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法制教育中心」的幕後犯罪黑手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多位中國大陸維權律師前往四川資陽市關注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結果被暴徒綁架,多人遭到毆打,律師們在被非法拘押二十四小時後才獲釋,此事引發海外媒體高度關注。該「法制教育中心」因非法關押、折磨法輪功學員而惡名遠揚,律師們稱其為四川最大的黑監獄,四川的「馬三家」,因此藉機結伴探訪。律師們的遭遇也再一次讓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浮出了水面。

律師舉牌抗議眾人權律師在資陽被毆打扣押
圖1:律師舉牌抗議眾人權律師在資陽被毆打扣押

參與的一位律師說,資陽市「法制教育中心」從表面看「是一座度假山莊,實際上是臭名昭著罪惡累累的洗腦班。」該洗腦班位於四川資陽市雁江區迎接鎮二娥湖山莊,外界常說的「二娥湖洗腦班」就是此地。

自從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中國出現了一大堆名叫「法制教育中心」「法制培訓中心」「法制教育所」「 法制教育基地」等等這樣的地方,人們很容易誤認為這是個教育部門搞的甚麼社會辦學機構。其實恰恰相反,這些掛牌「法制教育中心」的地方是非法私設的專門用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暴力洗腦的黑監獄。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幾乎都披上了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這樣的名稱來迷惑外界,掩蓋其「黑監獄」的邪惡本質。

在明慧網上查詢「法制教育中心」,有上千條案例記錄,記載著十多年來這種披著「法制」外衣的「黑監獄」「洗腦班」對信仰「真善忍」的廣大民眾實施的非人迫害。

只有知道了幕後主管單位,人們才能撥開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的外衣,才能看到它們原來就是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原來與「法制教育」毫無關係。

這些用作洗腦班的「法制教育中心」的後台是誰呢?正是所謂的「610辦公室」。這是中共江澤民一夥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遍布各地各級政府,操縱公檢法迫害善良的法輪功民眾。中共一直試圖掩蓋迫害,對於這種洗腦班的主辦單位更是諱莫如深,很難在公開的材料中看到這個非法組織,但是,我們還是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下面我們不妨曝光曝光幾個這類所謂「法制教育中心」的幕後犯罪黑手(文章中引用的網頁的原始網址如果被中共刪除,可以上互聯網檔案館www.archive.org查詢)。

資陽市「法制教育中心」(二娥湖洗腦班)


圖2:律師在洗腦班門前等候開門

在今年新年期間,資陽市「二娥湖洗腦班」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多達260多人。據明慧網資料庫不完全統計,四川資陽市二娥湖洗腦班至少直接迫害致死三位法輪功學員:吳義華,男,四十八歲,個體醫生;李華彬,男,七十多歲,四川簡陽市新合鄉法輪功學員;趙玉霞,女,五十二歲,四川省資陽市四三一廠四分廠工人。

在資陽市政府的網站上看不到這個犯罪中心的情況,更不要說其後台了。但是,在中國招標網(www.bidchance.com)上,發現了「二娥湖洗腦班」的一份擴建工程招標公告,其羅列的「招標業主」正是資陽市610辦公室這個犯罪機構。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腦班)

新津洗腦班現在的大門(門口沒有標牌,在門內的樓牆上寫有「歡迎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字樣)
圖3:新津洗腦班現在的大門

這也一個臭名昭著的黑窩,位於四川成都市新津縣花橋鎮蔡灣村,被稱為「新津洗腦班」,它於二零零三年在原新津縣收容所和戒毒所的基礎上改造新建而成,連續不斷地進行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關押,至少達上千人次,並頻頻發生殘酷迫害和多起致死案例。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包括原成都市安康醫院護士長王明蓉、成勘院退休職工謝德清、市民李曉文、李顯文、鄧淑芬、劉生樂以及一位不知名的法輪功學員。


原成勘院退休職工謝德清被成都市成勘院與府南街道辦、610辦公室、石人南路社區、府南派出所蓄謀聯合綁架,在派出所遭受所長劉川等人暴力毆打,致傷,隨即送新津洗腦班關押,20多天後被迫害致死。
圖4:原成勘院退休職工謝德清被成都市成勘院與府南街道辦、610辦公室、石人南路社區、府南派出所蓄謀聯合綁架,在派出所遭受所長劉川等人暴力毆打,致傷,隨即送新津洗腦班關押,20多天後被迫害致死。

