龍赤膊上陣對法輪功學員迫害,五監區惡警楊友龍特製兩個專門用來打人木錘,用來毆打法輪功學員,經常拳打腳踢,往身上澆髒水、飲料等,用木板打、錘子刨、半夜三更打醒,指使犯人毆打,勒索錢物強制勞動,逼寫「三書」,逼罵師父等迫害手段,王樹森被多次毆打、遍體鱗傷、昏死過去,多次送進醫院,法輪功學員安醒、劉宏圖、杜德平等都被打變形。

二零零九年十月後,大慶監獄監舍不留人,強制法輪功學員出工,對不配合的就被裝進不到一米的鐵籠子裏,被關押小號。

惡警楊友龍由於賣力迫害,當了二監區副監區長,但上任沒幾天遭惡報得腦梗住進醫院,直到現在都不敢劇烈運動。

遭誣判十二年  楊成山拒妥協屢被惡警暴打

楊成山,男,五十八歲,黑龍江省水利第二工程處職工,二零零七年被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一監區。

楊成山一九五五年七月十九日出生,住址哈爾濱市阿城區河東街8委,一九九七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努力按著 「真善忍」的標準做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一夥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楊成山於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後被北京前門公安分局綁架,兩天後被哈爾濱阿城公安局劫持回阿城第一看守所,一個月後被劫持到萬家勞教所集訓隊迫害,半個月後又被劫持到長林子勞教所三大隊,他拒絕寫放棄修煉的「三書」,遭受了各種殘酷折磨,包括每天早晨四點鐘就開始被罰蹲,一直蹲到夜間十二點鐘。殘酷的環境中,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長了疥瘡。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下午,楊成山、杜秀琴在家中被阿城區河東街派出所警察綁架,劫持到阿城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杜秀琴被劫持到萬家勞教所迫害。楊成山在非法關押七個半月後,被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被劫持到哈爾濱呼蘭監獄集訓隊迫害。五月三十一日,楊成山被劫持到大慶監獄一監區迫害,在呼蘭監獄集訓隊,楊成山拒寫「轉化書」,腿被惡警指使的犯人打瘸。在大慶監獄,楊成山不配合惡警,遭的迫害數不勝數。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晚,因為楊成山不參與報數,遭防暴隊獄警徐慶的毒打,拳打腳踢後造成楊成山眼睛長時間看不見(失明)的傷殘,胸部疼了好長時間。

二零零八年至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期間的一年多的時候間裏,經常遭受政治處主任李威龍等惡警的打罵,因不穿囚服,李威龍不給吃飯。

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楊成山拒絕做奴工,遭受監區長霍偉東,獄警姬永剛和罪犯程海亮(外號大黑熊)還有三、四個犯人一起,暴力將他塞進長、寬、高不到一米的鐵籠子裏,將楊成山的脖子窩傷,險些造成癱瘓,頭歪了近一年。六月二日,楊成山遭副監區長余長江暴踢暴打。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省「610」來大慶監獄檢查迫害情況,大慶監獄印製了誣蔑、誹謗大法的二十條,讓楊成山跟「610」的人說,楊成山不配合,監區長霍偉東、副監區長余長江、分監區長郝志海、獄警李金浩、尤立柱五人把楊成山叫到獄警室,拉上窗簾,郝志海找來一根木方,余長江等人把楊成山身上所穿的衣服全部扒光,赤身裸體,打倒在地,同時對楊成山的臉部、身上拳腳相加一頓暴力,霍偉東親自動手用木方一頓暴打,當時打的鼻口流血,牙齒鬆動,不長時間就掉了一顆牙。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下午,余長江把楊成山叫到獄警室,逼楊成山按照罪犯的規矩報告進屋,楊成山說:「我不是犯人,我不報告。」 余長江氣急敗壞,起來拿下掛在牆上的警用皮帶瘋狂抽打楊成山,又用警棍猛力毆打楊成山的頭部,將楊成山打倒在地,又用皮鞋猛踢他的兩肋,致使楊成山的頭部傷痛半個多月,呼吸困難兩側肋骨疼痛了一個多月。

遭誣判七年 電腦公司老闆趙玉安遭強行注射藥物

趙玉安,男,現年四十七歲,經營個體公司,於二零一一年被綁架,後被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四監區。

趙玉安一九六四年二月二日出生,住址哈爾濱市阿城區河東街八委九組,在阿城區民權大街經營(電腦公司、禮儀公司)。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多年久治不癒的肝病、肺病沒了,暴躁脾氣改了,家庭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一夥利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趙玉安於二零零零年一月去北京上訪,被綁架非法關押在天安門派出所,後被駐在北京的(黑龍江、哈爾濱、阿城等)截訪人員將身上的現金等物品搶劫一空,被阿城警察劫持回阿城,非法押送阿城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個月後,向家屬勒索二千元錢放回。七月份被阿城公安局騙去,非法關押在阿城一看守所五個多月,向家屬勒索一千元錢放回。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至十四日,法輪功學員成功的利用電視廣播向當地觀眾連續不斷滾動播放法輪功的真相。引起當地中共惡徒的驚恐,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十四日晚,趙玉安在家中被阿城公安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七月被阿城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哈爾濱新建監獄集訓隊,期間左肋骨被惡警指使的犯人打致骨折。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趙玉安被劫持到大慶監獄七監區,後一年轉到六監區迫害,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出獄。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趙玉安在回家的路上,被阿城區國保大隊楊自橫等人綁架,非法關押阿城第一看守所,他經營的電腦公司、婚慶公司被搶劫,財物損失二十多萬餘元,公司被迫停業。二零一二年五月,趙玉安被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上訴哈市中法被非法駁回,七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哈市呼蘭監獄集訓隊迫害,十月十八日劫持到大慶監獄四監區。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在非法關押中,趙玉安在阿城區第一看守所遭強行注射藥物、抽血、毆打;在呼蘭監獄集訓隊遭暴力逼寫「五書」、暴打、逼做奴工;在大慶監獄,因為拒絕在所謂「四書」上簽字,被惡徒鋼筆尖扎手,強行按手印。

