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員炮製所謂「大案要案」的手段(上)

——「2.25」大綁架追蹤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警察在河北、遼寧、山東三個省的十五個市縣同時作案,綁架了至少九十九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

到目前為止,仍有三十多人處於被非法監禁中,其中十多人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二十多人被非法逮捕、起訴、判刑後被劫持到監獄,最長的刑期長達十二年,河北法輪功學員鄭祥星、卞麗潮、邱立英等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此前(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遼寧省葫蘆島市連山區公安國保大隊在其內部發布了這樣一份機密文件「案情來源通報」,可見中共是如何羅織罪名,迫害無辜公民: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河北、遼寧、山東、天津等地『法輪功』分子跨區域串聯,擬大規模製作高質量『神韻』演出光盤,從事反宣破壞活動。其中河北唐山、滄州、石家莊和遼寧葫蘆島等地法輪功份子已在北京訂購了40萬個光盤盒,並聯繫了印刷廠,準備印製100萬個反宣光盤封皮,擬於近期大肆散發。」

這份縣級國保警察大隊的機密文件仍然沿用文革時的名詞,如「反宣」、「頑固分子」等。所謂的「反宣」就是「反革命宣傳」的縮寫,是中共對民意表達的一個標籤,似乎貼上「反革命宣傳」的標籤就可以大打出手了。所謂的「文化戰略落地」也是以文革和階級鬥爭思維炮製出來的名詞。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遼寧省葫蘆島市連山區法院非法開庭審理因購買光盤盒和光盤封皮等被綁架的五位法輪功學員楊開霞、劉俊華、張成傑、尚蘭玲等。所有的「公訴罪狀」全部被律師一一駁倒,一條也站不住腳:「利用邪教組織」不存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破壞法律實施」更是無稽之談。而所謂的「罪證」恰恰是公民私人合法財產,是受憲法保護的。最後「公訴人」沒話可講,只好兩個人竊竊私語。

那份所謂的「機密文件」,其實沒有甚麼國家機密,但確實見不得人,再次向人們展示中共做正事無能、作惡整人的流氓醜惡本質:對一樁空白光盤盒生意扣上大帽子,不務正業、勞民傷財的「追蹤調查」、掌握河北、遼寧、山東、天津等數省市法輪功學員訂購空白光盤盒的詳細情況,包括購銷商家、渠道、人員、業務量,形成綁架名單,動用的人力、物力及手段必然十分龐大,然後 「通報」地方國保警察綁架……這是一場由幕後黑手刻意構思、策劃、操縱構陷的給三省無辜民眾帶來巨大苦難的系列冤案。

一、編造莫須有的罪名

美國「神韻藝術團」以復興中華傳統文華為宗旨,在其被盛譽為「世界第一秀」的神韻晚會演出中,演繹中華五千年的文化,形式純美而內涵博大精深,不僅風靡各國主流社會,備受全球五大洲觀眾讚譽,出現演出幾乎場場觀眾爆滿的現象,被譽為「天下第一秀」,而且,也在中國大陸風靡。很早就有法輪功學員刻錄成光盤免費向民眾發放。這無疑是一種慈善義舉,並不違反中國的任何法律、法規。

然而,中共面臨著其意識形態徹底破產的局面,對任何美好的東西都妒嫉而仇視,因為神韻演出以高超藝術,向人們展示的是真正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客觀上對中共不斷向人民灌輸的黨文化起到了解體的作用。

