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而修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太長時間沒寫交流文章了,我的筆已經鏽跡斑斑,今天母親從外邊講真相回來的經歷讓我又拿起了筆。

母親講述著她們被一夥中國遊客謾罵的經歷,情緒有些激動,我毫不留情的給她指出她動了心,她說她沒有,只是為他們感到惋惜,而我又講出了一些大道理。母親無語的去煉功了。在幾分鐘之內,我突然間看到自己是如此的自私,同修遭遇挫折不是和同修一起分擔,而是一個高高在上的旁觀者,從修煉以來,沒有多少文化的母親一直對我俯首帖耳,而她做甚麼我都會百般阻攔,她要加入天國樂團,我覺得她影響樂團形像就極力阻止,而在我過生死關時,她不眠不休為我發正念,她照出了我自私虛偽的一面,最近的種種經歷也讓我反思我為何而修。

修煉十幾年了,從來沒有大的身體的消業,四月份,突然懷孕,我和老公極少有夫妻生活,孩子來的讓我不知所措,但有了這個孩子我覺得整個人被巨大的黑色霧霾所包圍,我一直希望能夠善解它,但身體的痛苦難以想像。期間不顧母親阻攔,我忍受不住去了一次急診室,第一次做母親的我希望借助常人的力量保住這個孩子,即使我深知它是來要債的,那種情讓我六神無主。

躺在急診室的床上,看著天花板,頭腦中一個聲音在問我:你在幹甚麼,為甚麼讓我受此屈辱?我知道那是我明白的一面,我腦中一片空白,只是喊著: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我。肉眼都能看見一個藍色的身影懸在半空,我眼淚不住的流。出了急診室,我明白了這是舊勢力對我的考試,對師父到底信還是不信。我對老公說,如果我自己身體消業,我能忍受,但一到了孩子身上,我甚至對師父說,我寧願以我的命來換這個孩子的命,即使它是魔來的。

在我最痛苦的時候,老公不在身邊,只有母親徹夜為我發正念,鼓勵我,給我讀法。我那時在想甚麼是同修,那就是正念加持,一體同心。我知道已經熬了母親幾夜了,為了讓她休息,我深夜自己獨自在地上翻滾,只喊著師父,但總有衝動想拿起電話打911, 我知道這就像打仗一樣,我對自己說十幾年修煉的艱辛,這就是一個考驗,我不能讓修煉功虧一簣,但在極大痛苦中,那種正念真是很難保持,我想到了死也許更舒服一些。

我知道只有同修能幫我,我給同修打電話,我說我受不了了,我想去醫院,她說,不行,你要相信師父。她讓一些同修開始為我發正念,我心裏有了巨大的安慰,就像在無邊黑暗的海洋中,被溫暖的光亮托浮著。

在過去了這一關後,一個開天目的同修在自己層次所見,師父幫我拿去了業障,不需要我來承受了。在我過關中,因為業力牽制,自己的功難以滅魔,全靠同修的功斬妖除魔,我的心一過關,放下生死,一切都煙消雲散了。我在感謝同修時,她說:你的關也是我們的關,在其中的同修都有過關的分數,你雖然過去了,但分數還不是很高,我們找找自己的執著,讓這件壞事徹底變成好事。

這一關也讓我深思為何而修,修煉是如此的嚴肅,真不是說說就行的,而我一貫我行我素,沒有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光在前世,在今世修煉中也明知故犯的造下許多業力。

在紐約法會聽完師父講法後,我在深夜中感到自己來到了另外空間,看到天上的白雲都在忙忙碌碌,中共的大廈被白雲上的天網覆蓋,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白雲正在天上架橋,天上的橋還有一段距離才能和地上的橋相接。我被龐大的陣勢震撼,竟賴在雲上想讓祥雲帶我到天上玩玩,雲說我們都忙死了,沒有時間帶你,我說我是大法弟子,為甚麼不行?我就賭氣一鬆手,心想反正你們不敢讓我摔死。一朵雲無奈放下手中的活,接住了我,我抱住這朵雲愛不釋手,他真可愛,大大的眼睛,還長著鬍鬚,竟是雲中的長者,我去揪他的鬍子,他飛走了,說大法弟子怎麼這麼任性而為。

我知道這就是師父在點化我,自己的一大執著就是執著自己的高興,不願守戒律。例如為了招待客人,我買過活螃蟹,雖然不是自己所殺但也是因我而死,我想在水箱裏反正是死,還不如死在我手上,但它們死後巨大的怨恨根本就不容你跟它們講理,就是要你的命,如果不是師父出面加上同修,我死了幾次都不知道了。神韻賣票考試我也不願參加,賣出票後還沾沾自喜,考甚麼試,我賣的也很好,但鼻涕眼淚的馬上就來了,夢中有人說她沒經過這一關,不能賣票,我說有甚麼了不起,不賣就不賣。看不上的同修不願搭理,總希望同修按我的意思做,唉太多太多了。

我知道作為一個在常人中的修煉者肯定會有這樣那樣的執著,但大的戒律犯下就是要命的,真不是玩笑,欠甚麼還甚麼,非常嚴肅。明白了這一點後,我開始真正的甚麼都找找自己,特別是天國樂團,每當我有漏,師父就點化我,在夢中,我不是忘了帶鼓槌就是跟不上隊伍。在遊行中我們巨大的氣勢讓常人不敢對我們懈怠,開始思考我們,想要聽聽真相,這種正面證實大法的方式,和其它講真相的方式互為補充,我作為其中一員,更加認識了其中的嚴肅性。

修煉方方面面都不能馬虎,只要我們按照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我們就像罩在金剛罩中,誰也不敢動我們,但我們一旦出了金剛罩,舊勢力和巨大的業力就蜂擁而至,這時候只有師父能救得了我們,同修能幫助我們,同修對我說,同修們之間也是複雜的緣份網,她和我生生世世都是好友,而有的同修根本就不是一個天體體系的,所以思維完全不同,但在另外空間都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有的同修,我都不認識,只要告訴她我的名字,告訴這個同修有難,他們就不眠不休為我發正念除魔,何以用感激二字可以形容。

本來不想再寫交流文章了,因為怕招來魔的干擾和勾起自己的顯示心,但我審視了自己的心,我只想同修從我的經歷中能得到啟示,我這一難就變成了大家的好事,一個嚴格遵循真善忍的修煉者,在常人工作中,在大法項目中,都可以救人,如果我們一體同心,無論同修發生甚麼,就像我的母親對我一樣,正念支持,那就沒有過不了的關了,邪惡怎敢露頭,怎敢公然謾罵我們。我聽到了就是我的事,我發正念除魔,不讓它們下次再逞兇,為第一線講真相的同修的慈悲而落淚,而起敬!

一點感想,如有不足請慈悲指出。多謝,我們一定會共同精進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