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解到更多善解的內涵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很長時間以來,我都有一個狀態,就是經常覺得身體疲勞或者這裏那裏酸痛不舒服的,而且每隔幾天就會覺得有東西糊在頭上,讓我學法時很睏,很難受。我都以為是思想業或邪惡生命的干擾,所以經常每天拿出來至少一個小時甚至更長的時間來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清理完之後當時覺得很好,身體很輕鬆,但過後還是老樣子。我很困惑,不知道自己到底誤在哪裏?直到昨天和我的小外甥女(剛得法一年多的大法小弟子)一起善解時,我才明白了我的癥結所在。

昨天我和小同修一起發正念,因為在發正念前,我的狀態是頭上感覺壓著好多東西,很睏,身體很不舒服。我就結印清理我的空間場,而小同修在和生命體善解。我正發正念時,突然聽到小同修哭了。我就停止發正念問她為甚麼哭了,她告訴我她背師父關於善解的法時,她的慈悲心出來了,她希望所有的生命都能得救,她為那些生命而哭。她還告訴我,她看到(因為她的天目是開著的,我是關著修的,以下敘述的都是小同修天目看到和聽到的)有很多的生命善解了,那些善解的生命都在歡呼,而且其中一個代表還拿著一張蓋著章的紙給她看,意思好像這是善解的證明。

當時小同修對生命的慈悲感染了我,我的慈悲心也出來了,當時我也流淚了。我們就一起背師父善解的法,一起善解她和我所負責的宇宙天體範圍的眾生。結果小同修看到我們家裏滿屋子都是善解的生命,所有的生命都在又跳又叫的歡呼。

小同修在得法以來她的整個頭上總是壓著很多東西,包括耳朵也被甚麼東西堵著,以致聽師父講法時她總說法打不進她腦子裏,兩個耳朵總有東西在擋著。甚至學法發正念都受到嚴重干擾。有時學法都很困難,學法時經常犯睏,讀法也是很慢很費勁。我一直認為是思想業或者是那些邪惡生命對她的干擾,所以一直讓她發正念清除,也幫她發正念清除,但效果都不太好。她還是被干擾的很厲害。
而我們這次善解完之後,她告訴我在她頭上糊著的生命都走了,她覺得非常舒服,頭腦特別清醒。而且這批生命走了之後,馬上又來了一批,表現在這個空間就是又有東西糊在她頭上的某個部位,讓她很難受(可能是生生世世和她有過恩恩怨怨的生命)。我們就又和這些生命善解。首先是跟這些生命講真相,然後再給他們背師父善解的法。在講真相過程中,有的生命不知道大法是甚麼,還有的不斷的問甚麼是善解及其他們不明白的問題。我們都給他們做了回答。也有開始時一直在咒罵或捂著耳朵不聽真相的,經過我們耐心的講真相。他們都選擇了善解。選擇了善解的這些生命有很多都是哭著一直和我們說謝謝。還有的生命說:「主啊,你不要發正念,直接善解吧。」所有選擇了善解的生命都在熱烈的歡呼,導致小同修的頭上被震動的像要爆炸一樣,很難受。這樣不斷的走了一批又來了一批,在幾個小時的時間裏我們都在不停的和小同修有過恩怨的生命善解。直到半夜十二點發正念時。

第二天,小同修在起床之後,昨天那些被善解的生命還在謝小同修。在小同修刷牙時,有一些還沒明白真相沒有被善解的生命不停的在咒罵(可能和小同修有過恩恩怨怨),小同修和他們說,你們先別罵了,等我忙完了,我再和你們善解。很有意思的是,那些已被善解的生命問小同修他們可不可以告訴那些不明真相的生命甚麼是善解,救他們。我們告訴他們可以,這樣你們也是在做好事。這樣那些被善解的生命就去給不明真相的生命講為甚麼要善解,結果那些之前不明真相的生命都選擇了善解。

讓我感動的是,當我們善解一批生命時,這批生命告訴小同修他們就是要殺了他,帶著的怨恨很大。剛開始講真相時,很多生命都捂著耳朵不聽。而小同修體內那些已同化大法的生命為了保護自己的主,就和那些不想選擇善解的生命發生了混戰。我和小弟子就讓他們都停下來聽我們講。我就給他們講真相,當時我是帶著真的要救度他們的慈悲心,給他們講真相,結果很多生命都哭了,而且都跪在地上磕頭不止,他們告訴小同修,他們已經知道了他們曾經是誰,感謝主對他們的救度。就這樣又善解了很多生命。在善解的過程中被善解的生命都排著隊在往外走,不知道有多少,真是無量無計的生命都得到了救度。這些生命還告訴小同修一定要好好學法,他們都等著主帶他們回家。

這次善解後小同修的智慧被偉大的師父又打開了好多,她幾乎可以和周圍所有的生命體溝通。在我和她吃早飯時,她吃的米飯先是哭著求她不要吃掉他們,我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弟子吃了他們是在救度他們,剛開始他們還是不明白真相,都在那裏暴跳如雷的生氣,後來我又進一步講真相,他們明白了,高興的告訴小同修快點吃掉他們。過程中小同修問我,我們用的這些碗筷等是不是會成為我們的法器,我就用我個人的理解大概說了一下師父有關的這方面的講法,然後就聽到其中的一個碗說:「我也要做法器。」真是甚麼都是生命啊。晚上小同修吃櫻桃時,我姐姐說櫻桃核種下去可以長出樹來,我說可能長不出來吧。這時小同修剛吃完的櫻桃核說,我可以長出來的,並且感謝小同修救了他。在小同修離開我家要回自己家時,我們家的很多生命體都哭了,和小同修說不讓她走。在我送她去車站時,路上的花草樹木都在和小同修打招呼,有的還哭了。在等車時,我和小同修聊天,我們旁邊的電線桿一直在和小同修說再見。

通過這次經歷,我才知道我之前對善解的認識真的是太膚淺了。慈悲的力量真是太偉大了。我之前一直認為的身體被干擾,原來都是生命求救的信號,所有的生命都在等著大法弟子救。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度眾生,我們應該和一切生命善解(那些迫害大法、敗壞眾生的生命除外),包括在下走過程中層層生命的恩恩怨怨及生生世世輪迴轉生中的恩怨都應該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去善解。而且我們不只要對世人講真相,對所有要救度的眾生都要講真相。眾生明白了真相才能真正的被大法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