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黑心家園洗腦班猶大的惡報警示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南京市所謂的「愛心家園」實際是一個劫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是中共以偽善和欺騙手法陰毒迫害修煉人的黑心監獄,其假借「傳統文化」做包裝,用吃喝玩樂、所謂的「關愛」引誘籠絡人心,施展殺人不見血的迫害騙術。

其中,一些為虎作倀的猶大,在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作用下,不惜主動做典型,誣蔑和攻擊法輪功,標榜「轉化」後的「幸福」生活,用所謂的「愛」表達對中共「黨媽」的無恥「感恩」。

洗腦班的骨幹和打手、組委會成員之一的猶大孟照梅就是積極為中共「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衝鋒陷陣並歌功頌德的典型。

一、簡要情況

早在二零零一年,在句東女子勞教所,省勞教局教育處惡棍唐國防就發現了孟照梅這個「人才」,並充份發掘了她的「幫教才能」。基本上自孟照梅參與洗腦之後,句東女子勞教所的「轉化」迫害就開始從強制「轉化」轉變為以所謂「以法破法」的欺騙方式進行「轉化」。一些「轉化組」競相邀請孟照梅做「演講」,不少人覺的她悟的高,其實所講的都是脫離實修的誇誇其談、口才表演。

孟照梅被減期九個月,二零零三年,她從黑窩一出來,就被借調到南京市「六一零」、並住在南京市洗腦班一年,專職配合「六一零」人員「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成為南京市洗腦迫害的骨幹和先鋒,還多次參加所謂的省幫教團,到江蘇省興化等省洗腦班洗腦迫害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

一年後,孟照梅回到原單位,卻仍與省、市「六一零」人員保持密切聯繫,時不時被請去「幫忙」。二零零五年,她加入鼓樓區「邪會」(即所謂的「反邪教協會」,中共才是真正罪大惡極的邪教)及下關區(現已與鼓樓區合併)洗腦班搞起所謂「愛心家園」之後,其活躍更是不減當年。

二、主要惡行

孟照梅以混淆視聽的方式賣力參與洗腦迫害,歪曲法輪大法文字,進行洗腦欺騙,其實質是完全站在常人角度,絞盡腦汁對法輪大法進行誣蔑和攻擊,將修煉人應該實修領悟的東西當作是常人的理論知識一樣的進行分析、批判和誣蔑。

有些實修不夠的人被其能滔滔不絕說出一套套法理的假相所迷惑,思想逐漸接受、認可她灌輸的邪悟論調,思路跟著她走。有時,孟照梅乾脆連掩蓋的面紗也不要了,直接用所謂佛教理論或中共的邪說歪理等誣蔑法輪大法。

洗腦迫害時,孟照梅往往口若懸河,過程中,對大法法理斷章取義、隨意誹謗,摳字眼、做文章。孟照梅狹隘的用佛教的認識來抹黑大法,對師父的法理斷章取義。還有意攪亂人的正常思維,顛倒黑白。

惡徒唐國防、周英(句東女子勞教所女惡警)和孟照梅等在洗腦迫害中,往往要設計一個環節,就是有目地地強力灌輸、精神刺激、「狂轟濫炸」以徹底搞亂對方的頭腦,如果被迫害的對像,由積極講真相變的一言不發,迫害者可能就要在一邊慶賀這一招的「成功」了,因為他們認為對方的思維已經被「成功」搞亂了,接下來就可以用強勢讓她的思路順著邪悟的方向走了,這就是他們的如意算盤。唐國防曾「成功」逼瘋過女法輪功學員,其罪惡由此可見一斑。

變異的邪悟思想、追求「轉化率」令迫害者們人情冷漠、人性扭曲。在這些邪悟思想的誘導下,是非、善惡、正邪全部被顛倒,迫害好人成了「救人」、「為你好」,執法犯法的惡警、「六一零」惡人成了「教育專家」、「先進個人」,法輪功學員因不「轉化」無辜遭迫害是「活該」、是自找的。