我們在成都市環保局的網站上下載了一份「成都市市屬事業單位二零一二年公開招聘工作人員崗位表」,在第387行,列有「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招聘「綜合科」管理人員1名,其註明的主管部門就是成都市「610辦公室」這一犯罪機構。

青州市「法制培訓中心」

據明慧網消息,在二零零八年為了所謂的奧運安全,山東青州市在當年六-七月大肆綁架法輪功學員。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數集中關押在位於青州市王府東街原瓜市橋派出所院內(瓜市橋派出所剛搬走一月多)的「青州市法制培訓中心」。現任青州市法制培訓中心的犯罪頭目是段文著。

青州市法制培訓中心
圖5:青州市法制培訓中心是一個罪惡的法西斯洗腦中心

這個「法制培訓中心」是幹甚麼用的呢?其實與法制培訓毫無關係。根據山東青州市政法委網站上公布的「市法制培訓中心職責」,這個中心是一個非法「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專門犯罪機構,就是專門為給人洗腦而開辦的。

長沙「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撈刀河洗腦班)

湖南長沙「法制教育培訓中心」,被外界稱為「撈刀河洗腦班」,位於長沙市開福區撈刀河鎮中嶺村,原本是當地用作敬老院的地皮,二零零二年被湖南省「610」非法組織花巨資買下建立,專門用於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經過近一個月的密謀、策劃,湖南政法委、「610」在其省級「轉化」基地──湖南長沙「法制教育培訓中心」舉辦所謂「滾動性」的全省洗腦班,即:如有法輪功學員從洗腦班出去,再綁架其他法輪功學員填充進來,循環操作。成立至今,已非法監禁全省各地法輪功學員近千人次。湖南永州市新田縣法輪功學員蔣美蘭被國保大隊在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從家中劫持至「撈刀河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至月底蔣美蘭已是奄奄一息、生命垂危。十月一日家人從洗腦班將蔣接回家後送至醫院搶救無效,十月二日含冤離世。

在「行業中國」的網站上,有一個對這個「撈刀河洗腦班」的「公司介紹」,稱公司主營重點就是所謂的轉化「法輪功」學員,也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罪惡的洗腦班。

在「湖南公考網」上,有一則「長沙法制教育培訓中心關於2009年公開考試錄用工作人員的公告」,也指出該「法制教育培訓中心」的人員錄取要經過「市委610辦」這個犯罪機構的審查。

在「長沙市2012年度事業單位法人年審公告(長事登[2013]1號)」裏,也提到了「培訓中心」的主辦單位就是中共長沙市委「610辦公室」這個犯罪機構。

臨沂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

早在二零零一年,中共臨沂市委在市水利技校(因多年來招不上學生,經濟效益不好,因此與臨沂市610勾結)學生宿舍區耗資三十多萬元,修建兩排瓦房,共二十多間,建起了「臨沂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迫害法輪功學員,同時派出了以臨沂市「610辦」副頭目宋偉為首的「學習考察團」,去北京觀摩學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經驗」。一切準備就緒後,於二零零二年元月始,辦了第一期洗腦班,持續至今,迫害了很多臨沂市法輪功學員,如蒙陰縣的闞積香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沂南縣女中醫劉延梅被迫害得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該洗腦班被樹為全省的所謂先進單位,可以說影響惡劣,各地市曾派人員「參觀學習」其犯罪經驗。

圖6:臨沂市洗腦班

在「中國招標網」上,也有一則臨沂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裝修改造工程的選聘公告,上面清清楚楚地寫明招標業主是臨沂市委「610辦公室」犯罪機構。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橋洗腦班)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原叫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二零零二年元月成立。二零零九年四月由武漢市江夏廟山開發區湯遜湖畔搬遷至洪山區馬湖村特2號,在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女子勞教所邊(馬湖村特1號),只一牆之隔,在武漢市洪山區板橋小區的東邊,馬湖新村的南邊,又稱為「板橋洗腦班」。佔據風景如畫的野芷湖畔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卻跟教育沒有半點關係,而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法西斯集中營」。近十年來,該洗腦中心至少已辦班五十多期,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達一千二百餘人次。由於其洗腦的手段殘忍、毒辣和卑劣,被中央惡黨「610」授「全國教育轉化攻堅示範班」的邪惡稱號;多次受到中央和湖北省 「610辦公室」、司法局(廳)的邪惡獎賞。

