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求名之心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修去名利心中,實修過程中,遇到的心性關除了不接觸名利之外,也有在名利之中怎麼把握好自己的考驗。

個人理解,在為私為我的基點上,善的正的生命也容易形成執著自我認識,證實自我。運用自己的優勢和長處都是在展現自我的個性特點。而往往沒有把師父和法放在第一位上。有意無意的容易起到亂法作用。

最近明慧編輯部談到《演講亂法》的情況,我個人也看到一些普遍現象。就是可能一些相識在一起的同修,也是不同天體一起結緣下來的,總有數量不同的一些同修形成一個小集體。而形成這樣的小集體後,總有個能說會道、能言善辯的帶頭,畢竟帶頭的一般組織能力強一些的。當有同修看到帶頭的同修言行不在法上時,同修指出其問題,結果刺激到帶頭人的人心,一下子別人說的他面子掛不住了。一旦其心性遇到問題,做不到第一念真正向內找時,其人心就會佔上風。不自覺的利用同修對他的信任,煽動同修,搬來各路救兵,來針對打擊同修,搞起人中排除異己那一套來了。把同修的資源當成自己「私人財產」,當成在學員中出名、爭個人名聲、爭勢力的「奮鬥」所用的工具了。陷入表面做事做成績中,而不修自己。

於是矛盾中各種認識的同修紛紛來說兩句,一百個人有一百種自我境界認識。輪番來辯。因為越說越複雜紛亂,分不出誰對誰錯時,卻忘記了最根本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誰從頭到尾都是按師父交代的標準思考和行事的,那就是好人;誰打著怎麼冠冕堂皇的幌子搞鬥爭那一套,他就是壞人。而許多人卻總是陷入矛盾之中,用自己所在境界的那些認識和自我所了解的片面情況,而不是用師父的法,來對照自己、衡量對錯。

更多的同修都是不做聲的,出於自保,怕沾到矛盾火星。即使出面說幾句,也是要雙方都少說兩句,好像矛盾雙方不做聲了,問題和矛盾就解決了一樣。我分析這樣的同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甚麼遇到矛盾,不用真善忍的法來衡量和圓容,而是用矛盾雙方都不做聲了為解決矛盾的辦法。

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個人理解舊勢力強行用自己境界認識的法理來正宇宙一樣。它們執著自己要幹的,利用師父來完成它們執著的事,而不是全盤聽從師父的指揮和安排。師父說:「而舊勢力,我告訴大家,它們都是每一個層次上最突出的生命」[2],「參與迫害正法這件事情的,只有舊勢力的那一部份,它在不同層次佔生命的百分之二十,其他的更多的生命是不參與的,不參與的他們倒都是在觀察、在看著這一切。」[3]那麼我們人中修煉者中也有這樣的對應體現。在修煉者中小有名氣,執著的證實自我,而不是把師父和法的標準和需要放在首要位置。

真的許多方面都需要真正的去實修,那些許多空想的境界說起來往往都是些冠冕堂皇的幌子。行不行的通都是問題。不實修的被各種所謂高深理論帶著邪悟都是非常容易的。一旦自己修煉的路沒有走正,付出的一切努力搞不好成了幹壞事的。

越是在學員中有一定名聲和影響力的,越是時刻警惕自己在法中的作為,一思一念的來源,自己先用法衡量一下。師父講過「顯示心加上歡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4]求名之心更是魔障。希望我們都時刻保持清醒和理智。

個人一點認識,不對的請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論〉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