兩遭誣判共八年 電視台主持人趙喜東被逼做奴工

趙喜東,男,五十一歲,先後於二零零六年、二零一二年兩次被非法判刑四次,共八年,均被劫持到大慶監獄,現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四監區。

趙喜東一九六二年八月二十七日出生,黑龍江省佳木斯人,住址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林街16號。一九八四年畢業於解放軍南京外國語學院(現為國際關係學院)俄語系,一九九三年作為特殊人才,從軍隊考入黑龍江電視台俄語編譯中心主持對外俄語節目《你好,俄羅斯》。

趙喜東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著 「真 善 忍」的標準做人,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身心就發生了巨大變化,三個月就戒掉了多年酗酒的惡習,瀕於破裂的家庭變的和睦如初,對家庭有了責任感。看淡了名利,工作兢兢業業,不貪不佔,秉持作為記者正義,講真話的職業操守,事業如日中天,他集主持、策劃、採訪編輯、攝像、翻譯於一身,是少有的綜合型人才,也是中國省級電視台俄語節目第一位男節目主持人,在中國電視史上佔有一席之地。一九九九年五月,趙喜東在山東台主辦的,由全國十八家電視台參加的易地採訪中他所拍攝的紀錄片《甲午故地──劉公島》榮獲三等獎,並在山東電視台和央視《華夏採風》中播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趙喜東被電視台停止了工作,並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先後將其四次劫持到尚志市的大山裏軟禁起來,少則十幾天,多則一個月。二零零零年,趙喜東被下放到下屬一家小單位當臨時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趙喜東去北京上訪無門,到天安門廣場打「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天安門廣場的惡警綁架到西城看守所,因為不報姓名被惡警用兩個高壓電棍同時電擊眼睛、嘴唇、脖子、面部敏感部位等。幾天後,趙喜東被電視台、公安局派出所的來人劫持到哈爾濱看守所迫害,經過一個多月後公安局已開票放人,但是電視台不讓放人,繼續非法關押迫害五個多月後,又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電視台並拿出五千元錢作為趙喜東一人在洗腦班一個月的迫害經費。在以後的幾年裏,電視台每到所謂敏感日,都要到原本在二零零一年初就把趙喜東以煉功為理由,從電視台除名的家中騷擾。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哈平路派出所以傳喚為藉口,綁架了趙喜東,並搶劫了家中的電腦主機和家用攝像機,當晚關進動力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可是七、八個月後,又突然被非法起訴、非法判刑四年。趙喜東上訴到哈爾濱中法被駁回維持原判。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呼蘭監獄集訓隊迫害。

在集訓隊裏,一米半寬的床睡七個人,蝨子成窩,兩肩膀、胳膊被蝨子咬的刺癢紅腫,強迫做苦工,沒有休息日,完不成定額就遭罪犯頭的毒打,帶的行李物品都被扣下。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趙喜東被劫持到大慶監獄四監區迫害至今。

冤獄五年 董曉東遭暴打、挨餓、摧殘性灌食

董曉東,男,四十七歲,出租車司機,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被綁架,後被五常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董曉東五年冤獄應已到期,目前他仍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七監區。

董曉東,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八日出生,家住址黑龍江省五常市五常鎮群力街。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他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以前患有肩周炎、關節炎、鼻竇炎、神經衰弱等疾病都得到康復,喝酒、抽煙、賭博、佔便宜、說髒話等不良惡習全部去掉了,他按著法中「真 善 忍」的標準、要求、修煉自己。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晚,董曉東在五常市大十街南酒廠附近噴寫法輪功真相標語時,被警察綁架到五常國保大隊的樓上,一副局長領頭,五、六個人對董曉東刑訊逼供,先是拳腳暴力相加,後對雙臂膀進行上下掰撅,他雙手背銬,手銬陷入肉裏,血肉模糊,至今還留有傷疤。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當晚,惡警從董曉東的手機上獲得資料,以欺騙說董曉東出車禍的方式,先後綁架了多位法輪功學員。第二天凌晨兩點多鐘,董曉東被劫持到五常看守所,獄警指使幾個犯人按住他,強行抽血。五個多月後,五常法院對董曉東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董曉東被劫持到呼蘭監獄集訓隊迫害。董曉東拒絕寫所謂「轉化書」,惡警指使犯人頭鄭太平等對他拳打腳踢,逼他罰站、不讓睡覺,吃飯時經常只給一個饅頭,菜、水都不給,後來他絕食抗議迫害,被拉到醫院,遭暴力灌食,惡徒把兩根管強行插到他鼻口裏,使勁往下捅,連灌兩天。董曉東被迫害的呈半昏迷狀態。其他法輪功學員找獄警講真相,獄警害怕出人命承擔責任,不再逼董曉東寫「轉化書」。董曉東也停止了絕食。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董曉東被劫持到大慶監獄七監區迫害,期間由於不配合邪惡的迫害,遭受獄警張士傑用警棍的暴打,由於拒絕不穿囚服,一年多不讓到食堂吃飯、不給飯吃。依靠能去監獄內小超市的人給幫助買箱方便麵,每天兩袋泡麵來充飢,就這樣過了一年多。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一零年遭受獄警張椿生毒打,並打倒在地,將身上穿的衣服撕破,毀壞大法書籍。遭大慶監獄主抓洗腦改造獄長李維龍,獄政科長朱文武的暴打,眼部、臉部打的青紫,嘴角流血。至今董曉東仍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七監區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