事實上,中共從奪取政權開始,即系統地破壞中華傳統文化。通過五十年代初的「鎮反」運動,摧毀了佛教和道教的精神信仰;通過1957年的「反右鬥爭」整肅知識 分子。這兩次運動,屠殺了中國的文化精英。而「文化大革命」則從思想到器物層面,全面毀滅中國的傳統文明,侮辱先賢聖人,砸毀歷史遺蹟,也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包括節慶、 禮儀、娛樂、衣食住行等;在這場運動中,中國幾千年來的文物古蹟幾乎被摧毀殆盡,同時人們心中對傳統文化的珍視與敬畏也被瓦解。由於中共以「無神論」及由此演變出來的「生存競爭」和「階級鬥爭」為意識形態,因此與以儒釋道為核心的傳統文化截然對立;在另一方面,中共政權也並非選舉而來,民主國家的文化同樣不適用中共。於是中共在摧毀中國傳統文化的過程中,造出了一個不僅與中國傳統文化對立,也與西方文化對立的文化,許多人稱之為 「黨文化」。同時中共以極為嚴格的「文化審查制度」,過濾傳統文化和西方文化,以保障「黨文化」的生存。

中共僅僅對一樁光盤盒生意就懼怕到死,因事出莫須有,各地警察都是先抓人抄家,再逼供尋找迫害依據,然後羅織罪名非法開庭判處重刑,羅織不成便一次又一次尋找新的罪名,進行新的誣陷,很多無辜者就這樣無端長期陷於冤獄之中,甚至出現殺人滅口的惡性案例。

二、向三省十五個縣市的警察同時發布黑名單綁架、搶劫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七點左右,石家莊飛機製造廠退休職工劉榮發、尹豔欣老倆口正在家中做飯,樓道裏面的電閘被人突然關閉。尹豔欣出門去看,剛一開門,早已等在門外的六、七個便衣警察破門而入,在沒有出示任何有效證件的情況下,闖入家中四處亂翻,並強行搶走個人手提電腦一部,個人手機一部,語音手機一部,幾十本大法書籍,真相幣一百元左右,MP3一個,電子書一本,神韻光盤二十多張和幾十個光盤盒子……

在邯鄲縣南堡村,清晨五點左右,邯鄲縣國保大隊及南堡鄉派出所的十幾名警察翻牆而入,闖入韓鐵強家綁架了韓鐵強,同時搶走兩台電腦主機、一些大法書籍和家中存放的七十二箱光盤盒……

在滄州市運河區,運河分局國保隊長唐國利帶領大隊警察,一大早就將張立波、王振清與賈召慶等三位法輪功學員的家重重包圍。張立波的兒子早晨要去上學,一開門這些警察便一擁而入進行抄家。王振清老人已經快八十歲了,連同來家裏串門的客人劉維民都被綁架、抄家。賈召慶的妻子去上班時被警察截住綁架,搶去家門鑰匙,因發現警察綁架的賈召慶從裏面把門鎖死了,警察們從外面打不開,竟然調來兩輛消防吊車,從前後涼台破窗而入,綁架賈召慶,同時搶劫……

在泊頭市,二三十名警察開幾輛警車四處抓人,張水才被綁架,張華被非法抄家,幾千個光盤盒被抄走……

在遼寧葫蘆島市,法輪功學員張志猛上午11點左右在家中被綁架,劉俊華、尚蘭玲、張成傑被綁架;法輪功學員楊開霞於下午被綁架。

在山東高唐縣,610惡人合謀聊城市公安局調動指揮,公安局國保大隊及分管派出所惡警,對高唐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綁架,當天共有14人被非法抄家騷擾,11人被綁 架至看守所。吉地爾集團化驗室技術員馬志釵女士,原籍河南省濟源,當天正在上班時被綁架,後來被劫持回濟源市關押,被非法判刑五年,於二零一二年七、八月份被迫害致死,留下年幼的兒子與丈夫相依為命。

據事後統計,在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警察在河北、遼寧、山東三個省的十五個市縣,綁架了至少九十九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參與綁架的基層公安國保以及派出所警察大多是在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得到的綁架指令和名單。抓捕過程中,沒有警察主動出示證件、手續,所作所為完全是強盜入室,黑幫作案的方式。抄家中除了以法輪功有關的書籍物品之外,他們特別感興趣搶走的還有電腦、手機、光盤盒、現金、存摺、銀行卡等物。

