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晚期的小叔子得救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丈夫的堂弟被檢查出肝癌晚期,醫生說90%的肝都已壞死,只能活一到兩個月,醫院都不給治了。我和丈夫得到消息後非常難過,他的父母得知後都病倒了,全家被悲痛和絕望籠罩著。在這種情況下,我和丈夫同修商量決定讓他煉法輪功,因為我們知道,只要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師父一定會管他的,這也是唯一的出路。

小叔子三月九日剛檢查回來,在我家廠裏工作的同修就送給了他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叔子仔細的將護身符裝進衣兜裏。晚上我和丈夫把他送回老家,把我們的想法告訴了二爹二娘(小叔子的父母),他倆以前對大法不理解,通過講真相,明白一些,也不是太相信大法有那麼神奇的祛病健身的效果,但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同意了讓小叔子試試看。

當晚我們回到自己家,我睡覺時做了兩個夢:一個是夢到小叔子在我家的小臥室睡覺,疼的睡不著覺,師父來了,從他的身體裏抽出像頭髮絲一樣的東西後,他睡著了。第二個夢是我家的廚房裏有許多舊碗和新碗都碎了。第二天早上吃飯時候,我和家人說我做的夢,丈夫說可能他堂弟會康復,碗碎就是「萬歲」,師父已經開始管他了並給他清理身體了,這是師父對我們的鼓勵,我倆信心倍增。

從此,我倆白天上班,晚上開車到五十里外的老家輔導小叔子煉功學法,我和丈夫在幫助小叔子的過程中也提高很大,晚上下班回家趕緊給孩子做好飯,我倆有時急匆匆的吃點,有時不吃,為了多擠點時間煉功學法,我倆晚上10點半後回家再吃。

小叔子剛開始煉功時,並不積極,我倆回去他就煉,不回去他就不煉,這樣也給我倆帶來很大的難度,因我小叔子聽力有障礙,漢語拼音都認識,但是漢字認識的不多,這對他學法有很大的阻礙。我倆先讓他自己讀,我們聽著,把不認識的字給他寫在紙上,注上拼音,讓他學會。我們像對待小學生一樣對待他,並不時的鼓勵他,開導他,讓他站在法理上去考慮事情,並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小叔子檢查出病來剛回家的那幾天,不能吃鹽,也不能吃帶油的菜,吃飯只能喝點稀飯,每天噁心要吐好幾次,一走路就感覺眼冒金星,看不清東西,心發慌,眼圈像戴了墨鏡,臉灰土土的,一看很嚇人。我們回家教他煉功學法,有人說得肝病的人傳染人,千萬不要靠他很近。因他聽不清我們說話,我們必須靠近他並大聲說話,才能進行交流,我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我們修煉人是不怕這些的,我們也不往心裏去。

我小叔子煉了幾天功後,他感覺身體舒服了,一覺能睡到天亮了,特別是剛煉完功時最舒服,慢慢的能吃點帶鹽、帶油的菜了。看到兒子的變化,二爹二娘的病慢慢也好了,他們也相繼走進修煉的行列。我丈夫本家的一個大爺也有很重的病,看到小叔子的變化,也開始修煉了。他們也都認清了中共的謊言,對大法和師父抹黑,相信「法輪大法好」。

我小叔子的姨家表妹來看他,我給她講法輪大法的真相,她一開始很反感,對我很敵視。(她媽媽也是得肝癌去世的)到後來她看到小叔子的變化,徹底相信了大法的神奇,現在她的親朋好友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們白天因為要上班,不能在家裏,我婆婆同修白天陪著小叔子讀書,小叔子嘗到了學法煉功的甜頭後,一天都煉三遍功,就這樣小叔子的身體很快得到康復。村裏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知道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先他後我的善良人,對大法有了一個正確的認識。

二零一一年的夏天,我小叔子重新回到廠裏上班,使更多的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當然在這個過程中,都離不開慈悲偉大的師父時時刻刻的呵護和點化,我們才能夠走到今天,再一次謝謝師父!我們一定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以報師恩。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