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背後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綜合報導)近期在整理河南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時,發現多起惡警為掩蓋罪行,將被打死的法輪功學員拉到醫院進行「搶救」的醜劇。請看以下案例。

一、孫士梅的遺體被背到醫院打一針

二零零三年,「610」惡首羅幹到河南督促迫害,在河南掀起所謂的「春雷行動」。在這場血雨腥風中,河南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虐殺,河南項城市孫士梅就是遇難者之一。

孫士梅,女,四十多歲,為法輪功上訪講真相,被非法勞教,關押在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二日,孫士梅被勞教所以酷刑「約束衣」吊了一天一夜,五月二十三日被解下時,全身早已冰涼。勞教所為了掩人耳目,命令吸毒犯馮燕萍、付金玉將孫士梅的遺體背至附近醫院打了一針,隨後謊稱「突發病亡」。孫士梅家人看到孫士梅的遺體遍體是傷,不願意立即火化。然而,遺體在太平間放了幾天後,被警察強行火化滅跡。

約束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百種酷刑之一。據稱約束衣原本是專門用於精神病人的,越動越緊。此衣由細帆布製作,從前身套進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25公分,衣袖上有帶。一用此刑者,雙臂立即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被活活痛死。

這種酷刑,首先在河南第三勞教所(也稱許昌勞教所)開始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目的是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即所謂的接受「轉化」)。惡警將此衣給法輪功學員穿上,將受刑者的手臂拉至後背雙臂交叉綁住,然後再將雙臂過肩拉至胸前,再綁住雙腿,騰空吊在鐵窗上,耳朵裏塞上耳機不停地播放誣蔑法輪功之詞,嘴裏再用布塞住。

惡徒曲雙才調任河南十八里河勞教所所長後,將此酷刑引進到該勞教所。

2003年,中共「610」首惡羅幹以視察非典為名到河南督促迫害,要求「轉化率」達到98%-99%,並許諾兩個「死亡名額」。結果十天內,河南十八里河勞教所將女法輪功學員孫士梅虐殺,將韋桂榮折磨成雙臂殘廢。

據透露,三大隊安排吸毒犯馮燕萍、付金玉動手給法輪功學員穿「約束衣」。六月十四日,河南省勞教局局長劉某某親口表揚了這兩名殺人兇手,表示解教表一到他立即批准。此二凶犯於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提前兩個月「解教」。釋放前,三大隊隊長賈美麗則要挾二犯不許向任何人透露此謀殺事件,否則其家人難逃劫難。

二、李健死後兩小時被送醫「搶救」

李鍵,三十四歲,殘疾人,駐馬店市正陽縣律師,住駐馬店市正陽縣檢察院家屬區。二零零零年李鍵被綁架,二零零一年四月底被劫持到許昌勞教所非法勞教。

非法勞教期間,李健多次遭受各種折磨:繩刑、強制「洗腦」、超強度苦役、不讓睡覺……在精神和身體的雙重壓力下,由於過於疲勞,吃飯時李健嘴裏噙著飯都睡著了。

繩刑這種酷刑也非常殘忍。受刑時,法輪功學員被強行扒去棉襖,彎腰低頭,腿呈半蹲姿勢,手臂被繩子勒緊背到後面,無限度地向上達到極限,手臂勒緊的痛苦如刀割一般,兩邊有人不時地抬動手臂,意在折磨,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用繩子將脖頸和腳踝拴在一起,頭抬不起來,手臂被勒得呈黑色。

惡警迫害李健時,還離間、欺騙李健的家人,利用家人迫害李健。李健的父親曾是正陽縣法院(或檢察院)院長,在探望李健的時候,中了惡警的離間計,一時大怒,要對兒子大打出手,惡警則假意攔架。惡警還叫李健的妻子週五週六晚上去許昌勞教所,以談話為由「熬」李健,不讓他睡覺,一熬就是凌晨一、兩點。而天不亮,又逼迫李健去做奴工,還絲毫不能比別人幹的少。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李健在高壓迫害下違心妥協放棄修煉。二零零二年三月醒悟後,聲明「轉化」作廢,從新堅定修煉。為此三大隊大隊長譚軍民加劇折磨迫害李健。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一點多,他呼吸急促,最後在凌晨三點死亡。他死後兩小時,惡警譚軍民將李健的遺體拉到醫院進行「搶救」,裝模作樣地做人工呼吸、打強心針,造假掩蓋事實。勞教所假所謂法律程序,讓許昌市檢察院出面稱是正常死亡,把李鍵家屬打發走。