在湖北省司法廳的網站上有一個關於「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介紹,主要聽命於「省委610辦」。

顯然,這又是一個披著「法制」外衣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私設的「黑監獄」。

另類酷刑:洗腦班

大陸媒體發表的「走出馬三家」 (網絡轉載多改題為「揭秘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坐老虎凳綁死人床」),把勞教所的黑暗曝光了出來。但是該文卻掩蓋了在馬三家勞教所遭迫害的主體---法輪功學員。其實,中共為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而專門設置的形形色色的打著「法制教育中心」幌子的「洗腦班」,因為其秘密性和迷惑性,特別是更專注於從思想上、精神上摧垮人的意志,軟的欺騙不成,照樣就是酷刑加身,其黑暗程度絲毫不遜於勞教所。不是說非要在肉體上折磨才是酷刑,中共的邪惡洗腦本身就是一種窮盡人類極限的酷刑。

在洗腦班裏,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強迫看誹謗法輪功的光碟和書籍,強迫「學習」種種違反憲法的所謂「法規」等。當謊言灌輸達不到目的時,洗腦班的所謂「幫教」們就會撕下偽善的面紗,施以暴力。明慧網上總結的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手段:

1、羞辱、謾罵、侮辱法輪功學員的人格,恐嚇、威脅,對堅持良知不配合惡人誣蔑法輪功的學員則揚言勞教、判刑,加重迫害;

2、在法輪功學員臉上、手上、胳膊、身上寫污衊法輪大法、李老師的語言,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品行卻如同社會流氓無賴;

3、株連陪同家人,威脅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的生活和工作等;

4、禁閉、關押、隔離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不准出屋門,不准與任何人交談、接觸,一天不放棄信仰,一天不准外出上廁所及其它地方,面壁罰站、坐小板凳,熬夜不讓睡覺;

5、強行灌輸江氏集團炮製的種種誣陷和栽贓謊言,強行洗腦,強迫看江氏造假自焚錄像、殺人血案、上吊自殺等恐怖邪惡的栽贓圖片、書籍等,強迫寫三書(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揭發別人(不揭發再次遭受熬夜、罰站、體罰等迫害);

6、強行看管、監視法輪功學員,吃飯上廁所必須踩著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過去,否則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

7、強迫法輪功學員痛哭流涕的自責與悔過,承認所受非法關押、毀書、罰款、蹲監獄、酷刑折磨等是正確的,是「春風化雨、溫情感化」。否則就是沒轉化好,就送勞教、判刑等;

8、對於絕食抗議學員,強行灌食,使其痛苦,用這種插管灌食的痛苦逼其轉化;

9、天天逼迫學員唱那些吹捧江氏的歌曲進行洗腦,逼迫做體操、太極拳等,不准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

10、「熬大鷹」(連續長時間強制不讓睡覺),在「六一零」成員宋偉、蘇偉、鄭全恩、邵士勤、吳琳、高葉權等惡人的指使下,惡徒們晝夜輪班的折磨法輪功學員,黑白晝夜不讓睡覺、不准平躺,不准閤眼,拽耳朵、撓鼻子,撥眼睛、拽頭髮,拖拉拽大法學員,不放棄信仰就不讓睡覺。就連公安都知道「熬大鷹」 這種刑罰,對人來說是一種生不如死的痛苦。人體生命的極限承受不了幾天這樣的折磨,但有的法輪功學員卻被強制「熬大鷹」不讓睡覺長達13天之久!在這種種迫害,地獄般的陰森恐怖中,一些法輪功學員被迫「轉化」了……

11、強制被迫轉化的學員去迫害其他學員,不從的話就說是沒轉化,繼續折磨……

如果說當年的納粹只是熱衷於從肉體上消滅猶太人,而今天的中共首先要消滅的是人的靈魂。如果消滅不了靈魂,接下來就是對肉體的折磨,而且折磨肉體也是用來消滅靈魂的重要手段。由所謂的「610辦公室」一手操辦的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則是用來消滅靈魂、進行暴力洗腦的重要場所。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時,人們在震驚於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種種駭人聽聞的邪惡招術的時候,也會記住這些非法私設的「洗腦班」「黑監獄」的滔天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