唐山市開灤十中教師卞麗潮先生在被綁架時,唐山市路南區國保大隊的警察們發現家中有做生意還未來的及存銀行的十幾萬元現金,搶走之後還開出假單據,誘騙卞麗潮的妻子簽字,試圖侵吞。唐山豐潤區法輪功學員厲玉書被綁架後,警察強行將家裏的防盜門撬開,將他妻子王睿也綁架了。當晚王睿回家,發現家中八萬餘元的現金及五部電腦被搶劫一空。

唐山唐海法輪功學員鄭祥星早晨被綁架,十幾個便衣及警察在家亂翻亂搶,抄走的東西拉了兩汽車,連鄭祥星家用於店鋪進貨的雙排車也被警察開走了。

另一位唐山法輪功學員李文東遭綁架時,他的妻子也被劫持到派出所。後來她寫信給當地檢察院控告說:「這夥人將我弄到一輛車上,兩個男人對我強行搜身,搶走了一部手機、手提包和家裏的鑰匙,然後我被拉到了稅東派出所。回到家裏,已經是一片狼藉,很多值錢的東西都被拿走,包括首飾、銀行卡、證券和手機等。我到派出所告訴他們那是我的私人物品,要求返還,但被拒絕……」

三、刑訊逼供、羅織罪名、製造冤案

這些警察將這些法輪功學員綁架後,普遍發現他們拿不出像樣的迫害藉口。根據抄家中搶來的空白光盤盒生意甚至有關神韻晚會的「證據」根本無法給人定罪,於是,他們開始秘密刑訊逼供、哄騙誘供、脅迫離間,無所不用其極。

河北唐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職工李文東,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抓捕後,關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遭到唐山市國保和唐鋼國保警察野蠻毆打,臉被打得紫一塊、青一塊的。他們還強迫李文東蹲小號、戴手銬腳鐐、綁在床上灌食。

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李雲鵬也被刑訊逼供,直到出現嚴重尿血症狀,生命發生危險,看守所不得不把他推給家屬送到醫院搶救治療。保定市法輪功學員王桂英被酷刑折磨得嘴是歪的,臉色蒼白,走路沒有力氣,口腔發不出聲音。儘管如此,警察們也沒從他們身上挖到甚麼可以栽贓的信息。

河北省泊頭市富鎮周官屯法輪功學員王曉東,被綁架後,想辦法從看守所傳出來一張條子,上面記述:國保警察抓捕他後,對他採用電刑逼供整整一天,數千元錢被搶走。在看守所中他還被強制每天超強度勞動十六小時,完不成任務還要遭受體罰,生活環境極差,健康已經惡化。而唐海法輪功學員鄭祥星在唐海縣看守所被折磨迫害一個多月後,健壯的體魄竟然變得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一大早,石家莊煉油廠女職工邱立英,在護理了癱瘓在床的母親一整夜之後想回自己的住處,在樓下被一幫等著抓她的警察截住,綁架並抄了邱立英的家。後來派出所警察杜叢林等人拿拘留手續到家裏讓邱立英的老母親簽字,拘留證上給邱立英捏造的罪名是所謂 「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由於沒有任何可用於誣陷的「證據」,辦案警察杜叢林先是自己動手偽造了一份二月二十六日提訊邱立英的筆錄,替邱立英簽了名字,以此作為邱立英的「口供」到檢察院要求批捕、起訴邱立英。

由於警察製造偽證的方式太拙劣,不久被邱立英識破,檢察院不得不將案卷退回,於是長安分局簽發了「釋放證」准予釋放邱立英。但這樣杜叢林等人顯然等於沒完成「任務」。他將邱立英從看守所接出來,卻強行關入石家莊勞教所內,在此後的一個半月內繼續設法捏造新的罪名,製造新的偽證。後來他聲稱從邱立英家抄走的電腦中發現了一份公安部文件,即所謂「公通字【2000】39號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無視此文件已在互聯網廣為流傳,很多律師都擁有並且多次用於法庭辯護的事實,給邱立英捏造了一個「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的罪名,又找來邱立英的幾位鄰居,以他們沒看見邱家去過外人的所謂「證人證言」,再一次將邱立英批捕、起訴。就這樣,經過這位杜警官再三誣陷,當地司法機關認為可以判刑了。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石家莊長安區法院上演誣陷醜劇,以蠻橫不講理、公然違法的強盜邏輯與漏洞百出的說辭陷害邱立英。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在盡人皆知邱立英是被陷害誣告的情況下,判邱立英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