李鍵入獄前非常健康,無任何疾病。而在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和長時間、超負荷勞役,李鍵臨死前曾要求:哪怕不讓他吃飯,只要讓他休息五分鐘就行。惡警也不給。李鍵就這樣被活活整死了。

三、趙廷雲半夜離世 早晨遺體被拉去醫院「治療」

趙廷雲,女,五十四歲,原新鄉市客車廠職工,住新鄉市客車廠家屬院,一九九八年元月開始修煉大法。自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趙廷雲曾數次被非法關押迫害。二零零六年一月六日,趙廷雲被蹲坑的惡警綁架,她絕食抗議迫害,遭到野蠻灌食迫害,九天後被迫害致死。

十五日晚九點左右,新鄉市監管支隊隊長許強在拘留所哄騙趙廷雲的丈夫在屍檢報告簽了字。即使這樣,惡警仍然無法解釋清楚屍檢結果和遺體上的外傷。

據在拘留所被關押人員透露,一月十四日下午,趙廷雲遭刑訊逼供後被兩警察從外面架回監室,當時她已不能行走。當夜一、兩點鐘時,同監室的刑事犯發現她的身體已經冰涼,不知啥時候早已死亡,於是大聲呼叫:死人啦!可拘留所警察毫無動靜,直到十五日早上五、六點鐘,警察才把遺體拉到中心醫院。據悉,醫生一看,生氣地說:人死多長時間了,還給我們往這送?

接著趙廷雲遺體被拉到新鄉醫學院三附院。十六日解剖遺體。家人看見趙廷雲面部表情極其痛苦,脖子扭曲,面脫像。家人給她伸展脖子,理順頭髮時發現:脖子有一約4~5寸長的紅印,左耳上方有一寸多長的傷口,肉往外翻;腦後有腫塊,呈橫條狀。

四、賈俊喜遺體已僵硬 被惡警拉去醫院「搶救」

賈俊喜,男 ,五十八歲,扶溝縣大新鄉前小莊行政村村民。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八日在講法輪功真相時被警察綁架,八月二十八日曾被單獨關入扶溝縣看守所小號迫害,惡警指揮四名犯人用警棍毒打他。據悉當時聽到警鈴大作,此後二十四小時房門緊閉。賈俊喜在這期間被活活打死。

八月三十日,惡人為掩人耳目,把賈俊喜僵硬了的遺體拉到縣醫院。醫生說:你們把死人送這來幹啥?因此不讓進病房。惡警只好遺體放在醫院走廊裏。

八月三十日下午六點左右,賈俊喜的家屬接到扶溝縣公安局死亡通知,和鄉親們趕到醫院,只見賈俊喜遺體面目皆非,牙關禁閉、雙眼,一手緊握一腿半曲。鄉親們質問:為啥這樣慘?咋死的?惡警說:突發性心臟病。家屬要求驗屍鑑定,惡警說:隨你們家的便,告到北京也沒用。

不法警察不顧賈俊喜家人反對,當夜將屍體火化。賈俊喜老伴捧著骨灰盒說:出去好好的一個人,回來只落了一把灰了啊!

據同監難友披露,賈俊喜被提審前沒有病症,說話清晰,被提走後,再也沒有回監號。

五、惡警將張準麗打死後從四樓扔下 再送醫「搶救」

張準麗,女 ,五十五歲,河南陝縣人。陝縣國保大隊二零零六年元月八日突然對該縣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抄家、綁架;元月十三日早晨,惡警們又突然闖進大法弟子張準麗的家中非法抄家,在家中搶劫走一些大法書籍和經文,還有家中孩子們的電腦,然後強行把張準麗綁架到了陝縣國保大樓四樓,接著就對張準麗進行刑訊逼供,追問大法書籍和經文的來源。張準麗堅決抵制不法人員的無理要求,惡警們為達到目的竟將張準麗毒打致死。

此後,惡警們怕承擔責任,將張準麗的遺體從四樓扔下,製造張準麗跳樓自殺的假相,然後將遺體拉到陝縣二院進行所謂「搶救」。

人在做,天在看。無論中共打手如何的掩蓋罪惡,最後都逃脫不了嚴厲的天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