正是在這些邪惡、變異的思想指導下,孟照梅不但參與精神迫害,還與惡人、惡警積極配合,參與體罰,誣蔑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是因為太舒服了,所以不「轉化」,惡狠狠的表示要給他們吃點苦等等,實際她也是這麼做的。而後期,孟照梅越來越傾向於把自己打扮成一個純粹的「六一零」人員。

三、堵死自身回頭路

回到社會後,在勞教所高壓迫害下被騙「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們紛紛清醒,從新走回大法修煉的正道,有的開始找回昔日同修,在這種情形下,清醒後的法輪功學員Y找到孟照梅,善意勸她回頭,然而,孟照梅不但聽不進,而且放下電話後,立即就彙報給「六一零」和警察,她被連夜錄口供,警察將Y作為性質惡劣的嚴重「策反」人員進行殘酷迫害,Y後來幾乎癱瘓在床,現仍被家人嚴密控制,沒有行動自由,孟照梅對此不但至今毫無愧色,而且絲毫沒有收斂。法輪功學員L找到孟照梅,善意勸她學法,她立刻彙報,導致「六一零」、警察對L進行迫害,釀成其家庭悲劇。變異的邪悟思想使孟照梅一再辜負朋友的信任,也堵死了自身的回頭路,也許,在她的眼裏,這些人並不是朋友,僅僅是她的洗腦對像,只有「六一零」、警察的人才是她的「朋友」,是她可以獲取名與利的所在。

孟照梅曾說,如果洗腦班請她去「幫忙」,她將優先考慮鼓樓,因為鼓樓區有錢,給的錢多。

在名利心的驅使下,孟照梅頻繁在家召集邪悟者搞貌似「沙龍」的聚會,她是領頭人之一。在中共黨徒拍攝美化惡黨、歌頌「轉化」迫害的專題片時,一些鏡頭就是在她家拍攝。她積極張羅、組織人員,用強硬的口氣及欺騙手段將一些法輪功學員騙到家中,供有關人員拍照、攝像,而被拍的法輪功學員事先毫不知情。為了迎合邪惡,孟照梅不惜使用欺騙手法,出賣自己的信譽,為洗腦班效命,為「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推波助瀾。

四、上天的警示

種種惡行令孟照梅的面相越來越惡,同時也招來了相應的惡報。

早在孟照梅被借調南京市洗腦班參與洗腦迫害的一年中,由於惡行不斷,造業太多,其身體經常很不舒服,不得不臥床休息,為免被法輪功學員知道,說她遭了報應,還自欺欺人的隱瞞生病的事實,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撒謊,一旦病好,則繼續上陣洗腦迫害,絲毫不悟、不珍惜這種警示。而有甚麼好事,則有意在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面前顯示,顯示其「轉化」的對,所以生活幸福。

然而,善惡有報是天理,自欺欺人,卻欺騙不了上天。

大約就在她在南京市洗腦班洗腦迫害的那一年,她的父親突然因病去世。

二零零六年,孟照梅再婚生下女兒,女兒天生口腔有問題,說話含混不清,小小年紀就動了手術。世上沒有偶然的事情,這是因為孟照梅本人所造口業太多,禍及了後代啊!

「愛心家園」洗腦班欺騙、毒害世人,可以說是中共「邪、騙、痞、控」等邪惡基因淋漓盡致的又一次發揮,罪惡累累,該洗腦班還讓各地「六一零」參觀、向省內外「傳授」邪惡經驗,省內如蘇州、南通、南通啟東、南京女子監獄等,省外如上海、重慶、湖北、安徽合肥、瀋陽、內蒙、雲南、福建廈門等。

二零一零年七月,在美國吹噓南京「愛心家園」洗腦班成果、妄圖將毒害眾生的黑手從國內伸向海外的中共「邪會」副秘書長程寧寧之流,在美國弄巧成拙,被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送達本人針對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罪行的追查通告,一行人的惡行敗露後,狼狽而逃。

洗腦班這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最終必將解體。希望其中被利用的孟照梅等猶大停止人性扭曲的邪惡迫害,停止助紂為虐,趕快警醒,珍惜不多的時間,為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負責。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