在滄州,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上午,泊頭市中級法院秘密審判法輪功學員王曉東,整個庭審完全淪為一場不法之徒自導自演的鬧劇和醜劇:數以百計的警察、便衣,如臨大敵,守住法庭;所謂「法官」為王曉東安排的「律師」,和法官、公訴人一唱一和,共同誣陷王曉東,不僅不許王曉東說話,還蠻橫壓制與制止家屬的聲音。就這樣,儘管王曉東毫無罪錯,儘管有全村三百戶村民代表簽名按手印呼籲釋放王曉東,王曉東還是被他們枉判三年徒刑,非法劫持到冀東監獄關押迫害。並且將替兄長申冤的妹妹王小美也綁架勞教了……

縱觀各地涉「225大綁架案」的所有案例,公檢法沆瀣一氣,以刻意編造的理由、偽造的證據、生拉硬扯不相干的「證人證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開庭、誣審,直至誣判重刑,竟然是一個十分普遍的現象。僅發生在唐山的此類典型案例就有:

唐山開灤法輪功學員卞麗潮被綁架後,辦案警察以他妻子和女兒的安全威脅他,逼他承認一些不相干的事,以達到捏造證據的目的。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七月二十六日,在唐山市中級法院「庭審」中,卞麗潮當庭對路南檢察院呈列的所謂證據予以揭露,都是誣陷……但他依然被非法判長達十二年的重刑,後來在保定監獄和石家莊監獄輾轉迫害,如今出現嚴重的高血壓和心肌梗塞。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在獄中見到來看他的妻子,處於垂危狀態的他第一句話竟是:「秀珍……每一次見面都可能成為訣別……」

唐山豐潤法輪功學員厲玉書被綁架後,警察居心叵測的誘騙恐嚇和厲玉書一同遭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楊國立,讓他說厲玉書是他的「領導」,是厲玉書製作光盤讓他發給別人的。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豐潤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厲玉書非法開庭,公訴人列舉的所謂「證據」說厲玉書家有八百二十多本掛曆,還有四千多個項鏈掛墜。厲玉書當庭告訴法官事實:「我家最多有兩本自己用的掛曆,家裏只有十來個別人送的項鏈,都是我的合法私有財產,我不明白這些大數量的物品從何處而來?」即使這樣,厲玉書仍被非法判處十年重刑。

由於刑訊逼供,鄭祥星四月六日即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不得不送至唐山安康醫院救治。即使這樣,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人已經極度瘦弱,整個人脫了相,臉色很難看,原本體重一百七、八十斤的壯漢,如今看來最多只有一百斤的鄭祥星還是被戴著沉重的手銬和腳鐐開庭。起訴用做「證據」的筆錄和簽字是同一個人偽造的,兩位代理律師為鄭祥星當庭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法官與公訴人最後無言以對,但仍將鄭祥星誣判十年徒刑,八月八日即將鄭祥星送至保定監獄。

在這次大規模綁架案中,被強行枉法誣判送入冤獄的法輪功學員除了以上幾人,還有谷友文被誣判七年、楊國光被誣判四年半、何素英被誣判四年、王希文被誣判四年、賈元峰被誣判三年、張維仲被誣判二年、凌雲被誣判三年、徐傑被誣判七年、張明鳳被誣判三年、張桂芝被誣判四年、鄧秀豔被誣判四年半……更多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仍在被羅織罪名妄圖非法判刑的過程中……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